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壁画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3/21 17:51:40字数:8228

能够过来负责教导的人,自然不会是一把年纪只知道一到十的白痴,何况这种老猎人,就算其他的知道得不多,但数数是绝对在行的,这是外出打猎必须知道的知识,狩猎队与狩猎队之间的比拼也少不了用到数字。

知道洞里这帮孩子一到三十以内都差不多能熟练数出来,老猎人除了诧异惊奇之外,也有了一丝欢喜和欣慰。他爱教导人,可惜在山上,那里的孩子根本用不着他去教导。

难得来了兴致,老猎人今天教导得相当尽心。

能学到更多的数,闹哄哄的洞里也安静下来,不吵着换人了,小崽子们都竖着耳朵听。邵玄主要是看部落的文字,这帮孩子则是学习更多的数,至于洞内最无聊的,大概就只有蜷在草垫上睡觉的凯撒了。

老猎人离开的时候,还没教尽兴,也颇为不舍,往年一个冬季也就过来个两三次,现在教得挺爽,就算他想多来几次,他也不可能天天下山。考虑之后,老猎人将手里的兽皮留了下来,并不是最开始拿出来的那张,而是记录了更多数字和文字的一张更大的兽皮,让邵玄保管着,谁想看就去找邵玄。

洞里这边的通风口都已经用茅草堵了起来,没有光照进来,入冬以后洞里白天黑夜一个样,洞里也不可能整天燃着火堆。洞里存着柴火,前两天有战士搬运过来,但也供不起成天燃烧。

邵玄看着火堆想着,如果洞里能亮些,干什么都方便了。

凯撒趴在邵玄旁边啃生鱼,它不爱吃熟食。

洞里吃完鱼留下的那些细密的鱼牙也不好用来做其他的工具,都太小,他们也不能外出狩猎,狩猎工具也用不上。邵玄直接做了几把刷子,给凯撒刷毛,自己也梳梳头。

部落里是有梳子的,只是洞里的孩子们对梳头的兴趣不大,形象问题压根比不上食物问题重要。部落的人不论男女,都有长有短,不喜欢长的就用刀将头割短,但是洞这边也没有谁去给那些孩子们割头,一个个披头散的。

稍微大点的鱼牙被洞里的孩子们争抢着做了项链。

用猎物的角或者牙之类比较有物种特征的东西做成装饰,这是部落里的人用来炫耀展示自己狩猎能力的方式。有些战士会将这种装饰物送给心爱的姑娘讨欢喜,女人之间也会攀比,比谁带着的项链更高等,头上插的羽毛所属鸟种哪个更凶残,越厉害的猎物做成的装饰,戴着就越受到部落人的羡慕。

孩子之间自然也会比。近山脚区的孩子们带着的项链多数都是家里长辈外出狩猎之后用猎物的角、牙齿或者某一部分的骨骼做成的,洞里很多孩子早就没了双亲,没有人送他们这样的装饰物,每次去部落里走动的时候他们就特别羡慕其他带着饰物的孩子,经常跟部落其他孩子爆争斗就有这个原因在内。

可现在,他们能够用自己亲手捕到的猎物的牙齿做成项链,能不高兴么?现在,他们也有项链了,不必那些孩子们戴着的差!这帮孩子如此喜欢鱼也与鱼牙项链有关。

邵玄没跟他们抢鱼牙,大点的适合做项链的都让给了其他孩子。结巴去看望他妹妹的时候就带着一颗鱼牙,比他自己带着的那几颗鱼牙都要大。

都不容易。

在邵玄思量着怎么改善洞里状况的时候,洞里的孩子并没那么纠结,每天除了睡,只有吃东西的时候坐在火堆旁交流一下数数的经验。而莫尔每天也会练刀,数数他早就掌握了,认识的字也比洞里其他孩子多,每天点着火堆的时候,他就在角落里练刀,朝空中扔个石子,然后挥刀砍,毕竟这里可没有夜燕供他练习。

吃过东西,洞里的孩子们一个个睡了,火堆里的木头快燃尽,邵玄往里加了一根木头,等木头的那端烧起来,才拿着燃烧的木头,往洞内深处走。

那天他查看洞内深处的时候,现了一个堆着杂物的石室,石室很乱,洞里孩子们用的石锅也是邵玄从那里翻出来的,除了石锅之外,当时邵玄没有细看别的。今儿闲着没事,便拿着火把过去瞧瞧,看看能不能再翻出点有用的东西。

虽然睡的地方通风口都堵上了,但洞深处还是有连通外面的细缝和小口,继续往深处走的时候能感受到一丝丝吹过来的冷风。

好在风不大,火焰只是跳动了几下,不会被吹灭。

邵玄裹了裹兽皮衣,继续按照记忆往里走。凯撒紧跟在旁边。

洞里深处有不少石室,呈树枝状分布,堆积杂物的石室在靠右数倒数第二间,还挺大。

石室内的通风口都被堵上了,邵玄拿着火把翻看这里的杂物。有一些物品以前被使用过,后来大概洞里的孩子都懒得再用这些,只等着部落粮,这些工具杂物也就全都堆积在这里蒙尘了

除了几个石凳,也有架起石锅的的东西,邵玄都没兴趣。

翻看了一会儿之后,邵玄的视线落在一个圆盘上,石质的圆盘,平底,边沿高出一指的距离。

盛东西吃的?有了石锅还用这个干什么?

