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归来 第十九章 追债

作者:静夜寄思书名:仙界归来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7/01/25 11:33:19字数:4741
  十几分钟后,唐修跟母亲的身影出现在一座低矮的棚户房前。

  因为经济拮据的原因,唐修跟母亲在星城并没有自己的房子,他们在河街老区最为便宜的棚户区租了一套房屋作为临时居所。

  轻轻地将母亲放在矮小的木板床上,唐修开始在房屋中忙碌起来。

  仙界万年岁月中,唐修早就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时甚至上百年的时间不吃不喝也没有问题,骤然间让唐修动手打理房屋,他明显有点不适应。

  片刻功夫后,唐修的动作慢慢地从生疏变得熟练,他的脸上也逐渐涌现出笑容。

  房间不大,只有四十余平方,被隔分为了四个房间,其中客厅跟餐厅连在一块,以一张破旧的沙发为分界线,然后便是厨房、卧室和卫生间。

  看着沙发上干净的枕头和陈旧的被子,唐修一阵心酸。

  由于房间太小,只有一个卧室,苏凌韵将卧室留给了唐修,她自己却一直睡沙发,即便唐修留校期间,苏凌韵依旧坚持睡沙发,不肯踏入卧室半步。

  用苏凌韵的话来说就是唐修长大了,必须拥有自己独立的空间。

  正是苏凌韵这种无微不至的呵护和溺爱,让唐修在仙界万年的岁月中都无法斩断对母亲的眷恋。

  半个小时后,房屋中上上下下变得井然有序,里里外外一尘不染,整个房屋焕然一新。

  见天色已晚,想起母亲还没有吃饭,唐修又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厨房。

  唐修在家收拾房屋的时候,邻家饭店中正在上演着一幕人间惨剧。

  一个小时前,袁楚凌交卷后,他便兴高采烈地走到唐修所在的考场,想找唐修分享自己的喜悦,未曾想唐修已然先他一步离开了学校。

  熟悉修行踪的袁楚凌毫不犹豫地赶到了邻家饭店,然后袁楚凌看到了让他目龇欲裂的一幕,被苏凌韵跟唐修母子视若身家性命的饭店竟然被砸得面目全非。

  一时间,袁楚凌悔恨交加,他责备自己太过自私,明明有足够的能力去帮忙唐修改善生活却始终没有动手。

  就在袁楚凌准备打电话报警时,他听到厨房中隐隐传来说话声,袁楚凌毫不犹豫地考了过去。

  厨房中,黑三跟绿毛丝毫没有发现袁楚凌的到来,他们犹自在咬牙切齿地咒骂着苏凌韵跟唐修母子,同时筹划着如何报复苏凌韵跟唐修母子。

  黑三跟绿毛今天先是被唐修给收拾得死去活来,紧接着又被扳手一行人给背叛,此时他们已然心理扭曲,完全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所以他们心中的念头除了报复还是报复。

  就在两个人埋头商量如何凌辱苏凌韵时,袁楚凌黑着一张脸踏入了厨房。

  在黑三跟绿毛茫然的目光中,袁楚凌抡起手中的一根板凳便朝他们狠狠地砸了下去。

  要是换在黑三跟绿毛没有受伤之前,以他们丰富的战斗经验跟战斗技巧,袁楚凌肯定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对手,可惜的是黑三早就被唐修给弄得双手骨折,绿毛也断了几根肋骨,他们两个人此时几乎是废人一个,便是普通人也可以收拾他们,更别提牛高马壮的袁楚凌。

  袁楚凌这一砸便是十几分钟,直到他双手变酸变软了才停止,此时黑三跟绿毛早就昏厥了过去,他们浑身血污,身上已然看不到一处完整的地方。

  “我……我杀人了?”发泄完心中的愤怒之后,袁楚凌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地上触目惊心的场景,他的脸色变得煞白,然后转身就跑。

  几乎袁楚凌刚刚离开饭店,扳手和钉子一行人便去而复返。

  当扳手无意中看到一行满是血迹的脚印从厨房延伸到饭店门口时,他不由面色大变,然后迅速地冲进了厨房。

  扳手后面,钉子等人也隐隐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慌忙跟了进去。

  看到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黑三跟绿毛,扳手为首的一众混混瞳孔一缩,脸色也是变得煞白。

  “快,他们还有一口气在,赶紧喊救护车!”小心翼翼地检查了一遍黑三跟绿毛的伤势之后,扳手下意识地松了口气,厉声命令道。

  听说黑三跟绿毛还没死,其他人也是浑身轻松,然后迅速地忙碌开了。

  不过看到黑三跟绿毛的惨状,他们不由心有戚戚焉。

  这些人知道,要不是关键时刻他们选择了跟随扳手和钉子,而是继续跟随黑三跟绿毛的话,那么他们只能落得跟黑三和绿毛同样的下场。

  “扳手,是谁将黑三跟绿毛给收拾成这幅样子的,这完全是要他们性命的节奏啊。”看着地上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变得惨白的黑三跟绿毛,钉子心有余悸地说道。

