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大闲人 第七百四十六章 明月沟渠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 类别:历史军事更新时间:2016/12/23 11:04:23字数:7667
  对任何人来说,被未来的太子拉拢是个好机会,稍有野心的人通常欣喜若狂,就算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的人,至少也会暗暗自爽,毕竟,自身价值被肯定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值得高兴一下的。

  李素却并不觉得高兴,他甚至觉得自己又摊上了麻烦。

  李泰的拉拢已经表现得很直白了,数年以前,那时的魏王李泰还在想方设法结党,在朝中广植人脉,与太子李承乾处处争宠之时,李泰便对李素留意上了。

  朝堂上无端端多了李素这么一号人,而且无法对他定位。从根子上来说,李素不是什么世家门阀子弟,简简单单的农户出身,这个可以以“奇葩”称之的少年,所思所想与旁人大相径庭,常有奇思妙想,而且一个人不知不觉鼓捣出许多新奇玩意,有诗文之小才,亦有治国安邦之大才,很奇异的一个人,没有师门,也不知他那满脑子天马行空的想法是从哪里学来的,靠着这些奇思妙想,李素渐渐得到李世民的倚重,短短数年时间,一路官运亨通,顺风顺水,至今仍被满朝君臣深深看重。

  当初与李素认识后,李泰心底里一直便对他有些忌惮,准确的说,应该是嫉妒。

  作诗比他好,写文章比他好,办差事比他好,尤其是临机应变的能力更是出类拔萃,现在李泰又知道,李素的智商也比自己高。

  样样都不如人,李泰杀了他的心都有了,可偏偏这人是父皇眼里的红人,而且心机城府深,当初扳倒太子的过程李泰是最清楚的,所以他知道如果要与李素为敌,这个敌人将是多么的可怕,以往李素孤身一人单打独斗都是一个无比厉害的角色了,更何况如今他认了亲,他的亲舅舅李绩成了他最大的靠山,不知不觉间,李素已然成为长安城的一个庞然大物,除了当今天子,没有任何人能轻易撼动得了他了。

  这便是李泰今日亲自登门拉拢李素的原因。

  不愿与他成为敌人,那便尽一切努力成为朋友,仔细想想,从认识李素到现在,李泰与他虽然有过小小的摩擦,也有过互相防备算计的时候,但大家同时也有曾经互为盟友的过往,总的来说,二人之间勉强还是有一两分交情的,凭这一两分交情,再凭着将来毫无悬念的未来东宫太子的身份,李泰才有登门的底气。

  一个思维和智商正常的人,但凡不太笨,在未来唯一的大唐太子面前,都应该知道如何站队的。

  可惜的是,李泰今日偏偏碰到了一个不正常的人。

  李泰最大的倚仗,看在李素的眼里却什么都不是。

  这就是预知历史的优越感了,李素很清楚,李承乾被废黜后,李世民的诸皇子之间为了争那个位置,已然开始非常激烈的明争暗斗,他也很清楚,在所有人的眼里,赢面最大的非魏王李泰莫属,现在很多朝臣已经毫无顾虑地站到了魏王阵营里,因为没有任何悬念,魏王必然是下一任的东宫太子。

  然而,李素还知道一些任何人都不知道的东西,比如……这场争夺东宫之战,最后的赢家爆了一个巨大的冷门,赢家不是李泰,而是另一个。

  所以李素不能站队,早在李承乾还是太子时,李素已经站好队了,他现在要做的,便是把那个看似是一团烂泥的家伙扶到墙上去,同时帮他扫清一切障碍,帮他在群狼环伺的险境中杀出一条生路,让他直登世间最尊贵的位置,面北背南而王。

  拒绝的话,不能说得太硬,心智成熟的男人永远不会把话说得太直接,得罪一个人比多交一个朋友的后果要严重得多,李素不想再树敌了,无论是自己寝食难安算计着别人,或是别人寝食难安惦记着自己,滋味都不好受,而且这滋味李素尝过,这几年为了扳倒李承乾,也为了提防李承乾的算计,李素活得太辛苦了,好不容易把李承乾推下台,李素不希望又被另一个敌人惦记上。

  认真思索片刻,李素忽然笑道:“魏王殿下,我实在有点不明白,世人皆云你魏王是学识渊博之士,早在幼年便发下成为一代大儒的宏愿,如今你却为何不再醉心圣贤书卷,偏偏要谋那东宫太子之位?”

  李泰笑道:“大儒与太子,有冲突吗?我为何不能当一个满腹经义的太子?既可与世间儒生士子坐而论道,又可与朝中砥柱治国安邦,二者既可兼得,我为何要在二者之间做出取舍?”

