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大闲人 第一卷 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 第二十六章 童叟无欺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 类别:历史军事更新时间:2015/12/17 01:48:46字数:3385
  李道正的心思很单纯。

  读书就是为了当官,当官能够光宗耀祖,能够让日子过得更好,没有为国为民之类假大空的崇高期望。

  其实以前的李道正连这种小期望都不敢有,他只希望儿子能平平安安活到老,能够传承一脉香火便足够,可是自从李素治好了天花,连皇帝陛下都亲自下旨赐官赏田之后,李道正的心中忽然点燃了希望的火光,或许,儿子并非池中之物,或许,他可以有一个更敞亮的前程。

  可是,李素并不想当官,至少目前不想。

  一切只因“畏惧”二字。

  他并不觉得一个穿越者的身份在这个世界能有多优越,或许知道历史走向,或许明点东西能让世人惊讶,然而,比起耍心眼,斗心机,他哪点是别人的对手?十五岁的年纪,贸贸然名动天下,等待他的仅仅只是荣耀?

  相比封官晋爵,改善这个家庭的处境才最实际,最重要。

  这些道理,跟老爹是讲不通的,不管如何委婉,换来的都有可能是一顿痛揍。

  *****************************************************

  东阳公主府。

  李素的诗终于还是出现在公主的寝殿内。

  郭驽的表现很夸张,公主府这种地方,不是一个穷教书的想进就能进的,郭驽索性跪在公主府门口,高高举起那《金缕衣》,说了一句“小人为国荐才”,然后便一直跪在尘土里,小半个时辰后,府门打开,一名宦官走了出来,什么话都没说,接过郭驽手上的诗,转身便走。

  很快,这诗出现在东阳公主的香闺里。

  东阳公主今年刚满十六,按礼制,早该封公主之名,赐公主封地,然而东阳的出身却有点差,她母亲只是宫里一位下嫔,若说得宠,自然比不上襄城,长乐,高阳,晋阳等公主,宫里一应用度,分到她的只是那些皇子公主们挑剩下的。

  东阳公主也从未试过抗争,宫里勾心斗角的十几年终于熬了过来,李世民良心现,给她赐了公主名号和封地,从此太平村这块地方成了她的世外桃源,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尽管赐她的公主名号和封地很大意义上是为了打荥阳郑氏的脸,政治味道居多,她也只是一颗被摆布的棋子罢了。

  但是,棋子又何妨?终归已走出了那座阴冷的太极宫,从此默守着封地,或者将来有一天,她这颗棋子再次有了被利用的价值,被她的父皇摆上棋盘,将她尚给某个需要拉拢的臣子为妻。

  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此刻坐在寝殿内,东阳公主手上轻拈着那《金缕衣》,神情有些怔忪,一双秋水般的妙目顾盼生辉,却多了几分苦苦压抑的郁郁之气。

  做为一个女子,东阳公主是美丽无暇的,她有着修长苗条的身材,美丽如画的娇容,黛眉如柳,红唇如焰,眉心中间贴着一个绿色的三叶眉心妆,至于如今贞观年间女子流行的贴花钿,点面靥,描斜红等等妆容,东阳公主却都没做,仅只一张雪白无暇的素面,不施胭脂的俏容里,透着几分淡淡的郁气。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花开堪折直须折,唉……”

  东阳公主默默念了几遍诗,轻轻叹了口气。

  无可否认,这其实是一少年励志的诗,所谓“花开堪折”的意思,也与男女之情无关,只谓少年莫负韶华,有所作为而已,可东阳公主却读出了情意的味道。

  “好一句‘花开堪折’,写这诗的,果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么?”东阳公主喃喃自语。

  东阳公主的身后,站着一位贴身宫女,名叫绿柳,十二三岁左右,闻言笑道:“公主,听前面的宦官说,这是村学郭先生亲自推荐的人才,为了这诗,郭先生在府外跪了半个时辰呢。”

  东阳公主叹道:“是好诗,说它流芳千古亦是情理之中,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庄户人家写出来的,那位少年叫什么?”

  “听说叫李素,以前是庄户,除了作诗,这少年还做过一件大事呢……”

  “什么大事?”

  “上月泾阳县了瘟灾,就是这个李素,用了一个什么法子,把天花抑制住了,公主您的胳膊当时不也被太医划了个口子,种了牛痘吗?听说这牛痘呀,就是李素所创,当时长安城里流言四起,说陛下当年……如何如何,惹了天罚,幸好有了这牛痘,才将流言压了下去,后来陛下赐了李素二十亩地,十贯钱,天花过后,陛下下旨,将长安城里背地嚼舌头的家伙砍了十几个……”

  东阳公主俏脸有点白,道:“别说了,杀人的事说起来有甚意思?”

