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冰蚕

作者:酒酒八十一书名:武侠第一门徒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09/09 03:28:22字数:6232

“我也知我做得太过分了,没有脸面再去见那女孩,不过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我还是去了。”

“见到了女孩,她还在为情蛊为什么失去了联系而感到疑惑,因为她心里也知道,以青林的性子,决计不是那种负心之人。”

“见我来了,也知道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便问我情况。

我知道要想救青林,这件事情不可能瞒着她,不过她知道了也必定会恨死我,但我还是把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她听了之后,觉得简直是不可思议,完全没有想到我会对自己的弟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在这之后,她用了充满恨意的眼神看着我,咬牙切齿的告诉我,原来她身上的本命蛊是金蚕蛊,而金蚕蛊正是苗疆蛊术之中帝王般的存在,最是霸道,她以此蛊与青林结的情蛊,自然也是与一般的情蛊不同。

蛊虫霸道,与女孩缔结了情蛊的青林,因为我的原因,触动了情蛊的特性,自然情况比一般的还要严重,甚至于,这蛊虫会至人于死地。”

“女孩虽然恨我,但是也清楚,现在重要的是救人,至于其他的事,也不会在现在来解决,接着便随我回到了唐家堡。

回到了唐家堡之后,我父亲对于五毒教的人倒也没有什么偏见,只是碍于双方复杂的关系,也没有什么好的脸色。

女孩对此也不在意,满心只想看到青林的情况,待真的见到青林时,也是忍不住了悲伤,毕竟谁又能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番模样,而这番情景对于我来说,自然更是让我愧疚不堪,后悔非常,此时也没脸出声。”

“此时的青林,不过是借着我父亲的真气吊住性命罢了,父亲见女孩还沉浸在悲伤中,也是提醒她,问她可有什么办法救治青林,女孩听了,这也才查看起青林的情况。

其实,女孩以前也没有使过这金蚕蛊,如今结为两人的情蛊,也不过是她第一次做罢了,因为这也是两人都同意之后才下的决定。

后来,女孩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提出,自己要带青林回五毒教,找自己的师傅帮忙,自己的师傅,也就是五毒教的教主,应该会有办法。

之后,父亲也没有办法,也只能让我带着青林随女孩回到五毒教,找她师傅帮忙,一路上女孩都没有与我说过一句话,就好像我是陌生人一般,这更让我的心里难受不已。

青林的状况也越来越不好,我只能不停的给他运输内力,以保证他还活着。好在,我们还是赶到了五毒教。

当时,对于五毒教,我也不是第一次去了,可是这次总归是心情不同,也没了以前的那种喜悦,心情颇为沉重。

见了五毒教教主,五毒教的教主唤名白灵英,看上去,也是位四十多岁的女子了,甚至这还是因为修炼毒功,有些维持容颜的效果,真实年年纪,他人也不知道。

白教主知道了这事之后,先是责骂了一番女孩,不过性子可能也还不错,并没有继续因此就不救人,至于对我,那更是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最后,白教主可能也是极为疼爱女孩,答应了她救人的请求,不过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至于她们之间有了什么约定,我也不太清楚,在这之后,白教主便把青林带入了内室,最后青林的性命却是保住了,只是人却没有能醒过来。

我们自然是希望他能醒过来的,都是询问白教主原因,白教主这才告诉我们。

金蚕蛊本就是世间最霸道的一种蛊,如今更是用来施了这等蛊术,反噬之下,换做一般人早就死了,也是青林有人用极强的内力帮他吊命,之后又有我不时的为他度气,才能活着来到这里。

她也是用了五毒教的秘术,才能让他活了下来,不过要想人醒过来,却是没有办法了。

女孩自然是不信邪的,翻阅了五毒教所有的典籍秘传之后,才在一套残卷中找到一种古法,运用冰蚕之血,与万毒之王莽古朱蛤的血,调制一方,才能肃清青林体内的金蚕蛊毒,唤醒他。

不过毕竟是残卷,除了调制之法,也没有其他的信息了。”

“要想获得这两样东西,自然是极为困难的,先不提如何捕捉,单是要寻找到这两种东西都是十分的艰难了,又哪里能简单完成。

没有办法,我自知惭愧,也想弥补,在帮助五毒教设下五毒林中的机关之后,就回到了唐家堡,把经过告诉了父亲,父亲也派人出外寻找。

之后我受了父亲的责罚,然后我自己也开始四处寻找起这两样东西来,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前,我终于在天山附近发现了冰蚕的踪迹,只差捕捉的方法。

我也知道冰蚕不是普通的东西,一身寒气一般的东西更本无法触碰到它的身体,更别提捕捉了。”

“不过,却有种东西,不惧怕这冰蚕的寒气,那便是出自冰蚕自己身上的天蚕丝,所谓相生相克,想来也就是如此了,只要我能得到天蚕丝,制造一个机关之物,自然就有机会捕捉到冰蚕。”

“之后,我有寻觅了大半年,终于得到了天蚕丝的消息,不过与西蜀相去太远,而我又需要定时的观察冰蚕的动向,这才托林兄的镖局帮我押了回来,岂料又被青竹给夺了去,想来她也是恨我至极,没了救醒青林的希望,想要找我报仇吧,却不知道我已经找到了冰蚕,唉。”

林镖头听到了这里才说道:“唐兄说的那名五毒教女子,就是现在的五毒教教主陆青竹?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亲自来找你呢?”

唐门主听了,继而苦笑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既然如此,我也随林兄走一趟吧,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也不知道青林的情况如何了。”

“之后,林镖头就带着唐门主去了五毒教。”林福说道这里,也是有些口渴了,停了下来,抽出腰间的水囊,喝了几口水。

钟云听到这里,却是有些无语了,这个剧情放在上辈子,还不得被人喷是狗血,都说爱情使人变傻,没想到古人也能这么疯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