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首次受创

作者:博耀书名:九炼归仙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09/25 01:00:50字数:6838

童力身上黄色光芒一闪,土气盾催动到最大,随着手上一拍,两张青木缠扔了出去,缠向金线火蛙王,同时一个陷阱术出现在金线火蛙王落下的草地上。

火球呼啸而至,童力侧身躲过火球的正面攻击,这两年来,童力击杀火蛙虽然没有孙豪多,但也摸清了火球的行进路线,躲开火球不成问题。不过,火球落地,引发附近火灵气燃烧,形成火墙,继续攻击童力。童力身上土气盾光华大亮,抵御火球侵袭,而童力的身形,也顶着个土气盾,迅速向火球外移动。

这时,金线火蛙王剑刺般的蛙舌已经激射而来,童力赶紧往身上一拍,一个上品木甲术甩在了身上,上品符篆有百分之二十的加成,孙豪炼制的这个木甲术,其防御效果跟童力的土气盾不相上下,随即,童力的身上出现一层木质铠甲。

噗的一声,金线火蛙王的蛙舌击打在木甲之上,木甲闪了闪,应声而破,蛙舌继续攻击,击打在土气盾上。童力体内万磨劲急速转动,土气盾运转到极致,但在金线火蛙王舌尖的攻击下,发出不断的噗噗声,哄的一声,土气盾已经是摇摇欲坠,眼看就要告破。

金线火蛙王是炼气大圆满的王级灵兽,能力拼筑基修士,孙豪和童力在金线火蛙王面前,那是完全不够看。

童力没有孙豪一般的速度型法术,被迫硬抗金线火蛙王的攻击,这一下,修为的巨大差距体现出来。

孙豪的百分之一百二十加成的木甲术,童力全力施展的土气盾都顶不住火蛙王的舌刺击杀,一刺之下,木甲术和土气盾仅仅顶了片刻,就已经轰然告破。不过,好在那蛙舌经过这两层防御书法的低档,虽然也击破了这两层防御术法,但大半力量也告耗尽。

“嘭”的一声,蛙舌最后的力量击打在童力身上,童力一声闷哼,身体被一下击飞,嘴里喷出一口鲜血。

童力被蛙舌一击,击飞三丈有余,踉跄几步,勉强站稳身形,随手一拍,又一个木甲术出现在身上。

好在此时前面扔出的两张上品青木缠和一个陷阱术开始生效,金线火蛙王落在草地上的同时,藤木和陷阱同时出现在他的四肢之下。一下牵扯住了金线火蛙王的行动。

要知道,孙豪的青木缠本来就十分难缠,上品符篆,百分之一百二十功效的青木缠已经能对金线火蛙王形成一定的影响,两张上品青木缠同时生效,加上有童力的陷阱术相助,金线火蛙王居然没有一下子挣脱束缚,被困了大约一息时间。

看到童力有生命之忧,孙豪再也顾不得隐藏,御使乌木法剑一冲而上,青木缠、凸木桩先后扔了过去,攻向金线火蛙王。

此时,火蛙灵智不足的缺陷再度展现出来。按道理,童力相对较弱,如果金线火蛙王灵智较高,就一定会先灭童力,再专心对付孙豪。但是,这只金线火蛙王一看见孙豪,许是嗅到孙豪身上那熟悉的味道,眼珠子居然如同滴血一般的红了,也不管三两下就可以解决的童力,反而仰天一声蛙鸣,攻向孙豪。

也不怪金线火蛙王转移攻击目标,盖因为这半个多月里,它多次受孙豪愚弄,已经对孙豪恨之入骨,此时一见孙豪,哪还忍得住,当即就全力攻击孙豪了。

童力心里一阵侥幸。就这一下,童力已经被震断两根肋骨,内脏受伤,要是这火蛙王再来的一两下,童力只怕就受不了了。给嘴里迅速扔进一颗疗伤丹药,童力一边密切关注孙豪和金线火蛙王对战,一边站在原地调整内息。

