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金殿认错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6/12/08 23:33:50字数:16406

身负帝国伟业,李世民的地位已无可复加,他在乎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百姓忧衣食,官员忧升降,皇帝忧什么?

皇帝忧的东西比普通人更多,他要开创盛世,要江山社稷在自己的治下越来越强盛,既要平衡朝堂内的臣权,又要抵御外侮,开疆辟土。

人站在世间的巅峰时,他的位置几乎与神灵无异,高高俯瞰芸芸众生,世间一切真假善恶全落入眼中,那些悲喜善恶,全成了他的责任。

李世民现在很担忧,今日便是比试的日子了,他担心吐蕃使团不会那么轻易屈服。所以一大早把李素召来太极宫,就算不能让自己更安慰一点,能吓唬吓唬他至少也能让自己心理平衡一些。

李素对坐在李世民面前,殿内只有君臣二人,李素的神情很淡定,丝毫看不出紧张之色。

“认了舅父,朕倒忘了恭喜你了。”李世民淡淡地道。

李素急忙道谢。

李世民瞥他一眼,哼了哼道:“你舅父李绩是位了不起的儒将,大唐自立国到如今,你舅父为朕立下功劳颇多,最重要的是,为人本分老实,从来不招惹是非,为人品性满朝皆颂,人口皆碑。子正啊,你也是个不凡的人物,年纪轻轻,忠直之心朕从未怀疑过,只不过,你闯祸惹事的本事也着实不小,朕拿你很头痛,这方面你要多跟你舅父学学。”

“是是是,臣年纪渐长,以后一定不惹祸了……”李素空口白牙许诺道。

李世民冷笑:“这话说出来,且不说朕信不信,就只问你,你自己信吗?”

“臣信。”李素充满真诚地看着他。

“可敢御前立下军令状?以后若再惹祸,便给朕提头来见。”

李素呆了一下,接着迅速转过头,望向殿外一片白茫茫的雪景,赞道:“陛下,所谓‘瑞雪兆丰年’,今年的雪下得好明年我大唐定有好收成啊,臣为陛下和大唐百姓贺……”

李世民气笑了:“不敢担待的混账,左顾右盼的,还是怕丢了脑袋,看来以后你该惹祸时还是照样惹祸……”

哼了哼,李世民道:“……当然,朕该如何处置,还是如何处置,你将来惹了祸之后,莫怪朕下手太狠。”

李素干笑,不太想聊这个话题,指着外面的瑞雪打算继续硬生生把话题扯开。

李世民懒洋洋道:“行了,莫拿外面的雪说事了,瑞雪何辜,被你三番两次拎出来……说说吧,今日六国使节比试,你有何章程?”

李素想了想,道:“出几个难题,能难住吐蕃和四国使节,却难不住真腊,比试结果自然顺理成章,任谁也挑不出错处。”

李世民淡淡道:“说得轻巧,真腊国人难不成比别人聪慧?凭什么别人答不出的问题,真腊国却能答出?”

李素笑道:“真腊国王子前世积了大德,或许昨晚睡着后,有漫天神佛事先告诉他答案了呢……”

李世民呆住,接着拍案而起,勃然大怒,指着李素道:“你这混账又在玩弄诡计!什么漫天神佛,根本就是你!你已事先把答案告诉真腊王子了?”

李素无辜地眨眼:“是漫天神佛……”

“再给朕胡咧咧,信不信朕把你挂到承天门外的旗杆上去?”

“臣知罪,是臣事先与真腊国王子通过气了……”

李世民怒道:“整天就琢磨这些歪门邪道!你就不能堂堂正正做人么?好好的金殿比试,被你一搅和,成了一出闹剧,传出去朕岂不是贻笑天下?朕的大唐天下光明正大,从不……”

李世民说着说着,却见李素抬头,一脸迷茫不解地看着他,李世民猛地一惊,发现自己这番话有点不要脸……

闹剧?早在悔婚那一刻开始,这件事已然变成了一出闹剧了,撤回和亲圣旨本就不那么堂堂正正,为了真腊国的稻种,李世民毫不犹豫干了一件亏心事,现在却好意思教训别人搞歪门邪道……

想到这里,李世民老脸一红,看着李素依旧卖萌似的迷茫表情,不由愈发恼羞成怒。

“真恨不得一刀剁了你!真不想再看见你了,给朕滚远!”李世民咬牙道。

李素如蒙大赦:“是,臣告退。”

“回来!”

李素叹气,转身。

李世民怒瞪着他,对这家伙,他实在有些无奈,说他搞歪门邪道吧,可目的却是光明正大的,哪怕再看他不顺眼,至少君臣此刻的目标是一致的,大家都是为了真腊国的稻种。

可是……他李世民是大唐皇帝,万邦崇仰的天可汗,何时行过如此鬼鬼祟祟之事?就算是当年的玄武门之变,那也是高举着刀剑堂堂正正杀进去的,今日却叫他与臣子合起伙搞阴谋诡计,实在倍觉屈辱。

怒视着李素,李世民沉默许久,方才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做贼似的悄声道:“可有把握?”

