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荣耀之路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3/21 17:51:45字数:6700

次日一早,邵玄就绑了装着碎石的兽皮袋,带着凯撒往训练地那边跑。

以前没觉醒的时候总得担惊受怕,稍一不注意就会被误伤,甚至嗝屁,现在有底气多了,至少没那么弱不经打。

部落的人并不懂太多花样招式,他们只会假想出一个猎物,然后根据猎物的习性,做出更直接的反应。

有的战士会将山壁当做某种野兽,然后对着山壁拳脚相加。因此,若是看到山上哪个地方飞沙走石,不用惊讶,那只是某个图腾战士在练拳而已。

就像那晚在巫那里看到的,普通的石头“矛”那小孩都能一拳打断。

邵玄跑过去训练地那边之后,选一座山,再扛一块石头,从山脚往山上跑,跑的途中顺便看看山上哪一块地方石质不错,便过去敲挖。

“还好有这样一个特殊的能力。”邵玄看着视野里深浅不同的灰色,感慨道。

相比起图腾之力,邵玄体内另一种能力无疑帮了他不少忙,省了功夫去寻找。

中等或者中上等级的石料,邵玄是打不动的,赤手空拳打过去,疼的还是自己的手。

将看中的石块敲挖下来之后,看看天色,接近中午,邵玄便扛着石头往回跑。回木屋吃过东西,带着挖出来的石头往老克那边过去。

下午的时间,邵玄都安排用来学石器。

看着简单的石器却有很多技巧,不仅仅是单纯的敲击。

“首先你要懂辨认石质,就算是同样硬度的石核,敲打的方法也未必一样。”老克拿出两个石料一样的石核,说道。

邵玄看着老克将其中一个直接进行敲打剥片,而另一个,则加入了冷热处理。老克跟邵玄讲解了好几种石料加热后颜色的变化和冷却时间。

有些石料加热后颜色和质地都会发生或多或少的变化,而有些石料只是改变质地,还有一些则对加热过程毫无反应。有时候加热必须把握住温度,什么温度下剥片最好,什么温度下不适合剥片等都需要了解。而这个温度,在没有精密仪器测量的时候,只能凭感觉,凭经验了。

比如,邵玄摸着一样的温度,老克稍微碰一下石核就能说出哪个温度更高。

不同的石料对不同温度、加热时间、冷却变化以及其他个性上反应均不相同。

老克将刚才拿出来的两个石核之一放在火上烧了烧,一手拿着一根石棍,将那块石核夹在中间。

火堆的火烧得很旺,像是要把人烘干似的,凑在火堆旁边不一会儿都能浑身冒汗,老克脸上也满是汗迹,但手却依旧很稳,时候翻动石核的动作也非常利落。

半个小时之后,放在火上加热的那块石核由原本的灰白变成棕红,老克才将那块石核夹离火堆,却并未开始剥石叶,而是等石核渐渐冷却,棕红色变浅之后,才开始剥片。

被剥下来的石叶不管是细长形还是圆片,几乎都是同样的厚度!

这是何等的控制力才能做到的事情?!

至少在邵玄以前的观念里,没有那些先进的切割工具,是做不到这样程度的。

所谓“理想的打磨”其实是一种非常复杂的过程,不了解此道的人根本无法想象。

理论之后便是实践,下午大部分时间,邵玄都在练习剥石叶。

“废物太多,再来!”

“这剥的什么玩意儿,再来!”

“挥锤力度控制太差,再来!”

“慢着!这种石材能直接剥吗?你鱼吃多了?!拿过去烧了再来!!”

……

住得离老克比较近的一些人都知道,最近老克脾气更暴了。谈起邵玄,都一个个摇头叹息,“阿玄那孩子,可怜哪!”

事实上,屋子里的情形并不像部落的人想得那么惨。

老克也就嘴上不饶人,对教授邵玄石技还是非常费心的,也舍得石核。

邵玄一下午就敲了五个石核,不算他带过去的那个,另外四个都是老克自己的,石料还不错,用来给自己当练习石,还真有些浪费,老克不心疼邵玄自己都看着惭愧。

每天从老克那里疲惫地回到自己的木屋,邵玄感觉浑身的肌肉都在刺痛,而且刺痛感越来越强烈,架个石锅点个火都疼得咬牙,握着石锤的虎口处更甚,火辣辣的,架石锅架了几次才成功。

所谓千锤百打,邵玄感觉被打的不是石核,而是他自己,不过晚上倒是睡得很香,而且一觉醒来,浑身清爽,仿佛昨天的肌肉刺痛只是错觉一样。

就是不知道这是图腾战士本身所拥有的能力,还是另外一种特殊的能力所致。

这日大清早,邵玄跟前几天一样打算去训练地那边,昨天他看好了一处地方,那里的石料不错,能挖出来几个不错的石核,这样也省得一直用老克的,把老克敲穷了怎么办?

走着走着,邵玄就发觉不对劲了。平日里并不那么活跃的人,都早早起来,往同一个方向汇聚过去。

想了想,邵玄一拍额头。

差点忘了!今天是郎嘎他们外出狩猎的日子!!

抬腿转了个向,邵玄带着凯撒往人群聚集的地方走去。

从山脚到山顶有一条路,几乎呈直线往上延伸,而且这条道比周围其他地方的地势要高一些,也没有人在那上面建房,狩猎队外出和归来都会通过这条路,并不会干扰部落里其他居民。

久而久之,这条路也形成了另一种意义。部落的人称之为“荣耀之路”。

就像是在隆重送别即将上战场的战士,人们的心情自然是复杂的,有骄傲,有沉重,还有希冀,因为不知道等狩猎队回来的时候,他们的家人是否依然安好?能不能带回来足够的食物?

聚集在“荣耀之路”两旁的多是此次外出狩猎队战士的家属,从老人到小孩都有。等到时候狩猎队归来,这些人又会在此迎接。而两次的心情,自然也会截然不同。

不过,除了迎接和送离狩猎队之外,狩猎队的战士群体中,这条路也代表这一种意义,一种对他们自身实力的肯定,如果让邵玄来形容,对于很多战士来说,那条路就是一条“炫富路”。

狩猎归来,谁分到了多少食物,一目了然,就跟资产公开一样。富裕的人,也自然不会缺声誉、地位、女人,这些都是值得炫耀的东西。

“来了!”有人喊道。

邵玄望过去。

从山上走下来的有两百来人,走在最前面的便是狩猎队的头目,邵玄在祭祀那晚见过,不仅是头目,那位头目身后的几人邵玄也觉得熟悉,都是那晚在火塘边跳舞的。

走下山的人,不管是脸上带着笑的,还是满脸肃穆的,每一步都走得气势十足,颇有种战场大将的感觉。

队伍靠后的位置,身材高大的战士之中,明显矮一截的那几个孩子就很惹眼了。其中就有首领的长孙矛,以及之前在邵玄面前显摆过的飞。

“嘿,那几个孩子是谁啊?”

“能跟着参加第一次狩猎自然有实力。”

“这都是今年觉醒的战士之中能力拔尖的。”

“哎,那个是矛吧?不愧是首领的孙子!”

……

人群中都谈论着。

赛他爹指着狩猎队伍中的飞等人,对赛道:"你看看,人家跟你差不多大,同一批觉醒的,人家都能跟着参加第一场狩猎了,你呢?"

赛脖子一梗,“谁让你不住在山上?”

赛他老子噎了噎,直接两拳两巴掌就呼了过去。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