  李素叹道:“殿下,恕我直言,在我眼里,你适合当一个读书人,比如今日登门,仅只为了解决一个难题,那般执着的模样就很可爱,我喜欢跟刚才那个模样的你论交,因为刚才的你,眼睛很干净很清澈,除了世间真理,世上再无别的东西能让你眼中泛起涟漪,可是现在的你,眼里充满了对权力的欲.望,这样的你,一点都不可爱了……”

  李泰呆住了,他没想到等到李素这样的回答,偏偏这番话却在刹那间令他心底里生出一股羞愧,对学术和圣贤真理的羞愧,仿佛那个一心想当太子的自己,成了真理的叛徒。

  当然,羞愧仅仅只是一刹那。

  世间最动人心者,权力,财帛和美色,可以说,它们是人类的原罪,而圣贤真理,战胜不了权欲。

  李泰确实想做一位名垂青史的大儒,可是,他更想当一个手握日月,执宰生杀的皇帝。

  沉默许久,李泰缓缓问道:“子正兄,你若是我,你愿当大儒还是当太子?”

  李素笑道:“我都不愿意,无论大儒还是太子,当起来都很累,大儒要读书,要讲经,要论道,太子要磕头,要争斗,要制衡,这两种人日夜都活在操劳和阴暗之中,人这一生短促匆匆,如白驹过隙,名扬一世,显赫一世,死后所躺仍只是三尺黄土,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找这么多事?若要我来选呀,我就选当个懒汉,吃吃睡睡,数数日子,混混日子,一天过去,一年过去,一辈子过去,老了往棺材里一躺,子孙真心也好,假意也罢,跪在我的墓前嚎啕两嗓子,这一生也算对自己有个交代了。”

  李泰惊呆了,半晌长长呼了口气,叹道:“子正兄是泰今生仅见的豁达淡泊之人,可惜了你这一身深不见底的本事……”

  李素淡淡地道:“哦,我的本事你也别惦记,有机会用呢,我就拿一两样出来刷刷存在感,若是没机会或是没心情,那一肚子本事我打算带进棺材里去,没打算著书立传,也不想留给子孙。”

  李泰又沉默了,垂头不知想着什么,许久后,抬头看着他,忽然展颜一笑:“我终于听出来了,子正兄不愿投我门下,对吗?”

  李素笑了,不可否认眼前这家伙胖得跟猪一样,但却是绝顶聪明,跟聪明人说话向来省心省力,欣然愉悦。

  没回答李泰的问题,李素很厚道,他不想刺激胖子脆弱的芳心。

  沉默就是默认,李泰神情浮上几许不解,还有几分愤怒,两只肉乎乎的手紧紧攥成拳,声音带了几分怒气,道:“泰只想问一句,为什么?因为我不值得你辅佐?”

  李素笑着摇头。

  “是因为你我当年有过小小的过节,你怕我记恨?泰虽比不得父皇胸襟似海,但你未免也太小觑我的气量了!”

  李素还是摇头。

  他相信李泰说的是实话,他与李泰之间曾经的小过节,其实真算不上多大的事,李泰和他一样,算不得好人,但也不能说是坏人,胸襟气量确实也不小了,否则当年二人产生过节时完全可以斗个不死不休。

  “难道你觉得我是个昏庸狭隘之人,不配被你辅佐?”李泰不依不饶地问道。

  李素摇头叹气。

  “究竟是为了什么?”李泰咬牙怒道。

  李素叹道:“殿下,凡事寻根问底,便已落了俗套,抛去各自的身份不谈,你我勉强也算朋友了,以后我也希望跟殿下继续做朋友,闲暇相约打猎喝酒逛青楼,哪怕是酒肉朋友,也自有一番乐趣,可我唯独不愿你我的交情里面掺杂了庙堂俗事,这种朋友是我生平最不愿交的,认真说来,这已不算是朋友了。”

  李泰冷冷道:“这就是原因?”

  李素微笑道:“还有一个原因。”

  “我洗耳恭听。”

  “我比你聪明。”

  李泰一呆,接着勃然大怒:“这算什么原因!你在羞辱我吗?”

  “绝非羞辱,今日你口口声声对我比你聪明这个事实表示服气,此时此刻,我也相信你确实是服气的,可是日后,你若当了太子,还会对我服气吗?还会真心觉得我确实比你聪明,并且谦虚地将我待之以国士吗?”李素笑容渐敛,目光露出几分冷意:“你一生所傲者,便是你的才智,现在有个人比你更强,你果真心服口服?扪心自问,你难道没有一丁点将我除之而后快的心思?”

