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营房内的沟通

作者:辛老五书名:猎巫之王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11/14 17:07:18字数:8604

营房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头。

算着时间知道自己在晚餐前抄不完十遍营规的石头,在众少年们进来前就收拾好了东西,依着床头半躺了下来。

一周没见,被教官们驱赶着迅速进了门的少年们有的冲着他点点头,而有的则是大呼小叫的冲向了盥洗室。

进来的少年们满身泥泞,衣领处的汗碱痕迹清晰可见,一个个虽然十分的疲惫,但精神显得很是放松,跟之前在广场上的表情截然不同。

营房的大门被从外面锁死,随着李教官脚步声的逐渐远去,数着人数的石头发现营房里的总人数不对。

他进来时原本就有着三个空置的床铺,而现在空置的床铺增加到了五个。

从盥洗室中传出来的水声之中,夹杂着少年们的交谈声,只是过于混杂听不清晰。

过了片刻,整理好个人卫生的少年们才陆续从盥洗室里出来。

相邻床那下铺的少年,在石头的询问时将这一周的训练营生活简要的说了一下,令石头明白他在被关小黑屋的期间,发生了什么。

跑步,就分为负重跑、障碍跑、变速跑。

体能的训练,则包括了游泳、潜水、攀岩、举重、投掷……

诸多种高强度的训练,完美的诠释了李正民士官长所秉持的训导守则: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大训练量!

以各个营房为单位的训练,还存在着彼此间竞争和对抗。

每个营房里的成绩不佳者,不但会令全队的成绩受到拖累,还会在完成每一天的训练之后,令全队随着一起接受惩罚!

说到这里的少年,神情间也显得略微有些不忍,他指着增加的那两张空置下来的床铺说。“无法接受这种训练强度的,很快就会沦为被排挤和羞辱的对象,甚至会成为泄愤的目标,训练营就是在逼着他们主动申请退出……”

说到最后这少年怔怔的望着那些空置的床铺,沉默许久神情显得有些迷茫,最终双手抱头声音越加的低沉起来。“我估计自己也快要撑不下去了,虽然我在第二十七少训所的毕业成绩是第三,可是到了这里似乎只能够勉强完成每天的训练,我难道真的无法成为战兵么……”

封闭起来的营房中,坐在石头床铺床沿上的少年迷茫的话语声逐渐低沉下去,那些聚拢过来的少年们也大多有着同样的迷茫,似乎对于他这样泄气的表现没有谁觉得意外,甚至站在其身后的一个少年还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肩膀,俯下身轻声劝慰着。

迷茫而带有着淡淡哀伤的气氛,在营房弥漫了开来,许久之后直起身来的少年才详细讲述起这段时间的训练细节,让石头对于这一周所进行的训练有了完整的概念。

天不亮时就会吹响起床号,十分钟内必须完成洗漱且衣装整齐出门列队。

早餐过后,进入训练营西侧的群山中,展开为期一天的野外训练。

超负荷的运动量,会令体能下降的幅度超乎想象,而午餐时所供给的食物,则是令许多人无法忍受的。

被学员们所抓回来的那些青蛙和蟑螂,甚至是一些样貌古怪的昆虫,都将会在现场丢进搅拌机里的变成了所谓的‘高等蛋白质’的糊状,然后被分发给每一个学员成为其午餐中的一部分。

下午进行的肺活量训练和测试,对于绝大多学员们来说则是噩梦!

下潜的深度跟时间,远远超出了少训所的标准,而之后所进入的肺活量测试,则是会令一些学员们进入溺水状态,那种需要直面死亡的恐惧记忆,甚至会令某些学员在夜间发出无意识的凄厉惨叫。

“生存训练每个人都经历过,可是这里的生存训练简直就是谋杀,谁也受不了啊……

麻木的神情,干涩的嗓音,少年那不带有情绪的讲述令他自己的身体都在不自觉的颤抖,也让石头感受到其压抑之中的恐惧,并且营房内的气氛也被压抑到了极点,有那承受不住的少年捂着嘴冲进了盥洗室,而有人则是红了双眼,更多的则转过了身不忍再听。

靠在床头的石头,眉心越拧越紧。

在他被关的这一周里训练营所使用的训练方式,竟是如此!

