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跟着我,有肉吃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3/21 17:51:37字数:7422

吃饱之后,五个人合力又捕了六条鱼,一条给了凯撒,没烤,它爱吃生食,至于剩下的五条,邵玄一人分一条,当战利品。! ..

邵玄带着四人回去的时候,负责运输食物的格叔已经到了,只不过他没看到邵玄,就在洞外等。

洞里的孩子们已经形成了生物钟,每天睡到这个时候就自然醒了,而且鼓足精神,就等着待会儿分食有力气争抢。只是邵玄没在,格叔又不放粮,他们又饿,等着等着一个个就焦躁起来,有两个孩子还因为一点小摩擦而拳脚相向,打得鼻血横流。

格就安静坐在装满食物的石缸边沿上,不去管他们的纷争,也不让这些孩子靠近石缸。

二十个孩子围在石缸旁边,不敢靠近,靠近会被格叔踹飞的,还会减少食物,他们可不敢。

坐在石缸边上正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格察觉到动静,朝不远处看过去,便看到走过来的五个孩子以及一匹狼,为首的正是新任“洞主”邵玄。

只是,等格的视线放在他们拉着的东西上之后,眼睛瞪得老圆,还差点一个激动从石缸上栽下去。

没等邵玄他们走进,格就忍不住跳下石缸往那边过去,走了两步又退回来,扛起石缸,再过去。只留下石缸在这里,洞里这帮小崽子肯定会乱抢食。

“这这这……这是……鱼?!”格指着邵玄提着的鱼,说道。

好多年前因为河边的事故,格见过水里的这种生物,只是族长不让大家下水,他就没再见过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能在这里看到。

“怎么弄到的?”如果只是碰运气,不可能弄到这么多,一条就难得了,难道是河岸那边出了异状有很多死鱼上岸?也不对,河岸有人专门守着,有异常肯定会示警,再说,这些孩子拖着的鱼身上有棍棒敲击的痕迹。

嘶——

格看到鱼嘴和尖牙之后,不禁吸了口冷气,他是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了,能根据生物个体的表形来推测这种生物的攻击力和性格,这明显是极具杀伤力的物种,就算是身体强悍的图腾战士也不会愿意面对这种生物。但他想不明白,这些还没有觉醒图腾之力的弱小的小娃娃们是怎么捕到鱼的?

跟在邵玄身边的年长的那两个孩子没忍住,满脸自得地跟格说了他们今天上午的“狩猎行动”,展现自己的英勇。在年长的战士面前展示自己的能力,对他们以后加入狩猎队有好处,也是部落里的孩子很喜欢做的事情。

这俩孩子讲述的条理并不清楚,但狩猎经验丰富的格能够根据他们的话联想到更多。复杂地看了邵玄一眼,格挥挥手,“先分食物。”

洞里的孩子见到邵玄他们拖着的鱼之后就要围上来,而这边,除了邵玄之外的四个人立刻戒备起来,就连之前还很憨厚的结巴都满脸凶相,一只手将捆好的鱼往身后藏,另一只手握着树棍,谁过来抢,就跟他拼了!

邵玄的那条鱼凯撒帮忙看着,部落的孩子不敢抢,就只能盯着另外四个,好在要分食物,注意力又再次被吸引了过去。

第一次负责分配食物,邵玄看过库的做法,所以很快就能上手,连带那边护着自己猎物的四个人的份都留了。

格就在旁边看着邵玄分完食物,然后看看邵玄的鱼,扛起缸,又看看鱼,走两步,再看看,最后还是有些不舍地离开了。跟那两个守在河岸的战士一样,格并不是为了吃,他只是对鱼好奇罢了。

可惜邵玄就是不把鱼给他看,谁让这人莫名其妙让自己当洞主还不解释原因的?