  李泰面色阴沉地道:“你今日不投我,来日我为太子,再登皇位,你照样还得当我的臣子,那时你就不怕我嫉妒你的聪明而对你起杀心?”

  李素笑得如阳光般灿烂:“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会惊讶地发现,我突然变蠢了,而且变得蠢不可及。”

  李泰瞪着他许久,忽然展颜一笑:“你觉得我会信?”

  李素耸了耸肩:“信不信无所谓,当了皇帝可不像当王爷,喜恶不能凭一己之任性了,我这个人呢,众所周知的没野心,没权欲,偏偏我还很聪明,很会办事,对天家没有威胁,对治国安邦有益无害,你若是皇帝,哪怕再恨我,你舍得杀我么?比如魏征魏老头,你父皇想杀他多少次了,可仍活得好好的,每天在朝堂上蹿下跳,没事便指着你父皇的鼻子骂,你父皇仍旧拿他无可奈何。好好想想,你父皇为何不杀他?”

  李泰明白他的意思了,长长叹道:“因为魏征于国有大用,或者说,父皇把他当成了一支广纳良谏的标杆,用以标榜帝王的胸襟。”

  李素笑道:“等你当了皇帝就知道,皇帝杀人,从来不会因为私仇,哪怕你对我恨得牙痒痒,只要我对大唐仍有用处,只要我还有本事没贡献出来,你肯定无法对我动手,甚至还不得不咬牙切齿给我升官晋爵,因为我,值得拥有。”

  垂下头,李素看着自己洁白无瑕的双手,语气淡淡地道:“更何况,我虽淡泊,却非引颈就戮之辈,若想除我,恐怕不会那么容易。”

  李泰一惊,看着李素波澜不惊的脸,仿佛明白了什么,缓缓点了点头。

  “今日泰来得孟浪了。”李泰终于放弃了拉拢,他已经明白,李素不可能投入自己的阵营了,虽然李素说了一大通似是而非的理由,但李泰心中仍有疑惑,他觉得李素不愿投他还有别的原因,那个没有说出口的原因恐怕才是真正的原因。

  不论如何,李泰的理智告诉他,这场谈话不能再继续了,继续的话二人今日可能就会产生矛盾冲突,李泰虽然恨他恨得牙痒痒,可是他也不愿意得罪李素这样一个敌人,因为他亲眼见过李素对敌人的手段是何等的狠辣,李承乾被逼谋反,最后被狠狠扳倒,可以说,这一切都是李素在背后暗暗谋划的结果,这样的敌人,很可怕。

  李素也暗里松了口气,急忙笑道:“不孟浪不孟浪,看在三千贯的面子上,殿下来多少次都是蓬荜生辉……”

  李泰苦笑道:“莫提这件事了,泰潜心治学多年,自认无所不通,没想到居然还有花钱买学问的一天,实在是毕生之耻辱……”

  李素正色道:“活到老,学到老,花钱买学问一点也不耻辱,学问跟钱财是无法等价的,我把这么高深的学问折成钱财卖给你,说实话,我亏大了。”

  李泰斜眼瞥着他:“得了便宜卖乖之辈,子正兄亦是我今生仅见。”

  该聊的话差不多聊完,李泰坐了片刻后便起身告辞。

  离开时的心情很复杂,今日登门有收获,也有失望,收获的不仅仅是那道难题的答案,也收获了李素真正的心思,尽管原因仍不太明了,但李泰并不着急,即将成为东宫太子的心态下,李泰的性格也有了些许的改变,任何投奔自己或拒绝自己的人,李泰都不报以太明显的喜悲,无论目前什么情势,当他真正当上太子的那一天,所有人都将臣服于自己脚下,这便是他的底气。

  李素亲自将李泰送出大门外。

  门外站着十来名魏王府随从,一个个鼻青脸肿,显然被李家部曲揍得不轻,一脸愤怒地站成一排,与方老五等部曲遥遥对峙,方老五等人蹲在门口的石阶上,没皮没脸的朝他们笑,见二人走出门,众人慌忙起身列队行礼。

  看着自己的随从被揍成这副惨相,李泰表情一滞,不满地斜瞥了李素一眼。

  李素急忙道:“气度,殿下,气度啊,别忘了,这事早已揭过,可不能算旧账。”

  肥肥的脸颊抽搐了几下,李泰重重一哼,在众随从的护侍下缓缓朝马车走去,走了两步忽然转身望着李素,强笑道:“今日泰获益良多,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过子正兄解惑之情,回去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幸好世上刁钻的难题只此一个,哈哈……”

  李素冷眼看着他,嗯,很理解李泰的心情,其实多少还是有几分不服气的,所以临走刻意强调“难题只此一个”……

  理解归理解,但李泰的笑声听在耳里还是觉得很讨厌。

  李泰的笑声仍在继续,李素忽然道:“有一个人,掌管着一个大水池,这个水池东西两面分别有两个管子,一个管子往里注水,三个时辰可注满水池,另一个管子往外放水,四个时辰可将水池放空,请问殿下,若两个管子一边注水一边放水,多少时辰能将水池注满?”