超强度的体能训练,即便是咬着牙都应该可以坚持下来的。

食物方面的恶心,也是能够克服的。

但要是需要承受下一刻就会溺毙,那想必一定会相当之艰难。

营房里静了下来,聚集起来的少年们情绪低落且消沉,门旁一个双手抱胸的少年听了许久这时才靠了过来,神情间有着羡慕的开口道。“这样的训练据说只是这一周,早知道我会像你一样去惹点事被关禁闭的……”

“你怎么知道只有一周的?”

“柯鹏鹍的手下说的,他们知道了日程安排……”

柯姓少年的名字似乎存在着某种潜在的影响力,围聚在床边的少年们表情出现了变化,一个个迅速站起离开,返回了各自的床位。

倚在床边的这少年,体格略有些单薄,脸上却是带着莫名的笑意,他介绍说自己名为承望,但一般都会叫称呼他为泥鳅,他对于石头那天夜里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简直是佩服到了极点。

不太记得这张面孔的石头在他客套完之后,才将话题转回。“有关柯鹏鹍的这些情况,你是怎么知道的?”

“柯鹏鹍还没有回来,但他的手下叫做修文的,也就是那绰号为花蛇的管理下,目前已经取得了三个营房的管理权,只要愿意接受他们的管理和安排,那么就可以获得各方面的消息,这样就可以在训练前进行适当的准备……”

泥鳅的讲述,让石头大概猜到了些原因,只不过关于营房‘管理权’他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泥鳅也没有卖关子,他随后的解释让石头知晓,原来那绰号为花蛇的少年是柯鹏鹍一系的老二,绰号是榔头的少年则是那一系中最强的打手,虽然榔头还没有能够归营,但花蛇已经开始了提前的布置,并且见到了初步的成效。

泥鳅在讲述中没有任何隐瞒的试图,他坦然的告诉石头,他已经代表这间营房内的一些人接受了花蛇的拉拢,虽然他本人还没有下定决心去投靠,但为了同营房的伙伴们他不得不这样,而且花蛇将这些消息透漏出来的条件,就是他仅仅需要在石头回营的时候,将一些话给带到。

说清楚了前因后果后,见石头并没有表现出反感,松了口气的泥鳅才压低了声音继续。“石头,他们知道你会今天会归营,花蛇说只要你交出手中剩余的强化液,那么之前的事情甚至可以一笔勾销,但如果你不同意,那么等柯鹏鹍回营之后,他们一定会让你无法在营房里立足的……”

“难道说训练营会无视这样的对抗?”

“巴士底训练营的真实目的,就是要将最优秀的战兵选拔出来,为此每一届都会有不少的‘非正常死亡’指标,柯鹏鹍的人不但多而且非常团结,像我这样势单力薄的学员想要熬到毕业,那就只能寻求他们的保护,不然就只能是申请退出战兵的培训了……”

泥鳅有些无奈的回答,让石头陷入了沉思。

一对三,他无所谓,迎上去打就是了。

一对三十,那他只能是避其锋芒,寻找机会个个击破。

但要是让他一个人去面对整个训练营,在目前这样的封闭环境下,那最终的结果一定是他会获得一个死亡指标。

别说是去面对所有人了,就算只需要面对那三个已经接受柯鹏鹍手下管理的营房,石头也没有觉得自己有获胜的希望。

眼前这少年显然不具备坚定的立场,他是属于那种谁强就会主动去投靠的类型,让他打听点消息还有可能,但要是寄希望于这样的人在冲突爆发时成为自己的助力,那结果一定是会非常的失望。

想明白的石头扬起脸,观察着泥鳅的神情片刻开了口。“难道除了退出和认栽,就没有其他的办法?”

倚在床边的泥鳅叹了口气,咬着嘴唇思索了很久才苦笑着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