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你烧着了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3/21 17:51:41字数:8766

这是邵玄第一次上山。

部落里越是地位高的人,住的地方越往上。

随着越来越接近山顶,邵玄感受到身旁的孩子们,以及在前面领路的格和另外几个战士,早已经没了在山下时候的随意,变得拘谨不少。

邵玄他们到的时候火塘周围已经聚集着很多人了,近山脚区的人所站的地方离火塘都比较远,按居住地点分布,山里住得越往上,现在所站的地方离火塘就越近。

好在离得虽然远点,但地势偏高,站起来能勉强看到火塘边的情形。

部落的总人数有多少?

以前不知道,不过现在,邵玄心里大概有了估计。

今天的仪式部落的所有人都必须出席,不管你是生病在床,还是腿脚不便,都得到场。邵玄粗略估了一下,数量不少于一千人,应该在一千五左右。

一千多人在邵玄看来其实并没有多少,不过来到这个部落之后,邵玄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还是很热闹的。

山顶有一片空地,中心地带有一块圆形的凹陷,而凹陷的正中有一朵风中摇曳的火焰。

火塘。

这是邵玄第一次见到这个部落的火塘。与想象中的大相径庭。

邵玄曾经疑惑,为什么部落的火塘会在山顶,那里是整座山最冷的地方,再说了,部落已经有比较成熟的打火器,为何仍然保留着火塘?每个人说起火塘的时候总是特别敬畏,望向山顶的眼神带着无可动摇的虔诚。

听部落的人说,火塘,关系着部落的兴衰。至于到底怎么个关系法,邵玄却未曾从别人那里了解到,现在,只能用自己的眼睛去寻找答案了。

山顶偌大块地方,足够站下部落所有人。

中间凹陷的那片半径有四五米,可凹陷中央燃着的那点小火苗就跟普通的烛光似的,并不明亮,感觉风一吹就灭。而且,在火塘中,邵玄没有看到任何木柴或者其他能燃烧的东西,那点火苗下方也没有看到助燃的物体。

那边是长存于火塘中的火种。

围绕着火塘的还有一圈木桩,木桩一人高,很粗,每个木桩上面放着一个石盆,盆里都堆放着新鲜的肉、果子、鸟蛋等东西,应该是祭祀贡品。

木桩旁边也站着人,听周围的议论声,邵玄知道,那些人都是每个狩猎队里狩猎能力最强的几个,一部分是青年,一些已经年近中年,一共五十人。

那些人脸上也画着跟格他们一样的图纹,不同的是,那些人脸上的图纹颜色并不只是单一的黑色,还多了白色和红色,穿得也更“庄重”,有个头上戴着大大的鹿角,比邵玄沿路走过来看到的其他人戴着的都要大得多,几乎都快将那人整个都笼罩进鹿角里面了。

除了那个戴着超大鹿角的战士,另外几个也不逞多让,原本邵玄以为上山途中见到的就够夸张了,没想这里还有更夸张的。

突然,周围的议论声一静,邵玄看过去。

是首领和巫来了,他们所经过的地方,人群自动让开,特别恭敬。

首领头上也戴着厚重的角,而巫则轻装上阵,没戴什么太夸张的东西,只是拿着根拐杖,背有些佝偻,穿着一身灰白的兽皮斗篷。

这是邵玄第二次见到巫,感觉跟去年养凯撒的那时候没多大变化。

跟在首领和巫身后的便是这一次仪式中人们最关心的人了。

近八十个孩子,年纪从十岁的到十四岁的都有,这些孩子紧跟在首领和巫身后,来到火塘边挨个站好。

邵玄看到了洞里的四个人,包括莫尔。

以前在洞里的时候,那几个孩子多暴躁,现在安静得跟乖宝宝似的,头发也梳理好,还编织着一些骨饰,穿着无袖的兽皮衣。自打邵玄认识他们,就没见这几人如此整洁过。

“今年的孩子好多啊。”附近有人小声议论着。

“是啊,去年也就三四十个,今年多了一倍。”

“这是个好兆头啊,有这么多新鲜血液加入,咱们部落更强大了。”

“……”

周围的人在议论,邵玄身边的这群孩子也小声嘀咕,都羡慕啊,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站在火塘边的那个地方。

等了会儿之后,那边仪式的准备工作做好了,仪式开始。

首领叫敖,是个很强壮的人,听闻实力排行部落前三。

敖先讲了几句,说说去年的收获,再展望一下未来,振奋士气。上辈子邵玄听这类似的话听得多,并没有什么感觉,倒是旁边的一些人都激动得跟什么似的,在首领话毕还振臂高吼两声,一帮小崽子也跟着吼得小脸涨红。

首领说完之后,接下来就是巫的事情了。仪式,本就是以巫为主要。

近八十个孩子围在火塘边站着,比之前站在木桩旁边的那些战士们离火塘还要近。

巫拿着拐杖,佝偻着背,战到火塘边沿,张开双臂,开始吟唱。

场面突然从刚才的激昂变得紧张起来,每个人都紧闭着嘴,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生怕影响了那边的吟唱。

