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遗学

作者:酒酒八十一书名:武侠第一门徒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09/09 03:28:29字数:5302

不过到底还是看不太清,钟云对于这个玉像的样貌也是好奇的紧,虽然现在也能看到一些玉像的质地,确如真人肌肤一般,不过究竟是有了些灰尘,模样有些模糊,钟云见此忍不住上前去清理了起来。

不多时,玉像便在钟云的手中逐渐显出了它的原貌,果真是一个仪态万方的大美人,看得钟云都有些呆住了,再加上残破的衣物,更显几分风情。

过了一会儿,钟云也回过了神来,毕竟不是真人,看了一会儿,也就不觉得有多大的好奇了,虽然这玉像雕的确实美丽。

想了想,钟云也开始观察起周围的情况来,果见东壁上写着些残缺的字眼,模糊间也能看清楚几行字,均是出自“庄子”中的句子。

待到末尾,又有一行字写着“无涯子为秋水妹书。洞中无日月,人间至乐也。”转过头来再看看玉像身下的蒲团,倒是十分完整,虽然也是灰尘满布了,但还能看清上面写着一小行字体,钟云挥手抚开灰尘,就见那蒲团上写道“誉未能奉神仙姐姐之命,杀尽逍遥派弟子,自觉有愧,如今业已命不久矣,终回此地,见神仙姐姐最后一面,后人有缘到此者,若替我叩首千遍,段誉自当感激不尽。”

钟云见得这句话一时有些感慨,看来段誉真正喜欢的还是他心中的神仙姐姐,到了快死的时候还不忘回到这里见上最后一面,也是痴情了。

看到这句叩首千遍,钟云自然也是知道段誉怕是继承了李秋水的风格,给弄了个藏功蒲团,虽然还不能清楚段誉在蒲团中藏了什么,但以段誉的性子,终归是对帮他磕了一千个头的人有帮助的东西。

想到这里,钟云蹲了下来,拿起了蒲团,嘴里一边叹道:“段誉啊段誉,帮你磕头就算了,一会儿大不了我帮你收拾一下这个玉洞,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蒲团里的东西我就取走了。”说罢开始了对蒲团的解剖。

用力撕开了蒲团,里面是一个稠包,想是因为一直裹在蒲团中,除了有些泛黄之外,到没有什么损坏,钟云小心的拿出了绸包,只见上面又是写着几行小字:“汝即替吾叩首千遍,我心甚慰,为谢汝所为,特留我身所学,以报汝心,习得我功后,还望多行正道,也不负我留之武学,慎之,慎之。”

钟云看完之后,也没什么想法,反正自己也算不上是什么坏人,况且自己也是个正道弟子,也没有什么负担,接着直接打开了绸包。

打开之后,钟云就看见了一卷泛黄的书帛,展开来看,第一行写着的却是“一阳指”三个小字,,正是大理段家的家传绝学,钟云见此也来不及仔细研究,知道后面还有其它,接着往后看去,只见在一阳指之后又见得“凌波微步”四个字,钟云不由得眼前一亮,《凌波微步》可是一套身法绝学,在金书中最是玄幻的步法怕也就是这套《凌波微步》了,钟云哪里能不欣喜,凌波微步四字之后,便是无数的足印,其上标注着步法方位“无妄”“殊同”这些字眼比比皆是。

足印间又有连线、箭头以做标注,钟云自小在武当山上看了许多道家典籍,到了华山之后又是看了很多,对于易经中的这些方位还是十分了解了,自然也不难理解。

钟云再要拉开卷轴,却发现之后却是没有内容了,心里一想,也是清楚了其中的原因,段誉本就身受《北冥神功》之苦,再加上他又是个慈悲之人,自然不会留下这种对他来说十分邪门的武功留下来,其次《六脉神剑》更是天龙寺的不传绝学,段誉能留下《一阳指》已属不易,《六脉神剑》没能留下来也属情有可原,再者《六脉神剑》需要深厚的内力,除了段誉这等因为《北冥神功》才能学会六脉神剑的人来说,不留下来也能说得过去。

看到后面没其他的东西了,钟云虽然觉得有些可惜,却也没有十分沮丧,此次因祸得福本就是得天眷顾了,也不敢奢求太多。

钟云拿到了这两样段誉的遗留绝学,也知道此时不是好好修习的时候,现下重要的是寻找出路,想来外面的蓝凤凰和唐青枫也还在找自己,若是迟迟没能见到自己,说不得会横生出许多麻烦,于是便在洞中找起了出路,心里知道原著中段誉可是在这洞中找到的出路,所以也不焦急,终归是能出得去的。

却说钟云还在寻找出路的时候,唐青枫两人却是找钟云找的有些心急了,两人左右绕着无量山都走了几圈了,也没能找到下山崖的道路,这处山崖又是极高,凭借两人的武功,更本就不可能在不了解山崖的情况下,下到下面的,所以一时也是没了辙,两人只得聚到一起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唐青枫还记得在五毒教等着几人消息的陆青竹,也急着会去救唐青林的醒过来,过了一会儿才对这蓝凤凰说道:“蓝姑娘,莽古朱蛤还需尽早送回五仙教,你师傅和青林都在等着朱蛤,我们也需要派一个人拿之回去,如今钟少侠生死不明,也需一人继续寻找,我功力高些,再加上我唐门轻功也优与五仙,所以便由我先将朱蛤送回五仙,再带人来协助你寻找钟少侠,你看可好?”

蓝凤凰闻言,心中先是思量了一番,也觉得唐青枫说得有些道理,朱蛤不容有失,唐青枫能早些回去对两边的事情都有好处,于是便回答道:“唐前辈,我没意见,现在您就出发吧,莫要耽误太久,以免节外生枝,如今我们可是多不得有事情再来影响了。”

唐青枫沉着脸点了点头,与蓝凤凰告辞之后,随即出发赶回五毒教。

钟云这边,在洞中见识了许多东西之后也终于找到了出路,一眼望去,豁然开朗,前方水流湍急,波涛汹涌,终究是到了澜沧江畔,又走了许久,才到了原著段誉曾走过的“善人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