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蛮荒色彩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3/21 17:51:41字数:5038

那句歌词灵验了。

邵玄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让你丫嘴贱!

当太阳出来,冰雪消融的时候,格带着人,将洞里拿着工具兴致冲冲打算去河边捕鱼的一群人堵在那儿。

看到格露出熟悉的笑,再看看格带来的人,这帮孩子才想起来,麻痹的,每年冬季结束,风雪节祭祀活动之前,他们会被拎去溪边刷干净。

最讨厌洗澡了!!

文雅点说,部落的祭祀活动要沐浴,而现实点的情形则是,这帮不愿意洗澡的孩子,会被强制拎去溪边刷澡,看格带过来的那些战士就知道了,不乐意也得刷!

好在邵玄还是愿意去洗洗的,一个冬天连个脸都没洗过,头发黏糊糊一团,格不提起来,他都没想过自己现在是个啥样。

邵玄走到溪边,对着溪水看了看,因为溪水的浪花看得不太清楚,但看是能大致看出现在的邋遢样。

身强体壮的战士们可以直接跳进溪水里,不过对于小孩子就不行了,格提前让人烧了热水,舀半瓢热水,再加点溪水,对着扒光了按在石板上的小崽子身上冲,手里还拿着不知道是草藤还是啥的东西给刷,每刷一下都能看到大量的黑水流下。这帮小崽子都快成泥人了。

一瓢瓢水冲,一下下给刷干净,刷完的就给扔旁边干草垛子上,会有人将他们用干净的兽皮裹了拎回洞里去。孩子们之前穿盖的兽皮也被部落的女人们拿走洗去了,等洗了晾干才会再拿回来。

这一幕幕看得邵玄眼皮子直抽。

有种像是进了肉制品加工厂的错觉……

见格看过来,邵玄立马道:“我自己来,给我一个瓢!”

看邵玄很配合,格扔过来一个瓢之后,便将注意力放在其他孩子身上。反正安然熬过冬季的孩子,一个都跑不掉。

刷完澡被带回洞里的孩子们被告知,后天就举行风雪节祭祀活动。这是巫的决定,不会有人反驳,抱怨都不会有。可见那老神棍洗脑之成功,即便被折腾成这样也没半点对巫的怨言。

冬季过去三天,洞口原本堆积得厚厚的雪层迅速融化,洞里通风口的冰自然也不能坚挺下去。不过冬季一结束,气温也回升得很快,裹了毛毯之后也不觉得多冷。一切似乎又开始焕发生机。

这两天给邵玄印象最深的是,很多平日里不修边幅跟乞丐似的一些人,都将自己收拾得很妥帖,即便穿的兽皮不好,还有破洞,但好在干净,头发不管长短也都梳理过。

到了风雪节当日,洞里的孩子们还在睡,祭祀活动要等到晚上才举办,现在他们也没准许去河边捕鱼,只能继续睡,到点了自然会有人来叫他们。

洞里的草帘被掀开,从外面进来的格对着躺一地的孩子们说道:“好了,小子们,起来起来,收拾一下准备上山!”

邵玄看到格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现在的格头上戴着不是道是什么野兽的角,脖子上戴着好几条兽骨项链,身上穿着的兽皮也不是平时的那种,兽皮上的花纹很清晰,毛像一根根钢针似的,看着并不那么柔顺。应该是哪种凶猛野兽的。

除了穿着之外,格面上还用植物颜料画了花纹,两边面颊上画着的跟部落的图腾角纹很像,额头、鼻子、下巴都画了。每次狩猎队出去的时候,战士们脸上也是画的这种。虽然他们狩猎的时候身上也会显示出图腾纹路,但狩猎之前在面上画画似乎成了一种传统惯例、一种仪式,而现在,祭祀活动也一样。

认真来讲,邵玄是第一次参加部落的祭祀活动,他在这个地方醒来的时候,祭祀活动已经过了,所以脑子里并没有相关的记忆。很新奇的感觉。

洞里孩子对于祭祀活动还是很积极的,因为这样的活动是全部落动员,不管是住在山顶的,还是近山脚区的人,不管是强壮的战士,还是嗷嗷待哺的婴孩,都会上山。

这是一年之始的象征,也是每年最喜庆的活动。

祭祀的地点就在山顶处,离巫住的地方很近。

将凯撒留在洞里,邵玄跟着走出洞。

天色有些暗了,黑夜很快会降临,冬季过去本来活跃起来的夜燕,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今晚邵玄一只都没见到。

上山的时候,邵玄也看到了结伴同行上山的其他人,都是“盛装打扮”。头上戴鹿角、牛角、羽毛等还有一些邵玄认不出是啥玩意儿的头饰,脖子上是一个比一个狰狞的项链,瞧人家兽牙项链上的兽牙,相比之下,洞里这帮娃娃戴着的还真入不了眼。

图腾战士们脸上还画着跟格一样的画,有男有女,邵玄还看到一个女战士,她头上插着的五彩缤纷的大大的鸟毛,脖子上戴着数条骨链,腰上围着像是某种蛇皮一般的腰带,花纹特别斑斓,皮裙上缀着一条条骨饰,走动的时候骨饰之间的碰撞发出咔咔的声音。

格说那是一个很强悍的女战士,在部落有些地位。周围别的女人在看到那女战士身上的装饰之后面上有羡慕,也有崇敬之色。

相比之下,邵玄他们像是一只只弱鸡崽走在一群强壮的人面金刚中间。

邵玄也看到了部落的其他孩子,不管是近山脚区的人,还是住在山腰的,亦或是再往上住在靠近山顶的人,那些孩子的装扮也跟大人们很像,只是给邵玄的视觉冲击没大人们那么大而已。不过明显的是,越往上,那里生活的孩子们戴着的装饰越“高级”。

最前面跟那位强悍女战士走在一起的孩子,拽得跟屁似的,你戴的是什么?野猪头么?

邵玄抽着眼角,视线从那边收回,发现身旁洞里的小崽子们都双眼放光,羡慕地看着那些戴着“高级货”的孩子。

身周一切,彪悍如斯。

狂野、玄妙,如此浓烈的蛮荒色彩。

邵玄的脸一直是僵着的。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晰感觉到生活在原始部落。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