将石盘放一边,继续翻看别的,翻着翻着,邵玄动作一顿,回头再次看向被扔在一旁的石盘。用手粗略丈量了一下,然后举高火把,看看被堵着的通风口。

石洞的通风口有很多都开得比较大,既能通风,又能透光。

邵玄的视线在堵着的通风口与石盘两者之间来回看了几眼,然后抱起石盘沿路返回。

加了柴火将火堆烧旺了点,从洞口厚厚的雪层里取了雪放在石锅里,邵玄将石盘放在洞口草帘子外面,将烧融了的雪水倒进去。等了会儿,邵玄再去看,现水已经结冰。

将石盘拖进洞,用火烧了下石盘的边沿,然后将石盘倒扣,里面圆饼状的冰块被倒出。

有几个没睡的孩子疑惑地看着邵玄来回忙活,都很好奇,裹着毛毯又怕冷懒得站起来,都伸长脖子往邵玄那边看,火堆不亮,他们看不清邵玄到底在干什么。

直接用手太冷,邵玄用兽皮裹着冰,抱着冰踩在一块石头上,让结巴把堵在这个通风口的茅草全给拔了。

没东西堵着,外面的冷风都往里灌,冰得洞内的孩子一个激灵,站在通风口的邵玄感受更是强烈,感觉脸都木了。赶紧跟结巴合力,将冰块对着通风口往里推。

和邵玄预料的一样,冰块跟通风口的大小差不多,只小一点点,而这一点点正好让他将冰块推进通风口里。

以前邵玄不明白为什么通风口里还有一处凹陷,现在知道了,是用来卡住冰的。还有点缝隙,用茅草直接堵就好。

等冰块装好,外面的寒风也没再吹进来,光却是从冰块照入洞里。这里的冬季没有炽烈的阳光,但白天外面亮度还是有的。

在邵玄看来,这样的透光度还是不怎么满意,设计也有不少缺陷,但对这些孩子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一个个张大嘴巴,盯着亮亮的通风口,目瞪口呆,跟傻了似的。

原来,冬天,也可以很亮的。

邵玄只装了一个,剩下的就让其他人来做,这次自告奋勇的人很多。刚才还懒得起来的人,围着毛毯就过来了。

在旁边指导他们又做了一个冰块安装在一处通风口,邵玄便让他们自己继续,每个孩子都恨不得亲自动手试验一次,邵玄决定还是按组来,五人一起装一个。太高的地方,他们就以叠罗汉的方式来解决。

邵玄让他们用的时候都得小心别摔破了,不知道这些石盘存放在这里有多久,至少近些年是绝对没使用过。

看那边没问题,邵玄又拿着火把回到堆杂物的石室,翻了翻,又翻到四个圆盘,就一个能用,其他三个都碎了。

将第二个圆盘拿出去,做了个冰块安装在这间放杂物的石室的通风口,这次用不着火把邵玄就能看清石室内的情形了。

那边的孩子们正忙着做冰块,邵玄则在这里继续翻动,看看还有没有其他能用的东西。

翻动的时候,邵玄的手臂擦过石壁,现石壁上唰唰地掉粉。

邵玄很疑惑,洞里其他地方的石壁可没有这样,俯身仔细看了看,他现,这间石室石壁表面覆盖着一层东西,像是用石粉处理后刷上去的。

他见部落有人用过这类似的法子刷木头防虫防腐,但这里只是山洞,何须采用这样的法子刷石壁?而且,看这情形,年代够久了。

刚刷上去的那些年肯定是覆盖得严实,可现在离部落居住在洞里的时期已经过去好久好久,这些覆盖在石壁上的粉层早已经变松,有些地方开始掉落,用手一抹,就能抹去不少。

拿出石刀刮了刮,抹去墙壁上的石粉,借着透进来的光,邵玄看到,在抹干净的石壁上这块地方,刻画着一些图案。

一个女人抱着罐子,罐子的口径宽而阔,底部却尖而锥,罐子上还有花纹。邵玄在部落里也没见谁使用这样的石罐,部落的人一向讲究实用,而不是精美。

或许山上住着的人家里会有这样的吧。邵玄想。

再擦出一块地方,石壁上刻画的则是十来个战士拿着弓箭,追赶猎物。

邵玄记得,郎嘎跟他说过,部落的人极少有人使用弓,因为没有好的材料能做出足以承受图腾战士臂力的弓,现在做出来的都只是用来设陷阱,驱赶猎物辅助狩猎而已,而不是给图腾战士使用。可石壁上刻着的这些图里,每个战士,人手一把大弓!

邵玄拿着刀打算刮下更多的石粉看看石壁上其他被覆盖着的画,想了想,放下刀,邵玄取了水来,拿着兽皮沾着水小心擦拭石壁。他觉得这间石室石壁上的画可能会告诉他很多有意思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