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会照顾你一生

作者:静夜寄思书名:仙界归来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6/06/01 02:18:41字数:10688

韩轻舞显然没有料到自己找唐修谈话居然会被唐修强吻。

除了小时候跟父亲之外,韩轻舞还从来没有跟任何异性如此亲密接触过,以至于被唐修给搂住身子之后,她一时间愣是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闻着唐修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皂香味,感觉到唐修强有力的臂膀,韩轻舞的意识一阵迷眩,愣是忘记了反抗。

直到唐修的动作越来越过分,不仅仅强行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嘴中,便是一双手也不老实地在自己屁股上和胸部狠狠地抓捏,韩轻舞吃痛之下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羞怒交加之下,韩轻舞重重地一巴掌甩在了唐修的脸上。

“唐修,你太过分了!”想起自己珍藏了二十几年的初吻就这样没了,韩轻舞不由泪眼婆娑。

“你欠我的难道不应该偿还么?”几乎是无意识地,唐修这句话便脱口而出。

说完之后,唐修才彻底从刚才的激吻中清醒过来,也意识到了这里不是仙界,而是地球,眼前的这个女人也不是曾经背叛过自己的红颜知己雪倾城,而是自己地球上的班主任韩轻舞,唐修一时间不由愣在了那里。

唐修刚才之所以将韩轻舞错认为雪倾城,是因为他这段时间一直在甄选仙界的各种功法和战技,以至于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都生活在仙界的记忆之中,经常将仙界记忆跟现实生活搞混。

在韩轻舞的审视目光中,唐修心虚地垂下了眼帘,根本不敢多看韩轻舞一眼。

就在唐修准备出声道歉时,他的眼角余光无意中扫到了韩轻舞白嫩修长的大腿,以及那粉色短裙下若隐若现的内裤痕迹,他突然间感觉自己的鼻子一阵发热。

摸了摸鼻子,发现自己并没有流鼻血,唐修这才松了口气,同时脸上也露出了自嘲的神色。

韩轻舞似乎刚刚洗过头,粟红色的秀发湿漉漉的贴着娇媚如花的脸颊,韩轻舞身上散发出来的迷离性感更甚过她的美貌给人直接冲击,让唐修根本就控制不住身体的本能冲动。

“唐修,你都知道了?”听到唐修的话之后,韩轻舞娇躯一颤,她脸上的怒容也是瞬间消融,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愧疚,“唐修,对不起,一年前你救了我,我却因为一些难以启齿的苦衷不敢现身,之后也因为自私而没有向你道歉。”

唐修还在担心自己会因为刚才的恶劣行为而被逐出学校时,韩轻舞的话语突然间让他一怔。

韩轻舞此时不是应该厉声呵斥自己,或者哭着去找校长告状么,她怎么反而跟自己道歉了?

咀嚼了一遍韩轻舞的话语之后,一段几乎被尘封的记忆突然间从唐修的脑海中冒了出来,唐修的脸庞上也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是你,你就是一年前的那个********……”唐修的目光在韩轻舞身上凝视了片刻,然后他的瞳孔一缩,嘴巴也张得老大,下意识地惊呼出声。

唐修的还还没有说完,便被韩轻舞给一把捂住了嘴巴。

“求求你,不要说了,千万不能将这件事情说出去。”听到唐修说出********几个字,韩轻舞面色大变,几乎是哀求着说道。

在恳求唐修不要将自己********身份说出去的同时,韩轻舞很是纳闷唐修刚才的表现,难道在自己坦陈之前,唐修并没有认出自己么,那他为何说自己欠他的应该偿还?

因为心慌意乱的缘故,韩轻舞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跟唐修的姿势是多么的暧昧,她几乎整个身体都贴在唐修的怀中,其中一只手搂住唐修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则是捂着唐修的嘴巴,完全像是在调戏唐修。

唐修此时也是痛并快乐着,隔着薄薄的衣衫,唐修能感觉韩轻舞身体的温热与惊人的弹性,想退后一点也没有空间,韩轻舞穿着高跟鞋,几乎与自己一般高,两眼相对,只隔着不到十公分的距离,几乎能看见韩轻舞眼睛里的水迹,勾人魂。

两人脸微微错着,却感觉温热的鼻息扑在耳朵上,心痒痒的,低头就能看见被挤得变了形的饱满胸脯,透过衣领,还能看到大片雪白的几乎,以及一条耀眼的深沟。

唐修很想再次拥吻韩轻舞,只是想了想刚才那个耳光,又想了想韩轻舞的身份,神志清醒的唐修根本就不敢去亵渎眼前的女神。

直到察觉到唐修的呼吸变得急促,便是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变得炙热无比时,韩轻舞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慌忙松开唐修的嘴唇,精臻白皙的脸庞渐渐浮起醉人的酡红,美丽的瞳光焕发出迷离诱人的神采。

