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开战

作者:酒酒八十一书名:武侠第一门徒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09/09 03:27:36字数:8582

只见冲虚真人,凝神而视,双脚呈马步状,单手挥动间仿佛空气凝滞了一般,虽然动作缓慢,一派风轻云淡,好似不粘烟火之气,行动间却是韵味十足。

须虞间,韦不善的攻击就到了眼前,两人的手脚慕然相撞,就见冲虚真人手背抵住韦不善的脚踝,缓缓一挥,韦不善状若飞鹰的一式“残影迷踪”就被挡了下来。

接着,冲虚双手借着韦不善攻来的力量,使出一招借力打力的“手挥琵琶”将韦不善的大部分劲力又还了回去,韦不善感觉到劲力之间的变化,也是不敢托大,忙的撤身回防,却也被这突然的劲力给打了个措手不及,回身落地之后也禁不住后退了几步,就见韦不善后退时所踩踏的地面均以破裂开来,可见这劲力之大,韦不善自身也是不怎么好受,呼吸间都变得有些急促。

冲虚真人这边,也是好不到哪里去,毕竟是硬接了一次韦不善的攻击,而且韦不善使得还是这等凌厉刚猛的传世绝学,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接下的,从他脚下碎裂的地面就可看出,接下这式也绝不容易,哪怕冲虚本身的境界高过韦不善。

在外人看来,两人的招式拆解之间,风轻云淡,也没有什么特别声势浩大,也只有李无思,以及月神教、武当派两方的长老这等境界到了的人,才清楚里面的惊险,且不说冲虚硬接韦不善一式腿法,本就是迫不得已,你看江湖上,两人比武之时,除了那些个实力实在高过敌手的人之外,同境界或是境界相差不大的人,谁会去硬接对手一式十乘十的攻击,只会让自己白白落得个劣势,也只有武当派《太极拳》这等借力打力的绝学,才能险接下此招,这就已经不简单了。

再有,便是韦不善的应对,一般人突的接到太极拳这等借力绝学的反击,也许就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反被击伤也说不定,但是韦不善能在两人瞬间的交手中反应过来,没有对内力强大的掌控,和丰富的战斗经验显然是难以做到的。

双方都缓了缓气息,韦不善性情有些急躁,倒是先说道:“冲虚老道,看来还是本座小看你了,武当派《太极拳》果然名不虚传,不过,如果就只有这种程度那可不够,本座可不仅仅会这一招。”

这边的冲虚听了,微微一笑,淡声说道:“韦居士过誉了,居士的《天残腿》自然也是不差,若是居士还欲动手,虽然贫道这手太极拳虽然不及我三丰祖师之万一,也只好奉陪了。”

听得冲虚的话,韦不善也不再言语,就要动起手来。

冲虚真人看了,笑着继续说道:“若是居士想要与贫道再切磋一二,可愿随贫道寻个宽敞的地方,居士也好放手施为。”

韦不善闻言,心下一动,也知道是冲虚不想伤及武当的众人,但是为了打个痛快,也不拒绝,大声说道:“好,就让本座好好领教一番,你武当派的太极神功。”说罢便看向冲虚。

冲虚听到韦不善的回答,便率先运起轻功梯云纵,提纵间来到了一块相对宽敞的地方,之后便转过身来,看向韦不善。

韦不善见了,也不含糊,干脆的运起天残神功中的身法,也是瞬间来到了冲虚的对面。

两人凝神相视,也不继续废话,当然,也不敢托大,只得起手准备,调整状态。

就见场中的冲虚,当下也弃了浮尘,运起武当太极拳的起手式,双手抱圆,两脚并肩分开,静气平心。

武当太极拳讲究的是后发制人,韦不善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只是毕竟有些急躁,沉不住气,却也不去理会这个问题了,出手便是一式,《天残腿》第一式天地无情,霸道凌厉的腿法一出,腿风吹得场中的灰尘乱舞,雪花漫舞,瞬间变得好似昏天暗地一般,场外的人看了,对这招腿法的威力也都有些心惊。

对面的冲虚却好似没有看见,一脸的淡然,只是缓缓的运起自己的双手画起了圆,慢慢的,人们就看见冲虚的身前也慢慢浮现出了一个太极图一样的气墙,其中的阴阳鱼正在缓缓的流动,好似有了灵性一样,而冲虚真人使出的这招正是太极功中的“如封似闭”,出招间,甚至连天上飘落的雪花也进不了周身三尺。

两人出招瞬间撞上,一时间场内风云大作,飞雪漫天,场外的人都看不清了两人的情况。

却说场内的两个当事人,却一刻也不敢放松下来,两人心里都清楚,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因为一时的疏忽而导致失败。

