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妖子石中烈

作者:莽牛木书名:魔牛镇天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04/29 18:56:08字数:9884

“牛兄弟,现在认输还来得及,为兄也不想让你受伤,伤了两家的情谊。”虎腾跃冷冷一笑,开口劝道,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

“要打就打,那有这么多废话,莫非你输不起吗?”牛二满不在乎,双眼斜睨,让虎腾跃脸色一黑,不在言语,手中黑色盘龙枪一抖,扑上前来。

长枪光芒炽盛,带起周围灵气滚滚如潮,一头黑色猛虎仰天长啸,从中跃出,威压浩荡,无形气浪翻滚,向周围扩散,草木翻飞,土石四溅。

“吼——”

一声咆哮,震耳欲聋,黑虎张开血盆大口,牙齿森然发光,霸气凛然,猛然扑向牛二,还未临近,便有狂风呼啸而过,衣衫猎猎作响。

扑通一声,张牙舞爪的黑虎在牛二身前一滞,一道匹练晶莹雪白,迅如雷电,从天而降,将其劈成两半,化作无数灵气四散消失。

光芒散尽,众妖这才发现,虎腾跃不知何时已经扑倒在地,盘龙枪扔在身旁,黝黑发亮,一柄银色长剑正架在脖颈上,脸色赤红如血,羞愤难当,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围观的小妖们目瞪口呆,身体僵硬,下巴掉落一地,这胜负也太过迅速,而且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

“虎三哥认输说一声就行,何必行此大礼。”袁空嘿嘿一笑,在旁边调侃与他。

“你……。”虎腾跃双目充血,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心中抑郁难当,真气逆行,一口热血喷出,身体晃了几下,差点栽倒在地。

“虎兄,切莫生气,身体为重?”旁边的紫发男子开口劝道,眼神扫过牛二,闪过几分异样。

他在一旁倒是看的清楚,在虎腾跃上前的时候,一片碧绿海潮凭空浮现,将其双腿束缚,而后飞剑如电,磕飞了长枪,横在头上。

蒙面女子莲步轻移,身体窈窕,眸光荡漾,袅袅上前劝说,声音飘渺若仙,空灵不染俗世烟尘。

“虎三哥也只是稍微大意,不必放在心里,日后再讨回来便是。”

虎腾跃脸色渐渐平复,瞥了牛二一眼,目光森冷,一语不发,向身旁二人拱手一礼,转身离去。

“哎呀,二哥真是厉害,这次咱可赚大发了。你看这可是凤凰草,价值连城,无比珍贵啊,还有这雪莲,千年才结一朵,世上难求的宝药……”

袁空脸上通红,激动的跳过来,口水滔滔不绝,献宝似得在牛二面前显摆。

“嘿嘿嘿,记得分我一半就行。”牛二淡淡一语,让上蹿下跳的袁空顿时偃旗息鼓,化作一脸苦笑。

上前收起地上的三十几株灵草,还有那颗上古宝珠,在一众小妖羡慕嫉妒的目光中,转身离去。

两个气质不凡的男女眼中也是异彩连连,对视一眼,无声退出人群。

晚宴牛二并没有去,而是掏出那颗古宝圆珠仔细研究,一层淡淡青光笼罩在外,内里无数的密密麻麻的星点,好似星河盘旋。

指尖一股真气涌出进入宝珠,星光顿时璀璨起来,似有星辰炸开,光芒大盛,正当牛二高兴的时候,神光内敛,宝珠一片暗淡,朴实无华。

这?牛二很不死心,将全身真气一股脑灌注到宝珠当中,星光炽盛,一道道银白匹练八方射出,却被外层的湍急流动的浓厚青气抵挡,始终无法突破障壁,但是重量却一下子激增到数万斤,让他险些脱手,砸到自己的脚。