  “哈哈哈哈哈……嘎!”李泰像一只被突然掐住脖子的小公鸡,笑声立止,猝不及防间被呛到了,弯腰猛地咳个不停,咳得面红耳赤,撕心裂肺,白白胖胖的脸孔涨得通红。

  好不容易止了咳嗽,李泰瞪圆了眼,笨拙地掰着手指算了半天,最后抬起肉乎乎的手指,颤巍巍地指着李素,一脸悲愤凄然:“你,你你这个……”

  李素笑眯眯地道:“殿下回去好好算,还是老价格,三千贯哦,恭送殿下。”

  “回城!快,扶本王上车!”李泰气急败坏地转身就走。

  马车渐行渐远,李素仍笑眯眯地站在门口,目送马车离去。

  好爽!不但心情爽,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过不了几天,家里又有创收了,三千贯,不大不小也是一笔横财,老天逼他发,他不敢不发。

  更可喜的是,类似这种变态的难题,李素脑子里还有一大堆,除了疯狂水池管理员,还有任劳任怨,匀速行驶从不晚点的马车车夫,还有分工明确合作默契,业界良心甲乙包工头,还有吃错了药非要把母鸡和兔子装进一个笼子数脚丫的变态老农……

  如果每道题都卖三千贯,不但能让魏王府倾家荡产,而且还会逼得那个没事瞎嘚瑟的死胖子从此怀疑人生……

  …………

  …………

  魏王的马车已消失在乡间的小道上,李素这才转过身,看着方老五等一众部曲,见大家神情有些忐忑,李素不由笑道:“刚才揍人揍得漂亮,以后皆须如此,李家不容许任何人撒野,进门做客也要遵守客人的规矩,失礼便是找死了。”

  听得李素给刚才的斗殴事件定了性,众人这才放了心,纷纷行礼。

  李素接着道:“方五叔等下去账房支钱,今日动手的兄弟们,每人赏钱一百文,领了赏钱好好造,喝酒吃肉也好,去长安青楼找姑娘也好,随便你们。”

  众人大喜,急忙躬身道谢。

  扭头看着方老五,李素又笑道:“五叔的喜事将近了吧?”

  众部曲纷纷大笑起来,方老五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憨笑点头。

  “还是那两个寡妇?是两个吧?这段日子没有再添人吧?”

  众人笑声更大,方老五老脸一红,扭头恶狠狠瞪了部曲们一眼,随即挠头道:“还是那两个,太平村一个,牛头村还有一个,侯爷上次说既然无法取舍便索性两个都娶,小人老实照办了,说好了下月下聘呢……”

  李素点头:“好,回头五叔去账房支二十贯钱,家里兄弟们都搭把手,就在咱家旁边给你划一块地,盖座大房子,二十贯钱便当是你的聘礼,新家所需吃穿用度,回头夫人帮你办妥,你只管放心入洞房。”

  方老五红着老脸急忙道谢。

  看着周围艳羡不已的部曲们,李素笑骂道:“你们眼红啥?五叔娶俩婆姨是他的本事,今日我便放下话,你们谁若想娶亲,只要说定了人家,府里照样每人给盖新房,再加十贯聘礼钱,谁有本事像五叔那样娶两个,给二十贯!将来你们有了孩子,府里开幼学,把他们送来读书识字,咱家风水好,说不定能出几个状元,那时你们也好光宗耀祖,这辈子沙场浴血,死人堆里滚过无数遭,也算给子孙博了个好下场。”

  众部曲闻言眼眶一热,这次没再起哄,而是纷纷躬身行礼,异口同声道:“愿为侯爷效死!”

  “都是一起上过战场杀过敌的自家兄弟,别说这些肉麻话,正事说完了,都滚!”李素笑骂了两句,转身便进了门。

  身后多少人目光敬畏感激地看着自己的背影,李素懒得理会,真心诚意的给个恩惠,人心便迅速凝聚起来,如果说这世上除了亲人和朋友外,还有什么人对李素最重要,那么就是家里这百十号部曲了,他们是自己的立世之本,是自己的第二条性命,给多少恩惠都是应当的。(未完待续。)找本站搜索"顶点小说208xs",或请记住本站网址:www.208xs.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