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直觉的选择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4/03 02:23:15字数:11728

洞外,麦和郎嘎等人等着,按照狩猎小队的规矩,如果有人在里面出了意外,狩猎小队的人会在洞口等一天,一天之后,会继续狩猎。

折损人,每年都会有,但狩猎还是得继续,缺了谁都是一样。

“阿玄应该没事的吧?”郎嘎在洞口走来走去,显得很是焦急。他倒是想进去寻人来着,但这里面的情况又让他止步,他连通往山两边的通道都没记住,对山内那些洞道的了解远不如麦他们这些老战士,连这些老战士们都束手无策,他就更没法子了。

“嗯,阿玄他运气那么好,他连刺棘黑风都能杀,说不定也能从里面走出来。”昂也说道。

其他人也附和着安慰,但一些资格比较老的战士们心里却又是另一番看法,他们与郎嘎这些年轻人不同,他们经历了太多,一些事就算没亲身经历过,也听说过一些。

这山里的情况可比刺棘黑风要麻烦多了,杀刺棘黑风可以说是运气使然,再加上刺棘黑风在寒冷环境下战斗力下降很多,才被阿玄给宰了。但这里面不同。

先祖们开辟出这条狩猎路线的时候,折损了多少人,才寻到这么一条通道,可阿玄不过是个第一次狩猎、才觉醒图腾之力没多久的孩子罢了,真论实力,在狩猎队他又能比得过里谁?

虽然嘴上安慰郎嘎几人说是阿玄比较幸运,其实,队里那些老战士们想的是: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才从刺棘黑风嘴下逃生,就在山洞遇到意外,连找都无法去找。

有人加入,也有人会离开,幸与不幸,就那么回事,连先祖们都无法逃脱的命运,阿玄又能怎么样?从这条路线开辟以来,失踪在洞内的人,就没有能再出来的。就是可惜了这么棵好苗子,还想着到时候回去看他走荣耀之路,结果在这里丢了。唉……

队里折了人,麦的心情自然不会好,更何况,这人还是他一直很看好的。正因为知道洞里丢失后从来没人能再走出来,麦一直坐在那里,很沉默。他很后悔,那时候应该再谨慎点的,如果早发现上方多了个洞,如果当时没有在无眼蜘蛛身上投放太多的注意力,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与此同时,站在岔道口的邵玄也很纠结。

三条道,只有一条是他被拖过的,另外两条可能会通向山里其他地方,而一步走错,他大概就真的没法出去了。

深呼吸,让烦躁的心情尽量平静下来。

回想了一下,邵玄记起来,在觉醒的那晚,巫给他们“上课”的时候说过“火种的力量能告诉你最正确的方向,就如最古老的年代,先祖们用火焰照亮黑夜一样。”

直觉……

火种的力量带来的直觉……

邵玄催动体内的图腾之力,脑海中,包裹在图腾双角上的火焰焰身陡然增高。

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三个道口。

少顷,邵玄抬脚,朝中间的那个洞道走过去。

洞内现在很安静,无眼蜘蛛和其他虫子也没影,邵玄一直沿着这条洞道走,但是很快……

你大爷的!!

直觉呢?

能指引正确方向的火种的力量呢?!

全都是骗人的!!

巫那个老神棍!

要不是怕惊动那条石虫王虫,邵玄估计会直接大声骂出来。

他现在能够确定,自己走的,并不是之前被拖过的那条道。就算他不记得在岔口那里是从哪条道出来的,但能记得他挨了多少下撞。

被那只虫子拖着的时候,每过一个拐角他就会撞一次洞壁,可现在,邵玄所经过的拐角比之前挨撞的次数要多!并且,到现在,他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没有!

所以,直觉罢工了?

靠着洞壁,邵玄抓了抓头。

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在部落他也没做什么坏事啊,还帮过洞里那些瘦弱的孩子们,怎么就总遇到些倒霉事?

难道……

邵玄想起了风雪节祭祀的时候,别人在祈祷,他却在琢磨身体的变化,狩猎之前的仪式上,他也没跟其他战士一起唱《狩猎歌》,还面不改色地糊弄,莫非这就是报应?

所以巫一直说的庇护族人的图腾和火种,都不庇护他了?

扯淡吧!

真要是能庇护,郎嘎口中的先祖们也不至于都折在这里。

想着想着,邵玄面上渐渐冷了下来,若是有光,还能看到他眼中逐渐幽深的寒意。

原本靠着洞壁的邵玄突然跃起。

而就在邵玄跃起的下一刻,他刚才所靠的位置,一条鞭影甩在洞壁上。

吱——

触角前端的锯齿切割在洞壁上,发出尖锐的声音。

是那只虫子,那只将他给拖过来的家伙!

