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威武牛二

作者:莽牛木书名:魔牛镇天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04/29 18:55:43字数:9146

心里骤然一缩,两道璀璨剑芒凭空出现,刺破虚空,一下撞在两枚乌刺上面,溅起点点火花。

“叮叮——”

两声脆响传出,一股大力传来,鹤飞羽身体一震,双臂有些发麻,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脚下却毫不迟疑,往后一缩,如鬼魅般消失不见。

牛二心中一凛,眼中只能看到一道白光围绕自己转动,神念全力张开,才看清一身白衣的鹤飞羽面色凝重,身后两只丈长的翅膀虚影扇动,身形快如闪电,一圈一圈围绕自己飞动,手中两只乌黑短刺不停变化,寻找可乘之机。

“叮叮叮叮……”

兵器撞击的声音不断传出,牛二立在场中纹丝不动,狂风吹动满头长发在身后飘动,顶上一把银色飞剑盘旋,任凭鹤飞羽从个个角度袭来,都会有锋利剑芒迎接,大有不动如山,任其清风徐来之势。

“不愧是巫山牛魔王,一把飞剑都能使得出神入化,果然是我妖族翘楚。”

“俺感觉不过如此,要是俺的话直接一斧子砸过去,任他有多少飞剑,全都砸碎,看他还不认输。”

“你知道什么,当年这牛破天一条铁棍砸断不知多少兵器,你以为他一个莽牛族的力气会比你弱吗?人家是不屑如此,要以自身劣势击败敌人,才能让他心服口服。”

“原来如此,怪不得牛道友坚持要用飞剑,连人家最差劲的剑术都奈何不了,还斗个什么劲,干脆直接认输算了。”

“这才是高手风范。”

……

场外众人窃窃私语,各种语言不断传人鹤飞羽的耳朵,让他脸色愈加难看。

“好,牛破天你接我八百剑雨一试,若是接得下来,鹤某立刻俯首认输,以后你牛二所在之处,鹤某退避三舍,再不与你争夺。”

鹤飞羽怒火攻心,玉脸通红几欲滴血,身形跃上半空,大喝一声,雄浑的真气蓦然爆发,依他的身体为中心,身后凭空浮现数百道白色鹤羽,如同一片白云压在众人头顶,气势沉重。

只见他手中掐诀,嘴中念念有词,双目骤然张开,两道电芒自瞳孔中射出,漫天飞羽光芒大盛,发出灿然神霞,变成了一柄柄的黑色短剑,看样子竟与他手中的乌刺完全一样。

随着他手指一点,两道短剑从半空射出直奔牛二飞去,牛二神色不变,抬手挥动,头上飞剑分出两道剑芒迎了上去。

“咔嚓——”

两者撞在一处,发出铿锵之声,而后同时碎裂,化成一片灵气消散在空气当中。

牛二眼眸骤缩,没想到此人飞羽竟然犀利若斯,自己那两道剑芒可是特殊凝练之物,坚韧锋利程度与寻常飞剑不相上下,却与短剑同时断折。

此人的剑羽虽然比不上火无咎的灵动,但是霸道上却是更胜一筹。

眼见此幕,立在空中的鹤飞羽离开兴奋起来,神情有些狂热,甚至五官都隐隐扭曲,若疯若狂,双臂高高举起,向下用力一挥,喝道:“八百剑雨杀——”

无数黑色短剑猛然一顿,铺天盖地的落下,全部朝着牛二所立之处攒射,好像一座铁剑组成的大山从天而降,镇压下来。

强横的气势让所有人心神震动,那几个金丹初期的猴子更是惊惧骇然,这般威力根本不能力敌,足以碾压同一境界所有修士。

袁空几人虽然脸色阴沉,这鹤飞羽的剑雨绝对不是金丹境界能够掌控的本命秘术,虽然灵气波动仅有初期境界,但威力不可小觑。

不过他们对牛二有十足的信心,危险时刻招出元神法相,一脚就能踏破剑雨,将其击败。

剑雨如瓢泼大雨倾泻而下,牛二面色凝重,两手掐诀,指尖连连变动,全身真去全部涌入头上飞剑之中,银色光芒迸发,炽盛无比,万千剑芒从上面垂落,护住全身上下。

黑色剑雨瞬间将牛二淹没,兵器撞击的铿锵之声不绝于耳,弹开的短剑落到地上,直接将青石割裂一尺多深,让人直吸冷气,头皮感到发麻。

漫天飞剑一波接一波的落下,好像无穷无尽,鹤飞羽更是癫狂大笑,指着场中道:“牛二啊牛二,今日就让你尝试一下我苦练三年才修成的灵鹤剑雨,看你还敢不敢嘲笑于我。”

在座诸人全都一愣,所有人同时露出讥讽蔑视眼光,实在瞧不起此人这般阴险,是整个妖族的耻辱。

“哗啦,哗啦……”

