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入巴士底

作者:辛老五书名:猎巫之王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11/12 16:34:05字数:8134

联邦历1691年8月30日。

当破晓之微光照入操练场的那一刻,覆盖着薄霜的大地缓缓苏醒,升腾而起的水汽令薄雾弥漫开来,令聚集在操场之上的诸多人影变得影绰起来。

被薄雾所隐藏在其内的少年们,面容都稍显稚嫩,即便是有些已经难以支撑,但目光却近乎是同样的坚定,彷如是一个模子刻印出来的。

这些少年们大多是刚满十四岁的样子,搭乘着全封闭的军车被从各区域的少训所运抵这里的,只是来了之后连行囊都没有被允许安置,就全都进入了这操练场,按照最为严苛的站姿保持着静默,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因此当黎明到来时,整个操练场上便犹如矗立着无数座沉寂的人形雕塑,只有微不可闻的呼吸之声以及从鼻腔中所呼出的淡淡白汽在缭绕、在升腾,表明这些少年们还都活着。

但随着时间的缓慢推移,黎明之旭日在变成了烈阳之后,环境温度骤然间开始了拔高,令处于谷底的这操练场上的一切,生硬而突兀的展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位于操练场正中央的那根高高竖起的旗杆左侧,站着身穿黑色制服的宪兵们,他们用冷漠的目光审视着,右手所持有的那根短棍,闪烁着冰冷的金属光泽。

旗杆的右侧,则是身穿白色制服的医护人员,他们静默的整理着急救所需要的药品和器械,可是那些被摞在一起的简易担架,令操练场上的气氛变得越加沉闷和凝重。

旗杆的正下方,站着个身穿洗的已经泛白的旧军服的光头军人,他目光垂视地面,面无表情,两米出头的身高,军服下臌胀凸起的肌肉块清晰可见,其右眼角到下颚的那条伤疤更是让整张脸尤为狰狞,令此人犹如是只择人而噬的疯狂野兽。

对于成为少年们所观察目标的光头军人,似乎对外界的一切都毫无察觉,但当他脚下的阴影不复存在时,抬起头来抿紧起了嘴,准备开始巡检。

但光头军人才刚刚准备抬腿,‘啪’的一声极微声响,突兀的打破了操练场上的宁静。

猛然转过脸的光头军人,找准了那声源的方向便大跨步的走了过去。

身体绷直、保持着规定军姿站在队列西南角落里的一个微胖少年,其低垂下来的目光所注视的军靴脚尖前方,有着刚刚从其鼻尖所滑落下去的汗珠,以及因为瞬间蓬起的浮土而令靴面上沾染到了丁点的浮灰。

光头军人沉重的脚步声,犹如是敲击在每个人心头的沉重鼓点,也令注意到靴面上那点浮尘的微胖少年有些无奈,就连站在其右侧那臂长有些惊人的精瘦少年,似乎也注意到了这微胖少年的情况,唇角翘起一副忍俊不已的样子。

片刻之后,准确的出现在微胖少年身前的光头军人停了下来,他看到了微胖少年靴面上的浮灰,微缩的眼瞳之中有着不加掩饰的冰冷,神情间的暴怒也令其身周的温度都降至了冰点。

骤然消失了的脚步声,也令操练场重新陷入了死寂,u无形的压力令人有着喘不过气来的沉重。

被光头军人所怒视着的微胖少年目光平视,神情虽然没有变化,可是脸色还是逐渐变得有些苍白,似乎对于中年教官的暴怒情绪毫无感应,但实际上他的目光中还是有着些着微涩的歉然,眉宇之间也存在着微不可察的懊恼。

取出一份名册开始查看的光头军人,找到这微胖少年的记录之后,其神情间显露出了些许的惊讶和愕然,眉心拧紧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上下仔细瞅着面前这微胖少年片刻,这才狠狠的瞪了微胖少年一眼转身回去,然后便冲着所有少年们开口说道。“欢迎来到‘巴士底’训练营,我是李正民士官长,你们的资深训练总教官!从现在开始,只有叫你们说话时,你们才能够开口!”

