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巫之王 第三十四章定论(三更献上推荐票在哪里))

作者:辛老五书名:猎巫之王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6/02/17 19:42:32字数:3025
  被浸泡在医疗舱内的石头,于两天后苏醒了过来。

  他并不知道,在观察员贾泰熙的强烈要求之下自己被降低了危险等级,这样才得以被送进了普通病房,进行休养和康复。

  因为整个事件的过程和结果已经被调查清楚,所以三号营房双腿被打断了双腿、同样需要休养的瘦猴宏国,也就按照贾泰熙的安排,被送过来成为了石头的病友。

  而得知贾泰熙接受了条件愿意留在巴士底训练营进行调查,所以李正民考虑到贾泰熙的自保能力有些偏弱,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要求宪兵队继续派人对病房进行监管,这也就让石头所在的病房处于被严密的监视之中。

  待在病房里的石头,自然不知道他所在的病房被二十四小时监控,他在苏醒后看到了病房里另一张床上的瘦猴,这让他很是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虽然瘦猴成为了他的病友,但二人之间却是有着一道透明的隔音墙,令二者之间在平时无法对话进行沟通,只能是在护士换药、医生查房的时候冒着被训斥的危险短暂的交流那么几句,大致知晓了对方的伤势,以及恢复的状况。

  得益于联邦医疗的发达,即便是身处距离联邦主星极为偏远的这一个矿星,医疗条件还算是相当的完备。

  但是,那场发生在营房内的事件并没有能够迅速定性,相关的调查和结论也都被李正民以‘安全’为由进行了适当的掩饰和处理,因此绝大部分训练营的工作人员,都不清楚这一次突发事件的真实情况。

  由此,还躺在高危医护室里处于昏迷之中的少年修文,因为其负伤之惨重而博得了不少医护人员的同情和可怜,导致医护区的见习护士们对石头产生了恐惧,即便是在换药的时候,都会要求监管的宪兵陪护着才敢进入他的病房,这也就令心性敏感的石头感受到了区别的待遇,并且对于事件处置的结果有些不安。

  但真正令石头不解的,还是他在苏醒后没有任何人对他进行询问,就连相邻病床上的瘦猴,也没有谁过来询问,那天夜里营房内发生了些什么。

  双腿被打了石膏躺在病床上的瘦猴,虽然年纪还小但性格却是大大咧咧的,对于这样的现状倒是没有任何的想法,反倒是对于那些年轻漂亮的见习护士,产生了异乎寻常的兴趣,习惯性的口花花也没个遮掩,倒是令他很快就跟换药的见习护士们熟稔了起来。

  最终竟然变成了每一次换药的时候,躺在旁边的石头都能够听到见习护士们羞恼的呵斥和娇嗔,让躺在还无法动弹的石头也会觉得很是有些难为情而面红耳赤,对瘦猴这个家伙既是有些愤怒,但却是又有点隐隐的羡慕。

  接受了李正民那些条件的贾泰熙,在这段时间里并没有经常性的出现在病房,但她也并没有闲着。

  全程参与了营房事件调查的贾泰熙,对于这一次突发事件的理解程度,仅次于训练营里的李正民士官长、宋志昊参谋长以及宪兵头子钱国林。

  当然,对于她即将需要进行调查的目标少年,她要求监管病房的宪兵在执勤时认真记录,并且还会每天去调阅石头的病例,检查他的康复记录,认真的进行着统计和分析。

  事件便这样过了一周,随着瘦猴伤势的逐渐恢复,腿骨愈合时产生的麻痒,令他忍不住会发出些怪声,令让整个病房里都不再能够安静。

  而到了营房事件发生的第九天,徒然出现在病房外的贾泰熙便要求撤除那道隔音墙,走进病房后首先听到的便是瘦猴的那种怪叫之声,看到了正努力活动着左手腕、松动着左肩进行康复训练的石头。

  随着贾泰熙一起进来的,是宪兵头子钱国林,他瞪了瘦猴一眼之后,便令瘦猴赶紧捂住嘴不敢再出声。

  “现在对你们宣布营房事件的处理结果,如果有异议可以现在就提出申诉……”

  钱国林说到这里,抬起眼来瞅了瞅石头跟瘦猴,跟着便用刻板的声音补充道。“但我也有可能会将拒接任何类型和性质的申诉,所以如果没有异议的话,那么久将所有的废话都给我塞回肚子里去,烂了、臭了、发酵了,也都不允许吐出来!否则我将会亲自将你们抓住,丢进小黑屋关上半年的禁闭!”

  斜倚在病床上倾听着的石头跟瘦猴,听到这话不由得神情变得古怪,而板着脸的贾泰熙更是差点憋不住,赶紧转过脸捂住嘴用干咳来进行掩饰。

  “宏国,受害者之一。巴士底训练营对于没有能够给予你应有的保护而向你表示慰问,你伤愈后将会增加三周的药剂配给,并且额外拥有一次自由调营的机会……

  石头,受害者之一。本应该享有等同于三号营房少年宏国的补偿待遇,因为你处置不当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所以最终决定扣除你应得的补偿,但免于其他形式上的处罚,并且需要接受心理辅导,以确认是否有继续留下来的意义……

  扬威,幕后策划和首要执行者。扣除两个月的药剂配给,三十鞭的处罚待其颅骨愈合后执行,并视其态度绝对是否关禁闭四周……

  修文,协助者之一。因重伤未愈,扣除两周的药剂配给,伤愈后根据其表现来决定,是否被关禁闭两周……”

  所有离开营房的少年,都似乎是遭受到了或轻或重的惩罚,可是遭受攻击并且因此而负伤的石头却仅仅落了个不奖不惩的待遇,这令自信没有任何过错存在的瘦猴越听越怒,虽然无法坐起身来但却是攥紧了拳头,很是不忿。

  而石头则是在钱国林宣布的过程中神情淡然,即便是听到最后也毫无异样,反倒是在瘦猴激动之下令那病床发出声响的时候,转过脸瞪了他一眼。

  当钱国林将手中那份文件合上时,依然没有能够听到有关柯鹏鹍处罚的瘦猴实在是忍不住了,他愤慨的捶打着病床质问起了缘由。

  斜着眼瞅着瘦猴一眼的钱国林,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柯鹏鹍一直待在高危救护室,有证据表明营房时间发生时他正在医疗舱中,所以不可能出现在营房里参与此事,并且也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表明他跟此次营房事件有关。如果你执意进行投诉,调查被核实之后诬陷者将遭受到重惩,你确定需要现在进行举报?”

  说话间将手中文件夹打开的钱国林,取出一支笔似乎准备开始记录。

  已经知晓事件处置结果的贾泰熙,站在一旁发现石头在对瘦猴做着手势,恼怒至极的瘦猴似有不甘,但还是很快就耷拉下了脑袋出声道。“报告长官,我不准备举报了……”

  啪的一声,极为干脆利落的将手中那文件夹合上了的钱国林,当即便开口道。“很好!营房事件的处置结论属于巴士底训练营的三等机密,三年内如果从你们嘴里将此事透漏出去,我将对你们进行逮捕,并加以严苛的惩处……”

  迅速离开了病房的钱国林,没有在意背对着他的瘦猴那悄悄竖起的中指,而留在病房里的贾泰熙,却是为钱国林所摆出的那副公事公办的恶劣态度所震惊不已。

  只是等钱国林将病房的门关闭之后,她这才想起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找本站搜索"顶点小说208xs",或请记住本站网址:www.208xs.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