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命运变数,敬天祈神!

作者:今朝书名:超神当铺类别:言情都市更新时间:15/11/19 09:55:23字数:10276

ps:感谢“蔷薇花与百合花”“四叶草一阳光温暖”“信仰神迹”“爱恨奇奇”“随意”“墨笔狂疯”“一品流派”“我出核武器”“伽记”“苏男子”“墨嗣狂徒”“喾虢皋武”“道魔”等书友昨日的打赏!

唐皇李隆基,在听到太监的回禀之后,一时龙颜大怒。

“乱臣贼子,竟敢欺君罔上!”唐皇李隆基,拂袖一甩,将御案上的文房四宝打的散落了一地。

帝王之怒,伏尸百万!

唐玄宗李隆基,虽龙困浅滩,却不失帝王之威。

吱呀一声门响!

一代帝王唐明皇,一步踏出了御书房!

御书房外!

众将士在见到唐皇出来后,却皆是露出了一副愤愤的神情,仰头怒视着眼前宠爱妖妃,怠慢朝政,宠信奸臣杨国忠,致江山社稷安危于不顾的唐皇。

竟没有一人,给唐皇行君臣之礼。

黄袍加身,龙颜大怒的唐皇,却也在见到了一群,皆是面露愤然之色的众将士之后,随即收敛了帝王之怒,却又不失帝王的威仪,道:“龙武大将军陈玄礼,尔等深夜之下,聚集于此,是要逼朕的宫,造朕的反吗?”

“微臣不敢!圣上,杨国忠误国,如今业已授首,是贵妃迷惑了圣心,使得杨国忠和李林甫这等奸逆横行。吾等是替圣上,诛杀妖妃,以振朝纲。”陈玄礼道。

“尔等逆臣!”唐皇震怒,指着陈玄礼的手,都在发抖,“高力士,率朕的禁卫军,护驾贵妃。”

“圣上三思!若是圣上执意要救贵妃,臣身后忠于圣上的将士,可是会寒心的。请圣上在此等候,贵妃授首之后,末将等人,愿听圣上发落。”陈玄礼欺身上前,躬身一礼道。

唐皇李隆基被欺身上前的陈玄礼,逼退了一步,怒指陈玄礼,道:“尔等逆臣贼子,当真是要杀朕的贵妃不可?”

“圣上!吾等忠于大唐,忠于圣上。望圣上以江山社稷为重,勿要让臣等寒心。”

“你这是在逼朕!”唐皇手一伸,拔·出了身上的寒光烁烁的宝剑,直指眼前这个逆臣陈玄礼。

“请圣上自重!”陈玄礼身后的将士,纷纷拔·出了佩刀。

唐皇望着一群逆臣贼子,随即长叹一声,手中的宝剑,也随即坠落在了冰冷的地面之上,发出了清脆的悲鸣交响。

想他李隆基,生于神都洛阳,性格英明果断,登基之初,先是与太平公主联手发动了‘唐隆政变‘诛杀韦后,后又拨乱反正,赐死太平公主,又任用姚崇、宋璟等贤相,励精图治,开创了开元盛世这样的极盛之世,受万邦来朝,创下了一个赫赫帝国。

而如今,却落得国破臣反,悲凉景象!

长叹一声,唐皇李隆基的面色,也在瞬间,好似老去了很多。

就在唐皇悲叹之时,突然身旁宦臣高力士,惊色道:“陛下,贵妃的住处,起了大火!”

此时!

李白一身白衣,手持三尺青峰,一身儒雅侠士的风度,挡在了杨贵妃身前,“玉环!自安禄山叛乱以来,为兄便一直担忧你的安危。当年你嫁给寿王,成为寿王妃,后又遁入空门,再度重返宫围之时;袁天师就曾说过:一朝红粉入宫墙,从此君王不早朝,紫薇星煞群魔入,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杨玉环倾城之色的华贵容颜之上,露出了悲情之色,幽幽道:“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兄长!送玉环去见圣上!”杨玉环死意已决,只为君恩夫情。

自古红颜多薄命,烽火诸侯褒姒罪。

李白长叹一声:“玉环,为兄送你!”

