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金丹化形

作者:莽牛木书名:魔牛镇天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04/29 18:55:40字数:7294

干净整洁的洞府里面,牛二卧在香甜的干草上面,身前摆好了各种神曦喷薄的灵草,三颗孕灵朱果,还有一瓶丹药,牛蹄上捧着一朵燃烧紫色火焰的花朵,六只金乌盘旋起舞。

张开大嘴,一口将金乌紫焰花吞下,在本命真气的包裹下,落入丹田气海。顿时一股股青色的真气被染成赤色,全身温暖如春,如泡在热水中一般舒爽。

牛二集中意念运转真气,不断吞噬紫焰花朵中的精华,按照祖传的方式游走全身一百零八条经脉,将其输送到肢体发端,让其淬炼筋脉骨骼。

片刻之后,张嘴一吸,一颗丹药落入嘴中,入口即化,如一道炽热洪流冲进胃里,混合本命真气,在筋脉之中肆虐翻滚,冲击牛二的神经。

全身毛孔翕张,喷薄淡淡青光,一股股的灵气,冲入丹田,如长江大河,汇入东海,化成一缕缕的真气,修为缓缓攀升。

前些日子,牛二曾经特意盘算过,这具牛身的前世已经是元婴境界,而且经历过雷劫的洗礼,绝对不是一般的妖修,体内蕴含了非常强大的潜力,尤其是经过上次战斗,让他深有体会,只要修炼得当,重新化作人形应该不会困难。

正好手里有罕见的丹药,正是绝佳的时机。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过去了数月。

半年之后的某个夜晚,干燥的洞里,灵气弥漫,如烟如雾,不能视物,其中不时发出一声闷哼,震动整个山洞。

此时牛二体内真气如潮,汩汩而动,不断汇聚丹田之中。那里青色的真气凝练似浆,不断翻滚浓缩,渐渐形成碗口大小的液团,散发阵阵恐怖的气息。

忽地,牛二张口一吸,玉瓶中的最后两颗丹药飞入口中,磅礴的灵力化作两条巨龙昂首咆哮,冲入丹田内部,汇入真气液团。

青色的液团剧烈震动,而后猛地收缩,迸射出万道金光,牛二全身瑞光喷薄,霞气翻滚,满洞浓郁如水的灵气,乳燕归巢一般冲入体内。

一双黑色眼眸缓缓睁开,瞳孔中射出两道金光,深深嵌入石壁当中。灵气散开,一张憨厚朴实的面孔,略显黝黑,露出淡淡微笑,头上两只三寸黑角露出浓密长发,牛二终于化成人形。

化形之后,大概十五六的模样,身材硕壮,满意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力量,这次闭关凝练金丹,不但修为提升许多,纯粹的**力量,也有大幅提高。

伸手一提,将洞里两块磐石拎在手中,轻如鸿毛,大略估计如今单手之力已不下两万斤,比炼气期强大了一倍。

牛二点点头,内视丹田,一颗碗口大小的内丹,青光闪耀,浮在气海中,缓缓转动,上方漂浮着一层薄薄的青云,汩汩的真气在金丹与经脉之中穿梭游走。

不知是莽牛一脉的身体特殊,还是修炼功法的不同,牛二的金丹比其他妖类大上数倍,让他惊诧的同时也高兴不已,这意味着自己拥有真气比旁人更加的浑厚绵长,对战斗十分有利。

内丹,是一个妖兽全身真气的精华所在,也是叩问天道的基础。

修炼至金丹境界,不仅可以驾云飞行,更能够祭炼法器,让自身实力进一步提升。最为关键的是可以开始学习威力巨大的神通秘法,远不是练气期的那些小妖可比。

双目微闭,无形中一股意念扫过整座山洞,各样事物如在眼前,分毫毕现。

透过厚厚的石门,原本静静伏卧在洞口的蛛儿突兀的跳了起来,一阵疑惑之后,兴奋的八脚齐跳,对着石门吱吱叫着。

这就是牛二修炼的另一种成果,意念增长,生成神念,极尽之处可达二十余丈,尽收眼底,无物可逃。

妖修一般在金丹境界化形之后,才能意念外放,被称为神念。有人说神念是意识的延伸,也有人说神念是人体魂魄的一种本能之力,只有随着修为进步,神念才会逐步壮大。

据说大乘修士可将神念凝练成元神,元神不散,便可保持生机不灭,成为一种另类的长生。若是渡过仙劫,就能成为真正的不死之身。

穿上早先准备好的一套皮衣,稍显肥大,略微有点别扭,剩余的灵草丹药收入储物袋,挂在腰间,单手轻轻一推,石门应声而开。

洞外早已雀跃激动的蛛儿飞扑过来,八条**一下子抱住牛二,吱吱叫着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情。