片刻之后,宝珠暗淡无光,淡淡青色云气缭绕,又回复到五千斤左右,跟之前没什么区别。

果然是废宝,牛二暗叹一声,用银剑劈砍,火花迸射,不知是何材料,没有半点伤痕,实在匪夷所思。

第二天,各地妖王聚会,不少的后辈彼此切磋,赌斗,让好战的袁空兴奋不已,一连战了七场,全部获胜,望月峰收货不少。

熊岳是个滑头,专门找那种修为相似的妖族,一轮威力巨大的金砖砸下,基本就能赢下比赛。

火无咎还比较淡定,英俊的外表吸引了不少妖族少女,除了几个吃醋的家伙挑衅,基本没有出手。

牛二注意到,那一对超凡的男女每次都在场,观看小妖们比武争斗,偶尔闲聊几句,会心一笑,却不曾和任何人交谈。

后来也曾听熊岳打听到,那紫发男子,乃是赫赫有名的紫貂一族的杰出弟子,同辈之中难逢敌手,修为在元婴巅峰,据说为了发掘自身潜力,刻意压制己身,让修为尽量圆满,达到元婴境界的极限,自然渡劫。

那蒙面女子也非常人,是太阳金雀族的天之骄女,可修炼太阳真火,熔炼天地,霸道无比,横扫一方英杰,无人能敌,也在元婴巅峰境界,随时可以招来天劫,冲击化神。

两人游走在众妖之间,即使不释放自身的气势,也能慑人心魄,让小妖自卑仰望,纷纷退避,为其让开一条道路。

此时正是袁空的第八次赌斗,对方是一位妖王子嗣,穿山甲化形而成,善使一口一丈多长的青色长刀。

场中,两人斗的你来我往,旗鼓相当,每一刀挥出都有刺目刀芒射出,神光璀璨,如玉晶莹,却可开山裂石,无物可当,将巨石铺就的地面划的支离破碎。

袁空手中黝黑铁棍泛着赤色光霞,宛如玉柱蹦倒,破碎虚空,与长刀相撞,迸射灿灿光华,火花四溅。

从早上一直打到夕阳将落,势均力敌,斗了一千多招,累的气喘吁吁,汗如雨下,始终未分胜负,让围观众妖,喝彩不断。

两人对视一眼,战意猛然高昂,同时跃起,向对方发动猛烈一击,气势磅礴如山似岳,竟比刚才还要强横几分。

“杀。”

爆喝一声,青色长刀腾起漫天光华,如冷月横空,斩出一道迅疾弧线,刀芒过处,虚空缓缓裂开,竟难以恢复。

袁空双目射出两道神芒,战意冲霄,手中铁棍赤红如火,腾起一条巨大的熔岩巨龙,熔炼虚空,捣碎一方天地,一股炽热气浪倾泻而下,将周围之人逼退一圈。

“铿锵”

空中光芒爆发,刺目难视,巨大的气浪震飞无数大石,地面犹如纸糊一般,片片翻飞出去,让人难以站立,就是那潇洒脱俗的两人也眯着双眼,努力稳住身形,透出神念,观看场中状况。

半响之后,众人睁开眼睛,就看到两人立在当场,袁空一身黝黑的寒铁铠甲,腰间破开一道长长的口子,有猩红鲜血滴滴淌落,脚下是一截青色断刃,手中铁棒横在那人头顶,悬而未下。

“你赢了。”那人缓缓开口,眼中还有震惊之色未退。

“嘿嘿。”袁空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俺也是兵器占了便宜,日后你寻来一柄好刀,咱再斗上一场。”