  钉子知道,要不是自己一行人来得及时,黑三跟绿毛两个人绝对逃不过死亡的下场。

  听到钉子的话,扳手的脑海中下意识地闪过唐修的身影,然后浑身一个寒颤,却没敢说出自己的猜测。

  尽管钉子没有说话,扳手等人却已经心知肚明。

  饭店外面,袁楚凌跑了很远一段路后,他又忍不住折转回来,只是看到饭店中人影憧憧之后,他没敢进屋,而是躲在外面查看动静,直到听说没有死人,他悬着的一颗心才落到实处。

  河街老区,棚户区。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忙碌之后,唐修终于折腾出了满满的一桌菜,他的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为了弄好这一桌菜,唐修甚至先后去了两次菜市场。

  第一次去菜市场时,唐修仅仅购买了一些常见的蔬菜,不过当唐修检查了一遍母亲的身体,发现母亲的身体处于严重透支状态,而且体内存在多处隐疾时,他忍不住又去菜市场买了一些黄芪、红参回来。

  仔细地尝了一遍桌上的饭菜,确认没有任何纰漏后,唐修这才走进卧室将母亲唤醒。

  “修儿,我们不是在饭店么,怎么回到家中,而且还睡着了?”当苏凌韵睁开眼睛,看清楚自己身处何方时,她不由一脸的茫然。

  “妈,你这段时间太累了,再加上怒火攻心,然后晕了过去。”唐修微笑着解释道。

  “妈,饭店那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在我的再三恳求下,黑三等人已经答应不再骚扰饭店,而且会帮忙将饭店装修好。”不待母亲出声询问,唐修便将母亲心中担忧的事情说了出来。

  苏凌韵闻言满脸的不可置信,随即慌忙地捞起唐修的衣服,检查了一遍唐修的身体,确认唐修没有受伤后,她才满脸不可置信地嘀咕道:“黑三那些人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黑社会啊,他们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们饭店?”

  “妈,俗话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他们本来是不搭理我的,我将程雪梅警官跟胡文旭警官的名片亮出来后,他们顿时有如老鼠见了猫,瞬间便蔫了,他们生怕我跟程雪梅警官告状,除了答应帮忙还原饭店,他们还一个劲地将身上的钱财首饰掏出来送给我呢……”

  为了让母亲彻底放心,唐修不得不绞尽脑汁编织故事。

  让唐修惊喜若狂的时,他发现自己编织故事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强,便是连自己都给忽悠过去了,更别提异常信任自己的母亲。

  “修儿,还是你聪明,回头妈抽空去拜访一下程警官跟胡警官,我们开饭店的还是得跟官方走近一点,这样那些混混才有所忌惮,这一点上妈远远不如你啊。”苏凌韵怜爱地摸了摸唐修的头,轻声感慨道。

  “妈,其它的事情回头再说,我们先吃饭吧,不然待会饭菜凉了。”唐修看到母亲还想继续长叹短嘘下去,他推搡着将母亲给弄出了卧室。

  “好,我马上去弄饭……咦,怎么这么多饭菜,你叫外卖了?”苏凌韵迷糊之下并没有听清楚唐修的话,她下意识地便要走进厨房弄饭菜,待看到满桌子的饭菜时,她不由惊呼失声。

  “妈,这可是我辛苦了一个小时弄出来的饭菜啊,全是你喜欢吃的,你看是否合你口味?”唐修将母亲给按到了座位上,又给母亲夹了满满一碗菜,这才满脸紧张地出声道。

  唐修一共弄了四道菜一锅药膳,四道菜分别是芋儿鸡、清蒸鱼、炝炒油菜心、黄花菜汤,药膳则是补虚正气粥。

  闻着饭桌上诱人的香味,苏凌韵食指大动,她迫不及待地端着饭碗狼吞虎咽起来。

  “妈,慢慢吃,别噎着了,要是桌上的这些饭菜不够,我再给您做便是。”看到母亲吃饭时囫囵吞枣的样子,唐修的心中涌起一股极大的成就感,这种成就感比他修为突破还要来得猛烈。

  “修儿,你别光看着妈吃啊,你也吃点。”苏凌韵吃了半晌之后,才发现儿子痴痴地看着自己,一时间,她面红耳赤,慌忙招呼道。

  “好,我们一起吃。”唐修还是第一次看到母亲失态的样子,他莞尔一笑,随即也端起碗筷细嚼慢咽起来。

  母子俩正其乐融融地享受着温馨晚餐时,突然间外面传来了“哐”地一声巨响,整个房屋剧烈地抖动了一下,然后三个西装革履的大汉气势汹汹地走闯了房屋。

  扫了一眼吃得正香的苏凌韵跟唐修母子俩,为首的板寸头狞笑一声,大腿一抬,便重重地踹向了低矮的木桌。

  只听得乒乒乓乓一阵乱响,原本就摇摇晃晃的木桌直接宣告寿终正寝,散成了一团,桌上的饭菜也晒了一地。

  “有钱吃饭没钱还钱,你他妈将老子当猴耍呢!”踹翻桌子之后,板寸头怒吼一声,手掌一抡,便朝苏凌韵的脸上扇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