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英雄杀 正文 第四十章 舍不得孩子打不着狼(求推收)

作者:宝石猫书名:随身英雄杀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6/02/24 17:54:48字数:6636
  郑中望大喜过望:“大长老,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出来,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我一定答应。”

  “对,只要是咱们能够做到的,一定做到!”

  “大长老,此事关系到咱们郑家的兴亡,就算是你要我的性命,我也双手奉上!”

  郑家虽然内部也斗的厉害,但是到了生死关头的时候,大多数的人,还是能够丢下彼此之间的恩怨。

  大长老朝着四周扫了一眼,这才沉声的道:“我需要一个人,让这个人和我一起去冲营。”

  “只有他吸引大多数贼人注意力,甚至将罗元浩吸引过去的时候,就是我冲出重围成功的时候。”

  在大长老将这些条件说出之后,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个被大长老要的人,就是死人!

  吸引罗元浩,吸引瀚云寨的贼人,那自然是死路一条。

  可是现而今,已经到了关系到郑家兴衰的时候。虽然世间有胆小之辈,但是也从来都不缺少英雄。

  “大长老,某家不才,就让我当这个人吧!”一个粗壮的汉子站了起来道。

  有人带头,就有人跟着,最后就连郑鸣的父亲郑工玄,也要求带头冲营。

  “工玄,你有这个心,我很高兴,但是这个冲营的人,你不行,因为你吸引不了罗元浩,你吸引不了瀚云寨所有的贼人!”大长老在郑工玄开口的刹那,沉声的说道。

  郑工玄这一刻,心头陡然颤抖了一下,他不傻,隐隐约约之间,他已经猜出了什么。

  “要有一个能够将瀚云寨所有贼人吸引过去人才能够让我这个计划成功,实际上,我很不愿意用这个计策,但是现而今,家族的存亡,让俺让我不得不饮鸩解渴!”

  大长老重重一挥手道:“郑鸣杀了瀚云寨的五当家卢兴霸,整个瀚云寨,可以说对他恨之入骨。”

  “只要郑鸣带人冲营,一定会吸引所有的贼人!”

  “我这里,还有十名精骑,我愿意让他们跟随郑鸣,一起冲过去,说不定还有机会冲出去。”

  郑工玄整个人,一下子呆在了那里。虽然他的心中,已经隐隐约约感到了这一点。

  但是此时大长老说出来,依旧让他的心中犹如雷击一般。

  为了家族的生灭,他可以无怨无悔的将自己的生命给贡献出去,但是现而今,大长老为了冲营,希望让郑鸣当诱饵。

  他不舍得!他不愿意!

  可是一旦冲营不成,所有的人,几乎都要死在远驼山上。失去了这些远驼山上的精英,整个郑氏家族,也将一蹶不振。

  多年来他在家族之中受的教育,让他无比的为难。

  “工玄,一切为了家族!”郑中望说话间,猛的朝着郑工玄跪了下来!郑中望在家族之中,权势虽然看上去还没有大长老大,但是他毕竟是家主,他这一跪,其实就等于是一座山,压在了郑工玄的身上。

  郑中望刚刚跪下,就接着有人跪了下来,这是郑家的一个总管,他拍着胸膛道:“工玄兄,我知道你不舍得,但是家族的存亡,就在今朝!”

  “我在这里给你表个态,只要你儿子死了,我儿子就是你儿子,我那姑娘,就是你的儿媳,给你儿子守一辈子!”

  “一切为了家族,工玄兄!”

  大长老没有跪,他静静的看着手颤抖的越发厉害的郑工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颤栗的道:“工玄,这几乎是我们可以想到的,唯一的自救办法。”

  “一旦我们这些人死在此地,咱们郑家几百年在晴川县的经营,就要化为飞灰!咱们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

  “让我单独给郑鸣说!”郑工玄的脸上,带着一丝坚决的道。

  “鸣哥,你过来我给你说点事!”就在郑鸣思索着在洞穴之中得到的炼劲口诀时,郑惊人小心的来到他的身边道。

  看郑惊人的样子,郑鸣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有什么事情给自己说,当下就向郑惊人走了过去。

  “鸣哥,你快点走!”郑惊人说话间,将一个包裹递给郑鸣道:“这里面是三十只袖箭,你先拿着,然后从这里偷偷的摸出去。”

  “我今天查看了一下,这里有一条羊肠小道,最少有三成活命的希望!”

