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年少轻狂(求推收)

作者:宝石猫书名:随身英雄杀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11/23 10:39:47字数:12170

山风呼啸,大旗半卷!

整个山岗,这一刻完全沉寂了下来。一道道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郑鸣,他们的脑子中,还回荡着刚才郑鸣所说的话。

少年在说出不赞同比武排位的时候,他们只是冷笑。他们知道少年不会赞同,毕竟这本来就是冲着这少年来的。

可是少年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们目瞪口呆。

作为家主的郑中望,紧紧的盯着说话的郑鸣,有点不敢相信这话是真的。

而郑家大长老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也消失了不少。他的眼眸,开始重新打量这个少年。

至于二长老等人,也都觉得匪夷所思。眼前的局面,显然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他们本以为,这个少年会万般委屈。那郑霸甚至将准备安慰这少年的词儿都想好了。

却没有想到,少年竟然说出了刚才一番话。

这其中,吃惊的也好,疑惑的也罢,最不舒服的,就是郑谨斌了,本来在他眼中,只是一个自己只要伸伸手,就可以轻轻松松捏死的臭虫,在这个时候,居然敢自不量力的挑战自己。

而且还是这样目无余子的挑战自己!

他没有向任何人开口,腾空就朝着郑鸣冲了过去:“小子,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郑鸣看着那和郑谨泷有三分相似的脸,当时就确定了这个人的身份:郑谨斌,郑家这一代的最强者。

也被誉为郑家这一代,最有可能突破七品武者的人。

来远驼山的路上,郑鸣的心中还有点犹豫:到底是听老爹的话,老老实实的用碧血潭铸体呢,还是揍几个不顺眼的家伙,给自己赚取一些声望值?

一边是父亲的期望,一边是声望值抽取英雄牌的诱惑,让郑鸣很为难。

但是随着郑惊人的传话,郑鸣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他这次,不但要那些人的如意算盘打空,更要让一些人偷鸡不成蚀把米。

而当这些人义正言辞的,要将他最后一条退路封锁的时候,郑鸣忍不住了。

他要将这些人的狗臭嘴脸,一个个踩在脚下,他要让这些人知道,得罪自己的后果。

“我手下不打无名鼠辈,你自己报个名!”郑鸣一边冷笑着看着郑谨斌,一边快速的催动九震破山的法诀。

一道内劲之力,两道内劲之力……

郑工玄同样呆住了,本来已经准备委屈求全的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性情还算温顺的儿子,竟敢直接挑战。

不,这不是挑战,这是目无余子的横扫!

虽然这话,他听的很舒服,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更多的却是担心。

“鸣儿,你给我回来!”郑工玄说话间,就要拉住郑鸣,可是就在他伸手的时候,一个身影已经挡在了他的身前。

郑玉娘,郑家晴川县三十六镇首之中唯一的女子,同样也是大长老的心腹爱将。

就见她扭动着风韵犹存的身姿,笑吟吟的道:“工玄哥,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横扫我郑家年青一代,啧啧,还真是好大的豪气,只不过当着家主和所有镇首说出这样的话,那可要说到做到。”

“按照咱们郑家的家规,欺主罔上,可是罪不可赦哟!”

郑工玄的脸色一变,郑家的家规,他那里不知道,但是规矩再大,也不能把自己的儿子给舍弃了。

就在他准备一咬牙,拼着自己这个镇首不做,也要将郑鸣叫回来的时候,那位二长老站起来道:“君子一言,如白染皂,工玄,少年轻狂,情有可原,只要让他为轻狂付出点代价,以后不再轻狂即可。”

二长老的话,是在帮郑鸣,他一个年少轻狂,将郑鸣刚才那番话惹起的众怒给压了一些。

只不过,这一个年少轻狂,虽然给郑鸣分掉了不少的压力,但是却也让不少人看向郑鸣的目光越加的不屑。

“年少轻狂啊!”身穿紫色长袍的大汉,怪声怪气的学了一句,一时间笑声响起了一片。

而作为郑家家主的郑中望,此时的目光中,也多出了一丝失望。

郑鸣开始的话,让他的心中升起了一丝振奋。

他作为郑家的家主,却被一个大长老压制,心中很是不爽利,郑鸣的话,让他的心中,生出了一种期待。

可是这一种期待,随着二长老的年少轻狂,消失的干干净净。

郑工玄的心虽然随着二长老一句年少轻狂,放下了不少,但是他依旧不愿意郑鸣下场拼命。

就在他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郑鸣迈步来到了他的近前,沉声的道:“父亲,您要相信孩儿!”

