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天晴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3/30 01:19:52字数:5832

谨慎一点还是没有错的,在那之后,又出现过一次雪崩,只是没有之前那么声势浩大而已。

天亮之前邵玄不打算离开,一切还是等太阳出来再说,黑夜里行动并不方便,也不容易认路。

又是被追杀,又是躲雪崩,逃奔了这么久,一放松下来,各种感觉全都涌出来了。

饥饿,疲惫,偏偏还得保持必要的警惕,防止出现什么难以预料的威胁。因此,邵玄在心里把惹事的阿飞骂了好几遍。

本来还带着一块肉的,中途逃的时候掉了,摸了摸身上和兽皮袋,里面有一个矛头,还有个葫芦。装着猪血的葫芦并不大,里面的猪血还有些,麦他们往里放了一种草汁,防止猪血凝固。

喝了口之后,邵玄将葫芦递给矛,这家伙比自己还不如,带的东西除了几根短矛和石刀之外,其他的都在中途掉了。

即便没有肉,一口四牙野猪的猪血也让失去的力量恢复了些,矛看了看周围,问邵玄:“你说,麦他们会不会找过来?”

“不知道。”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在山谷或者盆地那边,亦或是之前经过的山林地带,麦他们多半会依着痕迹寻过来,可这个地方,从踏足冰雪区域之后,很多痕迹都被飘飞的雪埋了。而且,当时被刺棘黑风追杀的时候,邵玄逃到一定高度就沿着水平线上横向逃了,没继续往更上方去。

晚上的气温比白日低得多,他们之前翻过山的时候是在白天,冻得也够呛,更别说今晚上了。

大概是今晚上消耗得多了,体内对四牙野猪猪血内的能量吸收也快很多,矛间间断断喝了三口,体内的图腾之力也一直没停止运转过,没办法,这地方一停下来估计得冻僵,只能靠图腾之力扛着。

闲下来了,矛也不知道该怎么跟邵玄说话,毕竟他之前看邵玄不顺眼,喝过四牙野猪的猪血之后有点困意,但紧绷的神经和无休止的寒风,也将睡意驱散不少。看了眼周围,依然只有一片漆黑,近处还能模糊看到点,再远就一点看不清了。憋了会儿,矛还是决定问问邵玄为什么能够在这样漆黑的环境下看清周围,谁知,一扭头就见邵玄又拿着葫芦喝猪血。

第五口了……

平时麦只让他们一次喝一口,喝多了承受不住那些猪血里面所含的能量,就算是矛自己在几乎力竭的情况下,也只是间断地喝了三口而已,那就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外来能量太多,无法掌控的话,体内会出现混乱暴动,可现在的邵玄,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看那样子,之后会有第六口也说不定。

“喝那么多……没事?”矛问。

“暂时没事。”邵玄现在感觉喝的猪血所带来的能量,没多久就消失了,刚缓和下来的疲惫感再次袭来,只能再喝一口,这样反复几次之后,邵玄并没发现有什么副作用,跟着感觉走,继续喝。

大半葫芦四牙野猪的猪血,矛只喝了三口,剩下的全是邵玄给喝了,等猪血喝完的时候,天边也开始泛起蒙蒙的光。

矛像看怪物似的看着邵玄,他实在不明白,这家伙喝了那么多四牙野猪血一点事都没有,反而越来越精神!

这在部落里跟谁说都没人会相信!

“现在离开吗?”矛问道。

雪早就停了,而随着天边渐渐亮起来,他们能明显感觉到气温的上升,等太阳出来了,也就不必要继续动用图腾之力了。

“再等会儿。”邵玄看着天边说道。

天空的云散去一些,邵玄能看到天边茫茫云海中耸起一个个尖角,那是远处的山峰。峰顶随着云海的涌动而时隐时现,更远处,还有更高的山峰,直刺湛青色的苍窍。

当阳光终于出来,照向这一片雪域,色调终于不再那么冰冷,但,看不到任何树木,眼前的只有大片大片的白墙雪壁,再向上望,就是山峰顶端了。

雪深没膝,双眼所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是大片的白色,天地都似乎浑然一体,向下望,山下的世界仿佛躲在雾气中,看不透,看不清。

眼前的情景,让人有种迷失在无法穿越的白色世界之感,意志不坚定者大概会望之却步。

这里,比之前麦带着他们翻越的山还要高,那座山连着山脉,而邵玄现在看到的就是山脉中的某一处,放眼望去,能看到那些绵延千里的白色山顶。

“这里……是哪?”矛看着眼前陌生的风景,不安地问道。他记得翻越的地方,甚至那座山附近所有景色,他都仔细记在脑子里,可现在眼前完全一片陌生。

逃的时候没感觉有多远,现在再看,才发现麻烦大了。

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邵玄决定先往山下走,至少去稍微暖和些地方。

邵玄心里还想着老克的那把刀,老克将刀给他之后,他还抱着刀到老克面前让他放心,说会好好对待那把刀,可是现在,刀没了。

往山下走,穿过云雾弥漫的地带,山下的风景也渐渐浮现。

这片山林中,上面是没有草木常年被冰雪覆盖的山岭,而山下,却绿草如茵,经历着短暂冬季和漫的长夏天。

几乎是两个世界。

邵玄两人朝山下走了会儿,就看到雪地上凸起的那一大块。这边的雪已经很薄了,阳光之下正在融化。凸起的那一大团也露出了部分雪层之下的景象——黑色的鳞甲。

露出来的刀让邵玄能够判断那边是刺棘黑风的头。

一团雪随着雪水滑落,还带着几丝红色。邵玄看过去,原本只是刺入头颅三分之一的刀身,现在刺入了一多半,刀周围有凝固的血迹。

刺棘黑风身上平时威风凛凛炸起的鳞刺,现在全畏缩地趴着,也不见它动一下。

示意矛先不要动,邵玄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前所见的便是一具庞大的骨架。与昨晚上不同的是,此刻面前的庞大凶兽,身上有好几处骨骼断裂,像是撞到过什么,就算没断气,这伤势也不小,而头部……刀刺得很深。

如果不是为了那把刀,邵玄现在毫不犹豫直接下山,不会去试探刺棘黑风是死是活,死了还好,要是尚有一口气在,就算邵玄现在体力恢复,胜负也未必可知。

拢了拢周围的雪,捏成个硬硬的雪球,邵玄拿着雪球朝刀扔过去。

刀身微微颤了颤,而那个庞大的凶兽,却纹丝不动。

这样试探了好几次之后,邵玄才终于确定,这只在盆地那边霸居食物链顶端的凶兽,是真的死了。

+++++++++++++++++++++++++++++++++++++++++++++++++++++++++++

电脑坏了,把以前的一个老电脑拿出来将就着用,开个网页卡几分钟,下个软件下到中途停止不动……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