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魅惑狐妖

作者:莽牛木书名:魔牛镇天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04/29 18:55:26字数:144

无尽山脉东北方有一奇山,名为巫山,高有千丈,状若头颅,俯视方圆数百里。山上古木成林,蔓藤如海,枝叶繁茂,覆盖山体,亦有山泉溪水,幽景奇峰,暗藏其中。

在这人迹罕见之处,却有一座莽牛洞,汇聚山间众多妖兽精怪,统领一方天地。我们的故事,就是从此开始。

蔓藤如瀑,巨木参天,有各色鸟雀在半空飞舞,领头的鹞鹰更是神骏非常,双目如电,翎羽漆黑崭亮,双翅展开五六丈,在空中惬意盘旋,偶尔略过山巅,双爪用力一抓,半人高的岩石轰然碎裂。

山南是大片的果林,拳头大小的红色果实挂在枝头,芬芳怡人,鲜艳欲滴。还有许多矫健的身影在枝叶间穿梭跳跃,吱吱欢鸣,原来是一群灰色猿猴。

猴群中的王者斜躺在最茂盛的果树枝干上,手里捏着一颗果实,一口咬下,汁液流淌,芳香扑鼻,馋的许多小猴子蹲在树下大口呼吸。

猴王懒懒的扫了一眼,脸色露出满意的神情,漫不经心的挥手拍在身边的一条树枝上。

“砰”

成熟的红色果子圆润饱满,如雨一般纷纷落下,只是还未落地,就被口水直流的猴群瓜分干净,每只手里都抱着几个,吃的不亦乐乎。

树林边缘,散落了许多大块的石头,阳光明媚,一条十余丈长的花白大蛇懒洋洋的躺在地上,眯着眼睛,十分享受。

“不好了,二少爷回来了。”

倏然,尖锐凄厉的叫声在山间回荡,密林中顿时寂静无声,所有动物仿佛中邪一样静止不动。

而后,猛然一阵喧闹,平静的画面被骤然打破,无数飞鸟扑棱着翅膀,仿佛石头般从天而落,没入密林当中眨眼间消失不见,只剩下漫天羽毛飘荡。

果树上的猿猴更是惊慌不已,尖叫着四散而逃,那条晒太阳的巨蛇快速游动,一翻身躲入阴影当中,哆嗦着蜷缩一团,大气都不敢喘。

山风习习,凉爽宜人,稀疏的绿叶之间洒下散碎的阳光,清爽的林荫小路上,树影斑驳,牛二昂首挺胸,摇头晃脑哼着小曲,迈着碎步,慢慢悠悠。

今天运气不错,溜达一圈,救了采药的祖孙二人,还在山北坡挖到两根老参,摘了数十枚异果,想起那甘甜的果汁,灵气四溢,芳香醉人,不由心情大畅,舔了舔舌头,口水哗啦啦往外流。

忽然,一道清脆悦耳笑声自前方幽幽传来:“二少爷,今日好生的悠闲,不知晚上可有闲暇与奴家一同赏月呢?。”

抬眼望去,却见前方一株百年苍松,枝叶繁茂,沧桑的树皮层叠,一道道的裂痕纵横交错,此时树下依偎着一道靓丽身影,绿叶遮脸,若隐若现,飘渺若仙。

一双眼眸柔光似水,而那婀娜的身姿,随风摇摆,曼妙怡人,晶莹剔透的香颈下,露出少许雪白的肩膀,状若凝脂,水嫩绽放光泽,魅惑诱人。

山上何时有了如此一位绝色佳人,牛二眼冒绿光,心底一阵酥麻,气血灌顶,舌头下面有些湿润,有种往外流的冲动,说话含糊不清,道:“这……这位佳人,唤住在下有何要事?”

伊人咯咯一笑,眼波流转,明眸之间,热情仿佛火焰一般燃烧这牛二的心,朱唇微启,露出两颗雪白晶莹的牙齿。

“二爷,真是贵人多忘事,奴家对您可是日思夜想,刚刚化形,便来找您,不曾想,你竟把人家给忘了。”

醉人的声音,深入心底,那无声的幽怨,让牛二心里一阵恍惚,仿佛一位谪尘的仙子如泣如诉,在述说着一份苦闷心酸,刹那间牛二感觉自己似乎都碎成了两半,神魂颠倒。

正感心中有愧,无地自容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咝咝尖叫,身体蓦然一震,背后涌出一层冷汗,脑中立时清醒了不少。

抬眼再看,却见眼前的女人,相貌平平,姿色一般,一身黑白的兽皮,胡乱披在身上,头上黄褐色的头发上,露出两只寸许长的尖耳,身后一条花白相间毛茸茸的狐尾,起伏伸缩,一张嘴还有两颗黑黄的牙齿露在外面。

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这跟先前见到的样貌简直是天差地别,让牛二胃里一阵翻滚,险些将昨夜的饭食都吐出来。

奶奶个熊滴,真不是个东西,牛二心中暗骂,想到先前一时大意,着了这狐狸精的魅惑之道,小心肝扑通乱跳,身后直冒冷汗。

穿越以来,牛二对妖族也稍微了解了一下,一般来说,妖兽首先开启灵智,可自行吸收月华,锤炼**。待修炼出一缕先天真气就进入练气境界,不但寿元增加,还可以炼化喉中的一根横骨,开口说话。

练气圆满就可以凝练金丹,从此踏上修仙之途,并且能够变化形态与人类相同,不过也有个别妖修例外,而眼前这人明显就是一只刚刚练出金丹的狐妖。

那狐狸女妖也没料到会有此番变化,一双三角眼微眯,射出两道幽怨的光芒,盯着牛二身后,冷声道:“蛛儿姐姐,太过霸道了吧,自己不能化形,却整天霸占着二少爷,莫非,还想当牛夫人不成?”