巫唱的什么邵玄没听懂,似乎并不是部落平时说的语言,音调也怪。

不过,更怪的还在后面。

随着巫的吟唱,火塘正中那点火苗跳腾着,翻卷着,在没有任何助燃物体的存在下,火焰越来越大,往周围扩散,焰身也越腾越高,直至蔓延至火塘边沿,将整个凹陷的火塘覆盖,焰身也跳腾至三米高,同时,火焰最上方,逐渐显现出一个由火焰组成的图形,越来越清晰,火焰形成一个底端连在一起、朝同一方向弯曲、一内一外的双角,双角附近包裹着闪动的火苗。

那正是部落的双角图腾!

火塘三焱,第一焱——腾焱!

腾焱,图腾现!

不仅仅是火塘那边有图腾显现,就连所有在场的战士们身上的图腾纹也跟着显现。

每个人都盯着火塘的方向,目光虔诚。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两弯月亮在夜空两头出现。但山顶此时,却因为火塘中翻腾的火焰,周围被照得很亮,笼罩着一层红色。

巫的吟唱并没有停止,反而越加高亢,紧接着,一声声鼓响加入,带着特定的节奏,其中还有骨头敲击和石头打击的声音。

有人拍着兽皮鼓,鼓的声音有高有低,但都与邵玄上辈子听过的一些鼓所发出的声音不同。

敲骨、击石、拍鼓声。

站在木桩旁边的男女战士们也动了,加入了进去,跟着巫吟唱,一个跟着一个,相互之间隔着一定距离,绕着火塘围成一个圈,摆动着手脚跳动。

那是从部落建立之初就流传下来的老古舞。

邵玄想起曾经那位研究考古的同学的话,“很多部落都有他们自己的老古舞,也是每个部落祭祀仪式上很重要的一环,它承载着那个特定时代环境中部落祭祀的独特礼仪,也传递着部落的人们对先祖的崇拜。这样的舞不是谁都能学、谁都能跳的,得依照部落流传的古训。”

而现在,正围着火塘跳动的那些人,无一不是部落中的精英,也是得到部落承认的有资格在祭祀仪式上跳老古舞的人。

虽然那些动作在邵玄看来很滑稽,但这样一份殊荣,确实是部落人人都想的。在洞里的时候,邵玄就没少听那些小崽子们幻想某天自己会成为祭祀仪式上跳老古舞成员中的一员。

演奏的音律说不出的怪异,单个音听起来要么很刺耳,要么很沉闷,但这些音节合在一起,对于此时此景却极为适合,让人感觉就应该是这样,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样的场合,就应该是这样的音律节奏。

不过,相比起老古舞和特异的音律,邵玄更在意站在火塘边的那些孩子。

在那些被挑选出来的战士们绕着火塘跳老古舞的时候,火塘中的火焰焰身卷腾得更高了,很多火苗从那里飞出来。

是的,飞出来。

一朵朵火花,一团团火苗,就从火塘那边直接飞了出来,在空中往外飘。

火塘第二焱——焱飞!

而离火塘最近的那些孩子们,没有任何一个避开,依然恭恭敬敬站在那里,任由那些火苗飞到身上。

邵玄瞪大眼睛看着那边,那些火苗飞到孩子身上之后,并没有将他们烧伤,连衣物都没有燃着,像是直接融进他们的身体里一般。

融入的火苗越来越多,紧跟着的变化是,一些孩子身上逐渐出现了图腾战士特有的纹路,而且这样的纹路随着接触的火苗越多,也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完善。

沸腾的火苗并不仅仅只是接触了围在火塘边的那些被巫选中的孩子,也有很多朝聚集场地的边沿扩散,邵玄坐着的地方就有不少火焰飘了过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火苗,邵玄反射性地想躲避,不过还是强自镇定下来,既然其他人都不动,应该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有害。

确实,火苗接触之后,邵玄只感受到一股很舒服的暖意,却并没有灼伤感。

这下邵玄放心了,盯着火塘那边继续看,没管越来越多飞过来的火苗。火塘边的那些孩子,都是这一年最幸运的人,他们将从火塘的火种中获得能力,觉醒图腾之力。不知道洞里出来的三个孩子加半个洞里人的莫尔能不能成功觉醒。

正看着,站在邵玄旁边的屠压低声音急促地叫了他的名字。

“阿……阿玄!阿玄!”

“什么?”邵玄回过神来,视线从火塘那边移开,却发现周围的孩子都像见鬼一般看着自己。

“怎么了?”邵玄疑惑。刚才看得太入神,没注意周围。

旁边的几个小孩都赶忙退开,依然惊恐地看着邵玄。

屠咽了咽唾沫,道:“你……你着了……”

“着什么?”邵玄还有些迷糊,这说的什么话?我着什么了我?

“你……烧着了……”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