“好,一言为定。”那妖也不多言,转身离去。

“兄弟,明日一起喝酒啊。”袁空对着背影,远远喊了一声,也不知道那人是否听见,刚一转身,大手赶忙捂住腰间,嘴角裂开,大声呼痛。

牛二几人赶忙上前搀扶,检查伤势,倒吸一口冷气,还好有寒铁甲挡了一下,只是伤了皮肉,不然整个人都要被腰斩了。

服下一颗疗伤丹药,伤口又撒上一层药粉,牛二才与几人退去,让他好好休息。一夜过后,又是一只活蹦乱跳的猴子。

第二天一早,牛二等人就被袁空拉着喝酒去了,没想到还真遇到了昨日对战的化形穿山甲,各自介绍一番,一起举杯共饮。

那人名叫石中烈,元婴后期的修为,妖躯强悍,双臂力大无穷,能有近十万斤,父亲乃是一位化神巅峰的妖王,在此也算是顶尖高手。

满头黑发披散,面色严肃,看起来少言寡语的一个人喝完酒后,也开始熟络,嘴里滔滔不绝,不满之色露在脸上:“袁大哥,这次若非是你兵器坚硬,占了便宜,定然被我斩在刀下。”

袁空也不示弱,双眼一瞪,鼻孔朝天,哼道:“俺的铁甲也是普通货色,待俺回家炼制一番,你那破刀休想伤俺分毫。”

“不过是仗着兵甲之利,有本事咱俩赤手空拳干上一架,俺一只手就能将你撂倒,哼。”

石中烈也是个好胜之人,昨天输了一场,心中不爽,找个由头就想再打一架,挽回一些脸面。

果然,袁空受不住刺激,眼睛一翻,将酒坛一扔,跳了起来,叫道:“来来,俺老袁从来不怕打架,这次要不把你揍得哭爹喊娘,俺就不姓袁。”

“来就来,谁怕谁。”

石中烈脚下一蹬,地上现出一个大坑,青色石板碎裂无数,跃至半空,一只老拳泛起青光,在虚空当中形成一只灰黑的巨大爪印,威势涛涛,狠狠拍下。

看着头顶的爪子,袁空冷哼一声,浑身真气冲天,气势翻滚,双手结印,身后浮现一道百丈虚影,无形威压铺天盖地,宛如上古魔神屹立人间,俯视苍生万物。

那虚影伸出一只手,轻轻一拍,轻易的拍碎了石中烈的巨爪,无边气浪滚滚,飞沙走石,大片的草木飞上高空。

无数妖族退开数百丈远,满脸惊骇的望着虚空中模糊的影子,议论纷纷,好像很惊讶的样子。

只有牛二一脸迷茫,这东西当初好像在自己身上也曾出现过,只是当时懵懵懂懂没什么感觉,耳边隐隐听到有人称呼什么元神法相。

鬼知道那是什么玩意,牛二晃了晃大脑袋,继续有滋有味的观看两人打斗。

“吼”

石中烈身体一震,瞳孔剧烈收缩,怒吼一声,头上也出现一副元神法相,一只百丈长的穿山甲宛如一条山脉,仰天长啸,褐色的四肢粗壮如柱,数尺长的黑色脚趾泛着金属光泽,森冷如刀,身后一条尾巴,堪比神鞭,抽动间虚空颤抖,几近破碎。

“杀”

两人同时大吼一声,向对方冲去,拳掌相击,腿脚连环碰撞,身后召唤的虚影也战在一起。

神魔虚影全身煞气腾腾,化掌为拳穿透虚空,如陨石一般,狠狠砸在穿山甲的身上,巨响震天,无数山石粉碎,巨木折断,吓得周围之人远远退开。

穿山甲法相也不示弱,浑身泛着褐色光芒,好似一层厚厚的铠甲,抵挡魔拳,探出丈长的巨大脚爪,宛如一片山丘,狠狠拍下,在那神魔虚影上撕下大块的血肉,碎成数块,而后消散一空。

两人兴致高昂,斗得不亦乐乎,也不在乎周围人的恐惧眼光,上天入地,将如仙的美景,摧残的一片狼藉,满目萧索。

“呔,何人敢毁我山中仙境?”

一声长啸传来,天际一点光芒闪亮,宛如流星划过,眨眼间来到近前,神曦喷吐,带出长长的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