  郑鸣没有接郑惊人递过的东西,而是凝视着郑惊人道:“出了什么事情?”

  “麻了八字的,大长老那个老王八为了冲出重围求救,想要利用鸣哥你当诱饵,你杀了瀚云寨的卢兴霸,瀚云寨的那些家伙,可是对你恨之入骨。”

  “只要你去冲瀚云寨的阵,他们一定会死命的追杀你,到时候那老王八就可以趁机跑出去求援。”

  “我小兄弟给我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正在逼迫工玄叔。鸣哥,只要您冲阵,一定会死路一条,趁他们还没有过来,你还是先逃了再说。”

  让自己冲阵,吸引所有的火力,大长老这个老王八蛋还真想得出来。

  虽然从郑家的角度来看,大长老这个提议是最佳的提议,但是郑鸣却恨得牙根痒痒。

  郑惊人一大一小两个眼睛,正急促的瞪着自己。郑鸣对于郑惊人在这个时候能够过来提醒自己,心中也带着一分的感动。

  他拍了一下郑惊人的肩膀,笑着道:“惊人你这份心意,哥哥我记在心里,你放心,我有应对的办法。”

  郑鸣此时的心中,已经有催动厉若海,连大长老带该死的瀚云寨一锅端了的想法。

  只不过,将厉若海这种保命的牌浪费在这种垃圾的身上,实在是有点太可惜。

  毕竟还没有到生死关头!

  说起来,还是自己储存的英雄牌太少,要是自己手中有七八张厉若海、庞斑之类的人物,郑鸣自己绝对不会忍。

  就算是不大杀四方,也要让一些人心惊胆寒。

  “鸣哥,你今天的杀那卢兴霸的时候,小爷我心中只有一个服字。给你说实话,大长老的方法虽然阴损,但是对于郑家而言,是最佳的选择。”

  郑惊人诚恳无比的道:“可你要是去冲阵,只有死路一条啊!”

  郑鸣知道郑惊人说的都是实话,要不是他的手中,有厉若海和赵云两张英雄牌,他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活着冲出去。

  毕竟他只是十品的修为,而瀚云寨之中,光九品以上的都有七八个人。

  而且这些人,还恨他入骨。

  说不定这些人不会立即杀了他,而会将他擒住,挖心剖腹的祭祀卢兴霸。

  “对我有点信心,我绝不会那自己的性命开玩笑。”郑鸣郑重的朝着郑惊人道。

  郑惊人还想再劝,就听到一阵的脚步声:“鸣儿,你跟为父过来一趟。”

  说话的是郑工玄,这一刻的郑工玄,看上去和以往,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郑惊人还要说话,郑鸣已经打断了他。

  在郑鸣走向郑工玄的时候,郑工玄低声的道:“鸣儿,爹有事情要你回去办。”

  虽然在夜空之中,但是郑鸣依旧能够看到郑工玄有些花白的头发。他这一刻,心中已经没有半点的怨念。

  在这个时代,人受到的教育,都是一切为了家族,为了家族的存亡,杀身成仁的事情屡见不鲜。

  自己的父亲受到家族教育多年,此时的他,在家族大义的压迫下,不得不牺牲自己,也不是不可原谅。

  毕竟,这是一个时代的理念。

  “鸣儿,等一下,你偷偷的从这里从这里潜出去,我观察了,哪里是一个豁口,你等夜深的时候,趁着盗匪疲劳,小心的跑出去。”

  “出去之后,立即到鹿鸣镇,带着你母亲和大哥,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晴川县。对了,你无论如何,这一次也要请傅仙子帮忙,给咱们家安置一个地方。”

  郑鸣听着郑工玄的安排,眼中的泪水,一下子忍不住涌了上来。

  他本以为,这一次父亲无论从哪一个方面着想,都会让自己担任这个在所有人眼中,都是十死无生的任务。

  毕竟,这一切,都是为了整个郑氏家族。

  却没有想到,父亲最终的抉择,还是让自己偷偷的潜逃出去,让自己活命的机会增加。

  这样一来,自己是有很大的可能逃出性命,但是自己的父亲,就走到了绝路。

  甚至可以说,自己的父亲,就无路可走。在家族之中,他会被人唾骂,而在他的自己的心中,恐怕也会痛苦不已。

  “父亲,那您呢?”郑鸣的声音中,带着颤抖。

  “我是郑家的镇首之一,现在根本就出不去,放心吧,我跟着家主他们,活命的机会也不小。”

  郑工玄故作轻松的道:“我怕家里来不及防御,而那些瀚云寨的匪徒,去骚扰咱们家。”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我要是这样偷偷的走了,您怎么去给大长老,去给家主,去给整个家族的族人交代!”郑鸣一字一句的道。

  郑工玄愣住了,他没有想到,郑鸣竟然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看着自己儿子那郑重的神情,郑工玄陡然道:“你立即给我走,不然你就不是我的儿子!”

