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归来 第二章 质的兑变

作者:静夜寄思书名:仙界归来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7/01/25 11:32:57字数:4322
  只有失去过,才懂得珍惜。

  只有失去过,才懂得什么是最珍贵。

  仙界的万年岁月中,唐修魂牵梦萦的便是母亲,地球上的母亲几乎成为了他修炼途中唯一的心魔。

  如今再次拥有,唐修心中激荡万分的同时,他也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地守护好母亲。

  唐修原本就在自责自己的失态让母亲受到了惊吓,听到张美芸跟苏翔飞母子俩的讥讽和谩骂声后,他自然怒火冲天,毫不犹豫地呵斥出声。

  当仙界的那一缕魂魄回归身体之后,唐修表面上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事实上唐修的身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唐修身上的变化不仅仅是魂魄重归完整,恢复了一年前的智慧那么简单,他整个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已然发生了一种质的兑变。

  首先,唐修的感官强化了不止十倍,唐修大脑运算的速度则快了近百倍,房屋中所有人的言行举止都逃不过唐修的眼睛和耳朵,然后全部信息都被唐修的大脑瞬间处理完毕。

  其次,唐修对自己身体的掌控也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这种感觉就像以前一直被绳子给绑着,突然间绳子断了,自己挣脱了束缚,一片崭新的天地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最后,唐修在仙界一万年,无论是身为圣宗掌门的纨绔孙子,还是一代通天巨擘,他都是身居高位,习惯了发号施令、颐指气使,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气势根本就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当仙界的一缕魂魄归位之后,地球上的唐修身上不可避免地拥有了这些气势。

  随着唐修的一声厉喝,房屋中的气温仿佛陡然间下降到了冰点,房屋中众人不受控制地打了一个寒颤,张美芸和苏翔飞母子俩更像是被人给掐住了脖子一般,说不出一句话来。

  “唐修,谁让你在我们面前大呼小叫的,你眼中还有没有一点尊卑观念,偷钱你还有理了?”短暂的沉寂之后,苏尚文站了出来,色厉内荏地呵斥道。

  苏尚文隐隐感觉到自己外甥的身上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让他极为不舒服,甚至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只是他一时间却琢磨不出外甥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看到妻子跟儿子完全被外甥的气势给压制住,他不得不站出来说话。

  “苏尚文,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尊卑两个字?”

  “拥有数千万的资产,却将外公外婆丢弃不管,让他们跟大舅在农村过苦日子,甚至连治疗费、抚养费都要跟大舅和姨妈几个人平摊,你这叫懂得尊卑?”

  “一大家子人团员聚会时,苏雅宁跟苏翔飞兄妹俩对长辈们非打即骂,你们夫妻俩同样趾高气扬、颐指气使,耀武扬威,这叫懂得尊卑?”

  “你们家每次酒宴时,外公外婆、舅舅和我们母子份子钱没有少出,你们却借口人太多,我们连上桌的资格都没有,这叫懂得尊卑?”

  唐修无视苏尚文凶狠的眼神,他斜睨了苏尚文一眼,掰着指头数落道。

  苏尚文商海沉浮二十余年,身上也积累了一些威势,平时在一大家子人面前习惯了发号施令,他原以为只要自己厉声呵斥一番,唐修会立即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苏尚文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面对自己的厉声呵斥,唐修非但没有胆怯退缩,反而跟自己针锋相对,而且对方身上的气势丝毫不弱于自己,反而稳稳地压过了自己。

  面对唐修的数落,苏尚文措手不及,一张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地,心头也是涌起一股莫名的怒火。

  “你这个有人生没人教的杂种,既然你妈管不住你,我来管教你!”被唐修给说得理屈词穷之后,苏尚文不由恼羞成怒,他扬起手掌便朝唐修脸上扇了过去。

  看到苏尚文居然敢对自己动手,唐修不由冷笑一声,仙界的万年岁月中,凡是跟他动手的全部都被他给拍成了齑粉。

  唐修心念一动,下意识地便要施展仙术惩罚眼前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凡间蝼蚁。

  下一刻,唐修的脸色变得煞白。

  唐修习惯了自己仙界的身份,却忘记了地球上的自己是一介凡夫俗子,不仅仅体内没有丝毫的元力,甚至身体孱弱无比,连普通人都不如。

  唐修错愕的功夫,苏尚文的脸上露出了狰狞而得意的笑容,他的巴掌也距离唐修面庞不到十公分的距离。

  眼看苏尚文的巴掌便要落在自己的脸上,唐修的脸上不由露出了羞怒的神色,自己在仙界近万年没有吃过半点亏,今天竟然要被一个普通人给扇打耳光?

