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病房内的沟通

作者:辛老五书名:猎巫之王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11/24 11:13:50字数:6930

被见习护士推去紫外线照射室的瘦猴,让病房里变得安静了下来。

坐在床边的贾泰熙,平静的注视着斜倚在床上的石头,想着该如何开始。

被贾泰熙目光注视的有些心里开始发毛的石头,见贾泰熙似乎没有先开口的可能,想了想问道。“请问长官,您就是我未来的心理辅导官?”

“不错,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你将接受心理方面的辅导和纠正,凶戾的心性和血腥的手段,并不一定适合解决某些突发事件,应该是可以有其他的选择……”

板起脸的贾泰熙,用很是严肃的口吻在讲述着,她想要营造出一种压抑的气氛,令躺在床上身体即将康复的少年感受到压力,并且能够因此而令其有所被触动。

“榔头扬威是替罪羊,花蛇修文是计划完善者和督促者,柯鹏鹍才是真正的幕后人物,是不是因为他的身份令他拥有着某些特权?可以肆意践踏联邦的法治?”

石头所说出来的内容,令贾泰熙不由的有些沮丧,因为这显然代表他没有受到自己想要刻意营造出来的气氛的影响,反而是通过变换话题的方式,让自己处于了被动。

关于‘营内事件’的详细状况,贾泰熙自然是清楚的,对于眼前这位当事人而言,有些内幕也是无可避免需要在以后的相处中会被涉及到,因此迅速从沮丧心情中摆脱出来的贾泰熙便准备换一种方式对这少年施加影响。“事件的结论已经出来了,也已经被训练营定了性。刚才钱长官在场的时候你并没有提出申诉,并且还主动制止了宏国的申诉行为,显然这代表着你已经接受了既成的事实,那么现在你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被贾泰熙那犀利的目光注视的有些不安,因此不愿意跟贾泰熙继续对视下去的石头侧过身,用右手将病床完全放平躺后便望着旁边那空荡荡的床铺,这才淡淡的开口道。“没什么目的啊,事件的本来就不是我先引起的,对方非要纠缠我也只好接着呀……但我还是会对联邦所宣扬的‘平等和公正’产生失望,进而对公民权的定义都开始有些怀疑了……”

“这不应该吧!联邦目前执政的方针还是有着延续性的,虽然不能排除在某些社会角落会存在着些阴暗面,但也不能就由此而怀疑联邦的政策和制度……”

对于少年石头的怀疑论调不能认同的贾泰熙,开始在自己所熟悉的领域中开始了解释,身为联邦监察局下属的观察员,类似于这样的问题可是有着近乎于标准的答案,能够让她进行无脑式的回答和解释的。

侧着脸的石头察觉到贾泰熙在竭力的辩解和试图说服他,其论调和观点没有一点新意,这令他不由得有些隐隐的失望。

因为在他的想法里,这个来自于联邦主星的观察员,应该能够提出一些不同于他在少训所接受的那些理论,可是现在来看其所持有的论调没有什么特殊,因此嘴角不由得微微翘起,竟是感觉到了一种徒然袭来的困意。

“……综上所述,联邦制度下的少训所和训练营,都是已经被证明适合于联邦发展和壮大的基础机构,虽然人心是无法控制的,可是制度能够尽量减少不公平和不公正事件的出现和发生的概率,因此之前你的怀疑实在是大可不必。

否则你将会屈服于存在于内心深处的本心之劣性,导致怀疑的加深和加重,甚至造成心理上的扭曲和偏离,直至因此而怀疑联邦的一切,在成年之前给自己徒增些烦恼……”

滔滔不绝的将有关怀疑和信念的问题阐述清楚,徒然察觉到躺在床上的石头气息变得微弱的贾泰熙一愣,站起身来这才发现,侧躺着的石头竟然已经睡着,嘴角噙着的那一抹笑意便犹如是锐利的钻心武器,将她心中刚刚感觉到的自豪和骄傲,绞的粉碎!

站在床旁觉得自己被气的都要窒息了,贾泰熙的双眼越瞪越大,攥紧的拳头非常想狠狠的砸上去,然后揪着少年的衣领将他拽起来,大声的喝问他,怎么可以这样的对待自己的辛苦付出!

我已经很辛苦的在为你解释联邦的制度,甚至还引用了联邦高等学府那些大师们的最新观点,难道我那么辛苦的阐述,对你而言就是催眠曲么!

在心中咆哮起来的贾泰熙,觉得自己忍无可忍了!

匮怒之下,她扫视着病房里的一切,可是因为这间病房本身的特殊性,再加上床上的少年还被下了一个‘具有严重暴力倾向、且无法判断其是否具有着自残可能’的定义,所以除了床头柜上那用塑料软杯盛着的清水之外,就连病房里的椅子都是被焊死在地板上的!

除了她身上所携带的那些零碎之物以外,她除非将少年床铺上的寝具视为武器,否则她是找不到任何可以被作为‘武器’的东西。

处于爆发临界点的贾泰熙,心口发堵眼前也是一阵阵的发黑,她觉得自己快要被气死了。

就在她紧咬着下唇,绞尽脑汁的试图想出适合于解决当前状况的对策时,病房的大门被从外面顶开,将少年宏国推走去进行紫外线照射的那见习护士,推着少年宏国返回了病房,她见贾泰熙攥着双拳面带煞气,不由得很是稀奇,随意的开口道。

“长官,他还没有醒过来吗?我记得之前特意按照医疗官的要求,将给他注射的剂量分成了两份的……”

“什么?他被注射了镇静剂?”

贾泰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质问,那见习护士被吓的有些畏怯,赶紧回答道。“报告长官!是的。按照要求当宏国被送往紫外线室之前,是需要给他注射一定剂量镇静剂的,但刚才注意到您跟钱长官有事宣布,所以我将注射的剂量减半,这样能够令他保持入睡的时间被推后,这项规定也是是医疗官昨天才下达的治疗要求……”

听到这里的贾泰熙愣了,赶紧将挂在床边的那治疗记录翻开,快速翻到了末尾看到了那相关的记录。

天呐!

竟然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就钻进去的贾泰熙,不由得羞愧难当。

身为一名联邦监察局的观察员,‘细致’这项要求可是一进局里就开始被每天强调的,可是她还是犯下了如此低级的错误,这可怎么办?

没有留意到贾泰熙的情绪变化的见习护士,将少年宏国挪回到床上后便转过身来,翻开石头的眼睑、又摸了摸他的脉搏,查完体温这才将被贾泰熙攥在手里的那医疗记录本讨要了过去,进行记录。

随着那见习护士的离开,手足无措的贾泰熙也就被留在了病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