  这句话,斩钉截铁,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看着一脸坚定的郑工玄,郑鸣哪里不知道,父亲这个时候想的是什么。

  他逃出去之后,父亲面对的是一条死路。

  “父亲,我去闯营,您放心,您的儿子,没有那么容易死!”郑鸣说到这里,迈步就朝外走去。

  “你给我回来,你要是不走,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郑工玄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柄利刃,他对着自己的胸口,沉声的说道。

  看着用刀顶着自己的郑工玄,郑鸣的眼湿润了。他喘了一口气道:“父亲,我知道您这样做,一切都是为了我好。”

  “但是,这件事情,孩儿不能听您的,我不能用您的性命,来换取我的活路!”

  “更何况孩儿得傅仙子传授,这点小阵仗,还不一定要了孩儿的性命,您就上面放心看着,我一定能够从这些人里面,杀一个三进三出。”

  郑鸣说话间,陡然大声的喝道:“家主,大长老,让我冲阵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们要答应我的条件。”

  黑夜之中,山谷本来就不大,郑鸣的声音瞬间传出很远。

  郑中望、大长老、二长老等十几个人,从黑夜之中露出身来,他们看着英姿勃发的郑鸣,心中感慨不已。

  就算是亲自说出这个计策的大长老,心中也生出了一丝的犹豫,如此少年,当是振兴郑家的千里驹,可是他为什么,就不在自己一脉。

  用他冲阵,自己虽然有一点点的私心,但是总的来说,他们郑家也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郑鸣,家族兴衰,就在你一人肩上,请受我一拜!”郑中望说话间,朝着郑鸣行礼到。

  有郑中望这个家主在前,大长老等人就算是对郑鸣心中再有气,也只能跟着行礼。

  郑鸣也没有客套,这些人既然让他去送死,受这些人一礼,也没有什么错处。

  “让我冲阵可以,不过家族之中,要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那就是此次大战,要绝对保证我父亲的安全。”

  “我的第二个条件,就是咱们家族在府武院中,有一个名额,今年这个名额,归我哥哥!”

  两个条件,让郑中望瞬间迟疑了一下,第一个好说,让郑工玄跟着自己就是,但是那个名额,他可是已经确定了给郑谨斌的。

  现在让给郑鸣的哥哥,那郑谨斌就需要等一年。

  “这个我替家族答应了!”大长老丝毫没有犹豫,直接了当的说道。

  虽然和大长老一直是敌对关系,但是此时听到大长老的话,郑鸣心中对于大长老也升起了一丝的佩服。

  别的不说,大长老在决断上,可以说比之作为家主的郑中望,要高上不是一点。

  郑工玄的泪水,忍不住掉落了下来,他在这一刻,想要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工玄,郑鸣吉人天相,说不定不会有什么事情。”郑霸轻声的对郑工玄说道。

  只不过他这安慰的话语,连他自己都有点不相信,以他的修为去冲阵,也是九死一生。更不要说郑鸣在瀚云寨众人的眼中,那就是一个眼中钉。

  毕竟瀚云寨的五寨主卢兴霸死在了郑鸣的手中,这对于瀚云寨的人而言,就是一种刻骨的仇恨。

  郑鸣此去,可以说是有死无回!

  一道道目光,凝视在郑鸣的身上,一匹白色战马被牵了出来,陪同这战马的,还有一杆精钢长枪。

  虽然郑家修炼的武技之中没有什么有名的枪法,但是对于冲阵而言,战马和长枪,都是必不可少之物。

  郑鸣看着那战马和长枪,一时间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种跃跃欲试的想法,他跳上那匹浑身上下好似没有一点杂毛的骏马,眼中升起了一丝的期待。

  “这一次,看我也杀一个七进七出!”找本站搜索"顶点小说208xs",或请记住本站网址:www.208xs.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