中一次招,那是教训,同样的招数要是再中一次,那就是蠢了!

在邵玄视野中,那只虫子由一些细细的骨架组成,看上去那些类似于骨头的骨架并不牢靠,但事实上并非如此,那些极细的骨架不仅能稳稳支撑住这只虫子,还能让这只虫子行动更快速,而且在洞内跑动的时候几乎没有发出声音。

除了那些极细的骨架之外,那只虫子背上还有一层硬壳,起到保护作用,最危险的就是那对触角了,不,现在已经不是一对,它在抓邵玄的时候,被邵玄砍了一条。

不过,相比起刺棘黑风的铠甲般的硬质棘刺,这只虫子弱多了。它的优势不过是出其不意的偷袭,捡便宜,但真正对上,也不是不可打败。

石虫王虫的地盘上,王虫可以开恩让一些小喽啰在这里休养生息,但稍有威胁的物种,自然不允许。

显然,不只是邵玄记仇,将那只虫子恨得牙痒,那只虫子也记仇,恨邵玄砍了它一条触角。

没甩到人,那只虫子很恼怒,整个都透着暴虐气息,半立起身,用两对足稳住身体平衡,最前面的两条如镰刀一般的前肢则带着冷寒的刀锋,发疯一般朝着跃起的邵玄,毫不留情地切了过去。

跃起之后,邵玄用脚大力踩向洞顶,洞顶那处瞬间龟裂。

借着洞顶,邵玄在空中陡然转身,不退反进,握刀冲向那只虫子。

在这里,那只虫子有地利之势,邵玄现在跑也未必能跑得过它。

都是记仇的,要报仇自然得尽快,而且,按照这只虫子的行事风格,要解决掉它,就不能拖时间,必须速战速决。

一人一虫原本有近十米的距离,与那只虫子的触角差不多长。但在邵玄一冲之下,瞬间将这十米的距离完全拉没。

半立起的虫子两只前肢还在挥舞着,几乎堵住了整个洞道截面,带起的气流如刀刮般,让邵玄面上生疼。

牙刀挡住切过来的一条前肢,爆炸般的力道碰撞让邵玄整条臂膀一麻,却并未停止,迅捷地一翻身,越过那面刀光,突到那只虫子后侧。

邵玄右脚踩在洞壁上,借着力道,对准那只虫子背甲与头部的交接处,闪电般砍向它伸长的颈部。那里,没有背甲保护,也没有头上的盾一般的硬壳。

发现邵玄竟然越到后面,这只虫子也意识到不对了,可现在想要防御已经不能,长长的触角还没收回,两只前肢也勾不到后面,匆忙中收回触角,想将越至后方的邵玄给抽出去,但,仍然慢了一点。

牙刀即便没有了刀尖,依然坚硬,老克亲手磨出来的刀,就算刀刃上有了一些缺口,砍这只虫子的脖子也是足够的!

噗!

牙刀自上而下,穿过那只虫子身上最柔软的脖子。

牙刀的长度有限,只能切掉半边,但就这半边,已经足够让它失去战斗力,连回收的长触角都已经绵软无力。

邵玄抽回刀,趁机又补了一下,这次,几乎将这只虫子整个头都砍下。

挥舞的前肢不再有力,回撤的触角已经软软掉落在地,半立起的虫身,终于倒下。

喘着气,邵玄活动了一下还带着麻痛的手臂,走过去,将虫子仅剩的那条长触角也砍了,拿在手里。

休息了一会儿,邵玄打算离开。

这里有虫尸,不知道会不会吸引洞内其他虫子过来,得马上离开这里。

侧着身站在洞道中间,左面,继续走下去,右面,回撤。

是继续往前走,还是后撤再次回到那个岔口?

或许,回去之后再次选择的洞道就能回到狩猎队走过的那条上了。但,也可能再次选择错误,而遇到其他不可力敌的生物。

时间紧迫,邵玄得立刻做决断。

闭眼静静思索了会儿,邵玄转向左面。这次不是凭借火种带来的直觉,脑海中几乎屏蔽了那团带着火焰的双角,与此同时,笼罩住图腾的那团蛋形的光却越来越亮。但选择,依然是这条。

睁开眼,邵玄拿着那条触角,继续往前。

+++++++++++++++++======++++++++++++++++++++++++++++++++++++++++====

抱歉来晚了,晚上拿电脑去找人修,到十点多才好,回来收拾一下已经很晚了,今晚就一更。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