  绿柳吐了吐舌头,笑着退到后面。

  看着手中的《金缕衣》,东阳公主叹道:“诗是好诗,暂且收下吧。”

  没说举荐之类的话,李素终究太渺小了。

  绿柳退出了寝殿,偌大的殿宇内,东阳公主有些失神,喃喃念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确是好诗啊。”

  说完,俏脸露出黯然的神情。

  世上任何人都能不负年华,唯独天家公主,不能。

  ********************************************************

  郭驽终于在河滩边找到了李素。

  找到李素时,他正在地上画格子,格子很小,正好是一页书的大小,格子里密密麻麻排满了各种字。

  “你是李素?”郭驽凑近问道。

  李素扭过头,见是学堂的郭先生,急忙起身行礼。

  “学生见过先生。”

  郭驽不说话,不住地打量着李素,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李素心头毛。

  前世总有老师猥/亵学生的新闻,现在在唐朝,这家伙的口味不会这么重吧?不然为何如此色眯眯的看着他?

  英俊惹的祸,只能自己扛。

  李素左右环视,目光锁定了河滩边的一块大石头,暗暗决定,若郭驽对他动手动脚,他就用石头爆了这个衣冠**的狗头……

  “‘花开堪折直须折’一诗,是你所作?”郭驽直奔主题。

  “是……”李素刚承认,立马觉得不对劲,这诗似乎没出过自家屋子啊:“先生如何知道的?”

  郭驽没回答,反而继续问第二个问题:“床前明月光一诗,前后并不贯连,似乎不是同一诗,是也不是?”

  神通广大的老师,教了一天课什么都知道,李素暗暗敬佩,同时决定回家后再狠狠踹王桩几脚,多半是这家伙泄露出去的。

  “床前明月光和谁知盘中餐本来是两诗……”李素老实承认。

  郭驽眼睛一亮:“可否有幸一睹全诗之貌?”

  这态度已不是老师的居高临下了,反而用的是平辈的语气,看来在郭驽的心里,已将李素视为达者为尊的高人了。

  李素想了想,道:“先说那悯农诗吧,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好诗!”郭驽脱口赞道,双眼愈亮晶晶了:“果然是悯农诗,字句不见‘怜悯’二字,却深得慈悲心怀,此诗只有庄户出身的人方能作出。”

  李素眼睛盯着地上画的格子,淡淡道:“还有一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格子画得有点大了,若是用铅块雕刻成版,里面掺点锡,常用字多雕几个,油墨也是个问题,活字印刷的工程量太大了,不知要花多少钱,家里的钱都在老爹手里掌握着,要他拿出来投资恐怕他会一头撞墙而死,把朝廷赏的那几贯钱当成遗产送给李素……

  缺钱,是个大问题啊。

  郭驽眼睛仍然闪闪亮,细细品了一番后,赞道:“也是一通俗易懂的好诗,足可在学堂里给孩子们启蒙……只是‘低头思故乡’一句,你不是从小在太平村长大吗?何来的‘思故乡’?”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诗是这么写的,总要有个东西用来‘思’吧……”李素心不在焉地挥挥手,抬头看着无语的郭驽,李素眼睛眨了几下,一个主意冒上心头。

  站起身来,李素的态度明显比刚才热情了许多:“先生觉得这两诗如何?”

  “好诗,和你那‘花开堪折’一样,足可流芳百世。”郭驽不吝赞美之辞。

  “如此好诗,先生心动了吗?共鸣了吗?”

  “嗯嗯嗯!”郭驽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李素话锋一转,却提出另一个问题:“先生被公主府请来教授学子,想必月俸不低吧?”

  “还……行吧。”郭驽满头雾水道。

  李素压低了声音,凑到郭驽耳边,道:“这些可以流传千古的诗句,学生这里还有不少,每都能流芳百世,保证童叟无欺……”

  郭驽愈糊涂,吃吃道:“童叟无欺?”

  “对,童叟无欺,每先生只须花半贯钱,诗就卖给你,诗可署先生之名,学生对天毒誓绝对保密,不满意可退货……”

  郭驽终于听懂了,眼睛徒然睁圆,一脸惊诧地盯着李素,显然,李素此时的无耻嘴脸令他很陌生。

  “你……你你,你这个……这个……”郭驽脸孔迅涨红,眼中如火山爆般喷涌出怒火。

  李素见郭驽怒容满面,急忙改口:“三百文一也不是不能商量的……”

  ******************************************************

  ps:三千多字,算大章吧,今天就这一更了,昨晚打球出汗后着了凉,身上烧了,今晚早点睡,希望明天能好。。找本站搜索"顶点小说208xs",或请记住本站网址:www.208xs.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