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高等猎物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3/25 02:24:10字数:8226

等郎嘎几人离开之后,矛有些焦躁地在洞里走来走去,转了两圈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些烦躁地抓抓脑袋,左顾右瞧想找点事情做分散注意力,一扭头,就见邵玄盘腿坐在草垫上发呆。

“哎!”矛朝那边喊了声,“你怎么不担心?”

矛对邵玄的印象并不好,但现在也不是计较个人恩怨的时候,何况现在洞里就只有他们两个孩子而已,不找人说说话,他心里忧得慌,总感觉找点事做跟人说说话能好点。

邵玄抬头瞟了他一眼,“担心能怎么样?咱这样的出去完全是找死,还没靠近就能成为靶子,出去拖后腿吗?”

“我又没说要出去!”矛气愤地吼道。虽然他刚才确实想出去瞧一瞧,但被邵玄这么明着说出来,还是不得劲。

“不能出去你还想咋地?”说着邵玄指了指旁边郎嘎他们尚未来得及烤制处理的大块大块的肉,道:“与其在这里急着转圈啥事不做,你不如将这些给烤了。”

“不烤!!”见邵玄这样,矛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他觉得邵玄完全就是没心没肺,枉麦他们对邵玄还那么好。

邵玄没理会矛,其实他心里并不像表面上这么平静,他总觉得要出什么事,但现在又无能为力,很挫败。

旁边放着郎嘎刚才做好的一个小弓,上面紧密缠绕着藤蔓,作弦的绳子浸过兽血和一种草汁,很坚韧,也没有兽血的气味,而是带着一种山林里的草木气息,设好套藏在草丛里或树上很难被发现。这样的弓虽然对于这片山林里的野兽杀伤力并不大,但在驱赶野兽的时候却能起到很好的作用,之前郎嘎就是借助这些弓和下的套将野猪往邵玄他们那边赶的。

只可惜,这样的弓太小,又没有足够好的材料做出能够承受图腾战士爆发时巅峰力道的弓箭,地弓、套夹、陷阱等对这片山林的大型野兽凶兽的作用也并不大,大多数时候,还是得靠人力。

邵玄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声。也不知道麦他们到底怎么样了,希望这次不会出现伤亡……

狩猎,总是充满了危机,前一刻风平浪静,后一刻或许跟站悬崖边上似的,一不小心就会跌入深渊尸骨无存。

相比之下,部落内实在是**逸了。

难怪老克说,一定要走进山林看看,留在部落里,永远无法感受到这样的压力。在这里,只能顶着来自自然残酷法则里“我不吃你你就会吃我”的压力,努力寻求生存。

在这个地方,凶兽多于人,要想仅靠个人的力量在这片危机四伏的山林中获取食物、求得生存,那是极难的。诚然,部落的战士有他们自己特殊的力量之源,但也没见哪个战士强到一个人去山林深处狩猎。只有团队合作,依靠群体的力量才能求得生存,就像之前遇到四牙野猪,还有现在正让麦他们苦战的刺棘黑风。

从菜鸟到猎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再去深想,想多了也没用。邵玄从旁边放置的带着血丝的大肉块上割下一小块,拿石矛戳了个小洞,用削好的约莫半米长的短棍把肉穿在上面,然后拿到火堆上烤了一小会儿,等肉块表面结出一层焦皮的时候,以免肉油流出,邵玄将短棍移到离火稍远的位置继续烤。

正在急躁中又不知道该做什么的矛原地转了两圈,再次往邵玄那边看过去,语气很不好地问道:“你在干什么?烤了自己吃的?!”

如果是狩猎队烤了保存着以后吃,不会只烤这样的小块,而邵玄那样子,就那么点小块,很明显是烤了自己吃的!

“是啊。”邵玄有气无力地应了声。他感觉真的有点饿,之前吃的肉补充的能量感觉又流失了,现在又不能做其他,索性先填饱肚子再说,吃饱了才有力气去做其他事情。

矛面上一抽,他现在还有点撑,之前吃的四牙野猪肉块大小跟邵玄差不多,都是麦计算好了才割下来给他们的,多了会消化不良。他吃过之后不动的话,一整天都未必会饿。可邵玄现在竟然又在烤肉!

“撑死你!”矛愤恨道。

邵玄懒得理会,他是真的感觉越来越饿。明明没怎么活动。

肉烤好的时候,麦他们依然没有回来,邵玄吃了肉之后那种暖洋洋的感觉又来了,有了困意,本来还想撑着等麦他们回来,但眼皮越来越重,脑子有些混沌,实在熬不下去,邵玄便对不停往洞口走又折返回来的矛说道:“我先睡会儿,要是有什么异动,你叫醒我,别自己出去。”

见邵玄竟然还有心思睡觉,矛气得指着邵玄,胸口狠狠起伏了几下,恨不得上去揍人,但还是忍了下来。

不过,在邵玄睡了之后,矛走来走去,随着体内继续消化的兽肉和蓄积的能量,也困了,没办法,实在等不来麦他们,又不能出洞去,躺旁边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洞外的天色越来越暗,太阳已经快要落下山了,只在远处的山峦边沿留下一点光晕,这点光也越来越小。

吵闹的山林渐渐安静下来,日行动物们已经往晚休的地方缩回去,夜行动物们也随着夜色的加深蠢蠢欲动。

与此同时,被截在山脚下的麦等人也很苦闷。

刺棘黑风的领域性很强,一般而言,一个地方只有一只刺棘黑风,山脚下的这一大片地方只有一个水潭,水潭周围会被刺棘黑风划为自己的领地,按理,这里只应该有一只才对,上次他们就只遇到了一只成年的刺棘黑风。

但是现在,拦住他们的有两只成年的刺棘黑风!

郎嘎他们五个加入之后稍稍缓解了一下麦他们的压力,下山的时候郎嘎几人还特意将山洞内留着的一些草药带下来,一部分草药用于外伤,另一种是用在刺棘黑风身上的。巫调配的草药对凶兽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气味,现在刺棘黑风主动进攻的次数减少很多。

三十人的小队,面对两只刺棘黑风,并未占据优势,而那两只也暂时奈何不了麦他们,多数时候只在不远处观望着,但只要有人朝山上跑,那两只就迅速跑过去拦。

“麦,我总感觉不对劲!”荞背对着麦,盯着不远处藏在几棵树后面的那只刺棘黑风,急促地说道。

“上一次你不是差点将那只刺棘黑风的尾巴砍断吗?我观察了下,这两只尾巴上可没痕迹。”

上次狩猎的时候,麦的这个小队几乎倾全小队之力才逼退了那只疯狂的刺棘黑风,麦还差点砍断那只刺棘黑风的尾巴。

砍伤在靠近尾巴尖的三分之一处,三十天的时间,就算刺棘黑风的恢复能力强,也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而现在这两只,尾巴上完全没有一丝痕迹!!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