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有朝一日夸富宴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3/21 17:51:44字数:6618

邵玄还没下山的时候,近山脚区的人们就议论着邵玄觉醒图腾之力的事情,谁都没料到这个年纪小,长得也不壮实,还是洞里出来的孩子,昨天竟然能够觉醒图腾之力!

这么小就觉醒了,这潜力肯定不小,以后说不准能成为一个强悍的图腾战士。

也有人揣摩邵玄这么早就觉醒的原因,一些人说是因为邵玄每天早上出去练习,跟山上的孩子一样,所以能够这么早觉醒。

还有一些人推测是鱼的原因,近山脚区以前都没生过这样的事情,怎么现在就出了个邵玄?不过这种说法一出来就被反驳了,如果是鱼的原因,吃鱼的孩子多得是,自家孩子后来也没少吃啊,还比邵玄大一岁呢,还不是没觉醒?

所以,最后还是将提前觉醒的事情归结为邵玄每天早上出去练习的原因,而且还有越来越多人信服。

因此,当邵玄下山的时候,就现以往很多成天睡大觉的孩子被大人拎出来帮着搬石头干活或者跟着一起捕鱼。

问了人邵玄才知道缘由。也是,干活也是一种锻炼。

对于他们所说的早起锻炼的事情,邵玄并没有反驳。至于真正原因,邵玄自然不会说出来,

洞里的孩子今天并没有出去捕鱼,邵玄不在,凯撒罢工不干,不去挖石虫。就算有了工具,但弄不到饵,也不可能顺利捕鱼。碎石地那边人太多,这帮小子过去挖石虫也占不到便宜,总被挤出来。

而凯撒,任洞里其他孩子怎么说,还有人都咬牙拿出半条鱼给它,它就是蹲洞口不挪屁股,谁都不看,一直盯着山上。

见邵玄回来,凯撒立马精神了,朝着邵玄冲过去。要不是觉醒了图腾之力,强壮了不少,力气也大了许多,邵玄还真可能被扑倒了。

洞里孩子都眼巴巴望着,邵玄便带着凯撒去碎石地那边挖了不少石虫。经过一个冬天的休眠,石虫也都从地底钻到地表来活动,今天的收获不少。

既然觉醒了图腾之力,邵玄以后是要跟着出去狩猎的,不可能再管洞里的事情。找格商议之后,邵玄让屠和结巴共同管理,屠数数能力强,记忆力也好,现在胆子大了很多,说话也顺溜,只是人看着太瘦弱。而结巴其他的不行,体型在那儿摆着,真要是凶起来,洞里其他孩子也拿他没办法。这两人合伙管理,应该靠谱。

解决完洞里的事情,邵玄就见到郎嘎带着一张灿烂的笑脸过来了。

“好小子!不错嘛,这么早就觉醒了,我还以为要在等个两年呢。”郎嘎很高兴,邵玄以前跟他们聊天的时候问过,如果觉醒图腾之力,能不能加入他们狩猎队,当时麦并未拒绝,后来还帮过邵玄,这就说明麦也很看好邵玄。

本来昨天去参加仪式的时候他们还遗憾邵玄今年没到年龄,没想,昨晚上邵玄竟然能给他们一个大惊喜。

成为图腾战士,就能有自己单独的屋子了。而郎嘎现在过来也是为了帮邵玄这个忙。

郎嘎今天跟几个狩猎队的好友聚一起烤肉,讨论着即将到来的今年第一次狩猎的事情,听说邵玄他们已经下山,便来找人,拉着邵玄过去,认识认识以后的队友们。

郎嘎的木屋里有六个人,都很年轻,其中一个去年才觉醒,不过觉醒的时候已经十三岁,再加上觉醒之后个头猛长,看起来比邵玄大不少。

知道这些人会是自己将来的队友,邵玄也很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

“屋子不用担心,明天早上我们就去砍了木头帮你建!”名叫昂的那个年轻人对邵玄说道。

邵玄过去以为要等个两三年才能有属于自己独立的屋子,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一般来说,像赛他们有自己家人的,大部分都仍然跟家人住一起,不过像邵玄这类洞里出来的。基本都是找人帮忙建造单独住的地方。

