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三只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3/31 00:38:37字数:6210

“那……那个是什么?”郎嘎握紧了手里的长矛,手指颤颤指着那边说道。

慢郎嘎一步的昂几人也咽了咽唾沫,虽然心里已经有猜测,但是这样的猜测太过匪夷所思,让他们真的难以相信,甚至还会怀疑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昨天他们赶到山洞看到洞内的狼藉情形之后,很多人心里就已经做好了再也看不到这俩孩子的心理准备。大家一夜没睡,找了一夜 ” 。一开始还能看到一些痕迹,看到了邵玄和矛掉落的东西,但步入雪域之后,就很难再找到足迹,就只能去碰运气了。

找到这里,已经出了他们小队的狩猎范围,山下的时候他们还碰到了另一个狩猎小队,两个狩猎小队一起寻找,时间拖得越久,众人心里就越沉重。在这片山林里,幼崽太难存活了,不管是人类的,还是凶兽的。

现在看到邵玄和矛都安然无恙,郎嘎几人自然高兴,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能在刺棘黑风嘴下安然逃离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可再看到那个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大家伙,这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它真死了?”

“头上那么大的洞,还流了很多血,应该是死了吧?”

拿着长矛远远戳了几下之后,郎嘎几人胆子也大了,跟矛的反应相同,现在也顾不上邵玄他们俩,几人都围在刺棘黑风旁边,这里摸一下,那里戳一戳,一边戳还一边感叹。

“真的是上次那只,尾巴上那截还没长好呢。”

“这皮可真厚,瞧这刺……嘶,掰不下来!阿玄帮我把石矛拿着,嘿我还就不信了……”

“这刺真硬,要是麦上次砍到尾巴上长刺的地方,未必能够将它尾巴伤成这样。”

“瞧这爪子啊,真锋利啊,啧啧!”

“……”

邵玄站在旁边,看着这些人的反应只觉得头疼,刚才还以为会上演一副热泪盈眶的喜相逢场景,结果一眨眼,他和矛两个就被扔边上了。

好在郎嘎还知道要通知山下的其他人,跑下去用木哨跟山下的人传了信,他们找到邵玄和矛之后本打算带着两人下山跟其他人会合,但现在有了刺棘黑风,就改主意了,让其他人上来,这个大家伙扔这儿太浪费,搬回去说不定还能振奋一下士气。

部落里两个狩猎大队之间的竞争可不小,每次回去都得使劲炫耀狩猎的收获,这个大家伙带回去正好。

麦几人赶过来的时候,郎嘎正抱着刺棘黑风的一只大爪子摸。

跟郎嘎几人刚才见到刺棘黑风时的情形差不多,过来的一行人一个个瞪圆了眼睛,跟傻了似的,再然后,如邵玄所料,都围过去了。

“有没有受伤?”麦过来看了看邵玄和矛,如释重负。

“挺好的。”邵玄活动了一下手脚,还跳了跳。其实他昨晚上肋骨和臂骨都有骨折,好在并不严重,现在已经恢复许多。这大概也是图腾之力的缘故。

确定邵玄和矛是真的没事,麦心里悬着的石头也终于放下。

众人询问之下,邵玄将昨晚的事情简单说了说。

矛在旁边作补充,他现在的情绪还没平息下来,大概是终于见到大部队,心里放松的缘故,话也多了,吧啦吧啦跟众人说着自己的经历。

邵玄并未说自己能看到骨架的事情,只说自己比其他人在夜里的视觉稍微强上一点,而且,这件事从头到尾,运气占很大成分。

跟着麦过来的还有另一个狩猎小队的人,听邵玄说了之后,才叹道:“原来昨晚山上的动静是你们整出来的!”

昨晚另一个狩猎小队的人也听到了山上轰隆隆的声音,不过他们隔得还有些远,并不担心被洪流般的雪波及,也没想着过来这边看,毕竟,那样的声势,基本没人能活下来。

那边带队的人羡慕地看了看麦,他已经能预见,到时候回程,麦这队的人在部落会引起怎样的动静。

不可能将刺棘黑风一直扔这里,和其他猎物一样,先剖了再说。

按狩猎队的规矩,邵玄的猎物,掌刀的自然应该是他,但现在邵玄还没那个能力,刺棘黑风的那层硬质鳞甲太厚,就算腹部没有鳞刺,对邵玄来说难度也很大,掌控不好。所以,邵玄只是在麦几人的指导下插了几刀,后面的就由麦来剖。

如果是小队合力围猎的猎物,剖出来的内脏等由狩猎小队的头目来分配,每个人都会得到一些,至于分配之后众人再想怎么交换,小队头目就不管了。内脏之外的肉,拖回去之后会再进行分配。

不过现在刺棘黑风是由邵玄和矛猎到的,就算运气居多,也算是他们的猎物,所以,剖出来的内脏都归属于邵玄,其他人想要的话必须跟邵玄商量着用东西换。

剖了内脏之后,麦他们便跟另一个小队的人告辞,合力拖着刺棘黑风往回走。

在狩猎小队昨日翻山的地方,靠近山顶处有开凿的大山洞,里面存放着处理好的猎物,那里温度低,存放的时间也能更长。而且,越是像刺棘黑风和四牙野猪这样的猎物,肉腐烂得越慢,战士们更偏向于高等级的猎物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因此,每一个据点,都会有两个山洞,一个是用来休息的,大部分位于山腰处比较隐蔽且更暖和的地方,另一个是用来屯放食物的,多位于靠近山顶常年冰雪覆盖之地。毕竟,狩猎的时间有近二十天。

将刺棘黑风拖回存放食物的洞里之后,众人便往山腰处过去。麦打算再找一个地方作为休息的洞,原来那个已经不再适合了。

“麦!阿玄,你们终于回来了!”留守在原来那个山洞的五个人见到邵玄和矛安然回来自然很高兴,不过他们还有其他事要禀告。

“昨天你们离开之后,夜里我听到山下有刺棘黑风的吼叫,而且是两只,我过去看过,就是拦着咱们的那两只,为抢地盘打起来了,我没敢靠太近,远远看了会儿就回来。”

麦想了想,让其他人先等在洞里,他带着几个中级图腾战士往山下去,看看情况。

等邵玄烤了一块肉啃完,麦才匆匆回来,面上带着喜色,叫上队里其他人一起下山帮忙。

原来,那两只刺棘黑风为了抢夺地盘展开了凶残厮杀,一只败了,几乎被撕得只剩个骨架,另一只也没讨到好,身上好几处被咬掉大块的肉,一条后腿差点被咬断。

麦带着人过去的时候,那只胜利的刺棘黑风正趴在林子里休息,水潭离它们厮杀的地方有点远,身上的伤太重,大概想着趴林子里休息两天,缓过来再说。

没想,这时候麦带着人过去,趁它虚弱,直接给宰了。

“你们说,上次那只在找帮手的时候,是不是早就想到了这两只会杀成这样的局面?”郎嘎问道。

邵玄心里也在想,或许,那只在拿出地盘找帮手的时候,可能真就想到了。如果顺利的话,它应该能够杀掉狩猎队里的小孩,然后等着山下那俩为了抢夺它拿出来的地盘而相互厮杀,等一方败了,另一方虚弱了,它再回来捡收最后的成果。这样一来,它不仅能报仇,还能杀掉另外两个同类,扩大自己的地盘。

真相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毕竟,现在三只都已经被狩猎队拖到山上屯食物的洞里了。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