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死而无憾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4/05 01:45:48字数:9422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原始战记》更多支持!

不要激动?

怎么可能!

有话慢慢说?

怎么说?说不出!

是先祖,那可是先祖啊!!

众人并未怀疑邵玄的话,他们都知道,生存在这里的也只有他们炎角部落的人,而且,迷失在山洞的,不是长辈就是更古老的先祖们,先祖们的可能性更大。

一想到邵玄背上背的竟然是先祖,众人就感觉心里被另一种极为强烈的情绪充满。

他们信仰图腾,也崇拜先祖,对他们而言,图腾自然不用多说,而“先祖”这个词也是带着圣光的。

嚅动嘴皮子浑身颤抖着的狩猎队众人终于动了。

一开始只是挪着小步,朝邵玄靠近,平时狩猎的时候能轻盈跳腾的众人,现在迈出一小步都像是用尽了他们毕生的气力一般。

渐渐地,步子越来越快,但仍然是小步小步地挪,似乎迈得大了会惊动先祖一般,迈得小心翼翼。

看着面前三十多个狩猎战士朝自己过来,邵玄突然很想转身跑掉。没办法,这些人面上的表情太疯狂了,看得邵玄心里直打鼓。

在离邵玄只有三步远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麦带头,和狩猎队众人一起,直接朝着这边“嘭”地单膝跪下,重重行了一礼,拜祭先祖的大礼。

虽然只是单膝跪地,比不上跪拜图腾的双膝跪地,但那膝盖重重磕在地面的声音,邵玄听着都疼,更何况,除了矛,这些人年纪比如今的他要大的多、在部落的辈分比他高得多的人,朝着他这边跪下来了!

邵玄:“……”

卧槽!这样会不会折寿?邵玄心里只觉得有一群凯撒在嚎。

想着,邵玄不禁往旁边挪了一点。

“不要动!”麦等人几乎是同时出声,将邵玄的动作喝止。

刚挪出一步的邵玄僵住了。

见众人这样子,邵玄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在那儿僵了一会儿,只觉得背上背的这四位“先祖”重若万斤,压得他满头大汗。

等狩猎队众人跪好了,邵玄才见他们哆哆嗦嗦地,小心翼翼地,面带敬仰地,将这四位“先祖”从邵玄背上解下来。

见邵玄将四位“先祖”捆绑着,觉得这样对先祖也太过不敬,再一看,还是用洞里那些可恶虫子的触角绑的!

坐在旁边休息的邵玄被众人谴责的视线扫了一遍又一遍,不过他脸皮厚,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他可不会傻到跟这些狂热的人解释,尤其现在他们还处在一个极端的情绪中,讲道理自然完全讲不通的。

不过,就算讲不通,邵玄也不愿意继续被这种视线扫来扫去,便转移众人的注意力,将洞内的事情说了说。

之前众人确实好奇邵玄是如何从洞内出来,但被“先祖”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完全无暇顾及其他,现在听邵玄讲来,也都竖着耳朵听。

邵玄自然不会将自己的底牌掏出来,只是简单说解决掉那只虫子之后,遇到了石虫王虫,不过没有亲眼见到,只感觉到了周围的变化,然后想着巫的指导,循着图腾的指引,找到了这几位先辈们。

虽然没说自己还看到了那个光罩,但为了让狩猎队众人明白另外三具干尸,呸,是三位先祖,跟那位带着神秘骨饰的人放一起才是最好的,所以说了说自己的推测。

“我觉得那位先祖带着的骨饰有种奇特的力量,能够护住先祖们。”邵玄说了下自己的“推测”。

众人一想,是啊,他们也觉得一靠近那位先祖就浑身舒爽,果然是先祖!

