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就这么倒霉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4/01 02:23:34字数:6886

睡了一觉,第二日大清早狩猎队便收拾好东西,开始穿过山洞。

邵玄这晚上睡得很好,并没有梦见什么恐怖的东西。

“大家一定要跟紧了,尤其是阿玄和矛,你们第一次走,要格外注意,走丢了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麦严肃地说道。

他这并不是恐吓,而是事实。即便是开辟这条狩猎路线的最开始几代的先祖们,也都在付出了惨重代价后,才终于找出了正确的通路,在这个大迷宫里,不知道有多少人进去就没再能出来。

“嗯,你放心,我们会注意的。”邵玄说道。

矛也点点头,在狩猎队,他一直都比较守规矩,也知道,听年长狩猎战士们的话,没错的。

往里走越来越黑,狩猎小队里隔几个就有人拿火把。

渐渐远离洞口之后,山洞里便只有火把的火光了,并不亮,但足以看清脚下的路。

和麦他们对邵玄说的一样,山洞里,越往里走,越会发现这里面纵横交错,叉口很多,有时候转个弯就发现有两三个洞口,但狩猎队一直走的,只有其中一条。

就算有很多条道与外界相通,但真正进入了,不认识路的人,很快会迷失,也许转好几个圈,还会回到原来的地方。

大概因为有不少洞于外界相通,洞内并没有让人感到窒息,只是总会有一些幽幽的风,还有那一下下带着节奏的,像是某种大型动物呼吸的声音。

洞内暂时没有看到其他侵略性较强的生物,不过,听说也有一些虫子蜘蛛之类生活在里面。

洞内的通道不仅很多弯曲,而且时高时低,有时候朝下滑,有时候又得攀陡坡,还要注意别掉队,在狩猎小队里面,最熟悉路的,基本上都是那些有多年经验的老战士,年轻点的像郎嘎他们都未必能记得清楚这样的复杂路线。

不是没人想过在洞壁上做标记,只是每次做了标记之后,再走的时候,那些痕迹就消失了。各种事件让狩猎队的人相信,这山里肯定跟先祖们猜测的那样,有一只石虫王虫存在,只是没人见过而已。

所以,后来的狩猎队都不再去往洞壁上标记号,在穿过山洞的时候也会尽量不发出大的声响,他们怕惊动山里的那个巨物。

部落里,石虫确实看起来无害,但是,石虫王虫就不同了,不然怎么能冠个“王”字呢?

和之前狩猎队赶路的时候一样,邵玄和矛走在队伍的中段,这样能更好地保护他们。

邵玄用自己特异的能力,观察洞内其他地方,有时候也会见到一些比较大的虫子,不过那些虫子没有对狩猎队进行攻击,狩猎队的人也不会主动去挑衅,一个是他们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这样的昆虫,要是引来一大群就不好办了,再一个他们也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要是一不小心把山里的大家伙惊动了,那就真的是灾难降临。

如果山洞是直线,用不了多久就能出山,但狩猎队在山内几乎用了大半天时间,才得到麦的一句:“快到出口了。”

转过一个拐角,走出去,前面有两个道口,其中一个才是通往出口的道,不过此刻,两个道口处都有蜘蛛扒在上面堵着。

那是一种无眼蜘蛛,大概因为长期生活在见不到一丝光亮的山洞里,所以眼睛才渐渐退化。它们的躯干相对来说并不算很大,只是腿很长,能够直接像罩子一样将道口给罩住。

走在最前面的麦和另外两个战士拿着火把和长矛无声恐吓了一下堵在道口的蜘蛛,它们能感受到火焰的灼热,在火把晃悠的时候,它们也会退缩。

通往洞外的那个道,只有两只无眼蜘蛛呆在那里,相比而言,另一个那边就多了,而且,因为晃动的火把,两边道口那儿的蜘蛛都动了起来,对着拿火把的人挥动他们的螯肢,螯牙张合着,像是在对狩猎队的人发出警告。

“不管它们,赶紧离开!”那边,麦已经将堵在道口的无眼蜘蛛赶走,招呼后面的队员们赶紧跟上,以他的经验,无眼蜘蛛很少会执着地跟人拼杀,它们的食物是洞里的另一些虫子,所以,只要谨慎点不去激怒它们,各退一步,还是能顺利避开的。

但,意外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被护在中间的邵玄陡然感觉后颈一凉,警觉起来,看了看周围挥着螯肢的无眼蜘蛛,不,不是它们!

