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同归于尽

作者:辛老五书名:猎巫之王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12/05 11:05:44字数:9726

装填了爆裂弹的狙击枪在发射之后,见那处岩缝入口被一枪轰的乱石迸飞的米莉亚,也看着多姆随后的一跃而入,心想这家伙进入的时机到时选的是极好的,所以她也就任由自己犹如是片羽毛般缓缓的向下落去,心想躲在里面那打伤自己的小子,这一次算是死定了。

可是当米莉亚听到了在那岩缝内所传出来的枪声后,她的眼瞳不禁骤然一缩,而紧跟着多姆所发出的近乎是歇斯底里的惨叫声,更是令她惊诧莫名!

最初那两声清脆的枪响,米莉亚并不在意,就算是含铂的子弹击中了多姆,只要不是一枪击中了他的血核,那么他顶多便是受点伤而已。

可是紧跟在后面的那一声沉闷的嘭声,却是令她感受到了近乎于绝望般恐惧,以至于她在落地时一个趔趄,扭了脚踝竟是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瞪大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被轰塌小半的岩缝入口,源自于记忆之中的强烈恐惧令米莉亚只觉得浑身发软,因为那沉闷的枪声绝对是属于钛铂弹被发射时才会产生的声响!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啊!

那小子的枪里怎么会有钛铂弹!

刚刚晋级为普通的血族,如果被钛铂弹击中那几乎是没有可能存活的!

想到这里的米莉亚心中只剩下极度的恐惧,再也不敢有片刻的耽搁,翻身爬起便冲向了被丢在岩壁下方的柯鹏鹍。

在她脑海之中,现在只剩下一个念头。

那就是马上解决掉任务目标,然后立刻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跟自己一起执行任务的多姆?

管他死活呀!

狙击枪被斜背在了身后,米莉亚眼中只剩下那十数米开外的柯鹏鹍,手中的锋锐小刀已经在握,轻身跃起的她只需要凑上去轻轻的在那小子的脖子上一抹,她便可以立刻远遁去领取那丰厚的酬劳了。

可是就在她挥出的小刀即将触及那少年的后颈时,米莉亚徒然心中产生了骇然的心悸,她愕然看到那蜷缩在地上的少年竟是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心中骇然的米莉亚被这莫名其妙的诡异现象所吓到,她身不由己的发出了一声尖叫,仅存的本能令她手腕翻转,猛然间从腋下挥刀向身后捅去。

但一只手却闪电般的捏住了她持刀的手腕,米莉亚清晰的听到自己的腕部骨骼发出着咔咔咔的声响,竟是在瞬息间自己的手腕便被捏碎!

剧烈的痛疼令她无比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之下,不但被人从身后揪住了她的后脖领,而且她的身体也犹如是被无数根绳索死死捆住了一般,在凌空飞起之后只能是以面部向下的方式,被重重的砸了上去!

嘭!

巨大的力量令撞击点出现了一个人形的凹陷,龟裂开来的泥土迸溅飞起,烟尘瞬间便扬撒了开来,令侧脸着地的米莉亚觉得自己都眼花了,因为她不但看到了完整的鼻翼,并且伴随着浓重血腥味道的扩散,她的眼前迅速蔓延开了的猩红色血水。

将米莉亚拽离柯鹏鹍的那只手的主人,见此却是还不解恨,抬起腿来便是一脚重重的跺在米莉亚的右肩,伴随着肩骨碎裂的瘆人声响,他俯下身子怒吼起来。“娘希匹的!竟然敢来巴士底搞事!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吗!”

正站在悬崖边缘向下张望着的宪兵队长钱国林,目睹了这一幕,将那男子还准备出手,不由得又气又恼的赶紧呼吼了起来。“李正民!住手啊!千万别将她搞死了!我需要的是活口!活口!这一切都需要活口来进行解释!不然报告由你去写!”

抡起的拳头抖了抖,扬起脸来的李正民士官长虽然还处于狂怒之中,但钱国林最后那句话的威胁还是让他清醒了一些,仰望着站在悬崖边缘探出个脑袋来的钱国林怒道。“你们宪兵队是怎么监督的!竟然能让血族杀到这里来,你们平时都是吃屎的啊!”

