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蛙王取义

作者:博耀书名:九炼归仙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09/25 01:01:12字数:9470

持续对战,又是一个时辰过去,黄锦战斗力再次下降,而此时,孙豪的攻防强度又一次降低。

此时,历经几次战斗力下滑的黄锦,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眼前的孙豪怕是故意如此。

也就是说,眼前这看似云淡风轻的少年,其智近妖,在这里和自己始终保持着攻防平衡。那么想一想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黄锦马上明白过来,嘴里奋力叫道:“玉师兄,你那里不要保留了,速战速决,我不是孙豪的对手……”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现实不得不让黄锦明白,自己真不是孙豪的对手。

黄锦深知,一旦继续下去,到最后,说不定自己得活活累死,现在叫出来,自己还多少有些反抗能力,只要玉坤龙那边击杀火蛙王的速度够快,自己还是有一线生机。

听到黄锦大叫,孙豪心想,你终于明白过来了,随即眼神一寒,木丹高速运转,法力全开,韵律状态下的凸木桩和青木缠应手而出。

黄锦的火盾对青木缠有很大的克制作用,但这次,孙豪的青木缠是全力爆发,而黄锦的火盾已经威力不再,只有了刚开始时一小半的威力,两厢对比,这次的青木缠已经奏效,虽然也燃烧起来,但是牢牢地牵制住黄锦,随即,凸木桩攻击上来。

看到精神猛地振作起来,攻击力度遽然极大的孙豪,黄锦心头猛震,前面喊话还只是猜测,但没想到实际情况比自己预料的还要糟糕,眼前的孙豪,哪里象连续作战那么久的样子,看孙豪的攻击威力,甚至超过了最初的强度。

怎么可能会这样?黄锦不敢置信地勉强在身体表层施展了防御法术火盾术,但是,以他现在的真气量,勉强布设的防御根本不起多大作用。

只听“咚”的一声,凸木桩狠狠地撞击在因为青木缠缠住不能躲闪的黄锦胸腹部,黄锦嘴里一声惨叫,带着燃烧着的青木缠不由自主地被撞飞四五米,嘴里鲜血狂喷。

而孙豪,眼中一片平静,手中法诀一捏,又一根凸木桩浮现出来,高速向黄锦飞击而去。

从黄锦大声提醒玉坤龙到孙豪遽然发难,这一切几乎是瞬间发生。

玉坤龙没有料到战局会突然如此变化,只来得及叫一声:“好胆……”,黄锦就已经受伤倒地。

眼看又一根凸木桩攻向黄锦,玉坤龙顾不得蛙王了,火灵剑在空中一个旋转,飞速攻向孙豪,想来个围魏救赵。

玉坤龙一直和金线火蛙王对决,对孙豪的飞草术并没有切身体会,金线火蛙王身上的飞草术符篆是折扣版本,根本不具备孙豪这般灵活的闪避能力。

看到玉坤龙飞速攻击而来的火灵剑,孙豪马上进入飞草术状态。而那根已经成型的凸木桩依然毫不客气地攻向倒在地上的黄锦。

此时的黄锦已近丧失了自救能力,看到急速而来的凸木桩,嘴里大叫:“师兄救我…..”,随即,凸木桩已经“噗”地一声,击中他的胸腹部,把他钉在了草地之上,这回的凸木桩桩头又十分尖锐,产生了穿透作用,如同钉子般把黄锦牢牢钉在地上。

连续被击中两次,再加上火蛙对战时的伤害,终于超过了黄锦的极限,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炼气八层顶峰练气士哀叫一声,头一歪,被活生生钉死在了地上。

击杀黄锦,闪开急速攻击而来的火灵剑,孙豪平静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容,从容不迫地看向玉坤龙。

玉坤龙一脸寒霜,站在黄锦的身边,双眼怒气勃发,死死盯向孙豪。

原本以为这次的事情会轻松自如,但万万没想到,马师弟受伤,黄师弟陨落,这伤亡太大,简直不可接受。

跟玉坤龙对阵良久,金线火蛙王虽然有孙豪的飞草术相助,但也已经是强弩之末,此时,见玉坤龙和孙豪开始对峙,它也站在了不远处,独眼带恨,恶狠狠地盯着玉坤龙。

两人一蛙,呈不规则的三角,站在了沼泽草地上,现场没有了各种绚丽的法术,竟然达成短暂的平衡,唯一的声响就是金线火蛙王巨大的喘息声。

现场的情况是孙豪和金线火蛙王同一阵线,对抗玉坤龙,但孙豪和金线火蛙王之间也并不能完全信任。孙豪还惦记着金线火蛙王的心血,金线火蛙王对孙豪也是满腔仇恨,只不过,现下仇恨玉坤龙更甚。

火灵剑缓缓在身边转动,火属灵气一吞一吐,玉坤龙虽然气急,但是并没有急于攻击孙豪,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孙师弟真是好修为,好手段,好心机,师兄现在有几个问题不甚明了,不知道师弟能否回答一二?”