郑鸣眼中露出的目光,让郑工玄的心中一动。他感受到了自己儿子目光中的坚定,如磐石一般的坚定。

儿子长大了!这个念头在郑工玄的心中一闪,就再也磨灭不了。

“好,那你就试试,不要太为难自己!”郑工玄拍了一下郑鸣的肩膀道。

郑鸣点头,目光再次落到了郑谨斌的脸上。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就听有人道:“谨斌大哥,这种只会吹大气的家伙,和您动手简直就是脏了您的手,把他交给我吧!”

伴随着这声音,一个身穿绿色武服的少年冲了出来。这少年面容还算俊秀,但是他的一双眼睛,却如毒蛇一般。

可以说,大部分人在和这少年对视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恐惧感。

“郑桐!”站在一边的郑惊人,在看到这少年蹦出来之后,那本来带着笑意的脸上,升起了一丝浓浓的杀机。

他紧紧的盯着绿衣少年,忍不住就要迈步上前。

可是一只苍老犹如树皮般的手掌,重重的压在他的身上,让他一时动弹不得。

“你想要干什么?”淡淡的声音,在郑惊人的耳中响起。

“爷爷,那郑桐在咱们郑家武院的排名是第四,一手蛇影手更是达到会意的巅峰,郑鸣绝对不是他的对手。”郑惊人一大一小两个眼睛同时眨了眨道:“小爷……是孙儿早就想要教训一下这小子!”

“不行,你不能上去,你可以败给郑谨斌,但是不能够在这无谓的事情上耗费自己的实力。”

“毕竟那碧血潭的效用,是越往后越差。”

郑惊人虽然有些不服,但是看到二长老的脸已经沉了下来,当下也不敢多言。

郑谨斌对于郑桐蹦出来有些不满,但是当他的目光朝着大长老的方向看去的时候,就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帮我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吧!”

“谨斌大哥放心,我一定好好招待这位郑鸣兄弟,让他知道知道,晴川县的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省得他一天天的窝在鹿鸣镇那种小地方,只知道坐井观天!”

坐井观天的是什么,自然是蛤蟆!

在场的人,不少在这一刻,都想到了郑鸣刚才所说的话,一时间,四周响起了哄笑声。

“哈哈哈,郑桐这家伙简直就是个促狭鬼,人家才癞蛤蟆打哈欠,他就说人家坐井观天!”

“绝配啊,就该这样,给那些只敢吹大气的支脉子弟留什么面子,就凭他一个支脉的家伙,也配让咱们给他留面子不成?”

“是他自己先吹大气的,也不怪郑桐不给他面子。”

郑桐听着四周的议论声,眼中越发多了一丝光彩,他就好像毒蛇一般的盯着郑鸣。

在他的眼中,郑鸣是他的猎物,是他讨好大长老的猎物,是让他在家族之中扬名立万的猎物。

他要踏着郑鸣的头,成为郑家这一代最出色的人之一!

“小子,看在你年少无知的份上,我这里先让你三招!”郑桐朝着郑鸣招了一下手道。

郑鸣对于四周的议论,丝毫没有理会。他看着站在自己五尺外的郑桐,当下也不开口,腾空而起,熊王拳之中的一招黑熊破天,朝着郑桐打了过去。

这一拳击出的时候,郑鸣已经将九震破山的力道散去。

并不是说他心慈手软,而是这个郑桐,根本就不值得他施展九震破山。

“嘿嘿,熊王拳,还真是傻大胆的,用熊王拳对付蛇影手,那不是找虐吗?”

“蛇影手是十品高级武技,讲究的就是后发制人,最善于破的,就是熊王拳。”

“我刚才还以为郑工玄生了一个好儿子呢,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口气大,肚子空的家伙,真是丢了郑工玄的一世英名啊!”

郑桐看着一拳打来的郑鸣,眼中露出了一丝的冷笑,对于他而言,这种拳法,他有七种破解的方法。

这一次,他决定采用最惊险的一种,蛇影手不但是一种武技,更隐含一种粗浅的游蛇身法。

他的身躯一晃,就将郑鸣的拳式用老的时候,欺身朝着郑鸣迎了过去。这一次,他要欺身来到郑鸣的身后。

至于来到郑鸣身后之后,他并不准备对郑鸣动手,而是准备动一下郑鸣的衣服,让郑鸣丢人现眼。

可是就在他要欺身到郑鸣近前的时候,他陡然发现,一个拳头,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的脑袋一尺之外。

这怎么可能?

他的招式明明已经用老,他怎么可能会施展出这等的手段来,这……这不应该啊!

心惊的刹那,郑桐猛的一缩头,想要让开自己的脑门,但是那拳头却紧紧的缠着他。

“嘭!”

郑鸣的拳头,重重的击打在了郑桐的鼻梁上!

郑桐整个人,就好像一个破布袋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