  “苏尚文,你敢!”唐修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喊道,眼中也是绽放出一抹骇人光芒。

  “我……我有什么不敢的,娘亲舅大,我是你舅舅,我还没资格管教你了?”苏尚文被唐修凌厉的眼神吓了一大跳,手上动作也是一滞。

  一句话说完,苏尚文有点恼怒唐修的顶撞,他非但没有收手,反而更加用力地朝唐修脸上扇打过去。

  不过苏尚文的迟疑却给了唐修躲闪的机会,在苏尚文说话为他自己壮胆的时候,唐修早就身子一晃躲到了一边。

  就在唐修以为自己躲过一劫时,“啪”地一声脆响却在唐修的耳边响起,让唐修的心跳猛地慢了半拍。

  唐修愕然回头,这才发现苏尚文的一巴掌竟然落在了母亲的脸上。

  唐修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是被母亲搂在怀中的,母亲自然是紧紧地站在自己身后,自己躲闪开之后,苏尚文的巴掌自然而然地落到了母亲的脸上。

  懊悔、痛苦、愤怒、自责,瞬间的功夫,唐修的心中被种种负面情绪所吞噬。

  “不对,以苏尚文刚才所站立的位置,还有他胳膊的长度,刚才那一巴掌根本就够不着妈妈的面庞,他是看我躲闪之后恼羞成怒,故意趁机打我妈妈的。”电光火石间,唐修将刚才的画面在脑海中过了一遍,随即他冷眼看向了苏尚文。

  当唐修看到苏尚文那微微前倾还没来得及收回的身子,以及苏尚文嘴角那示威一般讥讽笑容时,唐修心中的愤怒也达到了极点。

  几乎是下意识地,唐修便想冲上前去跟苏尚文拼命。

  只是看了看苏尚文那壮实得跟狗熊似的身子,再想想自己弱不禁风的体质,唐修强行抑制住了内心的冲动。

  不过唐修并没有打算忍气吞声,要是说之前苏尚文一家人的言语讥讽仅仅是让唐修愤怒的话,苏尚文故意扇打母亲苏凌韵耳光的事情已然触犯了唐修心中的逆鳞,让唐修对苏尚文一家极为厌烦。

  “没有法宝,没有修为,甚至身体也孱弱无比,自己该如何解决眼前的困难呢?”唐修冷冷地瞪着苏尚文,脑海中却是在飞速地运转着。

  “有了!”片刻功夫,唐修的眼睛一亮。

  仙界万年的功夫,唐修修炼过的功法秘技不计其数,他收藏的功法更是浩瀚如烟海,他隐隐记得有一本《燃元诀》能够解决眼前的问题。

  《燃元诀》是仙界极为常见的一种运气方法,相当于一种呼吸口诀,它不需要任何修为基础,哪怕是普通人也可以施展,只是它会消耗人体少量的生命潜力,但是基本上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当然,《燃元诀》的作用也极其有限,它只是可以短暂时间内增强**力量。

  虽然唐修现在身体孱弱,完全无法抗衡苏尚文,但如果将力量蓄积并且集中起来,在最关键的时候,抓住时机爆发,他还是有信心凭借近身打斗的技巧碾压苏尚文。

  “苏尚文,你凭什么打我妈,我跟你拼了!”几个呼吸的功夫过去,当唐修体内的力量蓄积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他发现苏尚文丝毫没有跟母亲道歉的意思,母亲更是默默地承受了苏尚文的一巴掌,他怒吼一声,便朝苏尚文冲撞了过去。

  唐修大吼大叫和冲撞的行为有点像是因为愤怒而失去了理智,不过这也是十六岁的唐修应有的反应。

  经过一段时间的融合,唐修已然完全适应了自己地球上的身份,而且做出了此时此刻自己最正确的反应。

  “二愣子,我还怕了你不成?”看到瘦竹竿一般的唐修朝自己冲撞过来,苏尚文的嘴角泛起一丝轻蔑的笑容,他厉声呵斥道:“我刚才只是想教训你,是你自己胡乱躲闪,才导致你妈挨了耳光,你要怪就怪你自己,怪不到我头上。”

  苏尚文说话的同时,他很随意地伸手一推,便想将唐修的身子拨到一边。

  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苏尚文的胳膊便宣告脱臼。

  苏尚文还没来得及痛哼出声,他便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无与伦比的力量撞向了自己的腹部,让他差点将中午宴席上吃的喝的全部吐了出来,偏偏唐修的一双手掌在他身上胡乱一阵乱戳,让他想吐又吐不出来,弄得整个人头晕目眩、痛不欲生。

  剧烈的痛楚之下,苏尚文头有如溺水的弱者一般,只能无意识地双手乱舞,试图能够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救命啊,杀人了!”

  “好多血,赶紧报警。”

  “好好的一个生日宴会,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为了三千块钱,值得么?”

  失去意识之前,苏尚文的耳中隐隐传来一阵惊慌失措的喊叫声和哭泣声,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