“唐修,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事发当时的确不便跟你相认,之后想跟你解释,但是你的脑子又出了问题,所以我只能默默地在暗中照顾你。”看到唐修眼中的炙热温度渐渐褪去,韩轻舞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又隐隐有些失落。

在唐修询问的目光中,韩轻舞将当年的事情说了一遍。

两年前,双庆省发生了震惊全国的高考舞弊事件,双庆省教育系统从上到下进行了彻底的清洗,当时身为星城教育局副局长的韩甫也受到了牵连,直接被关了起来。

韩轻舞坚信自己的父亲是清白的,只是此时的她刚从大学校园中出来,父亲昔日的朋友全部消失不见,便是亲戚们也是躲得远远的。

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韩轻舞只有自己想办法。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韩轻舞多日的跟踪和打听之下,她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然后不惜将自己打扮得性感妖媚,以********的身份接近了一个关键证人,并且从对方手中窃取了重要证据。

未曾想那个关键证人非常警惕,几乎韩轻舞刚刚将证据盗走,对方便察觉到不对劲,然后从舞厅追了出来。

慌不择路之下,韩轻舞横穿马路,却没有注意到自己陷入了车海之中。

尽管市区大部分车辆速度都较慢,但是任何事情都有例外,当韩轻舞发现一辆车突然间歪歪斜斜地朝自己急速撞过来时,她被吓得只会尖叫,完全没有了其它反应。

好在关键时刻唐修挺身而出将韩轻舞给救下,不过唐修自己却被车辆给撞飞。

韩轻舞被救之后,她害怕手中证据被抢回,她甚至看都没看唐修一眼便飞速隐匿在了人群之中离去。

有了这份关键证据,韩轻舞的父亲韩甫得以沉冤昭雪,原本稳坐钓鱼台的星城市教育局局长却是锒铛入狱,韩甫的几个得力竞争对手同样跟着进去,这让韩甫几乎没有任何阻力地坐上了局长的宝座。

等到韩轻舞从父亲的事件中缓过神来时,事情已然过去两个月,也是这个时候她才想起那个关键时刻救了她性命的人,然后开始疯狂地寻找。

韩轻舞知道,要是没有那个人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不仅仅自己没了性命,自己父亲会被关在监狱中多年,自己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庭也会就此毁了。

虽然时隔两个月之久,韩轻舞却轻松地从市局调出了车祸的档案。

突然间歪斜撞向自己小车司机当天晚上喝醉了酒,误将油门当刹车,然后又惊慌失措地打错了方向盘,这才导致车祸的发生。

救下自己的人则是星城一中的学生,而且还是以全市第一的身份进入星城一中的。

韩轻舞硬缠着父亲给唐修争取到了双庆省三好学生的身份,同时又通过关系让市局对唐修颁发了见义勇为的奖章和奖金。

就在韩轻舞准备当面感激唐修时,韩轻舞却从医生那里得知一个让她近乎崩溃的信息:唐修在车祸中脑袋遭遇了强烈撞击,留下难以治愈的隐疾,接下来的几年时间中,唐修不仅智力会严重下降,而且记忆力也会逐渐消失,会逐渐沦为无法动弹的植物人。

韩轻舞完全不敢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她甚至不敢跟唐修见面。

但是心中的感激和愧疚之情又让她不能不了了之,纠结了一个月之后,形容枯槁的她放弃了在外企的高额工作,选择了到一中陪伴唐修。

经过一年的观察,韩轻舞发现唐修不仅智力下降得厉害,记忆力也是差得要命,至于理解力和思维能力更是差强人意,跟入学时相比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唐修病情越是严重,韩轻舞越是心虚,她不敢接近唐修,更不敢跟唐修或者苏凌韵道出车祸的真相。

韩轻舞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报答和补偿唐修,她唯一能做的,便是在一旁默默地关注唐修,偶尔听到有人说唐修的坏话和不是,她会轻声呵斥一声。

至于学校和年级组研究开除唐修的事情,更是让韩轻舞差点跟校长闹翻脸,始作俑者胡秋声则直接被韩轻舞给拉入了黑名单。

“唐修,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我应该早就跟你道歉的,可是我却担心自己名誉受损,犹豫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敢道出真相,我自己内心也非常难受的……”一番话说完之后,韩轻舞浑身轻松。

车祸发生后,韩轻舞几乎每天都从噩梦中惊醒。

一年多时间来,韩轻舞一直背负着沉重的道德枷锁。

韩轻舞被自己内心的愧疚折磨得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她甚至有点鄙视和讨厌自己。

“唐修,从今以后我终于不用再每天遭受内心的谴责。我会一直在你左右保护你,要是你以后真的变成植物人,我会负责照顾你一生!”仿佛宣誓一般,韩轻舞瞪着唐修的的面庞,一字一顿地说道。

唐修此时已经完全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