纵然,那个神秘骨饰确实是个宝物,但狩猎队的人却没有任何一个有将其据为己有的心思,这也是狂热的好处,不会见利忘义,不会忘记祖宗忘记部落的规矩。

于是,众人将刚分开的四位先祖,又小心翼翼地“请”到一起。

听邵玄讲述现四位先祖的场景时,众人都眼泪横流,只觉自己仿佛就在旁边看着那个苍凉的画面,觉得先祖在临死前都惦记着部落,为了开辟狩猎路线却被困山洞数百年未能回归,众人真是忧先祖之所忧,伤心得鼻涕眼泪横流,尤其是郎嘎几个年轻的,恨不得嚎啕大哭一场。

以前怎么不觉得部落的这群人情感丰富?这画面看得邵玄费了好大的劲才维持住面上的表情,没让脸皮抽起来。以前他只知道部落的人对英雄崇拜和领崇拜特别执着,但现在他知道,跟“先祖”比起来,前两者的表现还真不算什么。

这四位“先祖”已经死去不知道多少年,也一直都维持着跪拜的姿势,所以,狩猎队众人搬运先祖的时候也都注意着不正对着先祖们,同时尽量让先祖们跪拜的方向朝着部落所在的方位。

仅仅四个干尸而已,三十来个战士,平时对着凶兽都甩开膀子大战,一拳能揍翻一只熊的野蛮斗士们,现在却忙活得一身汗,连一个微小的动作都要斟酌再三,慎之又慎,当真是劳心劳力,偏偏还一副“老子很光荣”的享受样子。

如邵玄所料,在众人心中,虽然这四具“先祖”已经干枯变硬也看不清原本的面容,说实在的,在邵玄看来挺恐怖的外形,连背着他们出来都做过好几次心理建设,可就是这样的面容外形,在狩猎队众人心里却一直都闪着圣光,站起来之后恨不得再来跪拜一番。

终于赶在傍晚之前,众人将先祖们都搬到了第二据点的山洞,原本从山脚到第二据点不过小半会儿的时间,但是要将四位先祖“请”到第二据点,硬是走了将近两个小时!

搬回洞里摆好方向,众人又是一番跪拜。连做梦都喊着“先祖”。

既然生了这样的事情,众人狩猎的心思已经便淡了,很想现在就将先祖们带回去,让离家数百年的人回归部落,想比先祖们也等着这一天。

可狩猎的规矩在那儿,也没谁说过现先祖就要提前,这规矩可也是先祖们传下来的,他们轻易不敢违抗。按照狩猎的计划,他们还得在外面狩猎个十来天才能回去,然后大部队会合,一起返回部落。

当然,大规矩不能变,小规矩还是可以自由变化下的,这个麦能做主。

原本狩猎的范围还会扩大,狩猎地会更远,第二据点狩猎有时候会留在外面几天,如今他让大家就在第二据点附近狩猎,每天都得留人守着山洞,有了刺棘黑风的前例,众人都担心会有其他凶兽闯入破坏先祖遗体,即便以往这座山里极少见到大型的凶兽,但也得防备着小的,还得防备出现其他意外。

对于麦的话,众人都一致赞成,每天轮流守着山洞。

日子一天天过去。

狩猎的生活很惊险,邵玄在狩猎队前辈们的带领下,也猎到不少不错的猎物,足够他带回去吃二三十天的了。

在离集聚日还有五天的时候,麦拍板让大家往回走。带着先祖,他们需要更加谨慎,花费的时间也会更久,所以,为了及时跟其他狩猎小队会合,他们得提前。

这次,从那个山洞穿过去的时候,很顺利,没有任何人掉队。

狩猎队的人砍了上好的木材,做了个在邵玄看来很简易的轿子,他们用这个,将先祖们带回家。

他们知道,这次狩猎后回归部落,他们狩猎小队的猎物肯定是最少的,但他们不在乎!

第一据点还有三只刺棘黑风呢!

再说了,最最重要的是,他们找到了四位“先祖”,他们觉得非常光荣!守护先祖,请先祖们回部落这事,可能是他们此生最大的荣耀了!

死!而!无!憾!

++++++++++++++++++++++++++++++++++++++++++++++==============================================感谢大家的打赏和送的青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