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琐事

作者:酒酒八十一书名:武侠第一门徒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09/09 03:27:58字数:7090

岳不群带人下山之后,还留在华山的这群人自然是担心的。

这一天过得没有以前的那么惬意,每个人都是眉头紧锁,心下也希望岳不群等人安全归来。

钟云和令狐冲等人,也是早早的赶到了华山朝阳峰,只能以修炼来平复心中的感情。

此时的陆婉儿与陆大有自然是在旁边苦练他们的基本功。

而钟云和令狐冲两人,就在研究他们各自学到的剑法。

令狐冲到华山多年,基础自然较之钟云好了很多,已经开始接触高级的剑法绝学。

这时的令狐冲,使的就是华山派的一套高级剑法,《希夷剑法》。

《希夷剑法》之中,“希夷”二字便道清了这门剑法的内涵。

道家经典老子《道德经》中有云:“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

河上公注:“无色曰夷,无声曰希。”

其中道意,指的便是一种虚寂玄妙、任其自然的境界。

而《希夷剑法》中,讲究的也是听之无声,寻之不见,运剑间如羚羊挂角,天马行空,让敌人琢磨不透的剑理。

令狐冲生性自由洒脱,最是适合这门剑法,岳不群作为师傅,自然也是知道,便传了这门剑法给他,因此,令狐冲学了,倒也对这套剑法十分喜欢。

日日勤学苦练,也收了一些散漫的性子。剑法武功进境都有提升。

钟云练的自然也就是《华山剑法》了,这套剑法到手不过两三日,说掌握也还没到那个境界。

只能说是略微熟悉了,虽然他也下了苦功,但毕竟是初学,哪怕天赋再好,终究还是需要时间积累的。

众人各有心思,一时倒也没人说话,都默默的修炼着。

过了一会儿,许是令狐冲见气氛有些沉闷,想调节一番,也是一人独自练剑有些闷得慌。

忍不住对钟云说道:“云师弟,一人修炼也是有些无聊,不如我与你陪练,只用基础剑法,也让师兄看看你练的如何了,你看可好?”

钟云闻言一愣,没想到令狐冲提出陪练,心里一想,这倒是个好办法,即有趣又能增长实战经验。

于是便点了点头,对令狐冲笑道:“好吧,大师兄,不过你可得让着我点。”

令狐冲听了,也是一笑,右手一请,对钟云说道:“好,云师弟,你先出剑吧。”

钟云见此,也不推让,当即提起手中的长剑,一式刺剑式,刺向令狐冲。

两人交手自然是不会使用内力的,不过单凭钟云练皮期的百斤力道,也足以与不使用内力的令狐冲交手了。

见钟云刺剑而来,令狐冲也是凝神应对,手中长剑一撩,简单荡开钟云的长剑,不过也没有想到钟云的剑上力道也大,这一招差点没接下来。

令狐冲忙的往身后一退,对着钟云惊异道:“没想到云师弟力气竟如此之大。”

钟云闻言,不由笑了一笑,回答道:“师兄可莫小看了我,师弟我生来力气就大,师兄可小心了。”

说罢又是一剑刺去,令狐冲见了,还是这一式,下意识用起了刚才那一招。

却不料钟云长剑一转,长剑方向一变,由下至上撩剑而出,又是打了令狐冲一个措手不及。

好在令狐冲习剑多年,到也不至于就这样败下阵来,手中长剑一稳,迅速的斜架胸下,身形向右后拉,挡下了这一招。

接下这招,令狐冲对钟云的实力也有了一定的认识,当下兴趣大增,一边对钟云说道:“云师弟,没想到还真是师兄小看了你,师兄这回可要认真了,师弟小心了。”

说罢也不等钟云反应,荡开钟云的长剑,手中长剑横扫,逼得钟云不得不退身后撤。

钟云刚定神一看,令狐冲又是一式点剑,快速向钟云突进,猛然提腕,使剑尖向下啄击,攻向钟云持剑的右臂。

钟云见势,右肩向后微斜,右手手腕向下一沉,使长剑剑尖由下向上崩起,运力崩开了令狐冲的这一式点剑。

钟云自然也不甘示弱,反手就是一式抹剑式,腰部向右一扭,右臂内旋,手心向下,长剑由左向右弧形抽回,抹向令狐冲胸部以上的部位。

令狐冲见剑势来得颇急,忙的上身后弯,躲过了这剑。

钟云见此剑未能挣功,剑式一变,手中长剑斜向下劈,此招一下,令狐冲一时间就落入了下风,眼看就要败了。

一旁的陆大有和陆婉儿,早就停下了自己的修炼,转而看着令狐冲与钟云的战斗了,两人尚未入门,一边看来,只觉得场内两人交手之间颇为危险,都暗自担心。

此时,见了钟云的长剑就要劈到令狐冲的头上,都是忍不住惊呼而出。

却见令狐冲运起身法,脚步微移,躲开了钟云的长剑。

接着身形一转,一剑刺出,钟云还未看清楚来剑,就看见令狐冲的长剑已经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了。

不得不定住了身形,脸上露出了苦笑,继而说道:“大师兄剑法高超,师弟不如,还是输了。”

令狐冲听了钟云的话,收了架在钟云脖子上的长剑,看着钟云说道:“师弟不要妄自菲薄,刚才这一场,要不是我用了身法躲开了你的长剑,输的就是师兄我了,说起来,云师弟能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就把基础剑法掌握到这种程度,剑法一道上,师兄不如你。”

钟云闻言,只得又说道:“大师兄说笑了,我这种程度冲其量也就是个入门,还需要好好熟悉。”

令狐冲听了,倒是对钟云如此谦虚有些满意,暗自点了点头,说道:“师弟说得也是,我们都不过算个入门罢了,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啊。”

钟云听到这里也是点了点头,两人谈的真欢,一旁的陆婉儿两人却有些耐不住了。

忙的过来问了问两人的情况,钟云和令狐冲自是对他们笑着说没事,同门切磋,又不是生死争斗,哪里会有什么事,手下都有分寸。

不过显然陆婉儿还是有些担心钟云的,毕竟长剑可不长眼睛,专门走到了钟云的身边左右看了看,才放下心来。

钟云看了,也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忍不住摸了摸婉儿的小脑袋,心里一阵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