既然来了,郎嘎也没让邵玄立刻离开,留着一起吃烤肉。过了一个冬天,腌制的烤肉并不新鲜,郎嘎他们还是更愿意吃新鲜的肉。反正很快就要迎来今年第一次狩猎了,几人带了一些家里还剩的腌肉,好好吃一顿,想着赶紧吃完以后去弄新鲜的。

吃着聊着,昂突然提起了那个在部落广泛流传的词——夸富宴。

那是一个传说。

传言部落曾经有人举行过这样的盛宴,邀请部落的一些人去赴宴。举办宴会的人相互之间比谁提供的食物数量最多,而所谓多的程度,便是让客人们吃得摇摇摆摆倒进草丛,或是吃撑,吐了回来再吃几趟,盛宴才算成功。

这种活动便是所谓的夸富宴。

而根据郎嘎他们所说,邵玄知道,夸富宴就是送出去或毁坏掉比自己竞争对手更多的食物、财物。一些更有威望的人还会挡着众人的面毁掉自己的食物、衣服等,有时甚至会烧掉自己的房屋,以此来树立自己在部落的威望,羞辱对手,并取得其追随者们长久的敬佩。

能这样做的,无一不是具备一定的实力和地位,雄心勃勃争夺更高威望的人。

够狂妄,够自大,也够脑残。

再看看郎嘎他们说起夸富宴时候,那毫不掩饰的敬佩之情,仿佛对方站在这里就立刻跪拜似的。

见邵玄震惊的样子,郎嘎一副长者的姿态说道:“你还不懂。”

邵玄是不懂,在他看来这得多脑残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竟然会被郎嘎这些战士们如此膜拜!

不,应该说,部落的人其实都对此极为崇拜!

想想上辈子请客吃饭必须有剩菜才有面子,邵玄顿时有那么点儿理解了。原来,这种习俗是从老早传下来的。不过就算浪费也不至于如此程度啊!

他还是小看了这里的人对于食物的执着,以及对这种另类食物观的追求。

以前总听部落的小孩子们讨论曾经哪个战士打败了多么庞大凶猛的野兽,那些过去的英雄们被崇拜,这些辉煌的事迹被记住,被一代一代传下来将给孩子们听。

可现在,邵玄却被告知,还有另一种光辉事迹更甚。

原来,让人心甘情愿追随,不一定使用武力将对方一次次揍趴,不需要去游说、给甜枣、做出诸多基于心理的设计,只需要举办一场夸富宴,自然会有无数心甘情愿过来的追随者。

邵玄感觉自己的价值观人生观又被扭曲了。

抬头看了看夜空的两弯新月,邵玄感慨:“有朝一日……定要脑残一把!”

“你刚说什么?”郎嘎没太听明白邵玄后半句到底是啥意思。

“没什么,我是说,如过有可能,咱也办一场。”邵玄道。

郎嘎他们闻言都笑了,郎嘎更是拍着邵玄的肩膀哈哈哈笑不停。笑过之后还夸赞邵玄:“有志气!”

在郎嘎和麦他们看来,邵玄刚才所说的不过是因为听到传说中的事情后表的稚气之言,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他们从未见过谁办过一场夸富宴,自己的父母、祖辈,都未曾见过。

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连巫和领都没见过呢。

大概是觉得这个话题持续下去不太好,郎嘎便换了个话题,有心多在邵玄这儿卖弄一番。

“你知道,我们自出生开始,最亲密的伙伴是什么吗?”郎嘎问道。

邵玄正襟危坐,低头思索片刻,眼神意味深长地看向郎嘎,试探地道:“左手?”

郎嘎:“……”

++++++++++++++++++++++++++++++++++++++++++++++++++++++++

新的一周冲榜,求大家推荐票火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