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洗刀礼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4/06 01:40:29字数:11630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原始战记》更多支持!

走过荣耀之路,狩猎队先将猎物放在旁边,他们还有一个仪式,之后才能算这次狩猎圆满结束。

巫让人将木轿放在火塘内,由于火塘内只有正中央那一点小火苗,空地还是很多的。

抬木轿走进火塘的那四位战士腿都软了,不是怕的,也不是紧张,而是过于激动 ” 。在他们看来,这得多大的荣耀啊,以后还能说给自己儿孙辈的孩子听。

将木轿小心放在火塘后,那四个战士离开,巫走进去跪拜。

邵玄不知道那几位先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看到巫的样子,他能猜到,那四位中,最关键的就是带着骨饰的那位,巫跪拜的时候格外小心。

拜完之后,巫退出火塘,他还要给回归的战士们举行洗刀仪式。

巫指挥着人,抬出一个长条形的大石槽,石槽里放着灰白色的水,但闻着却有种山林里植物的清新气味,不知道是怎么配制的。

各狩猎小队的头目会带着队员们过去洗刀。洗刀礼的说法是,狩猎之后,要将刀上的凶煞驱散,带走那些在山林里沾染的冲撞的血气,同时也会让还沉浸在狩猎杀戮中尚未完全回神的人静下来,平息他们心中翻涌的杀意。

说的是洗刀,但其实洗的不仅仅是刀,石矛、斧头等使用过的带回来的工具都得洗。

首先过去的自然是大头目和先遣部队的那些人,然后才是各狩猎小队。

邵玄找到先祖的时候一同带出来的那些石器在狩猎队大集合的时候就上交了,在大头目手里,那些石器虽然石材极好,但邵玄也不可能瞒下来自己用,部落就这么大,那么多人盯着,不可能私自贪下的,还不如交上去,巫和首领自然会论功行赏,好的石材不会少。

猎杀了刺棘黑风,找到了先祖,邵玄可以说是这次狩猎队最大的功臣。

正因如此,邵玄上前洗刀的时候,巫还特地安排邵玄洗刀的位置。一般来说,狩猎队里表现最好的人才能在石槽中间位置洗刀,那里还正对着巫,大多数时候都是小队的头目站那里,而这次则是邵玄,麦等人一点意见都没有。

看对面前的邵玄,巫的表情格外慈祥。

因为邵玄这次的表现太过抢眼,先祖的震撼力太大,所以,在邵玄走出的时候,狩猎队其他人都看着邵玄,山林里大集合的时候都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注意邵玄,现在回来了,就得好好看看。其中也包括大头目和首领等人。

等小队的人都走到石槽旁,巫抬手示意战士们可以开始洗刀了。

邵玄刚才观摩了前一批人的洗刀,所以也知道该怎么办。

将带着的矛头、石刀等都拿出来,挨个双手托着放进石槽,都放进去之后,想了想,邵玄记起来还有一把。

邵玄将老克送的那把牙拿出,同时拿出的,还有断掉的那截刀尖。

一直盯着邵玄的人中,有不少认出了那把地甲牙刀,就算不知道这以前是属于谁的牙刀,也知道这牙刀的材质,部落的几位精英战士手里也有这样材质的刀,都是从长辈手里继承下来的。

好好一把地甲牙刀,断成这样!使用者还只是个孩子,他有那样大的力量?

曰啊!

他到底怎么用的?!

一些战士看着邵玄手里那截断掉的刀尖,眼睛都快凸出来。

不仅是那些战士,巫脸上的和蔼表情也僵了僵,他又想起了狩猎前这孩子面不改色站在队伍里假唱的情形。还真是个能折腾的!

邵玄察觉到了周围的视线,并没理会,双手托着将它放进石槽内,让刀浸没在灰白的液体中。

刀上有刺棘黑风的红色血液,还有在山洞时砍那只虫子沾上的褐色液体。狩猎时邵玄用水擦过也没能完全擦干净。但等巫念完咒文之后,让他们见刀拿出来,他才发现上面的痕迹全都没了,石器依然是狩猎前那样干干净净的样子。

洗刀仪式结束,众人只觉得浑身都轻了,心境也像是被洗过一样,一身轻松。

为了照顾邵玄的小身板和那么多的猎物,巫让邵玄先回,待会儿派人将猎物给他送过去。

不用自己搬运,邵玄也省了力气,他不担心有谁贪掉自己的猎物。

邵玄离开之后,嗑嗑小心地戳了戳狩猎队大头目,视线朝着邵玄离开的身影扫了扫,又回头看向大头目。

大头目严肃着一张脸,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得到允许的嗑嗑顿时笑容满面,也顾不上猎物,打个招呼让陀帮忙将猎物给拖回去,他则朝着邵玄离开的方向跑了。

