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月神

作者:酒酒八十一书名:武侠第一门徒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09/09 03:27:34字数:8952

“宿主需要达到入窍期的实力才能开启任务世界。”系统冰冷的声音继续响道。

“入窍期?”一听到这个条件,钟云瞬间有些脸黑了,要知道,虽然入窍期只是基础,但是想要达到入窍期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入窍之前的九层筑基阶段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那些没有资源的人,哪怕是从小修炼也需要**年才能突破,而且基础还不能打好,也只有一些大门大派,世家大族的弟子从小享受丰富的资源,才能在两三年的时间达到这等境界。

而现在的钟云,也不过初入门径,才初升气感,这还是靠着洗髓丹之利才能稳固下来,对于钟云来说,内功修炼不像武功招式,能凭借自己的记忆力来作弊,内功修炼需要的是时间和资源的积累,而任务系统开启的条件却是钟云达到入窍境,可想而知,钟云得等多久才能开启这个功能了。

钟云只得放弃了短期内靠着系统增强实力的美好想法了,只能自己努力,祈求能够早点到达入窍期,接着在床上打坐修炼了一个时辰,就躺下睡了过去。

却说,就在武当派众人都在为防范月神教而做着准备的时候,月神教的副教主韦不善却被传令召回了教派的总坛。

月神教总坛建立在连云山脉望月峰,与原身明教的总坛天顶山脉相隔并不是很远。

说到这个明教,却也有一番来历,明教本是前大明王朝自建的江湖势力,就如同现在大汉王朝治下的六扇门一般,风头一时无两,江湖上几乎没有人敢触其眉头,当时明教可以说是如日中天。

只是毕竟是朝廷势力,自从大明王朝崩灭之后,明教便被排为了魔教势力,并且在两百多年前,也就是武当派还是张三丰做掌门的时候,被天下正道群起而攻之,至此明教便分崩离析,直到后来明教残留下来的教众中,出现了两位人杰,方才各自统一了一部分教众,于是江湖上就诞生了月神教、日神教这两个魔道势力。

如今总坛坐落在原明教总坛天顶山脉坐忘峰上的正是日神教,而月神教却在离天顶山脉不远的望月峰建立了总坛。

此时的望月峰上,副教主韦不善却是刚刚赶回来,偌大一个月神教,虽然弟子无数,但每个弟子显然都是认识这个副教主的,见到他的身影,无一不向他行礼,显然在月神教里韦不善的威望颇高。

只是看他此时的神情不善,显然心情不是很好,众人也不敢触其眉头,只是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也就退下了。

要说为什么这韦不善心情不好,这还得说道他这段时间带人攻打少林寺说起。

这攻打少林却不是月神教教主的命令,教主月神对于这件事上是极为反对的,但毕竟两大副教主都统一了意见,自然月神教教主也没能阻止这次的行动。

可是这回,韦不善又有攻打武当派的意向,这下月神教教主忍不住了,不得不派人将韦不善召了回来,韦不善虽说对这位教主很不以为然,但是明面上也不好反抗命令,只得放下手上的准备工作,赶回了总坛,这也难怪他心情不好了。

不一会儿,韦不善就趋步来到了月神教议事大厅。

刚来到大厅之内,就见到月神教的几位长老,还有另外一位副教主,江湖人称地缺的李无思都在堂内站定,而堂上有一位身后披着一件黑色鹤氅的人正背对着韦不善。

那人从背影上看去并不是很高,一头黑色的长发披肩,听到韦不善走进大厅的声音也不做反应,而这人正是月神教的教主月神。

韦不善不由得看了一眼站在左上首的李无思,见李无思对他点了点头,于是大声说道:“属下韦不善参见教主。”

听得韦不善的话,堂上的教主月神也终于传来了一声清脆好听声音:“韦副教主为我教事务四处奔走,倒是我这个教主过得有些个悠闲了啊。”

韦不善听了,心里虽然有些不爽,但还是忙的回答道:“属下不敢。”

听得韦不善的回答,月神此时也转过了身来,一转过来,便看见了那晃似仙女般的容貌,看上去不过十**岁,凝白如玉的皮肤,一双弯弯的柳眉,薄薄的双唇仿似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身材也十分妖娆,除开身后披着的黑色鹤氅,外面还穿着一身白色的群装,冷若冰霜的面容更是添加了一份不一样的美。

