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牛刀小试(求推收)

作者:宝石猫书名:随身英雄杀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11/18 14:54:28字数:12604

虽然在郑家的地盘上,药王阁却从来都没有给郑家缴过任何的赋税,这原因嘛,自然是因为药王阁的实力庞大。

在鹿鸣镇的药王阁,只是一个分店,整个出云国,每一个镇,都有药王阁的分店。

可以说,这药王阁掌管着整个出云国一半以上的药材买卖。

这口气,这个不舒服,好像只能忍着,可是郑鸣觉得,如果自己不将这口气出来,那就无比的憋屈。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郑鸣不由得想到了自己从李忠身上得到的江湖草药。

这些天,为了应付三孙子的比试,他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修炼上,那些江湖草药根本就没有试验过,也不知道这些草药的作用,究竟行不行!

“嘭”

瓷器碎裂的声音,从郑鸣的房间里面传来。这声音引来了一个粗使丫头,当她看着黑着脸坐在椅子上,好像谁欠他上百文钱的郑鸣,吓的不敢吭声,赶忙将破碎的茶碗收拾了一番,然后快步的走出去了。

对于这丫头的动作,郑鸣也没有吭声,此时他的心,在滴血啊!

两千红色的声望值,没了!

他击败郑虎和三孙子赚来的两千声望值,全部扔到水里了,一次抽取武侠牌,一次抽取武将牌,统统的抽取失败。

百分之一的几率失败也就罢了,就连十分之一的几率,他奶奶的也失败了。

这让郑鸣的心里有点火大,现在他的声望值,再次出现了增长缓慢的情况,下一次抽取随机牌,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

不过郑鸣将茶碗摔了之后,心中的火气也就发了出来,这两次虽然都抽空了,但是自己前两次,可是都抽到了东西。

虽然徐霞客的牌,让自己实在是有点蛋疼,但是那厉若海却是实实在在的保命牌。

收拾了一下心情,郑鸣就朝着家里的药库走去。作为鹿鸣镇的第一人家,郑家同样储存了不少的药材。

虽然都是常见的药物,但是足够郑鸣用的。

一个时辰的功夫,郑鸣的手中,就多了两个瓷瓶,一个瓷瓶之中放的是黑色的药丸,一个药瓶里则是红色的粉面。

这两样,是李忠的江湖草药中最常见的大力丸和金疮药。郑鸣从基础牌中不但得到了药方,更得到了配制的经验,所以并没有浪费多少功夫。

这大力丸,主要是增加身体的力量,按照李忠的记忆,锻炼武技的时候用这大力丸还是效果不错的。

至于金疮药,不但可以外敷,更能够内服,对于内伤,也有不小的疗效。

只不过现在,郑鸣还不知道自己配出来的这两样药物的效果如何。

来到家里的练武场,郑鸣犹豫了一下,就从黑色的瓷瓶之中,取出了一颗大力丸。

应该吃不死人吧?心中打着这个主意的郑鸣,一张嘴,就将一颗自己配制的大力丸吞进了肚子里。

在大力丸刚刚入肚的瞬间,郑鸣就觉得一股热气,从自己的肚腹之间升起。这热气,和郑鸣刚刚修炼成内劲之时的热气一模一样。

心中一动的郑鸣,直接打起了熊抱功,十六式的熊抱功还没有打完,郑鸣就觉得自己的体内,再次生出了一股内劲。

“铁熊撞树!”

这一次,郑鸣撞向的是郑家练武场的铁木桩!

铁木桩粗有一尺,乃是由晴川县特有的一种铁木制炼而成,主要被用来锻炼掌力。

“嘭!”郑鸣的身躯,重重的撞击在铁木桩上,刹那间,那铁木桩就被撞成了两段。

三股内劲,十一品!

自己的修为,终于步入了十一品!郑鸣看着那断裂的铁木桩,眼中升起了一丝喜色。他感觉着第三股在自己体内流转的内劲,眼眸之中尽是欢喜。

这才不到十天时间,他就从不入品,达到了十一品的境地。

为了这个境地,他的哥哥郑亨,足足修炼了十五年!

而自己之所以能够如此快的达到,是自己多年的积累,更是那得自卡牌的苍熊体,还有就是大力丸。

当然,郑鸣并不知道,这其中,将他打晕的傅玉清,实际上也有不小的功劳。

大力丸能够产生热气,这对于十品以下的武者,有巨大的作用,虽然郑鸣不知道大力丸的作用和地黄丹相比差多少,但是有一点郑鸣却知道。

大力丸便宜啊!

一颗地黄丹,药王阁卖的价格是一万五千两银子,而郑鸣这大力丸,一瓶装了十三颗,造价三两银子。

也就是说,四颗大力丸,还不到一两银子的造价!

一时间,郑鸣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一个计划,也就在这一刻,开始在他的心中形成。

“二弟,你……这是你弄断的?”郑亨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演武场被打断的铁木桩,有点不敢相信的道。

郑鸣看着满脸惊诧的郑亨,郑重的点了一下头道:“是啊!”

“你……你真的达到十一品了?这……这怎么可能!”郑亨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的不敢相信!