大头目正想着心思,若有所查地抬头,对上自己首领老爹的视线,顿时讨好地笑了笑,一点没有领队时的严肃样。

首领皱皱眉,心想自己这儿子到底又在打什么主意?余光瞥见站在旁边的矛,便琢磨着是不是跟矛有关,他知道矛跟邵玄大概有矛盾,但那是内部的良性竞争,按规矩长辈是不能插手的,更何况邵玄这次对部落有大功,可不能被欺负了。

正准备过去训话,巫有事找他,关于先祖的。

既然事关先祖,首领自然不能耽搁,走之前瞪了瞪自己儿子,警告他别打什么歪主意,便跟着巫离开了。

被自己老爹瞪了的狩猎队大头目并不在意,继续想着心思。

那边,邵玄空着手下山,并没有从荣耀之路上走,也没有从人较多的地方经过,专门挑了人少的地方下山。

这时候各家都在家里忙着迎接回来的战士们,帮着处理猎物,邵玄经过的地方没见几人在外晃悠。

正想着待会儿怎么跟老克交代刀的事,邵玄脚步微顿,眼中暗光一闪,也不看背后袭来的拳头,脖子一歪,脚上发力,身影灵活地避开来人的攻击。

但来人一击未中,并未停歇,拳影接踵而至,而且速度并不比邵玄慢,几乎在邵玄刚避开,他就又贴了上去。

邵玄无法避开,双臂架住对方砸来的拳头,身体被这猛然砸过来的力道震得后退不止,每一步后退,脚下踩着的石子都砰然碎裂,如暴雨前的隐雷,发出轰轰的声响。

但对方仍旧紧逼不止,邵玄退一步他便往前踏一步,每踏一步便砸出一拳,拳影翻飞,根本没给邵玄躲避的时间。被震起的灰尘刚漂浮上来,又被激荡的拳风震散。

对方比邵玄要高出很多,实力也超过邵玄,再加上这密集的拳影,几乎是将邵玄压制着打。

邵玄只觉胸中血液翻涌,手臂上终于传出骨骼断裂的声音,而紧随着这声断裂声响,邵玄整个人也直接倒飞出去,落地之后连连后退,好不容易才稳住没摔倒,将嘴里差点喷出的血又给咽了下去。

这次对方没有再进攻。

双方平息下来,身上的图腾纹也渐渐消失。

站稳之后,邵玄喘着气,并没在意手臂的断骨,反正这程度的伤也不算什么,他只是紧盯着面前的人嗑嗑。

嗑嗑虽无杀意,刚刚还完成了洗刀礼,但因为长久狩猎,一举一动见都透着一股子杀伐之气。

“好!”见邵玄抗了这么多下,还能站稳,也没表现出疼痛的样子,甚至似乎都没在意臂骨断了的手臂,这让嗑嗑很满意。

不过,刚说了一声“好”,嗑嗑就被踹飞了。

踹飞嗑嗑的是被大头目叮嘱过来看看情况的陀,结果他刚来就看到嗑嗑将人家小孩的胳膊打断了。

嗑嗑你大爷!

大头目让你过来试探,就是这样试探的?

还是个成年的战士呢,实力还比人家高很多,这么打不是纯粹欺负人吗?!证明你很能耐?惭不惭愧啊?!巫和首领知道了要打死我们的!

陀想着,气得过去将正准备爬起来的嗑嗑又给踩地里。

“没个轻重!”

踩完人的陀转身带着笑意,尽量让自己表现出善意来,“其实他没什么恶意。”

邵玄看了看自己刚才咔嚓响了一声的手臂,又抬眼,面无表情地看着陀。意思是:看,臂骨都打断了,还没恶意?

陀在心里将嗑嗑骂了千百遍,面上还是歉意地笑笑,掏了掏,从兽皮袋里掏出一包树叶包裹的草药递给邵玄,“这药不错,喝几天手臂就好了。”

邵玄依旧面无表情盯着陀,盯得陀面上的笑都僵硬的时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兽皮袋。

陀顿时明白了邵玄的意思,暗道自己真是疏忽,嗑嗑才将人家手臂打断,接个毛的药包啊?

将药包放进邵玄的兽皮袋,陀再次朝邵玄抱歉地笑了笑,“他就是个浑人,不懂事,大家一个队的,多多原谅啊,呵呵。”

呵呵你妹!邵玄继续盯。

实在不好意思再面对邵玄的目光,陀过去握着嗑嗑的脚,赶紧将人给拖走了。

邵玄看着那两人的背影,琢磨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新的一周,求个推荐票。顺便,本书上三江推荐榜,用电脑的朋友们可以去网站三江页面给本书投个三江票,上榜一周内每天都能投。陈词谢过。(《原始战记》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