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怒战 下

作者:辛老五书名:猎巫之王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11/22 11:14:00字数:9140

左手腕部被一根弩箭扎穿,痛彻心扉的石头彻底被激怒了。

踩在那盒子上的左脚狠狠的一碾,右脚在其身侧墙壁上用力一蹬,整个身体翻转后近乎是横着跃起,令从床底下射出来的那第二道寒光贴着其胸口扎进了隔墙,凌空扑下的石头抡起他的右臂砸在了那张床铺之上。

垫着被褥的木质床板被蛮力瞬间破开,床板两头翘起的同时石头的右肘向下准确的击中了那藏在床下少年的胸口,随着那胸骨断裂的爆响之声,躲在床下的少年不由得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剧痛之下将手中那折弩砸向了石头的脑袋。

近在咫尺,头一偏想要避让的石头没有能够躲开,那尺许长短的折弩砸在了他的额角,鲜血瞬间涌出遮挡住了他的左眼的视线。

怒极的石头索性闭上了左眼,通过感觉右手成拳顺势上抬猛击,已然遭受了重创的那少年下颌被连续的击中,惨叫声很快便戛然而止,只是从其口中所喷出的鲜血还是淋了石头满头满脸。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持折弩的偷袭者击溃的石头重新站起,随着其手背在脸上抹了一把之后,满面鲜血的石头在夜灯昏暗晕光下只剩下那双眼睛闪烁着寒光!

而呆立在原地的花蛇,才可因为看到了被石头用脚所碾碎盒子里渗出了少许的液体,骇然之下脸色煞白神无比的辈份和暴怒!

竟然被碾碎了!

这混蛋竟然敢将3型强化液给毁了!

失败了!

彻底失败了!

筹划了整整一周的行动,竟然最终沦为这样的结果,怒火中烧的花蛇抡起手中水管便砸向了瘦猴的另外一条腿,暴怒之下也大声的呼吼道。“一起上!废了这混蛋!”

咔嚓一声,瘦猴的左腿被打断,因剧痛而苏醒过来的瘦猴立刻发出了惨叫,但双腿被砸断的痛楚很快就令他再次陷入了昏迷。

无需再钳制瘦猴的两个少年,立刻便扑向了石头。

之前守在四号营房隔墙处的两个少年,早就已经悄悄的凑近过来,花蛇的命令也让他们立刻冲了过去,攻向了刚站起身来的石头。

左肩遭受过榔头的重击,左手腕部被短弩扎穿的石头目睹了瘦猴双腿被桥断的全过程,但他此刻的双眼竟是恢复了清明,当身后拳风袭来时他弯腰伏低身体,让过身后少年那一拳后便右脚在床边重重的一蹬便向后疾退,团身撞在身后少年的怀中时,右手肘部这才向后猛击!

被石头右肘击中了小腹的少年痛呼出声,紧跟着随手抓起一根掉落在地的床腿的石头,这才扭转回转过来,他一脚将被痛的倒吸凉气的那少年踢开,抡起手中的床腿便砸向了向着他面门直击过来的拳头。

啪的一声!

拳头被床腿狠狠击中的少年发出了啊的一声惊叫,剧痛之下身体也踉跄着向着石头的方向撞去,但一击奏效的石头并没有停止攻击,他抡起床腿便砸中了这少年的颈部,令其当即便陷入昏迷一声不吭的倒在了地上。

钳制瘦猴的那两个拎着水管的少年,此刻已经扑到了石头的面前,冲在最前面的少年将手中水管挥舞的密不透风,摆出强硬的态势想要逼迫石头向后退去。

被彻底激怒的石头此时怒意上涌,他的腰部如同是徒然被折断了一般令整个身体向后仰去,让过了那水管的时候右脚却是徒然向前跺去,重重的踹在这少年的髌骨之上,随着那咔嚓一声这少年便惨嚎着被踹飞!

而随着一起冲上来的少年当即便慌了神,他止住冲势想要后退,可是右手在地上一撑跃起的石头却是用左膝撞在了其下颌,庞大的力量令这少年身体倒翻砸在了旁边一张床铺上。

片刻间便倒下了四个,三号营房里那些之前还躺在床上的少年们唯恐遭受殃及而开始了逃离,这令拎着水管从侧面冲向石头的花蛇被挡了一下,他眼前一花心知情况不妥,刚准备后撤却是发现石头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心知不是石头对手的花蛇此刻也知道没有了退路,发了狠之下便将手中那水管平端着捅向石头的心口,左手肘部有些怪异的向上微微一挑的同时,口中狂呼。“我要废了你!”

