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石虫王虫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4/02 00:59:04字数:6500

一开始只是很细微的呼呼声响,也很模糊,甚至还很容易跟之前在其他通道里听到的声音混淆。但很快,呼呼声渐渐清晰起来。

邵玄想起了郎嘎跟他说的这山内有一条石虫王虫的事情,之前不怎么相信,毕竟,部落里那么多狩猎队的人经过,都没见过那条传说中的石虫王虫,就连先祖们传下来的说法都只是猜测而已。

通道里确实有一些呼呼声是风吹进来气体流动的声响,但现在,邵玄能确定,那并不是风的声音,而且,那呼呼声正在朝这边靠近 ” 。

邵玄身体紧绷,轻轻挪动腿,往那个陡坡上爬。这边的洞壁比狩猎队走的那条道要滑一些,攀爬也更难,邵玄现在也不敢借助石刀,他怕声响会惊动下方的那条石虫王虫。麦他们说在山洞里走动声音要尽量放轻,总有他们的道理。

那呼呼声已经很近了,速度比邵玄预计的要快得多,眨眼间已经靠近一大截。

洞内有些潮湿,空气中带着一种类似于石灰的气味,而且这样的气味也越来越浓,邵玄能明显感觉到洞内的湿度上升,而他正攀爬的洞壁上已经附着了一层极小的水珠,让洞壁变得更滑,也让攀爬越发艰难,邵玄脚上踩滑了好几下才稳住。

根本无法再爬了!

接触洞壁的双手能清楚感觉到手掌与洞壁之间的那层极滑的液体,脚下也是同样的,能保持固定在一个地方已经很不容易,稍稍松懈的话,就可能顺着这条道再滑下去。

无法解释!

难以理解!!

刚才明明洞壁还好好的,虽说比之前走过的道要稍微滑一些,坡度也有些陡,但以邵玄的能力,顺着这条道往上爬也不是难事。可这才过了多久?洞壁的变化竟然这般大!

但此刻,已经容不得邵玄多想了,带着节奏的呼呼声几乎就在下方响起。

刚才滚下来掉落的地方比较平,但再走几步,就能看到继续朝下延伸的洞道。邵玄只能看到他所在的这个通道往下的一小段,至于通道更下方还有没有其他路、有几条道,他并不能知道,如果过来的真是石虫王虫的话,该怎么办?如果石虫王虫朝着他所在的这条通道过来,他当如何?

五指用力,指尖几乎抠进洞壁,但也仅止于如此,无法扣入太多,这里的石质很硬,动用图腾之力或许还能再抠进去一些,但邵玄也不敢乱用,一些高等级的凶兽对于图腾之力的感知很敏锐,麦他们之前在洞内走时就没有谁动用图腾之力。

邵玄维持着扒住洞壁的姿势,太过紧张,浑身都有些僵硬,脸上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因为洞内的潮湿而聚集起来的水珠。

洞内并不闷热,相反,不知道是洞内本就阴凉还是自己的错觉,邵玄总觉得洞内的寒意越来越甚。鼻间的如石灰般的气味也越来越浓郁。

抬眼朝上望去,视野里的景象也在变化。

在邵玄的视野里,水珠的颜色偏白,与周围洞壁的灰色是不同的,不过,很快那些白色就将灰色的洞壁覆盖,而且覆盖范围沿着洞壁朝上方迅速扩散,这说明上方的洞壁也全部都跟邵玄现在所扒着的洞壁一样,发生了同样的变化。

呼……呼……

声音越来越近,就在下方响起。

伴随着那些呼呼声的,还有滑动的声音,像是什么生物在蠕动。

邵玄静静地扒在洞壁上,谨慎控制着呼吸和心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仿佛跟洞内的一切都融合了一般,就算是郎嘎他们站在这里,也未必能察觉到扒在洞壁上的邵玄。

听着洞下方的声音,邵玄想着,如果下面的东西真往这边来的话,他就只能豁出去了,手指扣不住洞壁,就用刀!一把刀不行就再加个矛头!那样总能够往上爬了吧?

虽然被那只不知种类的虫子拖过来,但身上的装备还是在的。即便到时候声音惊动了那东西,那也没有办法,逃命最重要。

除了呼呼的声音之外,还有像是心跳的声音。

咚……咚……咚……

明明声音不大,但听着像是在心里挨了重锤一般,一锤又一锤,震得胸口气血翻涌。

如在安静的战场上敲起的闷鼓响,寂静的山洞似乎都随着这样的节奏而震动。

压力,亦随之而来。

或者,这可以称之为气场。

仿若厚厚的乌云层层叠加之后朝着这边压过来似的,邵玄觉得呼吸都变得极为苦难,在不依靠图腾之力的时候,身体强度还是差一筹。

就在邵玄听着靠近的声音,准备着动用图腾之力掏刀往上爬的时候,呼呼的声响以及如闷雷般的咚咚声却又渐渐远去。

看来,在这条道下方,还有其他岔口,而幸运的是,那条石虫王虫并没有往这条道过来。

等声音渐渐远去,邵玄浑身的肌肉放松下来,为了挺过刚才的那一小会儿,几乎耗尽了邵玄所有的力气。

没有动手,没有厮杀,什么都没做,仅仅只是扒在洞壁上而已,却比对阵刺棘黑风的时候还要疲惫。也正因如此,邵玄手上没控制住,一松,整个人又贴着洞壁顺着角度滑了下去,回到之前滚下来的地方。

邵玄能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地跳动,如小鼓似的不停敲响,过了一会儿才缓过来。

似乎察觉到什么,邵玄回头朝上望向刚才扒着的洞壁。在特殊的视野中,洞壁上原本覆盖着一层白色,如今白色却渐渐退去,从洞远处朝这边渐渐变化,看着就像是蔓延至洞上方的白色又朝这边回缩了。

洞内的空气湿度又渐渐变回原来的样子,不再那么潮湿,连刚才浓郁的石灰气味也渐渐消失。

感觉脸上有些刺痒,邵玄抬头摸了摸,搓下一层如岩石碎屑般的粉末,两个手掌上也结了一层硬质,活动下手掌,能感觉到一层石块掉落。

想到什么,邵玄朝洞上方爬去。没了那层粘滑的液体,攀爬变得简单多了。

仔细检查了一下洞壁,邵玄发现,刚才自己往上爬的时候,在洞壁上抠出来的指印已全然不见,仿佛他从未往那里爬过。

难怪以往狩猎队的人在洞里面做标记,下次再走的时候,那些痕迹就消失了,看来跟刚才遇到的情况类似。

洞内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就好像没有任何生物来过这里一般。

邵玄没有往下走,而是顺着洞往上去。他想沿着这条道,看能不能回到狩猎队走的那条道。

好不容易沿着洞爬上去,看看周围,邵玄傻眼了。

他应该就是在这个地方砍了将他拖过来的虫子的触角,但现在,没有见到砍断的触角,没有见到其他虫子,无眼蜘蛛也没影,没有其他声响,周围也没有任何挣扎拖拽的痕迹。

洞内的一切就好像是被重新复原了!

在邵玄面前,有三个洞口,看上去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其他生物活动过的痕迹,无从辨别。

之前到底是被从哪个洞拖过来的?

仔细回想,邵玄却发现,根本无法回想起来,也不知道到底应该从哪个洞进去。

深呼吸,邵玄紧了紧拳头,暗骂了一句:“艹!”

+++++++++++++++++++++++++++++++++++++++++++++++++++++

抱歉今晚只有一更了,各位晚安。

感谢大家的愚人节打赏,感谢本书的第一位盟主向钱看、向厚赚!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