“贵妃娘娘,得罪了!”包围住杨玉环的士兵统领,朝着手下士兵一挥手,道。

“放肆!贵妃娘娘,有我李太白护送,岂能让尔等亵渎了娘娘的天威。”李白长剑所指,竟有剑气寒光流转。

而此时的杨邪,正通过时空光门,注视着大唐世界,所发生的一切。

“竟然是大唐王朝的时空年代!那个拥有着华贵倾城之姿的女子,竟是杨贵妃。那个手持三尺青峰的儒雅风流之人,竟也是一代诗仙李太白!”杨邪惊讶道。

“从此君王不早朝,紫薇星煞群魔入,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杨邪再将先前杨贵妃和李白诵念的诗句,念了一遍,“这首诗,不是白居易写的吗?白居易生于唐玄宗大历七年,这时候的唐玄宗,应该已经退位,做了太上皇了。”

就在杨邪疑惑着这首应该由白居易写的长恨歌诗,怎么会被李白和杨玉环吟诵出来的时候,大唐世界,杨玉环已经在李白的护送下,来到被大唐众将士,逼宫的唐皇李隆基面前。

“玉环!”唐皇李隆基,在见到心爱妃子的时候,紧张的叫道。

作为权倾天下的帝王,此刻的唐皇,却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是何等的悲叹。

“三郎!”杨玉环悲喜的叫了一声,眼前这个宠爱她的帝王的乳名。

唐玄宗李隆基是唐睿宗李旦第三子,所以叫“三郎”。唐玄宗又特别宠爱杨贵妃,地位仅次皇后。其他妃子都不敢这么称呼唐玄宗。

“草民李白,拜见陛下!”李白并未行跪拜之礼,而是抬头躬身行了一礼。

李白曾入翰林院,如今是白身平民,所以自称草民。

唐皇一心放在了杨贵妃身上,对于李白的拜见,只是微微点头感激,随即又是紧张自己的爱妃,道:“玉环,这群乱臣贼子,没有对你无礼吧?”

“三郎放心,玉环很好!”杨玉环安慰眼前的对她一脸关切之意的帝王夫君道。

作为一代帝王,眼前三郎对她的爱,无微不至,永远不变,超越了一切时间的维度。

而女人这一生,若能遇到这样一个真心对自己关爱,又能与之琴瑟和鸣的知音男人,就是此刻为了保住这个男人的帝王尊威死去,也是无憾此生。

“圣上!杨玉环迷惑圣心,请圣上圣裁!”陈玄礼躬身道。

不过眼中对杨玉环的杀机,已经开始隐现。

“乱臣贼子,朕的女人,谁敢动!”唐皇李隆基,虽已五十岁,却是依旧的英姿勃发,帝王一怒,天威震震。

奈何军心已失,君威不在。

虽有天子威仪,却无天子威权。

“圣上已被妖妃迷惑,吾等将士听令,立即诛杀了眼前蛊惑君王的妖妃杨玉环,清君侧,以证国法。”陈玄礼拔·出佩剑,剑锋所指,直指杨贵妃的脖颈胜雪处。

“请圣上退避!退避!”陈玄礼身后的将士们的喊声震天,步步紧逼迎上了杨贵妃。

唐皇正欲侧身挡在爱妃杨玉环的身前,却被自己的爱妃拉住了胳膊:“三郎!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诗念完!

杨玉环弯腰捡起了地上先前唐皇坠落的宝剑,横在了脖颈之上,一脸诀别之意,面对着三军将士,幽幽道:“我杨玉环,自问没有对圣上,说过一句祸乱朝纲的谗言,没有坑害过一位朝臣。今日玉环为了还三军将士,一个心安,为了陛下的江山社稷,愿意赴死。”

“玉环,你是朕的爱妃,朕不能眼看着你,就此与朕天人相隔。朕不允许你死,你就得给朕好好的活着。高力士,给朕正衣冠,朕要敬天祈神。”唐皇李隆基,龙颜威仪,神目清明,道。

“圣上已被妖妃迷惑了心智,众将士听令,立即诛杀了妖妃杨玉环!”陈玄礼对于唐皇接下来的要做的事情,虽是不知,但心中却是突然莫名地感到了一阵的不安。

“禁卫军何在?”唐皇李隆基,龙袍一挥,拂袖道。

“在!”三百禁卫军,是唐皇李隆基的死忠之士。

纷纷站立而出,挡在了杨贵妃和唐玄宗的身前。

此时,唐皇李隆基,正好衣冠之后,便重新从衣袖之中,取出了契约令。

“咦,契约令,竟然是在唐玄宗李隆基的身上!原来唐玄宗,就是契约交易者啊!”杨邪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惊异之色。

也就是说!

接下来,他要和这位唐皇李隆基,进行契约交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