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朝贡启程

作者:莽牛木书名:魔牛镇天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04/29 18:56:06字数:10280

小松资质一般,却也有些仙缘,被一个小宗派带入山门修行,只是没想到人妖大战,人族各宗惨败,为了搜刮各种灵石仙药,宗门被其他大派收编,像他这种普通弟子,直接赶出山门,任其自生自灭。

修士的权利交割也让凡人国度战乱频生,战火连天,民不聊生,即使是偏远的双庙村也惨遭祸害,许多人被抓做壮丁,敢于反抗的都被杀死,使得整个小村庄十室九空,家破人亡。

小松的爷爷就是因为一句劝阻的话,被带头的将军活活打死,小松为报仇灭掉一只小队,却引来皇室供奉一路追杀,直到逃入无尽山脉,才侥幸得生。

而且他在当初的门派里也曾听师兄师姐们传说,人妖大战中,有一位妖族的天骄,杀人如狂,横扫一切同境界修士,即使面对大乘修士也未曾后退,还斩杀了那位大修非常看重的一位后代子孙。

在人族修士的口中,那是一个嗜血如狂,杀人不眨眼的牛魔王,虽然只有金丹境界,实力却堪比元婴高手,让无数小修恐惧的牛妖。

小松心中一直认为,修士口中的牛魔王,一定是当初救过自己的神牛。在见识了人类的阴险、狡诈、冷血无情之后,他更愿意拜神牛为师。

莽牛洞大厅内,数位元婴大妖列坐两旁,牛钰坐在上首,还有许多前来凑热闹的小妖,挤在一旁。

抿着灵茶,牛二很惊讶自己在人族中还有个魔王的称号,看着眼前神情诚挚坚韧的少年,还是摇了摇头。

“你我人妖两族世代为敌,若是我收你为徒,必定让人族视你为仇寇,欲杀之而后快,日后难有立身之地。”

石小松闻言脸上略微苍白,牙关紧咬,头颅深深低下,叩在青石地面上,道:“前辈放心,小松愿从此以后以妖族自居。还请前辈成全。”

“二子,要不然你就收下吧,叔叔看他确实诚心拜师。”牛钰大眼咕噜噜转了两圈,在旁边传音,旁边的几个大妖也是蠢蠢欲动,能让一个人族慕名前来拜师,讲出去在妖族也是一桩美谈。

“哎。”牛二眉头紧蹙,内心纠结,这少年的资质一般,而且自己也不过少年,还没想过这么早就收徒,而且要是传开了,必定会有许多小妖慕名而来,若是不收,巫山名声扫地,不利于未来的发展。

大厅内一片安静,落针可闻,小妖们屏住呼吸,竖起各种大小不一的耳朵,聆听牛二的决定,只有少年的紧张急促呼吸,轻轻荡漾。

“这样吧。”牛二沉思半响,方才道:“我可传你大道功法,但不收你为徒,待你修炼有成,愿意拜入我巫山,到时再将你收入门下。”

“谢前辈。”石小松心中大喜,赶忙拜谢,三次叩首,额头砸在冰冷的青石上,殷红了一片。

“恭喜,石小友。”

“恭喜恭喜,日后小松也是我巫山一员了。”

“好,小松今晚咱们不醉不归。”

……

没想到这两年来,这小子竟和这满山的妖怪打成一片,看来人缘倒是不错,牛二淡淡一笑,心里却盘算了许多。

连续七天,石小松在牛二的洞府里面学习道术,没人知道牛二传授了什么法诀,但是每天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小松的进步,让满山的小妖羡慕嫉妒不已。

十天之后,巫山进贡之事准备妥当,一向行踪飘忽不定的狐老,竟然留在山中主持大局,让牛二略微吃惊。

同时也接到了望月峰的传信,熊霸天和火慕云带领自家兵丁已经到了,就差巫山牛钰,便可启程上路。

巫山南八百余里,有巍巍群山,中有峰独立,高一千五百丈,耸入云霄,抬手可摘星月,终年瑞彩烟霞笼罩,难见真容,其名望月。

此刻,一团黑云远远飘来,迅如疾风,眨眼间就到了望月峰下。其中人影绰绰,也偶尔闪出几道利刃的森冷寒光。

为首之人正是身材魁梧高大的牛钰,身后一条黑色披风,随风摆动,猎猎作响。左侧的满脸憨厚又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青年正是牛二,身后立着风姿卓越的蛛儿,只是一袭白纱遮住了精致的容颜。

蛛儿的身后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少年,略胖的身材,穿着黄色布衣,一张圆脸肥嘟嘟竟是肥肉,两只眼睛虽小,却灵动非常,精光四射,乃是那只金色的鼠妖化形而成。

在后面就是牛钰精心挑选出来的一队妖兵,仅有百余人,修为皆在金丹后期以上,浑身凶煞之气缭绕,显然都是战场上活下来的精英。

茫茫群山数百里,唯有望月峰一枝独秀,山上巨木参天,绿藤漫漫,烟云蒸腾,仙气如瀑,整座山峰好似人间仙境一般,让牛二心中羡慕嫉妒恨。

“前方可是牛叔叔与二哥吗?”

