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疯狗?

作者:小城古道书名:超时空垃圾站类别:言情都市更新时间:15/11/16 23:47:10字数:7050

送走王卓等人之后,苏璟便送施晴回家。

但是不知怎么走着走着,两人都很默契地绕了路,沿着沙滩漫步。

苏璟回来已经快十天了,之前见过施晴两次,然而这是第一次跟她单独在一起。

苏璟很想问问,之前她为什么生自己气,而且一气气个半年,不过看着施晴唯美的侧脸,看着她迎风飘扬的秀,此情此景,根本不想出声打破。

施晴也在偷偷看苏璟,感觉这次苏璟回来之后,变得有些看不透了,捕鱼、厨艺都到了神乎其技的地步,而且连王家少爷都很给他面子,跟他一起投资展旅游业。这个让她和青云镇人操心了很长时间都没解决的问题,似乎轻而易举就被他解决了呢。

“喂,你看着我干什么?”察觉到苏璟老是看自己,施晴脸上不由升起了一抹红晕。

“你不看我,又怎么知道我在看你?”苏璟笑了笑。

“还是跟以前一样满嘴歪理呢。”施晴微微白了苏璟一眼。

“我说的都是实话。”苏璟微微停顿了一下,试探着问道,“对了,之前你好像生我的气来着,我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我没有生气啊。”施晴眨了眨眼。

“还说没有生气,都不理我半年了。”苏璟无语道。

“听说你交了个女朋友,我不好意思打扰你嘛。”施晴神色自然地道。

“额……”苏璟愕然,原来她知道了啊,她莫非吃醋了,自己没看错吧,她好像在吃醋?苏璟赶紧解释道,“我跟她不算是男女朋友,只是大学同学而已。”

苏璟说这话略微有点心虚,那时候他确实对那位女生很有好感,两人已经牵手了,就快确认男女朋友关系,只可惜遭到了女生父母的阻止,剧情是比较狗血的,简单说就是女生家是有钱人,觉得苏璟配不上,不过跟狗血剧不同的是,女生根本没有悲痛欲绝,很轻描淡写地跟苏璟分手的。

“呵呵,人家看不上你,甩了你是吧?”施晴幸灾乐祸地微笑着,甚至连眼睛都笑弯了。

“……”苏璟快哭了,被人甩了是一件伤心事,不安慰就算了,有这么幸灾乐祸的吗?

“汪汪”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一个尖锐的狗叫。

“帮我拦住那畜生。”一个中年大汉拿着一把菜刀,正在追赶着一条半大的身上血迹斑斑的土狗。

“三叔,你这是干什么?”苏璟愕然,那个中年大汉叫苏振桥,并不是苏璟的亲叔叔,只是村里人叫得亲热而已,记得那条土狗应该就是他家的,究竟闯了什么祸,让他拿着菜刀追?

“阿璟帮我拦住那疯狗,让我宰了它。”苏振桥喊道。

“这怎么拦啊?”苏璟不由有些无语,狗疯起来哪有那么好拦,虽然苏璟现在力气很大,但可不是刀枪不入,万一被咬上一口,得狂犬病怎么办?

在苏璟心里这么琢磨的时候,土狗已经在从身旁跑过,苏璟赶紧将施晴护在身后,警惕地防备着土狗,在这种精力集中的状态下,他竟忽然感觉,土狗的动作怎么好像很慢,似乎真要拦住它也不难。

这念头一起,却是有些收不住,好像是条件反射一般,双手闪电般伸出,瞬间掐住了土狗的脖子,将土狗按在了地上,土狗呜呜地叫着挣扎着,却动弹不得。苏璟心中一喜,心想似乎长期吃魔兽肉,不仅力量增长了,连反应度都加快了。

“好样的阿璟,就这么抓着它,让我一刀宰了它。”苏振桥跑了过来。

“三叔你慢点,这不是你家的狗吗,养得好好的干嘛要宰啊?”苏璟有些哭笑不得,这三叔平时和和气气的,怎么今天变得这么凶残。

“这条狗疯了,不宰不行。”苏振桥又怒又伤感地道。

“疯了?”苏璟盯着土狗的眼睛看了看,现它眼睛清明,看向苏振桥的眼神带着恐惧和伤感,是那种被主人抛弃的神情,这哪里像是疯了。苏璟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这时候,他裤兜位置刚刚沾到的几滴土狗身上的血,忽然没入进去,被裤兜里的玉牌给吸收了。

紧接着,苏璟听到一个带着哭腔的稚嫩的声音:“呜呜,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苏璟愣了愣,迅环视一周,现周围只有苏振桥和施晴,刚刚那声音接近于小男孩,肯定不是他们的,那么是自己出现了幻听?苏璟甩了甩头,想着刚才绝对是幻听了。

然而下一刻,那稚嫩的声音又响起来了:“阿土没有干坏事,阿土没有疯,主人别杀我。”

苏璟突然愣住了,好像机械一般呆滞地低下头,看向被自己按住的土狗,阿土便是它的名字,是苏振桥给它取的名字,难道说刚刚说话的是它?

“我的天!我这是疯了吗?居然听到狗说话?”苏璟简直快抓狂了,他自认自己精神正常,跟神经病什么的绝对八竿子打不着,然而此时此刻,他却对自己出现了瞬间的怀疑。

“阿土没有疯,阿土只是牙好疼,有东西塞在里面。”稚嫩的声音不管苏璟能不能接受,继续响起。

“冷静!冷静!”苏璟深吸了两口气,迅冷静了下来,他不相信自己疯了,从施晴和苏振桥的反应来看,他们应该没有听到那三句话,所以也不可能是这条狗真的说了人话,那么只有一种解释,就是自己听懂了狗的语言,但是自己怎么可能突然间有了这种能力?

苏璟脑中忽然灵光一闪,伸手进裤兜里面,摸了摸那块玉牌。如果说自己和以前有什么不同之处,那便是身上带了这块玉牌,突然得到听懂狗语的能力,很可能跟这玉牌有关。

“你哪里疼?”苏璟怀着极为忐忑和复杂的心情,试探性地开口对土狗问道。这让施晴和苏振桥微微愣了愣,但是也没多想,安抚动物的时候说说话其实是有用的。

“这边牙疼。”随着这个稚嫩的声音响起,苏璟注意到土狗微微叫了两声,仔细观察了片刻,现土狗左侧的牙缝位置,插着一根锋利的鱼骨,牙床已经脓了。

“还真能交流?”苏璟惊喜不已,过了一开始的惊慌,他开始激动了起来,毕竟能够跟狗直接语言交流,这是多么神奇而有趣的事情啊,苏璟转头对苏振桥说道,“三叔,这狗没疯,只是有根鱼骨插在牙缝,还脓了,疼得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