李素眨眼:“陛下,这里是您的太极宫,说话为何鬼鬼祟祟?臣不解……”

李世民一滞,接着大怒:“你这个……”

李素急忙道:“臣把握不大,估计禄东赞会闹出点事来,那时还请陛下转圜一二。”

李世民不甘地怒哼了一声,阴沉着脸道:“李素,朕告诉你,这桩事你若办砸了,朕对吐蕃的数十年布局将不得不改变,而且,朕对真腊稻种志在必得,不惜发动对真腊的战争!那时千万关中子弟齐赴战场,为此搏命沙场,伤亡无数,这一切,皆因你今日行事不力而起!朕起兵征真腊之日,便是你人头落地之时!”

李素一惊,愕然看着他。

看着李世民无比严厉的表情,李素顿时察觉到这番话不是玩笑,李世民真是这么想的,顿时一股悲愤之情涌上心头。

你自己背信弃义,你自己想要真腊稻种,也是你自己默认我最近的一连串的胡搞瞎搞,现在却一股脑推到我头上?

无耻不一定能当上皇帝,但当上皇帝的肯定无耻,李素深以为然。

“臣……只能说尽力而为。”李素满脸苦涩地道。

李世民冷笑:“你的脑袋保不保得住,就看你尽多大的力了,朕言尽于此。”

**********************************************************************************

满腹心事盘坐在大殿内,李素脑子飞快转动,许久之后,颓然叹了口气。

他发现自己已走进了一条死胡同,莫名其妙的摊上这件事,莫名其妙的陷入了绝境,好处李世民拿了,失败的结果却要自己来承担。

这就是当臣子的悲哀,还没怎么涉足朝堂,自己已然活得如此艰难,当年想方设法避开权力中心的选择是正确的,若懵懵懂懂一头闯进去,自己大概活不过青春发育期……

没过多久,殿外有宦官禀奏,六国使节,十来位开国功臣,还有几位皇子都来了,李世民面无表情,挥了挥手,命他们进殿。

李素眼皮跳了跳。

使节和开国功臣来了都好说,那几个皇子过来凑什么热闹?再说,看热闹的人越多,出了状况丢的脸越大,李世民难道不懂这个道理么?

抬头再看李世民,见他也正看着自己,二人眼神触碰之后,李素豁然开朗。

明白了,丢脸的是自己,出了状态很好办,李世民以高大正面的形象一挥手,来人把李素拖出去弄死,再大的状况都能被逆转回来,大不了文成公主仍许给吐蕃,得罪了真腊也没关系,将来发兵征讨,把真腊平了,抢过他们的稻种,然后世界继续和平,天可汗陛下继续光辉伟大……

很快,殿外传来纷杂的脚步声。

李素回头,见一大群人恭恭敬敬站在殿外,朝李世民躬身行礼,李世民面无表情挥了挥手,众人纷纷进殿。

长孙无忌,孔颖达,魏征等文臣走在最前,李绩,程咬金,牛进达等武将随其后,吴王李恪,魏王李泰,晋王李治等皇子一脸笑容跟在叔叔伯伯们后面,禄东赞和真腊王子石讷言并肩而行,再往后便是其余的四国使节。

众人进殿,见李素端端正正坐在殿内,文武众臣们纷纷朝李素点头招呼,皇子们则脸色各异,李治坏笑着朝李素挤眼,吴王李恪却朝李素抛了个非常妩媚且下贱的媚眼,魏王李泰比较正常,只是含笑以对,便迅速回过头看着自己的父皇。

从几位皇子打招呼的方式,大抵便能体现李素与他们的关系了,与李治属于真正的朋友,可以肝胆相照的那种,而吴王李恪,就多少有几分狐朋狗友的关系,二人来往多年,除了一起吃喝玩乐打猎逛青楼外,私底下并没有推心置腹的深交。

至于魏王李泰,严格说来,李素与他曾经有过一段关系非常融洽的蜜月期,那时大家有着相同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为了扳倒李承乾,二人有段时间来往密切,关系比亲兄弟还亲,可惜的是,当李承乾被废黜之后,李素与李泰的蜜月期也自动自觉地宣告结束,大家恢复了当初不冷不淡的关系,期间李泰也拉拢过李素好几次,李素婉拒之后,李泰与他的关系更是降到了几与陌生人无异的程度。

大概是觉得自己已经是新太子的唯一人选,李泰对李素也不怎么上心了,他知道如果有一天父皇驾崩,而他成了新的皇帝,李素这家伙就算不效忠他也不行了,没得选择,所以现在李素拒绝了他,李泰也并不气恼,胖子嘛,体胖心宽,凡事都看得开,总有一天你会效忠我的,不效忠就弄死你,这就是李泰现在的想法。

众人纷纷朝李世民行礼之后,各归其位坐下。

李世民淡淡瞥了禄东赞一眼,道:“四方馆尚在修建,委屈贵使暂居民宅,可习惯否?”