声如黄钟大吕,震耳欲聋,一道遁光划破天际,自山上飞至众妖面前。

一身黝黑铁甲,泛着点点金芒,彩雾氤氲,手持铁棒,威风凛凛,颇有一些威猛气势,只是一脸黄褐的绒毛,让牛二想笑。

袁空上前和牛钰见礼,便带众妖上山。

山中有蜿蜒小路,曲径通幽,台阶青石上长满苔藓,路边芳草茵茵,溪水缓缓流过,有各色鱼儿游动。

数不尽的千百年老树,枝叶繁茂,横陈一片天空,巨大的树荫笼罩山林,鸟雀齐鸣,虫兽活跃。

一路上,不时的看到各种仙药灵草,散发浓郁香气,生机勃勃,仙气腾腾,让牛二眼睛发亮,暗中口水直流,身后的鼠妖更是眼睛都看直了,迈不动脚步,被蛛儿拎在手里,拖着向上前行。

半山腰上一座百丈大小的平台,袁成飞和熊霸天、火慕云三人正在喝茶议事,身后站着自家的后人,见得牛钰前来赶忙上前迎接,几人一阵寒暄之后,撇下其他人,进山洞秘密会谈。

“二哥,你才来啊,俺们可是等你好几天了。嘿嘿。”

熊岳满脸嬉笑,上前热情的拥抱牛二,若不是嘴角流淌的口水,还真让人以为兄弟情深呢。

牛二心里暗暗鄙视这家伙,又见袁空窜到近前,低声道:“二哥,咱们前往后山吧,兄弟把东西都准备好了,定让二哥吃好喝好。”

面容英俊的火无咎倒是一语不发,扫过蛛儿与鼠妖,两眼直勾勾盯着牛二,看的他心里发毛。

几人偷偷溜到一处无人的空旷之地,不用牛二吩咐,袁空直接掏出数十只各种山珍野味,还有一条两丈多长的黄斑蟒蛇,散发阵阵灵气。

熊岳不知何处抓来两颗枯树,一掌拍下,枝干碎裂,堆成两堆篝火。

火无咎赤羽如刀,将肉食开膛破肚,清理干净,就是那条蟒蛇也剥去一层肉皮,鲜血淋漓,被熊岳凝聚的水浪冲洗干净。

牛二虽然闭关五年,但经常开炉炼丹,用于修炼,手艺不但没落下,反而对火焰的掌控更加的细腻。

两只大手握着串好的肉食,神念如滚滚大浪,覆盖肉串的每一处地方,能够及时掌握火焰的烧烤程度。

不出半个时辰,肉香弥漫,飘出老远,让满山的小妖抽动鼻息,远远眺望。

正在洞里议事的几位妖王,熊霸天忽然鼻子翕动,肚子“咕噜噜”响成一串。

“嘿嘿,牛贤侄的手艺越发精进了,一闻到这味道,俺肚子里的蛔虫就忍不住叫了。哈哈。”

温文尔雅,气质脱俗的火慕云眼中闪过一道异芒,微微笑道:“熊哥说的是,我等兄弟几人也许久不曾相聚,今晚不如就借袁兄的地方,痛饮一番,明日再出发。”

“不错不错,咱几个就在俺的望月峰上大吃一顿,不醉不归。不过就是麻烦牛贤侄给添几个菜就行,嘿嘿,牛哥你看咋样?”

三双火辣的眼神盯着牛钰,让他暗自鄙视,昂首道:“如此正好,今晚就让俺就那小子负责做菜吧,不过这次却未曾带有好酒,着实遗憾啊。”

袁成飞脸上顿时一变,苦笑两声,满脸肉疼,道:“好吧,我拿出两坛猴儿酒来,供几位畅饮。”

“哈哈,今次小弟也带着我火龙窟的烈酒,几位兄长可以敞开了喝,不醉不归。”

后山几个兄弟吃的酣畅淋漓,美酒一杯接一杯的往肚子里灌,就是那头灵蟒也被吃去大半,嘴里才放慢速度。

“灵兽果然不同一般,味道比普通的野兽好上许多,以后可以尝试猎捕几只,尝尝味道。”

牛二喝了一杯灵蜜泡的茶水,蛛儿立即给他满上,旁边的鼠妖嘴里塞满了肉食,一张胖脸上油水流淌也不在乎,吃的不亦乐乎。

没想到跟随的这位主子,不但修为深不可测,连做菜的手艺都是高人一筹,自己出生这百十年来还从未吃过如此鲜美娇嫩的肉食,让他心中更是决心,一定跟随少爷好好努力。

“二哥,今次进贡可带有啥好东西没?”

熊岳一口饮下猴儿酒,眯着小眼品味之后,看向牛二。

“好东西,自然是有的。咋了,三弟,你想看看?”

“那是自然,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有好东西当然是咱兄弟先交换一番了。你说是不是啊五弟?”

袁空面色酡红,打着酒嗝,一股浓香喷出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