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不好笑的笑话 【第二更】

作者:方想书名:五行天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11/27 23:06:28字数:7738

“艾辉是向韩玉芩大师学习刺绣吗?”楼兰很开心:“真是太好了。艾辉,刺绣修炼得很好,会很赚钱的哦。”

嘭嘭嘭,剩下的沙云变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钱”字,砂砾中的云母在眼光的折射下闪闪发光,在艾辉面前像水波一样飞舞。

“赚钱!”艾辉听到这两个字,眼睛刷地绿了。

紧接着看到一个个闪闪发光的“钱”字在自己面前飞舞,艾辉的血腾地直冲脑门。

“刺绣怎么赚钱?”

艾辉脱口而出,只要一提到“钱”字,他就没有任何抵抗力。什么冷静,什么定力,全都到一边去!以前他也不是这样见钱眼开的人,但是八千万的巨债,就是压在他身上的一座大山。直接导致现在只要一提到钱,他就不自主地气血翻腾。

“刺绣的用途很广。”好为人师的楼兰,接着道:“现代刺绣脱胎于古代修真世界的法宝炼制。古达的时候,修真者会把禁制、阵法炼制到特殊的材料里,取名为法宝。现代的刺绣,就是源于此。但是到现代,灵力消失,元力兴起。材料的性质也发生天翻地覆。修真时代的禁制已经失效,但是后来我们发现,荒兽、植物和修真时代完全不一样,它们天生就带有禁制,所以它们成为当下的主要材料。艾辉以前用过的草剑,就是剑茅所制。”

“它们天生的禁制,是元力能够激发的禁制,我们称之为元痕,意思是天地法则留下的痕迹。一个材料是不是有用,就看它有没有元痕。但是天生的元痕并不完善,有的是残缺,有的是畸形,天生完美的元痕,非常少见。所以这些材料的元痕,都需要制作者进一步的改善,这就是刺绣最大的作用!”

艾辉听得入神,心中有些恍然,难怪在绣坊看到那么多的剑啊什么的。

关于元痕,他在蛮荒的时候,也曾听元修大人们不时提起过。但是一直不太明白,直到今天楼兰的解释,心中的许多疑惑,才被解开。

他不由问:“刺绣可以改变元痕?”

“是的,尤其是植物类。一开始大家想着是不是通过画的方法来改变元痕,后来发现,这么办法不是太好。不管天痕是不是完美,只要是天痕,就会有其独特的元力场。它们自成一体,对其他富含元力的材料都会排斥。绘画的颜料,受到排斥,很难附着上面。说起来,这有个笑话,艾辉你要听吗?”

“楼兰还会讲笑话?”艾辉大吃一惊。

“看书看到的。”沙云里响起楼兰略得意的声音。

“你说。”

“以前草兵的炼制,药水绘图是最流行的方法。”

漫天的“钱”“钱”“钱”重新变成一蓬黄沙,一部分黄沙变成一个小人,另一部分黄沙变成一把小沙剑,小沙人埋首在剑身上画图。

艾辉的眼睛都直了,现场演绎么?

怎么感觉楼兰越来越聪明了?这是错觉吧!

“那个时候的水平还很落后,需要覆土浇刃,就是用独特的药水修复和改善好元痕之后,需要用湿润的黄泥巴覆盖整个剑身,再用富含金元力的银雾浆浇遍黄泥。所以呢,那个时候的元修上战场,身后必然跟着一辆战车,车上的摆着两个大坛子,一个坛子里面是黄泥浆,一个坛子里面银雾浆。”

黄沙忽然散开,重新变成一群小人拿着剑嗷嗷往前冲,一辆战车跟在后面,上面摆放着两个大坛子。

“遭遇荒兽的时候。”

嘭,一蓬黄沙变成一群荒兽,和小人碰撞。

“战斗很激烈,打着打着,咦,剑身的颜料掉了。士兵二话不说拔出另外一把草剑,挡住敌人的攻击。趁机把手中掉了药水的草剑,丢回车上。车上的药师一把接过草剑,在黄泥水里蘸一下,再往银雾浆里蘸一下,然后丢回去,接着喊,好了,下一位!”

黄沙很生动地演绎整个过程,战车上的小沙人,忙得团团转,小沙剑就在空中飞来飞去。

“然后,有一次,他们遇到了一大群荒兽。”

黄沙一变,变成很多荒兽,荒兽后面飞沙走石,声势赫赫。

艾辉看得津津有味,很活灵活现啊。

“战况很激烈。”

乒乒乓乓,双方大战,沙剑以更快的速度飞来飞去,战场上的小沙人忙得脚不沾地。

“结果,药师累死了。”

战车上的小沙人啪嗒一软,挂在车上。

艾辉拖着下巴看得正起劲,突然全都停住,不由下意识地问:“然后呢?”

“没有了。”楼兰嘭地恢复原形,歪着脑袋看着艾辉,有些奇怪吗:“不好笑吗?艾辉为什么不笑?”

艾辉老老实实道:“不是太好笑。”

楼兰有些意外:“楼兰还以为很好笑,书上说这是当年十大年度笑话。”

艾辉轻咳一声:“楼兰我们接着说刺绣。”

不会讲笑话的楼兰,才是正常的楼兰啊。艾辉注意到一个细节,楼兰的变形水平好像越来越厉害,这次变幻的这些小人,个个都惟妙惟肖。

艾辉想到的却是其他的事情,变形是沙偶一种比较常用的手段,也是比较有效的手段。几乎所有的沙偶都会变形,但是像楼兰这么出色的,却也不多见啊。如果用在战斗中,那威力一定很大。

楼兰的灵智程度真高,变形水平的高低,最考验的就是沙偶的灵智。

或许自己可以加强楼兰这方面的修炼?楼兰的灵智那么高,变形一定可以练得更厉害,那个时候光是凭借变形,都能够在战斗中发挥很大的作用。

这个念头在艾辉脑海中一闪而过,便消失不见。

艾辉觉得自己真是想太多,楼兰是生活类的沙偶,不要把他引向战场。战场那么残酷的地方,就连他自己,也未必能活着出来。

艾辉暗自提醒自己,这里已经不是蛮荒,自己已经开始了一种和过去三年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战斗不是生活的全部,起码对楼兰来说是这样的,会熬汤会打扫就可以了。

战斗还是交给自己这样已经习惯了杀戮的人吧。

艾辉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