不知何处跑来的一头花斑虎,满眼崇拜的凑到身边,也低吼着用头蹭着牛二的大腿,舌头不断舔动,口水浸透了半条裤子。

好半天才安抚了蛛儿,然后一同走出洞外,花斑大虎屁颠屁颠跟在身后。

还未至山洞大厅,就听见有牛钰的声音响起:“贤侄啊,你在我巫山呆了一个多月,满山的野兽被你吃的所剩无几,不是叔叔撵你离开,可是你到底还要待到几时呢?”

一个那猥琐尴尬的声音道:“牛叔叔可不能这么说,这些日子来,我不过抓了几只山兽,再说了俺做的烤肉,可是有大半进了您老的肚子,您还喝了俺不少的猴儿酒呢?”

牛钰顿时语塞,一双大眼很是无奈,嘿嘿干笑一声,正不知如何回答,就看见一道身影从侧面走来。

七分熟悉,三分陌生的面容,让牛钰浑身一震,眼中竟浮现几分水雾,恍如做梦般不敢置信,直到牛二走到近前才出声问道。

“小二是你?你竟然化形了?”

“平日里叔叔多次教导,侄儿不敢忘记,这几个月来,闭关修炼,日夜不辍,才终于化形成功,都是叔叔的功劳。”

牛二心底感动,上前深深鞠躬,一番话语,让牛钰心怀大慰,拍着宽厚的肩膀,砰砰之响,嘴里不断重复着:“好,好,终于化形了。”

妖族修炼有两个最重要的阶段,一是开启灵智,方能知天道,识长生;二是化成人形,才能修大道,望化神。

如今,牛二收敛心思,认真修炼,化形之后的容貌,更是跟过世的牛战有五分相似,让牛钰异常兴奋,心里稍微松了一些,终不负大哥夫妇的期望。

“叔叔怎么有时间在洞里喝酒,没去矿里?”

牛二略微疑惑,按照往常情况来看,牛钰绝大部分时间都血髓矿看守矿脉,少有机会回洞,更何况看起来呆了不少日子。

“哈哈,小二你有所不知啊,半年前你闭关那几天,句邙山上可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牛钰此时心情大好,颇有些幸灾乐祸的表情,大眼熠熠生辉,道:“也不知何处冒出一个人族修士,在句邙山上跟那只蛤蟆抖了三天三夜,却从容退去。那蛤蟆手下重伤无数,句邙山都毁了大半。”

“啊?还有这事?”

牛二和一旁袁空同时惊讶不已,两人对视一眼,暗自点了点头,心底有恍然之色。

“那是自然。”牛钰摆弄着手里的三足酒杯,一口饮掉,眼神略微凝重,道:“后来据我多方打听,两人势均力敌,都已重伤,如今闭关养伤,自然无暇他顾。我估计,那人至少是化身中期的大修士,不然何以胆敢独身闯入妖族山脉。”

“只是不知,那癞蛤蟆怎会得罪一个人族大修?”

“嘿嘿,管他如何,只要不来咱巫山捣乱,就是一桩好事。”牛钰无所谓的摆手说道。

倒是一旁窜出一道身影,凑到跟前,咧嘴道:“牛二叔,俺二哥成功化形,修为大涨,你那矿脉也没啥危险,咱是不是该好好庆贺一番,弄些好酒好菜?”

牛二看着袁空那垂涎欲滴的馋样,不由暗自鄙视,这是为自己庆贺,还是想念自己做的烧烤?

“不错,这是我莽牛洞的大喜事,来人,通知众位在府的元老,齐聚客厅,咱们好好庆祝小二成功化形。”

洞外有小妖答应一声,转身离去。

“牛二叔,我与二哥且去准备些肉食,你看如何?”

袁空不待牛钰点头,扯着牛二飞出洞府,巫山上下顿时一阵鸡飞狗跳,鬼哭狼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