无声无息,一只蜘蛛出现在牛二身后,方圆一丈大小的身体,洁白如玉,晶莹剔透,泛着层层的光晕,犹如精雕细琢的玉石珠宝,八只五尺高矮的蛛足立在两侧,有金属般凛冽的光泽,让人望之生畏,寒毛倒立。

白玉蜘蛛双目如电,嘴里发出“哧哧”的声音,两只巨大的前足犹如神兵利器,轻轻一挥,就有一阵锐啸在空气中响起,地面上拳头大小的石块纷纷爆碎,化作一片烟尘。

狐狸女妖面色一滞,颇有几分忌惮,狠狠瞪了一眼转向牛二,两手拿着块破布,手指纠缠,学那**女子满脸媚笑,娇声娇气。

“二爷,奴家已经化成了人形,怎么也能比那些空有一身修为,却不能伺候您的小妖强上许多,定然可以让您倍加**,今晚来奴家洞中休息如何?”

牛二浑身一抖,心底冒出一股凉气,实在被这丑陋的女妖恶心到了,更是怒她刚才敢对自己施展妖法。

正要破口大骂,迎面吹来一阵山风,顿时一股腥臊味灌入口中,鼻子阵阵发痒,难以忍受。

“阿嚏,阿嚏,阿嚏……”

连续打了数个喷嚏,长长的鼻涕粘稠发亮,喷出一丈多远,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竟一直落到狐狸精的脚下。

女妖脸上青白不定,眼光闪烁,脸色难看许多,却又不敢生气,强笑道:“二少爷可是同意了?奴家这便回去……”

牛二冷哼一声,面如寒铁,伸出一只牛蹄,不错,就是牛蹄,粗壮如柱的大腿,长满稀疏的白毛,前端黝黑的牛蹄分成两半月牙。

冷哼一声,往旁边一指,凶狠喝道:“滚,一边凉快去,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妖精,少在此碍眼,若非本少爷念在你修行不易,一口将你生吞了。”

“咔嚓——”

脚下半丈大小的青色石阶断应声而断,数道粗大的裂纹向四面蔓延,吓的狐狸精浑身哆嗦,看着地面眼光发直。

向前一步迈出,大地颤动,树叶簌簌落下,一丈高的牛身,宛如一堵巨大的石墙迎面压来,气势迫人,将狐狸女妖吓的脸色苍白,连连后退,直到牛二远去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身后白玉蜘蛛八只银色长足在地面连连指点,无声无息,幽灵一般飘过,只是在路过那棵百年苍松的时候,一只蛛足颤动了一下,有微弱的气劲飞出。

看着两人离去,狐狸女妖恨恨跺脚,目光复杂,却不敢有半分不敬,更不敢上前阻拦。

这只白牛乃是这八百里巫山的少主,莽牛妖王的亲侄儿。

大王并无子嗣,只有两个侄子,大的常年闭关修炼,不见踪影,对这个在外胡闹的二侄更加视若掌上明珠,宠爱非常,平日里在山间横行霸道,欺凌弱小,惹是生非,无人敢说一个不字。

自己不过一姿色平凡的小妖,难以入的牛二少爷的法眼,本想仗着在化形之时领悟了魅惑神通**他,尤其是在他修为全无的时候,还不是手到擒来。

若是与他有那么一夕之缘,就算是攀上了髙枝,即便被他抛弃,日后在这八百里山脉,也无人敢欺,保得一世平安。

却不想又栽在白玉蜘蛛手里,虽然心中不平,却不敢挑衅。要知道那蜘蛛乃是金丹巅峰的存在,若是动手,恐怕不出三招,就会被她的修长锋利的长足斩成两截。

唯一能够安慰自己的就是,虽然那蜘蛛修为高绝,但不知为何,却始终不能化形。

诅咒她一辈子不能化形,狐狸女妖心里暗自腹诽,转身向山林一侧行去,脑袋里寻思该去哪找个个实力强大的前辈依做靠山。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脆响,天空瞬时变得阴沉暗淡。

猛然回头,一下子惊得魂飞魄散,只见身后那株数人合抱粗的百年松树上,一道裂缝清晰明朗,正在缓缓扩大,巨大的树冠,横绝苍穹,犹如天塌一般,自头顶狠狠压砸下,让人无处躲藏,一个刚刚化形的小妖,又如何能够抵挡。

于是,一声高亢嘹亮的惨叫,在巫山之中震荡迂回,延绵数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