激战良久,身经百战的玉坤龙身上虽然有一些小伤,但并无大碍,还保持了较好的状态。在青木宗,玉坤龙本来就有越级甚至是越阶对战的能力,就算是一般的筑基初期修士,他凭借自己的火灵剑,也能对抗一二。

不然,他也不会在对抗金线火蛙王的时候大占上风了。

只不过,终日射雁今日被啄了眼,今天算是中招了,眼前这个自己原本完全没放在眼里的内门弟子居然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而自己居然毫不犹豫地跳了进来,而且,损失已经是不可预计。

深吸一口气,玉坤龙缓缓开口问道:“你施展的法术是否飞草术?”

孙豪笑了笑:“师兄好眼力”

玉坤龙已经一脸肃然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能练成这门奇术,而且,孙豪你应该是一级符篆师了吧”。

孙豪依然笑了笑:“略懂、略懂”。

玉坤龙晒然:“看样子,我们还是忽略了你的情报收集,那么你应该练过敛息术了,请问你现在修为几何?”

事到如今,孙豪知道自己这点修为瞒不住了,大方地散去敛息术,嘴里淡淡地说道:“不高,炼气五层后期,刚刚升的”。

玉坤龙点头:“都说这批新弟子公孙修炼最快,没想到隐藏的最深的居然是你,公孙才炼气四层中期,而你已经炼气五层后期了,师弟真是好心机,懂得如此隐忍,真是让人佩服”。

孙豪淡淡地笑了笑:“师兄过奖了”。

“那么,师弟又是怎么骗过玉大的追踪术的?”玉坤龙再次有点疑惑的问道:“阵法吗?”

孙豪淡淡笑着说道:“一些小道,师弟知道师兄们要来,布置了一些连锁音阵和隐迹阵,效果师兄你知道的,见笑见笑”。

玉坤龙竖起了大拇指:“这么说来,师弟你还是一个一级阵法师了?”

孙豪淡淡笑道:“略懂、略懂”。

玉坤龙此时喟然而叹:“炼气五层、一级符篆师、一级阵法师,师弟真是好快的修炼速度,早知道师弟你如此妖孽,我怎么着也不想跟你为敌了”。

孙豪淡然说道:“师兄谦虚了”。

“那么”,玉坤龙再次问道:“孙师弟是打算把为兄这一行全部留在火蛙沼泽了?”

孙豪笑笑:“师弟已经在这沼泽核心区域外围布设了四座迷踪阵法,想来这难不住师兄”。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玉坤龙心中的疑惑一一得到了解答,问出了自己最终想知道的问题:“既然师弟你思绪这么慎密,那么马师弟他们如今何在?”

“马师兄啊”,孙豪依然淡淡地笑道:“师弟把他扔给了一只炼气八层火蛙,想来这个时候已经如同黄师兄一般,转世投胎了”。

玉坤龙眼中闪过淡淡的悲哀神色,心中知道,只怕自己这一行,就仅仅只有自己硕果仅存了,想到朝夕相处的师弟们就这样一一离去,心中如同刀割,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竟然让他们陷入万劫不复。

“那么”,火灵剑在玉坤龙身边急速闪动火红的光华:“孙师弟,我们今天是不死不休了,希望呆会你不要逃逸”。

孙豪点头,低级法器乌木法剑闪动青光,嘴里淡然说道:“曲友尡也曾经这么说过,师兄放心,师弟对师兄仰慕已久,今天无论如何要领教师兄高招”。

手一招,火灵剑落入手中,玉坤龙眼中闪过悲伤,白皙的手抚摸着火灵剑剑身,嘴里轻轻地说道:“火灵啊火灵,今天我们遇见了最大的敌人,黄师弟和马师弟的大仇,能否得报,就看我们两个了”。

孙豪站在不远处,淡淡地看着玉坤龙,玉坤龙的心情他理解,如果童力古云一个个倒在自己面前,自己能否有玉坤龙这般镇定还真是难说。

不过理解归理解,现实归现实。现实是,这是击杀玉坤龙的最佳时机。玉坤龙已经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丹药和符篆消耗也相当大,自己这边还有金线火蛙王相助,错过今天,再想对付玉坤龙就很难了。

关键时刻,孙豪是不会手软的。玉坤龙这一关,孙豪必须得过去。

当然,孙豪也知道,以自己炼气五层修为,对阵炼气九层修为并且战力超群的玉坤龙,此战难度不小。

玉坤龙火灵剑一振,飞上空中,开始蓄势,孙豪脸上笑容收敛,一脸肃然,金线火蛙王也屏住了呼吸,战斗迅速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