很难想象,魔道十大门派之一的月神教教主月神,会是这样一个拥有美丽容貌的年轻女子。

月神眯了眯眼睛,沉吟了一会儿,说道:“韦副教主为我月神教操劳多年,本教主自然知道,韦副教主也不必太过谦虚,只是此次韦副教主带领我教众弟子,所对武当派实施的一些个动作,还请韦副教主给本座一个理由,本教主可不记得自己下过这等命令。”

韦不善听了,心里有些不屑,嘴角微微一翘答道:“属下这么做自然是为了我月神教好,我月神教屈居于这连云山脉多年,恐怕世人都快忘了我月神教的威名了,属下只是想让大家不要忘了我月神教的存在,免得一些个小门小派的弟子也敢对我教面前说什么除魔卫道,您说是吧?,教主。”

月神听了,心里不免有些恼怒,只是脸上却不得不保持着神色不变,冷哼道:“你这也是为我们月神教好吗?如此无故挑起武林争端,只怕不久之后就会有正道门派群起而攻之了吧,你就不怕我月神教百年基业毁于你手吗?”

堂下的韦不善顿时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也是冷声道:“属下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我月神教身为魔道十大门派,还不需要怕那些个正道门派怕到这等地步去。”

此话一出,月神也忍不住怒声道:“韦不善,你是什么意思,你还把我这个教主放在眼里吗?”

一旁的李无思见状也不得不出来调节一下了,李无思虽然说是个魔教副教主,看上去到像个儒家学问有成的学士一般,身着一身青色的儒袍,面白无须,行动间颇有儒学风范,面容看上去也就是而立之年的年纪,就见他挥了挥衣袖,扫去衣服下摆的一丝灰尘,忙的走了出来,向月神躬身说道:“教主不必如此生气,想来,韦副教主也是为了我月神教的未来才会如此行事,也许做法是有些激进了,但这也是韦副教主对我教的一片赤诚之心,还请教主体谅则个。”说罢,又缓缓退了回去。

一听李无思出声,下方的各大长老也是纷纷附和道:“是啊是啊,韦副教主劳苦功高,也是为了我教发展,还请教主不要责怪于他。”

月神听到李无思和各大长老的话,也不好发火了,深知现在的自己对于整个月神教根本就没有什么掌控力,教内大多事务都是由李无思掌握在手中,既然李无思说话了,自己也不好再去追究,只得说道:“即如此,既然李副教主也说了,此次就算了,还望下次韦教主多注意自己的身份,本教主不希望再有下回。”

韦不善闻言,还是有些不服,听完就准备说些什么,却被李无思用眼神给制止了,只得带着不满的神色低声回答道:“是!”

见韦不善低了头,月神又继续说道:“即如此,关于攻打武当派一事,还是先放在一边吧。”

话刚落音,刚刚还在为韦不善解难的李无思又走了出来,再次向月神躬了躬身说道:“教主,属下认为此事不可!”

月神一听,眉头微微一皱,问道:“有何不可?”

李无思继续说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月神教如今已经准备好了攻打武当的一切准备,现在却说不打了,想必教众们也会有埋怨,再者,我教杀了众多的武当弟子,难免武当向其他正道大派求援,到时候我们月神教该如何处理,所以,属下还是认为先将武当派攻下,才是上策。”

“这。”听得李无思也这样说,月神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到不是月神害怕正道门派,只是她总觉得这里面有着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她不想让月神教毁在她的手里,但她毕竟只是个十**岁的女孩子,又如何能说得过李无思这等老狐狸,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

见月神一脸迟疑的神色,李无思嘴角微微一笑,心里了然,接着说道:“如果教主还是觉得不好的话,不如问问众位长老的意见吧,众位长老都是我月神教的中流砥柱,也不会看着我月神教走进火坑,再者,属下自小便进入了月神教,年轻时也跟着老教主南征北战,早已把月神教当成了自己的家,又如何会毁了我月神教呢?还请教主早做决断,攻打武当。”说罢就单膝跪地,做出一副请命的姿态。

周围的长老见了,也纷纷效仿,共声说道:“请教主早做决断!”

上方的月神看了,也知道此事已经难以阻止,只得罢了罢手沉声说道:“好吧,这件事就由李副教主负责吧,你们先退下吧。”说完就感觉到全身充满了无力感。

李无思听了月神的话,不由得嘴角微微扬起,接着回了一句:“是!属下遵命。”说罢便带着众长老和韦不善退了下去。

月神见众人都退了下去,顿时感觉身体一软,软软的躺倒在身后的教主座位上,芊芊如玉的右手轻轻的抚过扶手,一阵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