就在郑鸣准备将心中想好的,自己如何从入不了品,一跃成了现在这种情况的解释说出来的时候,就听郑亨晃着脑袋道:“娶一个好媳妇,真是太重要了。”

“爹说你能够有现在的成就,都是你那媳妇的功劳,真的吗?”

郑亨的话一说,让郑鸣心中大喜。他本来还觉得自己编出来的解释有点生硬牵强,没想到自己老爹,早已经帮着自己想好了。

他倒不是不想给自己老爹说实话,但是他的脑子之中,有一副牌的事情,实在是有点太离奇,郑鸣觉得自己就算是说出来,郑工玄他们也不会信。

将一切推到傅玉清身上,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赶忙点了点头的郑鸣,看着手中的药瓶,又看了一眼郑亨,顿时来了主意。

半刻钟之后,手背上多了一个口子的郑亨,满脸羡慕的看着郑鸣手中的金疮药道:“二弟,这真是好药啊,才撒上,血就不留了,你从哪儿弄来的?”

郑鸣在傅玉清身上推脱了一番之后,就拿着金疮药,快速的朝着郑工玄的房间走去。

郑工玄的伤势还没有恢复多少,这金疮药,正好让他用。

走进郑工玄的院子,郑鸣就听到郑工玄和端阳英在说话,就听端阳英道:“你呀你,真是受苦的命,那药王阁的止血散虽然贵点,但是管用,你……咱们家就算现在困难点,也不缺那三百两银子。”

“三百两银子不也是钱嘛,那止血散和化血膏的效果实际上是一样的,只是增加了一些止疼的药而已,我堂堂男儿,还能怕那点疼痛!”郑工玄的话,硬气十足。

可是他这话刚刚说完,就哎呦一声道:“夫人,你慢点儿,这个化血膏要轻涂。”

“你就是嘴硬!”端阳英半是嗔怪,半是心疼的抱怨道:“为了亨儿和鸣儿,你是什么都舍得,到了你自己,哎……”

“对了,我用化血膏的事情,谁都不要说,尤其是鸣儿,这孩子表面上看好像很开朗,但是心思还是有点重。”郑工玄低声的向端阳英叮嘱道。

“这个我知道。”端阳英停顿了一下道:“你说鸣儿能够入品成为武者,更打败郑虎,真的全都是玉清那孩子的功劳吗?”

“什么玉清,你记住,就算是没有人的时候,你也要称呼她玉清小姐,至于她和鸣儿婚事之类的事情,以后你更不要乱提,那可是关系到咱们家的性命!”

郑工玄的声音,这一刻带着严厉,他说到此处,又感慨道:“圣地……那不是咱们能够招惹得起的。”

对于郑工玄嘴中的圣地,郑鸣并没有太听进去,他站在门外,心情激荡的是刚才自己听到的对话。

父亲可以为自己买两万两银子的培元丹,而他自己,却为了节约二百两银子,使用那效果并不是太好的化血膏。

郑鸣轻轻的抹了一下眼睛中的酸涩,然后故意退后了几步,这才大声的道:“父亲,我给您送药来了。”

在郑鸣走进房间的时候,就见郑工玄此时正裸露着半边膀子,几道狰狞的刀痕,虽然大部分已经愈合了,但是依旧有一些血水从里面渗出。

这些刀痕,为的就是给自己争取一个机会,一个进入碧血潭,成为武者的机会。

“父亲,这是玉清配的金疮药,说是挺好用的,你试试。”将心中的酸涩压住,郑鸣故意面带喜色的道。

“玉清配的,那快点试试。”已经将玉清和了不得的大人物联系在一起的端阳英,急声的说道。

郑鸣当下,就将那金疮药小心的给郑工玄撒在伤口上。随着那金疮药敷在流血的位置,本来还在渗血的伤口,立时就不再有血流出来。

“不愧是圣地的伤药,比那止血散都要强啊!鸣儿你替我谢谢玉清仙……姑娘。”

郑工玄说到此处,感慨道:“我估计,有了这金疮药,我的伤势,最少能够提前五天恢复。”

“父亲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谢谢玉清的。”

“嗯,你这几天,要多多休息,没事的时候,尽量少打扰玉清姑娘。对了,家族那边已经传来讯息,二十天之后,就是进入碧血潭的日子,你好好准备一下。”

郑工玄说到这里,有点期盼的道:“通过这次碧血潭的浸泡,说不定鸣儿你真的能够成为咱们家,第一个突破第九品的人呢!”

“孩儿一定会突破第九品!”郑鸣握了握拳头,言辞凿凿的说道。

郑工玄笑了笑道:“小子,有这个决心就好,不过不要给自己施加太大的压力,我小的时候,也觉得自己能够突破第九品。”

从郑工玄的房间之中出来,郑鸣本来就坚定的心,这一刻变得更加的坚定。

他绝不辜负父母的期望,他不但要突破第九品,更要站在整个天地的顶端。

不过现在,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并不是修炼,而是要实行一个计划,一个刚刚在他心中成型的计划。

他决不允许,那个落井下手,让他父亲被迫拿出家里珍藏宝甲的家伙逍遥得意。

而给那个家伙教训的工具,就是他刚刚做出的大力丸和金疮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