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巫山长老

作者:莽牛木书名:魔牛镇天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04/29 18:55:40字数:8466

接近傍晚时分,莽牛洞大厅之内,灯火通明,酒香弥漫。

牛钰为首,两旁各坐着三人,身前半丈大小的石桌上面摆满了酒坛,一个个威压浩荡,气势如海,皆是元婴期的高手。

在一片推杯换盏中,牛二与袁空走进大厅,身后跟这半丈大小的蛛儿。

“恭喜贤侄修为大进,早日进阶元婴。”

“二少爷资质不凡,潜力无限,定能远超我等。”

“那可不是,再有百年,我看进阶化神都不成问题。”

牛钰在上面高坐,听着几人的恭维,脸泛红光,开怀大笑道:“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侄儿,俺家二子日后定然能够渡劫成仙,封侯拜将,统领十万大山。”

“恭喜大王,贺喜大王,我等先干为敬。”

又是一片道喜之声,美酒如水,“咣咣”一连数碗,瞬间喝掉数坛好酒,看的牛钰眼角抽搐,这是要喝光自家的酒窖啊。

袁空不管那些,上前数步,高声道:“各位,接下来品尝一种前所未有的美食,我二哥亲手制作的烧烤。”

“咣当,咣当……”

有人手里酒杯忽然落地,一时间厅内悄无声息,落针可闻,安静至极。

“哎呀,老朽心神不宁,定是修炼除了差错,竟然酒杯也握不住。那个,大王容我先行告退了。”

一位三尺胡须,头长弯角的山羊老妖站起身来请罪,脸上略有青色,眼角低垂,不待牛钰答应,赶忙退了出去。

“大王,我忽然想起来,咱们矿里的血髓石,今日还没清点,不能耽误了正事,我去看看,一会再来。”

金雕化形的长老,鼻梁如钩,双目光芒闪烁,慌慌张张站起身来,大袖一甩就倒退出去。

“大王,金老一个人去,怕不安全,我也跟去看看,以防万一。”

另外一位元婴后期的老妖一脸郑重,也随后退出大厅,匆匆忙忙结伴而去。

“大王,山中事物还未安排,我先去整顿一番,省的那帮小子偷懒,这酒俺一会再喝。”

又一个面容凶狠,双目油绿的老妖,起身离去。

最后只剩下牛钰尴尬的举着酒杯,左边是一干瘦老者,眉目青黄,尖尖的下巴,三寸短须,端坐在石凳上面,抿着美酒,纹丝不动。

右边是一粗狂大汉,虎背熊腰,满目精光闪闪,一口干掉酒杯,看了牛钰一眼,默然不语,竟有几分悲壮之意。

这都是咋了?牛二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

袁空也是一脸迷茫,不过心里却很高兴,走了这么多人,自己正好可以多吃不少肉食,岂不美哉。

这时神念感应到洞外有两个小妖窃窃私语,一人道:“狼哥,几位元老怎么忽然都走了呢?莫非山中有啥急事?”

“切,你懂什么。”狼妖看了洞内一眼,低声道:“没听说二少爷亲自做了一桌肉食吗?二少爷的手艺可是咱巫山一绝。”

“那就更不应该走了啊?”

“不走?兄弟啊,你来的刚来不久,不知道内情。十三年前,二少爷成就元婴之时,亲自下厨炖了一锅肉食,那时候八位元老都在,你知道结果如何?”

“如何?”小妖疑惑道。

狼妖嘿嘿一笑,道:“其中三人,卧床三天不能下地,修为倒退数十年,半年没敢再碰一点肉食,还有三人,肚子疼了七天,茅厕跑了几百次,最厉害的还是虎大人,直接逆行真气,把肉食都逼出体外。”

“不是还有一人吗?那人怎么样了?”小妖颇有兴趣的问道。

“嘿嘿,最聪明的要数狐老,见势不妙,直接将自己灌醉,昏睡到第二天晚上,一点肉食都没吃。”

狼妖不无骄傲的说道,让旁边小妖认真聆听,牢牢记在心里,兴许日后也是保命的绝招。

果然,牛二回过头,看着干瘦了狐老,一杯又一杯烈酒下肚,脸上酡红,双眼朦胧,似乎随时都能醉倒的样子。

虎妖大汉正襟危坐,面容严肃,偶尔与牛钰对视一眼,心有灵犀,好似面对千军万马,视死如归。

牛钰一杯酒下肚,眼中有悲愤之色,狠狠咬牙,道:“侄儿,把你的肉食端上来吧。”

“嘿嘿,叔叔可以好好品尝啊,我二哥的手艺,绝对冠绝一方,天下少有。”

袁空见吃饭的人少了,满脸笑容灿烂,大手一挥,腰间飞出三个盘子,上面一只烤猪,还有两条烧鱼。

一股诱人的香气突然出现,让心中抽搐的牛钰脸上一僵,两只鼻孔一震剧烈收缩,眼睛瞪大如铜铃,眼光如剑,紧紧盯着盘中的肉食。

焦黄如金,脆内似水,散发的味道让肚子里的蛔虫上下窜动,咕咕直叫。

那原本朦胧若睡的狐老,三寸胡须直接立起,一双眼睛鼓出眼眶,差点掉下来,嘴角不停抽搐,喉骨迅速滑动。

反应最快的到是那严阵以待,准备以身殉食的虎妖大汉,一手抓起烤鱼塞进嘴里,稍微咀嚼,吞进肚里,嘴里模糊不清的称赞。

“俺第一次吃到这么好的肉食,二少爷当真好手艺,好吃,真好吃。”

这时,牛钰和那狐老才反应过来,下手如飞,狼吞虎咽,不出片刻,盘子里空空如也,骨头也没剩下一根。

三双火热的眼神,紧紧盯着袁空的储物袋,澎湃的气势宛若三座巨大的山岳压下,将他骇了一跳,赶忙又扔出三个盘子。

又吃掉大半,三个老妖才略微缓慢,虎妖大汉虎威抬手干掉一大杯酒,满嘴流油,啃着猪腿道:

“大王,二少爷天资绝顶,这手艺比之鹏王城的大厨都要强上一筹,恭祝大王啊,哈哈哈。”

“那是当然,俺家小二可是我妖族的天才,手艺自然不在话下。”

牛钰正抱着猪头在啃,嘴里模糊不清的叫着。

还是左侧的干瘦老者慢条斯理,捋着胡须,眼中异芒闪过,道:“大王,以二少爷的手艺,我鹏王城的巫山阁又可以多出一份进项。不知……”

牛二却是知道,这老者乃是黑狐修炼成人,一身修为在元婴后期,不但修为高绝,智慧亦是非常人能及,据说曾在人类国度游历一十三年,从未被修士发觉。

后来投奔父亲牛战手下,为其出谋划策,充当军师之职,方能闯下这巫山八百里的一方天地。

果然,牛钰原本朦胧的眼睛瞬间一亮,与狐老对视一眼,露出一丝异芒,余光扫过牛二,淡淡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狐老便匆匆离开巫山,驾驭遁光去往南方。

晌午时分,袁空也突然离开,甚至来不及跟牛二告别,让牛二满脸愕然,腹诽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