贞观大闲人 第一卷 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 第十七章 流言蜚语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 类别:历史军事更新时间:2015/12/17 01:48:44字数:2284
  李素的话确实是实话,是他的心里话。因为李素实在很心虚。

  前世对中医一窍不通,充其量知道几个土方偏方,接种牛痘也是非常侥幸才回忆起来的,除此别无长处。

  连李素都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人……简直是个废物啊。

  太医署不仅仅要给君臣瞧病,而且还是个教徒弟的地方,相当于皇家医科大学,李素这种只会种牛痘的家伙进去教书,恐怕连一天都撑不过就会被医科学生们的目光鄙视至死。

  再说,太医署也是官场,官场就免不了利益纠葛和争斗,李素这个十五岁的孩子进去当官,还不得被那些虎视眈眈的官员们撕成碎片啊?

  孙思邈和刘神威盯着李素,眼睛一眨不眨,良久,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是实话,虽然古有甘罗十二岁拜相的佳话,然则木秀于林,终是弊大于利,小小年纪不为名利所诱,深知驱祸避凶之道,仅此一言,便知你很不简单了。”

  李素当然知道自己很不简单,他的复杂之处若说出来,恐怕老神仙会吓尿,就算飞升到了仙界,第一件事也是找仙医治疗他的前列腺……

  刘神威叹了口气,道:“不想当官便暂时不当吧,你确实太年少了,这个年纪当官,委实古今罕见,罢了,你把朝廷授你的官印官服交还给我,我回长安后进宫代你向陛下辞官便是。”

  李素大喜,急忙躬身行礼:“多谢刘大人体谅,小子不懂事,让大人为难了。”

  孙思邈很嫌弃的挥了挥手:“滚吧滚吧,小娃娃记得,以后若又‘偶然’现了治病救人的妙法,不妨来长安城的长乐坊找贫道,可不敢藏私。”

  “是是是,小子铭记于心,老神仙和刘大人一路保重。”

  孙思邈和刘神威站在大路中间,看着李素喜滋滋的往回走,二人眼中泛起欣悦之色。

  “此子……不错,来日必为我大唐英杰。”刘神威感慨道。

  孙思邈捋了捋须,笑得不怀善意:“小娃娃不想当官,可他老爹却想得紧,一声不吭把官辞了,他老爹一定会抽死他,呵呵,他高兴得太早了。”

  李素朝前走了十几步,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顿住脚步,然后转身又走了回来。

  孙思邈二人疑惑地瞧着他。

  李素神情颇为忸怩,吭哧半天才讷讷道:“刘大人,小子把官辞了,这官儿……应该很值钱吧?”

  “值钱?”刘神威脸色有点难看了。

  “您看啊,官呢,小子不当了,所以陛下赏赐的心意呢,未免就打了点折扣,圣心怎能打折扣呢?对不对?”

  刘神威隐约明白眼前这混帐想说什么了,目光顿时有些不善:“你意欲如何?”

  李素目光灼热,语气兴奋地送上自己的建议:“可以把官位折算成钱再赐给小子啊,十贯八贯的……”

  孙思邈和刘神威仿佛忽然间患上了颜面神经失调症,二人脸颊不停的抽抽……

  二人对视一眼,孙思邈扭头低声道:“此刻,他爹未在跟前。”

  “师尊的意思是?”

  “抽他!”

  蒲扇般的大巴掌高高扬起,李素只好转身就跑。

  明知会被拒绝,但他,还是很失落……

  …………

  …………

  老神仙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但留下了一句预言。

  预言果然被说中。

  李素回到家,吭吭哧哧把辞官的事告诉了老爹,李道正了整整一柱香时间的呆,然后二话不说祭出了降魔法器,仰天哈哈狂笑,疯了似的满村追杀这个不肖子。

  这次李道正是真的生气了,抽李素时很用力,绝不像平常那样恐吓似的抽几下,重重抽了几下后扔了藤条,独自坐在门槛上呆,神情很萧瑟。

  李素很愧疚,辞官的决定没有对不起自己,但辜负了老爹。

  他知道老爹只是寻常的庄户汉子,这辈子没指望当官,但和所有当爹的人一样,他把无限的希望寄予到了下一代,他希望儿子过得好,过得衣食不愁,过得出人头地。

  不管怎么说,终究还是辜负了老爹。

  李素慢吞吞走到李道正面前,蹲下,父子二人对视。

  “爹,孩儿一定会出人头地的。”

  李道正深深叹了口气,仿佛泄出了心头久抑的郁卒,道:“算咧,没那个命呀,以后好好过日子,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目光转向村西头,李道正的眼中渐渐泛起了希望:“我们有了二十亩田,还有十贯钱,只要年景不算太坏,至少饿不着咧。”

  李素笑了:“日子,总有奔头的。”

  ********************************************************

  生活终于回到了正轨,李素自己划定的正轨。

  李素辞官的消息飞快传遍了太平村,乡亲们的态度也恢复如前,见面笑几声,骂几句,抽几下,仍如往常般亲昵,态度真诚多了,不再是那副见了坟头拜鬼的样子。

  态度和善了,但是李素感觉乡亲们看着他的目光怪异了许多,经常还能听到一些欠抽的闲聊碎嘴。

  “娃他爹,你咋教孩子的?好好官儿被他辞了,作孽哟!李家祖宗都气得坟头里跳脚咧……”

  “唉……”李道正冗长而深沉的长叹。

  “就是,李家当家的啊,不是叔说你,以后少抽孩子,李素小时候还是很灵醒的,被你抽多了,现在变得瓷嘛二楞的,辞官的时候你咋不拦着咧?”

  “他一声不吭辞了才跟我说,我能咋办?”

  “抽他呀!抽他!”

  李素:“…………”

  忽然好想把官位要回来,然后让这帮人排成长队,自己顺着队伍一路大嘴巴子扇过去,那感觉,美滴很,美滴很。

  王家兄弟最近打架的次数明显比以往高出许多。

  尘土飞扬的战场,横七竖八躺满了壮烈倒地的少年,王桩王直伤痕累累站在战场中间,捂着痛处互相搀扶,指着哀哀**的少年们,一脸惋惜加悲愤。

  “李素傻是傻了点,但再傻也是我的好兄弟,辞官又如何?谁一辈子没个脑子抽风的时候?抽个风咋地?凭什么骂他?谁再敢胡咧咧,老子揍死他。”

  ;找本站搜索"顶点小说208xs",或请记住本站网址:www.208xs.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