严格说来,孙豪没有和金线火蛙王对战的资格,不过这时候童力有伤在身,孙豪不能轻易逃走,只能慢慢地把金线火蛙王引开,便于童力逃逸。

孙豪高度集中精神,飞草术施展到极限,在草地上腾空,不停腾跃闪避,小心翼翼不让金线火蛙王击中自己的身体。刚刚童力都扛不住金线火蛙王的击打,孙豪也不行,单论防御,孙豪还不如土气盾在身的童力。

四肢不停猛攻,火球飞溅,舌头猛刺,金线火蛙王所有的招式用了出来。

飞草术状态下的孙豪如同树叶,总是能闪过这些攻击,而且,在闪过这些攻击的同时,孙豪慢慢后退,小心翼翼拉开和童力的距离。

金线火蛙王多次攻击无效,暴跳如雷,眼前这小子虽然修为不高,但如同泥鳅,滑不溜手,怎么也攻击不中。

金线火蛙王虽然灵智不高,但逼急了也是会长进的,多次攻击无果,发现孙豪能随风而动,终于是变聪明了一点,张开大嘴,这次不是吐舌头,而是猛地朝孙豪吸了一口气。

这灵兽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你是随风而动,那么好吧,我把你吸过来。本来金线火蛙王是不会这一招的,但逼急了,居然自创招数。

巨大的嘴巴产生巨大的吸力,空气迅速如同一个漩涡牵引向金线火蛙王嘴里涌去。

孙豪如同树叶般的身形,也不由随着气流飘了过去。

严格来说,飞草术是一门容身入木属灵气,借助木属灵气大幅度提升自身速度,灵敏度的法术。其施法原理和木属灵气息息相关。现在,金线火蛙王大力吸气,天空中的木属灵气也被强力吸入,孙豪的身形自然就稳不住了。

不过,飞草术毕竟只是借用天地木属灵气,催动发力的还是孙豪体内的木属真气,是故,虽然空气中的灵气飞速涌往金线火蛙王的嘴里,孙豪的身体却在体内木属真气的控制下,涌向金线火蛙王的速度并不是很快。

但是,毫无疑问,金线火蛙王这一招奏效了,孙豪的飞草术大受影响,身体速度大幅度下降。

金线火蛙王巨大的双眼闪动兴奋的光芒,舌头从嘴里一冲而出,飞剑一般刺向孙豪。这时,天空中的木属灵气还在向金线火蛙王嘴里涌动,蛙舌攻击带动的气流,和这涌动的气流相比要小了不少,孙豪的飞草术失去了随气流而躲避的能力。金线火蛙王这一舌剑乃是含恨而发,倾尽全力,以期望一下重创孙豪。

舌剑急刺而至,孙豪全速运转体内几大功法,飞草术转动到最大,飞速后退,但明显,他的后退速度赶不上蛙舌的攻击速度,不敢迟疑,随手一拍,一连两个木甲术符篆拍在身上,随后,运转真气,又一层木甲术在体表生成。

三层木甲术刚刚上身,迅如闪电的蛙舌,急刺而至,噗的一声,第一层木甲术告破,紧接着又是噗的一声,第二层木甲术告破,此时,连破两层木甲术的蛙舌速度稍微一缓,孙豪飞草术急闪,避开要害,但第三层木甲术也随着告破,蛙舌啪的一声击打在孙豪的左肩之上。

好在一连三层木甲术的低档,还是有很大效果,所以,蛙舌并没有产生穿透效果,没有如同金线火蛙王期待的那样把孙豪给串起来。

不过,金线火蛙王这含恨一击,力沉如山,孙豪只听啪的一声响,觉得左肩一疼,仿佛要撕裂一般,巨大的力量传来,身体不由自主地被击飞,一下后退三四丈,一口鲜血脱口而出,血洒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