禄东赞直起身子行礼,恭敬地道:“中土之国,君臣贤达,民风纯朴,但怀贤德之心,陋室与华宅何异哉。”

李世民含笑点头:“不想贵使竟有我中土圣贤之心,善也。……贵我两国和亲之事,是朕做得差池了,当着诸国使节的面,朕先向吐蕃赔个不是,朕非圣贤,难免犯错,说缘由说苦衷都是借口,不管怎么说,终究是朕犯了错,犯错就得认错,还望吐蕃贵使见谅海涵。”

此言一出,满殿大哗。

禄东赞也一脸诧异地抬头看了李世民一眼,心中顿觉压力加重。

这句话说得很妙,妙就妙在以退为进。天可汗陛下主动认错可是破天荒的事,中原历朝历代的皇帝皆好面子,就算明知是错也死撑着不肯承认,甚至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错了也要坚定不移地继续做下去,没别的,帝王权威比什么都重要。

今日李世民却当着各国使节的面,主动向吐蕃认错,这一点,怕是上下千年来的中原皇帝都没人能做到,一句认错固然伤了面子,但却赢得了满殿异国使节的敬佩,李世民说完后,各国使节纷纷躬身行礼,“天可汗”之声此起彼伏。

千古一帝的胸襟气度,今日禄东赞终于亲眼见识到了。

天可汗都主动认了错,接下来的大殿比试怎么办?是继续还是主动退出?

李世民简单的一句认错,竟将禄东赞逼入了进退不得的困境,一时间踌躇犹豫不定了。

殿内长孙无忌等重臣和一干皇子亦觉诧异,但只是转头吃惊地看了李世民一眼,随即众人神情便恢复了自然。

李素坐在人群里,心中却涌起无比敬佩之情。

不愧是天可汗,不愧是胸襟如海的盛世明君,这一番话里已透出太多的政治智慧了。

首先是不回避不推诿,直面两国事端的态度值得赞赏,其次,堂堂正正的认错,不论犯的错多么离谱,当着各国使节的面,至少能体现大唐皇帝是个公正无私的皇帝,将来各国与大唐发生任何的外交事件,这位皇帝陛下的公正态度都能给各国强大的信心和好感,第三,作为天可汗,我都主动认错了,接下来的大殿比试,你们吐蕃总该给我也留点面子,莫让我在各国使节面前难看,否则便是给脸不要脸了,那时我就算发飙,各国使节们的面前我也有充足的值得被理解的理由。

短短一句话,透出好几层意思,顺手还给对方挖了个坑,不跳都不行。李素终于明白,皇帝这个职业,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那些诸如李承乾等草包似的野心家,只顾着造反当皇帝,却没想到那皇帝宝座就算让你坐上去了,你适合干这份职业吗?凡事只想着“当肆吾欲”,这个皇帝的位置你能坐几年?

…………

李世民的话轻飘飘扔出去了,现在轮到禄东赞左右为难了,万万没想到,这位皇帝陛下开口第一句话便猝不及防的把他怼到墙上动弹不得,现在该怎么办?继续与五国比试,便说明吐蕃气量狭小,不过一个女人的事,人家皇帝陛下都主动认错了,还不依不饶的跟别人争?若主动放弃比试,吐蕃就此退出,传回吐蕃国内,那些原本恨他恨得牙痒痒的吐蕃贵族们还不得拼了命给他安罪名?最轻也是“丧辱国威”,至少这个吐蕃大相是当不成了。

左右思量,进退两难,良久,禄东赞狠狠一咬牙。

吐蕃气量狭小便狭小吧,伤的是吐蕃国的名声,但主动退出伤的可是自己的利益,甚至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孰轻孰重?

当然是自己的老命更重,禄东赞可没有视死如归的勇气。

于是禄东赞沉默许久后,终于垂头道:“陛下,和亲之事或可不提,但难得与各国使节有见面的机会,外臣还是想与各国使节切磋一番,请陛下成全。”

李世民丝毫不见异色,禄东赞的回答原本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从没指望几句话能劝得禄东赞主动退出,刚才那番话的目的其实也只是抢先占住道德制高点而已。

含笑看着禄东赞,李世民点头道:“各国切磋的机会确实难得,朕也想见识一下各国俊杰与我大唐相比斤两几何。罢了,这便开始吧,李素,便由你来出题……”

李世民话没说完,禄东赞忽然道:“慢着,陛下请恕外臣失仪之罪,为公平之见,外臣以为,出题之事可不劳大唐出手,由我们五国使节各自出题,考量对方,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李世民和李素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

ps:这两天码字状态很不好,诸君容我缓缓度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