被爆骂的钱国林黑着脸却是也知道自己的责任无可推卸,现今只要先保住一个活口比什么都重要,他可不想在李正民暴怒的时候再去招惹他,因为挥手令几个属下放下绳子下去抓人,然后这才转过脸冲着下面的李正民喊道。“应该还有一个血族,你再帮忙找找啊……”

解除了米莉亚身上所有武器的李正民,懒得去理会钱国林的交代,他等宪兵队人下来将米莉亚用镣铐锁死之后,这才瞪大了双眼四处观望。

他收到消息之后便立刻赶了过来,正式因为听到那狙击枪的枪声这才能够赶到了这里,刚巧看到了那扛着狙击枪的血族正准备杀害一个学员,于是他从悬崖上一跃而下立刻释放出了他的觉醒之力,这才解救了那学员并将那血族一举擒获。

只不过让他继续寻找另外一个血族的踪影,对于李正民来说可就有些困难了,只不过现今宪兵队跟驻营士兵都已经开始了搜索,想必只要那血族还没有逃远,一定是能够抓到的。

想到这里心中稍安的李正民士官长便扬起脸来冲着钱国林怒骂了几句,然后他便准备攀上悬崖找个制高点,等待着那剩下的血族自动现身,又或者是被搜索队伍逼出来。

一跃而起便攀上了岩壁,正准备继续向上攀爬的李正民士官长徒然转过脸,原来之前被米莉亚狙击枪所击中的那一处岩缝,此刻一侧的岩石因为松动而徒然出现了坍塌,随着大量碎石的向下掉落,原本不太容易被人所注意到的岩缝内部竟是彻底暴漏了出来。

虽然对于这片区域不是非常的熟悉,但听到枪响才赶过来的李正民又哪里会放过这样的异常,在岩壁上便如履平地一般的行走,十数步便出现在了岩缝的入口。

习惯性的谨慎令李正民没有直接冲进去,他将耳朵贴在岩壁上片刻,这才保持着警觉侧着身子钻了进去。

需要负责全局统筹的钱国林,在上面自然是看到了这一幕,他见李正民钻进去之后许久都出来,心想是不是李正民已经发现了什么状况,因此有了期待的钱国林也便令他的勤务兵发布讯号,扩大搜索的范围,务必要将失踪的少年们和那失联的宪兵找到。

果然,片刻之后李正民便从那岩洞中钻了出来,冲着上面的钱国林呼喊道。“那血族死在里面了!你立刻通知穆致远派人过来检查,你也下来看一下……”

李正民的话没有说清楚,这让钱国林不由得很是奇怪。

只不过他可没有李正民那般的能力,所以虽然惊讶但也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继续发布完命令之后,这才赶紧让他的勤务兵弄了根绳子将他垂下去,等靠近那岩缝入口时便被站在那里等的不耐烦的李正民一把揪了进去。

一盏野外战术灯被安置在岩洞里端,一眼便看到了多姆的钱国林不由得一愣。

整个岩洞内血腥之味浓郁的令人作呕,但那血族彷如是具风干的尸体躯体,头颅怪异的后仰且偏向外侧,似乎是在闪躲着什么,皮肤似乎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包裹在已经没有任何肌肉存在的粗大骨骼之上。

钱国林正待走去过细看,见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那血族身上的李正民急了,拽着他靠近过去的压低了声音说道。“这岩洞里似乎有些不对头!难道你没有察觉到这里有着古怪吗?”

“古怪?”转过脸来的钱国林见李正民脸色发青,正想嘲弄几句却见他似乎不是在开玩笑,这才警醒起来仔细感受这岩洞里的一切,只不过这里面除了那浓郁的令人作呕的血腥之味以外,他没有察觉到任何的不妥,转过脸来奇怪道。“正民,你察觉到了什么?”

之前那被窥视的感觉已经极淡的李正民皱着眉,环顾四周之前那种毛骨悚然的被窥视感竟是已经消失,便转过脸指着那干尸般的血族说道。“这家伙是中了一枚钛铂弹死掉的,我让你下来的目的是看看里面被挤着的那小子……”

见李正民恢复了正常的钱国林转脸一看,这才发现被血族身体所挤在最里面的是一个训练营的学员,其脸部朝下紧贴在那血族的肩膀,能够看到的小半个身子上全都是些紫黑色的血污,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死亡。

“同归于尽?那可有点可惜了……”

说着话的钱国林便伸手进去按住了那学员的脖颈,只是他刚刚触及那学员脖颈的皮肤,钱国林的脸色便立刻大变,按在上面的手指犹如是被烫伤了一般立刻缩了回来,愕然惊呼道。“被咬了?”

“很像,如果真被咬了就可惜啊……”

神情间有着遗憾的李正民,说完便摇了摇头,他真的很想将自己刚才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告诉钱国林,但挣扎了许久觉得如果自己告诉他自己觉得这岩洞里有鬼,那么事后一定是会被这家伙笑话的。

因此还是决定将之前那毛骨悚然的被窥视感的情况藏在了心底,转身走出去的李正民士官长,便站在那岩缝入口冲着上面怒吼了起来。“娘希匹的!穆致远那怂货怎么还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