邵玄猛地抬头,只见一条黑色的鞭影闪电般卷下,而邵玄只来得及用刀挡住,但整个却被圈紧,往上拉了过去。

这一切都只是在瞬间发生,狩猎队的大部分人都忙着去防备那些无眼蜘蛛了,却没想到头顶上方还有一个,但似乎并不是无眼蜘蛛。注意到的人也还是慢了一步,没能阻止。

“阿玄!”

“麦,阿玄被拖走了!”

“上面怎么会有个洞!上次来都没有的!”

“刚才那是什么?!”

这时候,众人也顾不上退让了,强势将靠近的无眼蜘蛛挡开,刺伤逼退几个,但邵玄是被从上方拖走的,往上的难度有些大,麦让其他人对付凑近的无眼蜘蛛,他则攀着洞壁往上爬过去。没过多久,麦又回来了,脸色很难看。

拖走邵玄的生物动作太快,等麦追上去的时候,已经没影了,也听不到邵玄的呼喊声,而且,上去没多远又有岔口,往上、往下或者平直延伸的都有,尝试了几次之后,麦只能无功而返。

山内,那些在黑暗中生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生物,对洞内的了解比他们要多得多。

心里还担心狩猎队的其他人,麦只能先返回,毕竟,他是这个狩猎小队的头目,他还要为另外三十多人负责。

恨恨锤了一下洞壁,麦返回去跟队里其他人一起应对越来越多的无眼蜘蛛。

形势对他们也越发不利,狩猎队的人只能先从道口冲出去,这里离洞外已经不远,无眼蜘蛛不会追着他们去外面,它们不喜光。

狩猎队折掉人是常有的事情,这次是邵玄,以后还会有其他人,只是郎嘎他们年轻点的,没那么理智,还想继续找找看,被其他人给拉离了。一些老战士则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离别。

不少狩猎战士心里还感叹,阿玄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倒霉呢?第一次出来狩猎,啥事都被他碰上。

没多久,狩猎队的人便看到了亮光,追在他们身后的无眼蜘蛛们也止住步伐。

而另一边,被拖走的邵玄也不好受。

拖走他的是一种生活在山洞里的虫子,比无眼蜘蛛稍微小一点,但力量和速度未必输给无眼蜘蛛。

卷住邵玄的是那种虫子长长的触角,触角前端有个像钩子似的锯齿状结构,要不是邵玄反应快,用石刀挡住了那些锯齿,说不定在被卷住的时候就会被割伤。触角前端的锯齿切在石刀上发出咯咯的声音。

使劲挣,邵玄也只是稍微挣松了点,却没能挣脱,转弯处急速变向的时候,邵玄直接撞在拐角的石壁上,早上吃的食物都差点吐出来。

忍着痛挣松了些后,邵玄抽出那把断了刀尖的牙刀,朝着触角狠狠砍了上去。

啪!

卷住邵玄的那根触角被砍断,那只虫子失去一根触角之后也疼得在原地乱跳一通,而被甩了的邵玄滚了滚,掉进旁边的一个通道,这个通道是朝下的,邵玄没来得及站稳,又顺着坡度滑了下去。

不知滑了多远,等脚下终于站住的时候,邵玄头晕眼花。撞了几次洞壁,还被拖了一路,现在浑身都在疼。

喘了喘气,邵玄还想着沿原路返回,这里面呆得越久越危险。

刚打算顺着陡坡爬上去,邵玄就听到背后的一条通道里传来呼呼的声音,像是风吹过,但是却带着节奏。

+++++++++++++++++++++++++++++++++++++++++++++++

三月打赏名单已列出,请看作品相关。

感谢各位这一个多月来的支持,本书预计五月一号上架。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