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行刺有因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5/04/03 19:09:29字数:7916

李世民与突利可汗拜把子这事,干得有点没节操。一个领兵入侵大唐的敌人,李世民自然不可能欣赏他的文韬武略,然后稀里糊涂跟他斩鸡头烧黄纸,拜把子只是表象,让突利可汗心甘情愿和李世民跪下来昧着良心说同年同月同日死,背后自然还有更深层的利益原因。

李世民向突利可汗许愿,将来大唐灭掉颉利可汗后,可允突利可汗领顺州都督。

令唐人视为奇耻大辱的渭水之盟仅只过了四年,李世民终于积蓄了力量反击,而这个时候,突利可汗也非常配合地阵前反水了,唐军生擒颉利可汗,东/突厥被灭,突利可汗这位结拜兄弟自然也顺利当上了顺州都督。

结局不错,喜闻乐见的大团圆结局,然而中间出了一个变数。

变数就是今日刺杀李世民的阿史那结社率,他是突利可汗的弟弟,当初突利可汗降唐后,结社率被李世民封为中郎将,正四品的武官,相当于军委会的候补委员,不过可惜没有权力,只是个虚衔。

帮助大唐平灭东/突厥这么大的功劳,作为居功至伟的突利可汗的弟弟,只给封了个虚衔,阿史那结社率觉得很不爽,于是整日在长安城里为非作歹欺男霸女以泄不满情绪。御史们当然也不爽,于是把结社率的行径参到李世民面前,李世民更不爽了,咬着牙从齿缝里迸出一句:“此为居家无赖。”

一向胸怀博大的李世民居然说出这句评语,足可见结社率此人的人品糟糕到何等地步了。

李世民遂向突利可汗下旨,说你弟弟不长进,抽他!

于是突利可汗就抽他。

结社率被抽之后,安分了一年,很不幸,第二年突利可汗病逝了,这下结社率乐坏了,从此世上再无人敢抽他,同时他对李世民的恨意也渐渐高涨至顶点。

隐忍了整整六年,今年的春天,趁李世民移驾九成行宫之际,结社率终于决定动了,他裹挟了突利可汗的儿子,自己的亲侄子贺罗鹘,纠集四十余人向九成行宫起突袭。

——隐忍六年,造反组织只凑了四十多人,说实话,结社率不仅要反省一下自己的人品,更要反省一下自己的能力,看看人家《满城尽带黄金甲》里的王子,一造反就迅拉出千军万马,再看看自己,羞不羞?羞不羞?

结社率不羞,他很悲壮地率领四十多人向皇帝寝宫起攻击,只到了外宫正门,连李世民的面都没见着,四十多人便被值守皇宫的将士们杀得七零八落。

结社率见势不妙,大抵当时也迅反省了一下自己这次窝窝囊囊的造反行动,然后果断决定……撤退!

正所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回去后痛定思痛,再展一个更加壮大的造反组织,回来再取狗皇帝的性命。

…………

结社率怀着对未来二次创业的美好憧憬和期许,踌躇满志地逃跑了

九成行宫内,李世民却大雷霆之怒。

一个敌人,竟在他眼皮子底下隐忍了六年才觉,作为一个庞大的国力兵锋强盛的帝国,君臣开疆辟土意气风的时期,竟然有人敢行刺国君,这令李世民骄傲且脆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伤害必须用刀剑和鲜血来抹平。

左右领两位大将军跪在李世民面前,神情愤怒且屈辱,作为皇帝贴身内卫,被敌人杀到宫门前,对他们来说是天大的耻辱,两位大将军对天誓,必斩逆贼结社率。

李世民的愤怒被压抑住了,只是冷冷点头:“结社率不诛,朕寝食难安。”

两位大将军凛然,抱拳行礼,杀气腾腾领兵出了宫。

为了让大唐皇帝陛下吃得好睡得好,结社率不仅要死,而且要死得零碎一点,越零碎越好。

**********************************************************

九成行宫生的事,与李素毫无干系,他的理想很小,小得生怕惊动了这个繁华盛世,他只要几十亩田再加一栋大房子而已,按目前的进度来说,只要再过几天,收了文房店的帐款,大房子便离他不远了。

再过几年,等到他十八岁时,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已存到了一辈子够花用的钱和田产,然后请木匠造一个摇椅,每天在院子里晒太阳,提前享受退休生活,这种退休生活大概可以享受半个多世纪……

老天把他送回唐朝,一定是觉得前世的他受了太多苦,于是让他回到这个空气清新的地方享一辈子福。

河滩边的春日晒得人身上暖洋洋的,舒服得令人犯困。

李素真想仰头往地上一倒,舒舒服服躺在草地上睡一觉,但是理智告诉他,现在不能睡,办完正事才能睡。

东阳公主也有些没精神,大抵被李素传染了犯困的毛病。

两人在河边每天都不期而遇,遇得多了,其实也没那么多说不完的话题,毕竟李素和东阳不是八婆,两人偶尔坐在河边聊聊庄子里的闲事,李素说几个前世的搞笑小段子逗得东阳捂嘴娇笑,更多的时候两人却是沉默地看着河水,静静地呆,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今日不能沉默,因为李素有求于人。

“喂,宫女,你脚露出来了……”

“呀!”东阳大惊,花容失色下意识地用裙子盖住脚,醒过神低头一看,自己的脚严严实实被裙子遮着,没有任何异样。

气得东阳俏脸含霜:“李——素——!”

“醒了吧?醒了聊聊正事。”

“不想跟你聊,我回去了,府里……府里公主还等着我侍侯呢。”东阳起身,生气欲走,磨磨蹭蹭的却半天没迈出一步。

对这位自以为扮公主宫女扮得很完美的女人,李素实在不忍心拆穿她。

“说正事,别矫情。”

“你能有什么正事?又有诗作问世要卖给我么?”

“不是,我想说,你不是公主府上的宫女么?认不认识盖房子的工匠?手艺很精湛的那种。”

东阳公主眨着杏眼:“你要工匠做甚?”

李素叹道:“我请工匠自然是要他们帮我盖房子,难道请他们吹箫吗?”

“太平村里本就有工匠,何必要找盖公主府的?那些工匠都归工部管辖,这几年陛下大修宫殿庙宇,工匠怕是不够用呢……”

****************************************************

ps: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