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大闲人 第一卷 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 第二十五章 郭驽献诗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 类别:历史军事更新时间:2015/12/17 01:48:46字数:2188
  抓住王桩胳膊的手很用力,连王桩都有些吃惊,这个看起来文弱不堪的教书先生,怎会有如此大的力气?

  “快说,谁教你的诗?”郭驽狠狠瞪着他。

  王桩吓到了,看郭驽的模样,似乎有兴师问罪的架势,他也不知道李素作的诗哪里犯了忌讳,本着好兄弟讲义气的原则,王桩把胸一挺,道:“我自己作的!”

  郭驽怒了,一巴掌抽过去,这年头老师抽学生是天经地义的事,哪怕只教了他一天也是老师,抽学生连理由都不用找,家长瞧见了甚至还会鼓掌喝彩,抽我家儿子呢,先生太给面子了,再来一个……

  “你放屁!别说作诗了,你认字么?”

  不能怪郭驽心存偏见,实在是王桩这样子委实没有半点诗人的气质,穿着麻布短衫,襟口微微敞开,一脸横肉丛生,双臂肌肉高隆虬结,再育几年多半还会长出一巴掌宽护心毛,这模样若说他是个飞檐走壁的游侠儿郭驽倒相信,若说他是个诗人,这个……真不信。

  “真是我作的。”王桩咬死不松口。

  郭驽气笑了,随手折了根柳枝,在河滩的沙地上写了一个大大的“丑”字。

  “这字念啥?你念得出我就信。”

  “这个……”王桩瞠目结舌,手指不停比划着,比划半晌,脸孔越涨越红,终于重重一跺脚,悲愤道:“太欺负人了!”

  郭驽冷笑:“赶紧说实话,这诗到底谁教你的,不说我去你家跟你爹娘聊聊。”

  老师家访,这种威胁手段一千年都没变过。

  王桩咬紧牙关,打定主意不出卖李素。

  一旁的王老二却很直爽,呵呵一笑道:“先生莫为难我哥,我们兄弟只跟李素走得最近,李素是个有大本事的人,这诗多半是他教我哥的……”

  王桩大怒,一巴掌抽过去:“狗杂/碎,平时三棒子打不出一屁,一张嘴就出卖兄弟,老子抽死你!”

  王直被抽哭了,喊道:“啥出卖兄弟?出啥事了?一诗咋地咧?”

  见俩兄弟的反应,郭驽明白了,若有所思地念叨:“李素?”

  一人踹了一脚,郭驽成功阻止了俩兄弟自相残杀,喋血河滩,嘴里仍默念着王桩刚才的诗。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哎?不对啊,这两句诗意思完全不一样,平仄和韵脚也不对呀,怎么回事?”

  王桩睁大了眼睛,茫然道:“啊?问我啊?”

  郭驽叹气,跟文盲聊诗,与对牛弹琴的意境是一样一样的。

  于是郭驽转身便走,道:“我去找李素。”

  **********************************************************

  太平村不大,总共也就一百多户人家,郭驽找李素几乎不费劲,路上随便找人一问,乡亲一脸敬仰地指明了路,担心郭驽仍找不到,索性丢了农活,热心的把他带到李家。

  李家没人,父子俩都去田里干活了,柴扉和家门都没关,村里民风朴实,早已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了,郭驽没有任何阻碍便进了李家门。

  喊了几声,屋里没人应,郭驽很有礼貌,耐心坐在门槛外等着。

  环视四周,见李家屋瓦简陋,家徒四壁,郭驽心中愈疑惑。

  这年头认字读书的人不多,但凡有点学问的,家境应该都不错,否则也供养不起读书人,然而李家却如此穷困潦倒,这样的家境,那个叫李素的孩子如何学会作诗的?

  太多困惑萦绕在郭驽心中,越想便越坐不住,心中那点耐心渐渐消磨殆尽。

  门槛外转悠两圈,郭驽实在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索性抛却了礼数,径自走进了屋子。

  屋子果然跟自己想象中一样破败简陋,屋内昏暗无光,一张矮脚桌几摆放在屋子正中间,桌上静静摆放着纸和笔。

  郭驽惊疑地“咦”了一声,如此穷困的人家,竟然买得起纸和笔,委实出乎郭驽的意料。

  赶紧凑上前,郭驽上前仔细看了看,现纸上写着字。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嘶——”郭驽瞪圆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方才心中的疑惑瞬间全消。

  果真会作诗!而且作得如此绝妙,足堪流芳百世!

  一瞬间,郭驽心中泛起百般滋味,似嫉似羡似疼惜。

  郭驽今年三十二岁,读了十多年的书,然而毕竟天赋有限,才不到一斗,学不到一车,这些年作诗倒也作了无数,却始终没有一拿得出手,半生蹉跎,一无所长,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可是就在这小小的太平村里,无意中竟然现一位作诗的大才,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这位大才仅十多岁的年纪。

  十多岁便能作出如此精妙绝伦的绝句,相比他郭驽这些年的庸庸碌碌,此时郭驽的心情,岂止复杂二字了得?

  仿佛受了巨大打击似的,郭驽失魂落魄的盯着纸面上的诗句,不知过了多久,郭驽索然一叹,身形略见踉跄地离开了李家,至于他来时的目的,此刻也浑然不顾了。

  回到家,郭驽长吁短叹,尽情抒书生感慨,最后将李素那《金缕衣》写下来,送进了东阳公主府。

  *********************************************************

  李道正和李素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父子二人搁下农具,李道正点亮了油灯,昏黄摇曳的灯光里,李道正现桌上的麻纸隐见字迹,李道正不认字,但也大喜过望。

  “字是你写的?”

  李素点点头。

  李道正小心拈起纸,眯着眼仔细端详,尽管一个字都不认识,但是……好厉害啊!

  “才进了一天学堂竟认得这么多字,好好!我娃将来一定能当大官。”李道正念念不忘当官的事。

  李素终于忍不住了:“爹,如果孩儿不想当官,咋办?”

  “抽死你。”李道正的回答言简意赅,杀意森森。

  *******************************************************

  ps:今晚只一更,周末,要去球馆打球,锻炼身体。。。找本站搜索"顶点小说208xs",或请记住本站网址:www.208xs.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