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残缺的火种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3/21 17:51:42字数:5688

次日,沉浸在练习运用图腾之力的小战士们一一清醒过来。

经过一晚上的练习,众人基本上都能够熟练地动用体内的图腾之力。

邵玄这一晚上的收获也不小,在熟悉如何动用图腾之力后,他尝试着用同样的方法去对待那个笼罩着图腾的“蛋”,结果表明,确实有用。

当催动图腾之力的时候,“蛋”上莹莹的光芒会暗淡稍许,而借用“蛋”的能力时,图腾会被“蛋”的光芒覆盖。不过,不管动用哪种能力,图腾一直都被笼罩在“蛋”里面,这个无法改变。

虽然现在做不到眨眼间就能切换、动用这两种能力,但至少在时间充足的情况下,这两种能力能够收放自如,能将图腾之力跟那个“蛋”的能力分开使用,而这样的成果就是,邵玄睁开眼之后,见到的不再是一个个骷髅架了。

再次看到熟悉的世界,邵玄不禁欣喜万分,这要是一直看到的都是骷髅就惊悚了,好在还能看到这样多彩的充满了生命活力的世界。

摆平了这一大难题,邵玄的心情现在非常轻松,这次看到了不少熟面孔,包括之前洞里的,还有莫尔、赛,以及一部分有过数面之缘的孩子。

还是看表情生动一点,充满骨架的视野实在是太过阴暗沉闷。

这次邵玄终于感受到来自矛的视线了,不过即便看到了,邵玄也只是扫了一眼,不再理会。

被邵玄这样无视,矛也是一肚子气,想过去跟邵玄好好“交流交流”,这时候巫过来了,矛也只能先忍下这口气,他可不敢在巫面前放肆。

巫询问过大家的感受,确定没有异常之后,便道大家可以离开了。至于其他的,就只有在以后的狩猎行动中再去适应。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纵使起始点一样,同一批觉醒的人,以后也的成长程度谁也说不准,能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图腾战士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

邵玄很佩服这老神棍,就算是生活在洞里的那些孩子,经历了那么久的饥饿和艰苦条件,大多性情凶悍,却从未怨天尤人,也没有阴暗扭曲,等觉醒了照样是一个积极向上朝着光明大道奔走的好战士一名。这里面多半都是巫的功劳。

如果说首领管理着部落的物质生活,那么,巫便掌控着部落的精神生活。巫之责,重矣!

离石屋不远处有一些人等在那里,估计是来看小孩的,其中邵玄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想看不见也难,顶着那么个大猪头太显眼了,这不就是昨天上山的时候见过的那个戴着夸张野猪头还拽兮兮的小屁孩吗?

矛也看到那边了,脸上的怒气顿时散去,带着得意的笑往那边走。

“哥,你成为图腾战士了?”顶着个野猪头的小孩问。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矛面上更得意了。

原来是兄弟,难怪邵玄刚才觉得矛有点眼熟呢。

这帮小战士们一个个离开,邵玄也打算走,没想被巫叫住。

“阿玄,你等等。”

巫走过去,递给邵玄一个纹牌,“你将凯撒养得很好,以后有难处可以来找我。”

早上巫已经询问过凯撒的情况,大致了解了一下近一年来邵玄那边所发生的事情。鱼的事情在山上其实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而巫也一直忙着研制草药,自然也关注得少了,今早才知道一些。不过巫对凯撒的兴趣比鱼要大,知道自己确实疏忽了,难得这孩子将狼养这么大,便想着补偿一下。

上次巫给的纹牌戴凯撒脖子上了,这次再给邵玄一个。

巫还许诺等邵玄自己的屋子建好之后,会送过去一些食物。邵玄也没客气,道了谢,才告辞离开。

等邵玄离开后,首领敖走过来,给巫看了看烫伤的手,说了昨晚的事情。

巫沉思了一下,突然想到什么,将敖叫进屋子里,旁边并未有第三人。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据闻,最初的火种之焱,确实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巫缓缓说道。

“您的意思是……”敖震惊不已。

所谓“最初”的火种,作为首领的敖自然能听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

除了第一批来到这里定居的人,部落里也只有历代首领和历任巫知道,部落的火种并不完全,而是残缺的。

所谓的火种之焱不伤人,在飘飞的火种之焱融入身体之后,其实只是不伤己而已,对自己之外的人则不同,毕竟,每个人体内的力量之源一样,但力量却多少有些差异,被唤醒时,自然也会有对自己的保护和对非己的排斥。

火种之焱不伤死物,但活物就不同了,若是非本部落的人接触,自然会灼伤,而敖因为是本部落的人,根源上讲,唤醒力量之源的火种是相同的,都是本部落的火种,排斥并不严重,再加上敖本身的强悍体质,只是烫红并未烫伤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而那些在外飞行的夜燕,那晚它们不敢进入部落居住的区域,因为会在第三焱焱展的时候它们若碰到,则会被烧伤甚至烧死。

这也是格建议邵玄将凯撒留在洞里而不带着上山的主要原因。

但,这种保护自己排除异己的情况,在火种残缺之后就不那么明显了,

“那……完整的火种存在时,觉醒难道其实是阿玄那样浑身包裹火焰的情况?”敖惊讶。

“极有可能……此事暂且保密,不可让第三人知晓,待我翻阅传承下来的兽皮卷再做商讨。”巫严肃地道。

敖点点头,他也知道这大概一时半会儿搞不明白,但只要知道不是坏事就行了,至于部落里其他人问起来,只说是觉醒原因就好。

正往山下走的邵玄并不知道自己觉醒的方式跟火种有关,属于完整火种存在下的觉醒方式。既然首领和巫并没有就昨晚的事情细问,邵玄也不会将秘密说出来,而是继续扮演刚觉醒的小孩角色。

舒展一下筋骨,能听到骨头发出咔咔咔的声音,却并非久坐不动的那种僵硬感,反而有一种浑身充满力量的畅快感觉。

心里一直积累的因为莫名来到这个陌生世界的抑郁也消散不少,走动的时候更是感觉整个人都轻了许多。站在山上往远处看,视野中的广阔山野,让邵玄胸中不禁涌起一股豪气。

既然回不去了,就好好在这里活下去。

摆动双臂,腿脚加快,轻轻一跃便是数步之远,在奔跑中尽情感受与昨日截然不同的畅快淋漓。

都言觉醒之后,行如飞鸟,力胜猛兽,那也不是瞎吹的。就算邵玄现在做不到,以后也不是没可能。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