保持着清醒和冷静的石头侧身让过那水管,右手抡起的床腿准确的击中了花蛇的左肩。

咔嚓一声!

左肩一沉的花蛇惨呼起来,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向后仰倒,而石头手里的那根床腿,在这接二连三的攻击中已经碎裂了开来,半截飞了出去。

但石头虽然让掉了那水管的戳击,但花蛇抬臂的瞬间一道寒光便从他的袖口钻了出来,闪电般的扎向了石头的左胸口,令察觉到手里一轻床腿碎掉了的石头在丢掉那半截床腿之后,这才感觉到了心口的剧痛。

愕然低下头的石头,看到的只是那没有能够完全扎进去的一根弩箭的尾翼,揪心的痛楚以及源自于体内的空虚之感,令他有了那么一刹那的恍惚!

被砸到的花蛇看到了这一幕,心中一喜立刻便挣扎着爬了起来,而清醒过来的石头却是彻底发了狂,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用负伤的左臂将花蛇的脖颈一勾,抬起的右膝狠狠的撞在了花蛇的腹部,令他双脚离地被瞬间撞的跳起来!

石头的右手攥紧,在花蛇的左脸颊狠狠的砸了一拳之后,脖颈发出了‘咔’一声响的花蛇脑袋猛地扭转到一侧,左臂有着严重伤势的石头再也无法勾住花蛇的脖颈,但他立刻便跟了上去,不等花蛇的身体落地,攥紧的右拳便不断的砸向了花蛇的左侧脸颊!

全力挥出的拳头,产生了令人惊讶的横击力道,这让连续遭受攻击的花蛇惨叫着摔了出去,只不过跟上去的石头的视线都已经模糊了,他左右脚轮番的踹出,不断的跺在花蛇的身体上,将倒地之后便再也无法爬起的花蛇一路踢到了营房的侧窗之旁,这才俯身揪着他的后脖颈将其脑袋撞向了窗户。

嘭!

哗啦……

撞断了一个窗格之后,肩膀被卡在了窗户上的花蛇此时早已经没有了声息,窗户上那些碎裂的玻璃碴,也令花蛇的头颅被鲜血所彻底覆盖。

随着李正民一起靠近了三号营房的贾泰熙,此时刚好走到了这扇窗户之旁,一颗血糊糊的脑袋如此突兀的从窗户里探出来出现在她的面前,骇然之下贾泰熙不由得失声尖叫了起来,慌不叠的想要远离这扇窗户,结果脚下一扭立足不稳,竟是当场便跌倒在地。

听到窗外那尖叫声的石头,因为窗帘的遮挡并没有看到外面的情况,强烈的眩晕感令他已经有些脱了力,但他还是竭力的揪着花蛇的后脖颈将其拽回营房,想要将他的脑袋对准那残破的窗户!

可是撞破营门冲进来的李正民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大怒,站在门口便冲着石头暴喝了一声!

单手拎着花蛇的石头只觉得双耳嗡嗡作响,身体似乎在那一瞬间就不再能够受到他自己的控制,竟彷如是脱了力那般拽着花蛇一起倒了下去。

尖锐的警哨声这才在营房外响起,几步间冲到窗户旁的李正民俯下身看到的便是石头那发红的眼瞳,以及他因为过于用力揪住花蛇脖颈而显得极其苍白的手指。

左肩塌了下来,四肢不自然扭曲着的花蛇形状极惨,浑身上下的血渍令他犹如是个血葫芦一般,连番遭受的攻击令他已经没有了呼吸。

将拇指按在其脖颈的李正民没有察觉到其脉搏的存在,大怒之下一巴掌便拍落了石头揪着花蛇后颈衣领的右手,将停止了心跳的花蛇拽了出来。

看到了营舍两端被砸烂的隔墙,注意到从二号营房那边扛着榔头正准备过来的几个少年,更看到靠近盥洗室双腿不自然扭曲着的少年瘦猴,以及地上那些满身鲜血还在哀嚎痛呼受伤少年的李正民,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这么年以来,还从未有过如此程度的营房内冲突!

收到消息仅比李正民慢了一步冲进营房里的宪兵头子钱国林,面对着如此混乱的场面也是大惊失色,但多年来的宪兵本能令他在察觉到李正民的双眼都红了起来,当即便呼吼了起来。“所有人都留在原地不许动!否则格杀勿论……”

鱼贯而入的宪兵们,攥紧了手中的惩棍开始抓人。

之前被花蛇惨状所吓坏了的贾泰熙,等看清楚被抬出来营房的花蛇那惨状后,当场便狂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