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四修围杀

作者:莽牛木书名:魔牛镇天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04/29 18:55:50字数:8824

其中一个独眼的大汉满脸横肉,对着牛二嘿嘿冷笑,手中青色大刀光晕流转,泛起点点锋芒,道:“妖孽,你残杀我人族修士无数,今日我等奉命将你斩杀,你若是识时务,就放下兵器,我等可留你一个全尸。”

“师兄跟他说那么多作甚,祭出你的斩神刀不是更快一些吗。”另外一名身材婀娜的少妇娇声浅笑,眉目间波光流转,风情万种。

“三位道友,这厮杀我太乙宗弟子最多,老朽可以不要他的金丹法宝,只要把他的尸体带回去,祭奠我门中牺牲的师兄弟,还望成全。”

灰衣打扮的干瘦老者淡淡道,看着牛二的目光森冷无情,仿佛看着一个死人。

那三人对视一眼,同时点头,心情暗自窃喜,这妖兽的那把飞剑品阶颇高,除此之外金丹价值也不低,回去兑换之后,足够让三人发一笔小财。

最后一人是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手中一把白玉纸扇,满脸微笑,眼珠一转低声道:“既然如此,那在下愿意只取此妖的护体法宝,想来紫阳宗的两位道友也不会与小弟争夺吧。”

那独眼大汉与少妇对视一眼,喜上眉梢,道:“好,就依两位道友之言,我等共同擒下此妖。”

看着四人完全视自己为砧板上的一块肥肉,现在就开始瓜分自己的宝物,牛二险些气歪了鼻子,心里说不出的腻歪。

不过,心里也四处打量一番,根本无路可退,这四人的站位将他完全封死,冲向任何一个方向,都会被两人夹击。

“我说四位,你们也太自大了吧,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开口说胡话了,难道牛某就是一个死人不成,任由你等宰割?”

那四个人族修士一愣,面面相觑,而后同时大笑起来。

那独眼汉子更是张狂不已,指着牛二道:“你不过金丹中期修为,有我等四个后期修士包围,莫非你还想逃走?”

“妖怪,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老夫给你一个痛快。”灰衣老者眉梢微挑,冷冷的笑道。

“好了,三位道友,一起出手吧,免得夜长梦多,耽误了大事。”那书生道。

此时牛二哪由得他们上前,手指伸缩,四道剑芒同时射出,快如闪电,直奔四人丹田位置。

“铿锵……”

那四人也非等闲之辈,身前同时浮起一件法宝,将剑芒抵住。独眼大汉使用的是那把青色三尺大刀,直接挡在身前。

少妇却是祭起了一枚铜色宝镜,镜面上射出白茫茫的一片光泽,轻易将剑芒定在半空,对着牛二展颜微笑魅惑诱人。

另外那个灰衣老人却是祭出一把黑色大剑,黝黑无光,两侧浑圆看似并未开刃,但是一击之下却有千钧重力,把剑芒砸成数段,化作散碎的灵气,飘散一空。

而那位书生从容不迫,优雅的展开玉扇向前一扇,一股黑色旋风凭空出现,由无数道风刃组成,嗤嗤几声,就把牛二的剑芒磨碎。

正在这时,那少妇背后陡然亮起一道璀璨光芒,一瞬间斩在她的腰间,另外三人来不及阻止,那大汉正要扑上前去,却见少妇身上泛起一层金色光芒。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层,却极为坚韧,将剑芒抵住。

“好狡猾的妖怪,竟敢暗施毒手,幸好临行前向师尊求了一道金刚符。”

那少妇俏脸冰冷,目光停留在牛二身上,寒声道:“诸位莫要保留实力,早点斩杀此妖,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牛二暗自凛然,没想到这四人竟是有备而来,针对自己的一贯打法有有所研究,不然怎么可能对隐藏的剑芒如此从容不迫。

周围虽然有许多人族修士挡在外面,可是妖族的兵士好像不怕死一般,一波又一波的冲过来,伤亡很大。

四人点点头,运起十成真气施展法宝,向牛二发出各自强大的一击。

那少妇手腕微微转动,一道巨大的光束倏然落下,将牛二罩在当中,顿时让他感觉一股沉重压力从天而降,宛如一座大山压在背后,难以动弹。

青色长刀放出十丈刀芒,璀璨夺目,划破虚空斩落下来,同时一柄黝黑重剑无声无息压向牛二头顶,那位书生更是连连扇动手中玉扇,一道道无形风刃铺天盖地呼啸而来。

牛二冷眼看着四人,全身真气运转,体外的五毒烟罗罩骤然大涨,浓郁的黑雾爆发开来,弥漫周身一张方圆,伸手不见五指。

“嗤嗤……”

牛二身形大震,嘴角有滴滴鲜血淌落,这三人都是金丹后期修为,一身实力不必自己差上多少,全力攻击之下烟罗罩也不能完全抵消,法器上的震荡之力还是将他筋脉震伤。

“给我转——”

大喝一声,浓郁的黑雾好似活物一般,陡然转动起来,层层叠叠,越转越快,将袭来的刀芒与重剑卸到身侧,更是把那些风刃全部磨碎。

“轰——”

闷声震天,地面剧烈抖动,烟尘四起,在牛二身边的大地上劈开两道长长的沟壑,深入地下不知多远,深不见底。

嘶!

那四个人族修士脸色微变,目光凛然,望着那一团浓雾,神色中露出几分凝重。原以为虐杀一个金丹中期修士易如反掌,可是此人竟然挡住了四人的全力一击,尤其是在其身形被完全定住的时候。

此妖非同一般,不可小觑。

只有那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眼中精芒闪烁,嘴角微微翘起,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诸位快快动手,我要坚持不住了。”那个少妇手中指诀连连变动,脸色异样的苍白,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落,头顶上一道白烟袅袅升上半空,显然法力耗费了太多。

“杀——”

三人同时出手,那独眼大汉双手握住长刀,一跃而起,跨越数丈距离凌空扑下,雪亮的刀刃上竟然闪出点点金色,灿灿发光,冰冷慑人。

那个老人双眼一瞪,闪过一丝狠辣之色,狠狠一掌拍在自己胸口,喷出一口热血。只是那血珠并不下落,随着老人真气牵引,全部覆盖到黝黑重剑上面。

只见那铁剑两侧浮现出两道薄薄的血色光芒,一股凶煞之气猛然冲了出来,好像一尊嗜血的凶兽张开血盆大口,无声咆哮。

那个书生手中玉扇扔到半空,手中施展出一套复杂的印记,片刻后,一声大喝,虚空中一座数丈大小的褐色山石凭空出现,镇压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