如此突兀而直白、不留任何情面的开场方式,自然令站了一整夜的少年们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之前还能够保持的昂扬情绪,也随之而产生了些变化。

可是李正民的话并没有说完,他深深吸了口气,眼神变得越加凶横起来。“如果你们这些娘娘腔、臭狗屎想要离开这里,如果你们想要熬过新兵训练、你们就要成为人间兵器!你们就要成为死亡大使,时刻去祈求着战斗的到来!”

近乎于羞辱的开场方式,令站在操练场上都自认为将会成为精英的少年们很难接受,即便是多年来在少训所接受的教育令大家依然保持着沉默,但隐隐的愤怒和明显的对立情绪,却是迅速产生且逐渐堆积。

用冰冷目光再一次的扫视着面前少年们的李正民士官长,显然并不在乎少年们情绪的变化,他扬起手里的那份名册话锋徒然一转。“但是!直到你们毕业那天的到来,你们全部都是些烂货!你们是全联邦最低等的生物,连当人类的资格都不具备!

不要以为你们在少训所拥有的‘真气’就已经令你们强大了,想要让你们体内的‘真气’成为你们所能够依赖的力量,你们就必须在这里接受刻苦的训练,否则在你们体内所循环的‘真气’永远都无法外放出来!

我真希望孕育出你们的那些试管,能够是些伪劣产品,这样可以让你们失去被繁衍出来的可能,少浪费些珍贵的粮食和资源!

记住!

你们什么都不是,你们只是一群没有组织的臭狗屎……”

回荡在少年们耳边的咆哮声似有魔力,每一个字都似乎能够进入脑海的深处,毫不留情的打击着少年们的信心,也摧毁着他们曾经所拥有的骄傲,更令某些心志不坚定者进而怀疑起自己的能力,进而对于在这里的未来充满了恐惧。

显然有着某些特殊嗜好的李正民士官长在羞辱众少年们的时候并没有心理负担,彷如现今的状况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李正民士官长并不吝于用最恶毒的语言来羞辱这些少年,他似乎是希望用自己凶横的目光让这些少年们牢记,用那毋庸置疑的训斥令这些少年们丧失信心,更希望从此之后这里的每一个少年,都能够对他怀有强烈的恐惧!

因此在喝骂、咆哮和羞辱完成之后,感觉到少年们情绪彻底低落下来的李正民士官长,这才翻开的那份名册,开始将面前的少年的名字和其本人的面孔进行对应,令名册上的一个个名字,逐渐变得鲜活起来。

必须保持着标准站姿的少年们,每一个都需要接受李正民士官长的羞辱,可是随着环境温度的迅速攀升,在烈日炙烤下的少年们无不汗流浃背、疲惫不堪,尤其是那些并不隶属于战斗编制的少年,更是很难承受来自于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摧残,不等李正民士官长的检阅过半,一些非战斗编制的少年就被医护人员拖走,进行现场救治。

之前摞起的担架被陆续使用,一些针剂被注射进入那些少年们体内,令他们快速苏醒而重返队列,但可以能够被救治而返回队伍的数量极少,这些非战斗编制的少年们大多陷入了虚脱,不得不被用担架抬走。

对于这样一幕出现的李正民士官长,情绪明显变得越加暴躁起来,令操练场上的气氛紧张的犹如是即将爆发的火山那般,沉闷而凝重。

似乎能够感觉到被压抑的对立情绪即将达到爆发的临界点,李正民士官长徒然拔高了声音咆哮了起来:“由于我会很严格,你们都不会喜欢我,我也不需要你们喜欢我!

不过你们越是讨厌我,学到的就越多!

我很凶!

不过我很公平!

在这里没有种类的偏见!我不会歧视你们的肤色,也不在乎你们的背景!

我不管你们是黄皮猴子还是黑鬼!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样蠢货,更不管你们是门阀世家还是财阀门徒,再或者说是所谓的‘原生种’!

在这里你们全都是平等的废物!你们这些臭狗屎听懂了没……”

无休止的羞辱,令队伍西南角落里的微胖少年烦躁起来,可是听到李正民士官长所说的‘原生种’的时候,他的眼瞳徒然亮了起来,原本平视的目光也转向了李正民士官长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