部落里没人给这些鱼取名字,邵玄就直接叫它们食人鱼。

邵玄很早就注意到,洞里上方有一些用来悬挂的设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用了。邵玄先用自己的那条鱼试了试,能挂起来,也没见上方的石沟断裂。

见到邵玄这么做,另外四个人也让他帮着将鱼挂了起来,他们不可能一个人就将这么大的鱼一下子吃干净,也不愿意跟人分享,又得防备着洞里其他人抢,挂起来是最好的。

草绳另一端拴在墙壁上,四人都守着各自的那条绳,自己的东西总得自己看着才踏实。

看到结巴他们四个人都有那么大的鱼,洞里其他小孩心里也思量起来,后悔早上没跟着一起。

有了对比,邵玄也趁这个机会跟这帮小崽子灌输一个思想——“跟着我,有肉吃”。

明天想跟着一起?行,但是……

“你们得听我的话。”邵玄说道。

让洞里的孩子听话并不容易。今天揍,明天揍,后天接着揍,那没用,部落的很多孩子不仅抗揍,脾气倔,还很豁得出去,这次你把他揍趴了,下次他照样能再抢你的东西。就算是前任“洞主”库在的时候,也不是谁都服气的,被库揍过的人不少,邵玄见过几次,揍得还挺严重,养了十来天才能爬起来走动。

但是,现在,邵玄一句“跟着我,有肉吃”就能让他们炸起来的刺给捋顺了。

第二日,邵玄先让这帮孩子去整草绳。

这个季节,适宜加工成草绳的草非常多,原料好找,就是编草绳并不是谁都会,洞里好多孩子都不懂,有几个曾经跟着自己父母学过的,父母离世之后就没再编了。

洞里本来二十七个孩子,原本管理这个洞的库离开了,还有一个沉默寡言的另类小孩也经常不在洞里,所以现在洞里正好二十五个人,分成五组,每个组五人。其中,每个组里都有会编草绳的,然后邵玄跟他们讲了分工合作,谁去扯草,谁负责编织,谁去弄石虫等。

只是,这帮孩子似乎并不喜欢合作,同一个组里面的也总打架,为了一根茅草都能打起来。

邵玄过去平息矛盾之后,想了想,换了种说法:“现在你们每个组就是一个狩猎小队,这是你们自己的狩猎队!”

狩猎小队啊……

二十来个孩子,听到“狩猎小队”这四个字之后思绪都打飘。

在部落的孩子们心中,狩猎队是非常闪亮的高端的词,只有觉醒图腾之力的战士们才能加入。

加入狩猎队=有很多食物。

没想到,他们现在就能加入狩猎小队,能立马开始狩猎了!想想都激动!

邵玄看了看这些人,说道:“好了,现在不想一起行动的人,不愿意听指挥的人,爱动手打架的人,站出来!”

没一个人动。

站在最前面的人看看两旁,觉得自己太显眼,赶紧往后退。生怕被误会是要退出的。

刚才还动手将自己同组的小孩揍掉一颗牙的孩子这时候特正经,乖乖站在那里,一点没觉得自己是“爱动手打架”的那类人。

“行,既然没有人退出,那咱们就出发,说好了,一切听我指挥,谁要是不听话自作主张,就给我滚出狩猎队!”

知道这些人怕什么,邵玄就专拿“狩猎队”威胁。这帮人脾气不怎么好,但也很简单,只要知道他们在乎什么就行了。

果然,这次听话多了。

不过实际行动的时候,还是不那么顺畅。

河岸边。

负责守卫的那两个战士站在不远处,笑看着那边邵玄手忙脚乱指挥那帮孩子捕鱼,气急了邵玄就直接揍,被揍的孩子在地上打个滚,抹抹脸上的血,咧着嘴爬起来,继续笑着拉绳子,一点儿不在意。

这帮小崽子平时没什么神采的眼里,今儿都一个个放光,尤其是看到被拉出水面的鱼的时候,恨不得使劲跳几下宣泄自己的兴奋激动之情,要不是这些鱼攻击性太强,一口就能刮掉他们身上的肉,他们都恨不得飞奔过去抱着鱼啃一口做个标记以示主权再说。

一连几天,邵玄都会带着他们去捕鱼。河里的鱼很多,每天的收获也有很多,就算他们敞开肚皮吃,那也吃不完。不过,这帮孩子大概饿怕了,在食物多的时候,会想着存起来,有些是保留着曾经父母传给他们的经验,保留着冬季来临之前囤食物的习惯,而有些则是跟风,看别人怎么做,他也跟着做。

这几天,是这帮孩子在洞里生活以来最高兴的日子,看上去也一天比一天精神。原本早上困觉的人比邵玄醒得还早,大清早就将邵玄给吵醒。晚上一个个就躺在地上,直愣愣盯着洞上方悬挂着的一条条大鱼,灭了火堆也照样盯着,大半夜的邵玄还能听到嘿嘿嘿的笑声,听得心里毛毛的。

真是……玛了个x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