不一会儿,场内的空气越发的严肃了,韦不善一式式霸道迅捷的天残腿法连续踢出来,没有一丝给冲虚喘气的机会,但冲虚真人却也是不落下风,只是淡定的打着太极拳,不知不觉间,手中的拳法挥舞间越发的灵动,曼妙。

不多时,两人的腾挪斗转间,交手就已过了几十招,场外的众人看了也是不敢大声说话,都是认真的看着场内精彩的打斗场面,虽然一些境界不是很高的弟子甚至连韦不善出招的身影都看不清,却也是不敢眨眼,生怕错过了哪个精彩的场面。

天残腿迅猛狠辣,太极拳沉稳飘逸,虽同为当世绝学,却各有各特色,特别是在冲虚和韦不善手中使出来都是各有千秋,不分伯仲,慢慢的两人战斗也陷入了焦灼的状态,这时,比的就是两人的内力深厚了,韦不善自知内力不如冲虚,毕竟还是低了冲虚真人一个大境界,只得猛的从纠缠状态中脱离而出。

喘着粗气看着对面依然气定神闲的冲虚说道:“冲虚老道,本座自知,你我再这样比拼内力下去我不是你对手,你可敢与我一招定胜负,接本座最强一招。”

对面的冲虚见韦不善突然收手,起初还有些疑惑,现下听了韦不善的话倒也不恼,依旧淡然的说道:“有何不可,还请韦居士出招吧。”

打了这么久,冲虚真人却还是神情轻松,丝毫没有疲惫的模样。

其实,除了冲虚本身内力深厚之外,还可以说是太极功的一大优点了。太极拳讲究随人所动,随曲就申,用意不用劲,久之,则人为我制,我不为人制的道理,所以才能在如此长久的交锋后,还能气息绵长,张三丰所创太极拳也才不负当世绝学的名号。

韦不善听了,也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好,当即就运起十二分功力,抬脚便是《天残腿》中最过霸道的一式,就见韦不善大叫到:“冲虚老道,接我一招——天残腿法第九式“三界灭绝”。”

霎时间,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就盖满了整个区域,只见场中天色一暗,顿时间,冲虚只看到黑云压顶,显然,韦不善的这一招已经达到了入道境的威能,引动天地力量,这样的招式,即是是冲虚这个已经进入了入道境的武道强者都只能发动一招,其中威力,可想而知。

这下,冲虚也不得不面容肃穆了起来,认真对待起了这韦不善的最强一招,同时,心里也不得不赞叹韦不善的天才,在这世上,能越境界对敌的人本就少,何况像韦不善这般生死境就能使出入道境绝招的人了。

冲虚也不敢再多想,运足真气,准备接下这招,又是一式运足了全身真力的“如封似闭”酝酿而出。

这招如封似闭一出,声势也是与前面不同,冲虚此刻身前的太极阴阳图案却是大如圆月,几乎托住了天空中的整片黑云,显然冲虚也是完全使出来自己的底牌。

眨眼间,两人威力绝伦的两式绝技即将碰上。

“嘭!”

就在两人交手的瞬间,整个场地内的地面都碎裂了开来,场外的众人中,除了李无思等高手之外,都禁不住这浩然的天地之威,被硬生生的推出了百米开外。

一时间,场内场外都变得灰尘飞雪漫天飘舞,一片混乱,众人的眼睛都被灰尘和飞雪给迷住,只得一手捂住口鼻,一边仍试图睁开眼睛,看清场内的情况。

却说场内的两人在这次交手过后,都是脱了力,冲虚还好,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太过狼狈,除了衣袍有些凌乱之外,只是呼吸间没有了往日的平稳,有些急促。

而韦不善却是吐出来一口瘀血,跪倒在地上,显然是强行使用这招“灭绝三界”,迫使自身受到了不轻的内伤。

过了一会儿,漫天的飞雪尘雾都慢慢安静了下来,只是场中破败的景象还残留着两人交锋时的那绝伦的威力。

“咳咳咳!”众人眼睛刚刚能看清东西,一声咳嗽的声音便从场中传了出来,一群人听了都有些疑惑,咳嗽的这人声音中传来的虚弱的感觉,显然是受了内伤,一时间众人都想知道这场比试是谁胜谁败。

只是此时的场内还是有些迷雾,只能看到有两个人的身影,却无法分清,让人生出一股神秘的感觉,一下子,众人都屏住呼吸,武当派中弟子心里是担心冲虚的情况,而月神教的众人则可以说是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