忽然,众人耳边传来水流的声音,响声越来越大,竟仿佛汪洋大海中的狂风巨浪,还有刺耳的闪电雷鸣之音。

这是?鹤飞羽也微微一滞,就发现青石广场中,牛二站立之处,无尽墨色剑雨当中凭空出现一片汪洋,水波汹涌,将剑雨一层一层吞噬,渐渐露出里面灿烂的光芒。

“轰——”

水波澎湃,轰然崩裂如山的飞剑,狂风呼啸,巨浪滔天,一道碧蓝大浪冲天而起,逆着无尽墨色飞剑,直直冲向立在虚空的鹤飞羽。

“是牛破天,他在里面。”有人惊呼。

果然,众人只见那道冲天大浪中,牛二脚踏碧浪头上一把飞剑放射璀璨的光芒,剑气如虹,将袭来的黑剑全部冲散,势不可挡斩向天空。

鹤飞羽大吃一惊,脸色巨变,手中法诀连忙变化,漫天飞剑全部聚在胸前,真气蒸腾,爆喝道:“墨羽剑轮。”

只见无数飞羽凝缩成一丈大小的圆形法论,边缘是剑刃组成,锋芒显露,绽射的幽幽光泽森冷锋锐,将空气都斩成大片虚无。

“给我斩——”

鹤飞羽几近疯狂,双眸血红,张口喷出一口本命真元融入剑轮当中,立时有万道光芒绽射,将周围的虚空都撕裂开来,向牛二斩去,可怖至极。

半空中发出一声轰然巨响,无量光芒爆射,比天空太阳还有炽盛夺目,狂风咆哮,席卷八方,许多山间巨木纷纷断折,砂石漫天飞舞。

唯有少数元婴期的高手,双眸射出两道神芒,透射半空的灵气风暴,见到了里面的情形,脸上露出震惊神色。

半响之后,沙尘落定,众人只看到牛二脚踏飞剑凌空而立,衣袂飘飘,气势绝顶,在他身前十余丈处,是披头散发的鹤飞羽,此刻全身衣物都已破烂,血迹斑斑,面无表情的浮在半空。

所有人都吃惊不已,万没想到牛二竟然在这种绝境当中还能转败为胜,实在令人震撼。

满身伤痕的鹤飞羽双目无神,气息萎靡到了极点,宛如尸体一般挂在空中,鲜血顺着发丝滴落,嘴角喏喏道:“我……竟然败了。”

仰起头望着牛二,苍白的脸色露出凄惨笑容,无力道:“一直以来我以为你只是凭借修为压我一头,没想到我连你新近修炼的剑术都打不赢,我不甘心啊。”

说完,鹤飞羽脚下踉跄,架起一团白云飘然远去,整座广场鸦雀无声。

此战过后,众人重新落座,一个个看向牛二的目光都谨慎了许多,果然还是那头疯牛,即使暂时落魄了也不是常人能比的。

苍木山上大宴宾朋,热闹的气氛很快将众多妖修的心情调动起来,烈酒如水,每人都喝掉数坛,就是那些女子也很豪爽,纷纷过来与牛二干杯,更有大胆火辣之人坐入他的怀里,媚眼如丝,**挑逗与他。

妖族向来性情豪放不拘小节,众人一直喝道晚上,很多人都已经眼神朦胧,脚步飘摇,一些人甚至直接拿着酒杯醉卧石桌,也有人趴在地上痛哭流涕,或者化作原形鼾声震天。

本来牛二也有些晕乎乎的,差点把持不住被女妖带走,还好袁空给他一个眼神将他惊醒,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四兄弟悄悄离去。

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架起遁光直奔西南而去,半个时辰之后,袁空一张手,扔出紫藤遮天网罩住四人身形,化为虚无,而后径直落到一处林木茂盛的山上。

“兄弟啊,这是啥地方?咋看着这么眼熟呢?”牛二疑惑问道,虽然不是自家的巫山,可是印象颇深,绝对来过此地。

“这边是神凰山,今日那鹤飞羽敢当众找你晦气,咱兄弟合计了一下,今晚去给你出口恶气,你看咋样?”

袁空指着前方大片山脉中一座高约六七百张的山峰,道:“二哥莫非忘了,山上有传说中的凤凰神卵,咱可是惦记了几十年了,今天好不容易飞鹤老道离开,鹤飞羽受伤,正是咱们大显身手的好时机。”

三妖一脸的期待,眼中绿光蒙蒙,口水都差点流出来。

神凰山?牛二一惊,这几年来听过无数次了,要说无尽山脉边缘中,最宝贵的东西,恐怕就是神凰山上仅有的几枚凤凰神卵了。

传说上古末期有神兽凤凰落在此地产卵,凤鸣三声,天地变色,万里苍穹铺满神霞,无数山兽俯首膜拜,大地上枯木发芽,甘泉涌动,灵气浓郁的结成了湖泊。

时至今日不知过去了多少万年,虽然真假难辨,但是诸多妖王一致认同,就足以说明此物的珍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